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6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米加】你跟我,還有那些青春期的許許多多(未完)

照慣例先警告一下:
※校園架空。
※噁心的少女漫畫老梗。
※這裡的加是妞加,是女孩子喔!
(我的第一篇米加竟然…(哭))

因為是校園架空,所以來個人物介紹:
瑪修(16歲)
雖然沒有自覺,不過在男生之間很受歡迎,有養寵物熊瑪莉,我的嫁(沒有誤)。

阿爾(16歲)

中二胖子,學生會成員,校園名人,最喜歡漢堡、可樂和瑪修。

亞瑟(27歲)
料理很難吃。


是給大姐的生日賀文
所以暫時加密,等壽星收件後文章才會開放:)
已解密w

以下。

瑪修最喜歡看著自家寵物發呆,有時候那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因為太可愛了常常一看下去就是好幾小時,她也常常因為這樣而上課遲到或是遲了約會。在學校也是如此,只是她看的不是寵物而是天空,看著天空發呆,偶爾會幻想一些事情,對於未來的事、戀愛的事、友情的事等等,有時候太嚴重會連上課都在發呆。

不過,平常情況的話,通常她都只在下課時間發呆,因為可以讓腦袋放鬆一下,太過專注的時候,別人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的,只是有時候,她就是會不小心聽到一些事情,一些讓她沒辦法專心放空腦袋的事。

那是正值星期五的放學時間,學生們討論著週末的計劃,玩樂啦、念書啦之類的,看著窗外,知道要和自己一起回家的那個人放學後要忙學生會的事,所以打算先在教室休息等著他忙完,女學生間的對話卻不小心傳進瑪修的耳裡:

「說起來,你不是喜歡他嗎?阿爾弗雷德。」

「嗯,是呀!不覺得他很帥嗎?」

哪裡帥了啊?不過就是個喜歡吃漢堡的胖子而已,而且還是個會怕鬼怪的膽小鬼。聽著女學生間對話,瑪修內心下意識反駁對方,她的孿生弟弟不知道為什麼很受女生歡迎,在她看來,阿爾弗雷德不就是個不會看場合說話的KY、很幼稚又愛性搔擾她的雙胞胎弟弟而已。

不過,真的很溫柔,對於她。

抱怨的同時又忍不住誇獎對方,每次都覺得這樣的自己實在很奇怪。

          「吶吶!瑪修!」

在自己陷入複雜的內心戲時,剛才談論著喜歡阿爾的女孩子已經不知不覺移動到她的面前,對方看起來有些期待又害羞。

「瑪修,你知道阿爾同學有女朋友或是喜歡的人嗎?」

女朋友、是沒有。」有些遲疑的,瑪修緩緩回答。

聽到瑪修的回答,女孩露出開心的表情,連女孩的朋友也開心的跟女孩說她有希望,叫對方要努力加油。

「那、你知道阿爾同學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子嗎?」

明明是個極為單純的問題,瑪修卻在聽到問題後紅了臉頰,明顯的異狀引發了女孩們的關心,而她也只是在回過神後,輕輕的搖頭表示沒事後,然後輕描淡寫的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抱歉,我不太清楚。」

 

***

 

「糟糕!好像拖太久了,瑪修一定又會念我了啦!」

今天開會的內容是比較多數互動與討論才能有結果的主題,等阿爾弗雷德注意到時已經過了他和瑪修約好的時間了,很KY的隨便給討論內容下了結論並散會後,阿爾在走廊上奔跑著,想著對方因為等太久而忍不住跟自己生氣的樣子,看似苦惱嘴角卻不自覺上揚。

 

「瑪修!Sorry~!」

知道對方容易心軟的個性,阿爾決定先道歉為上策,沒想到一開門就看到少女睡著的畫面,讓他下意識閉上了嘴。

 

似乎是等累了,瑪修坐在椅子上不自覺地睡著了,頭輕靠窗戶,微風吹來讓呆毛輕輕晃動著,阿爾悄悄地走到對方面前,有趣的看著少女的睡顏,繫住雙馬尾的水藍色蝴蝶結是他送給她的,屬於他的顏色。

「嗯阿爾~~

喔?聽到少女喚著自己的名字,本來以為對方清醒了,可是瑪修眼睛還是閉著的,看來是在說夢話?她夢到自己了嗎?夢中的他們倆,在做什麼呢?是幸福的在一起嗎?

 

「嗯~~不行!吃不下了瑪修吃不下了~~

微微皺眉頭,瑪修露出痛苦的表情,似乎在夢中正被某HERO欺負著,到底是想吃還是不想吃呢?瑪修在睡顏恢復平穩後,一臉幸福的流下了口水,可愛卻又逗趣的樣子惹得阿爾忍不住露出笑容,異常溫柔的,

 

真是個貪吃的睡美人啊!讓人不忍心喚醒。

 

不自覺將臉靠近對方,身上傳來屬於少女特有的楓糖味,甜甜的。

「阿爾

說著夢話,少女再一次輕喚著對方的名字。

 

像是等著王子的到來,等著真愛之吻,在夢中,一次又一次的呼喚。

 

***

 

瑪修再一次睜開眼睛時,是她的孿生弟弟放大好幾倍的臉。

「???!」

一時之間來不及反應,瑪修只能愣愣地看著對方的眼睫毛,長長的好漂亮,嘴唇軟軟的,對了,阿爾的嘴唇一直都軟軟的,接吻時溫柔的感覺總是讓她覺得很舒服,不小心都會沉淪……嗯?嘴唇?接吻?

「你這色情狂在幹什麼!!」

慢了好幾拍才發現自己被偷吻了,瑪修下意識推開阿爾,臉紅了大半,趕緊用雙手護住自己的嘴唇,防止色魔再度偷襲。

「瑪修你幹嘛啦!」

雖然是下意識出力推開對方,但對阿爾這種穩如泰山體重的人來說,少女的反抗根本就毫無意義,不過還是勉強讓胖讓阿爾踉蹌了一下,親吻的正開心被推開,阿爾內心很受傷也替自己感到委屈。

 

「這、這是我要問的吧!你竟然趁我睡覺時你、你這個奸詐的色情狂!」

OH!你怎麼可以罵HERO奸詐呢!」

「因、因為你趁別人睡著時做這種事!趁人之危是不行的!而且一個HERO當色情狂是不行的吧!你!」

意外阿爾只針對「奸詐」而不是色情狂有反應,瑪修碎碎念的本性全開,她這個弟弟每次都這樣隨便吻她!這樣是性搔擾吧!雖然內心很高興,馬修還是忍不住口頭訓話,想不到才說沒幾句就被打住了,阿爾修長的食指輕點了她的嘴唇,笑容曖昧的讓瑪修說不出話。

「錯的是瑪修,不是HERO喔!」

 

「因為你一直用毫無防備的睡臉叫著我的名字,這不是在誘惑我嗎?」

 

「!!!」

知道對方話中代表的意思,直覺被戲弄卻又無法反駁的瑪修惱羞成怒,紅著臉狂打對方,當然這對某胖子來說沒有任何攻擊性。

 

***

 

「阿爾

「嗯?」

「還是不要吧?在學校裡

放學後的校園,正值參加社團活動的人回家的時間,人來人往的,瑪修覺得非常難為情,她與她的雙胞胎弟弟正前往回家的路上,而對方就這麼直接的握住她的手,十指交握太過親密而讓人感到不好意思。

 

「可是我想牽瑪修的手啊!摸起來很舒服嘛!你也不討厭不是嗎?」

「可、可是

啊!真是的~為什麼這個人說這些丟臉的話都不會害羞啊?瑪修紅透了臉頰,卻還是任由阿爾牽著她的手,其實要甩開是很簡單的事吧?為什麼甩不開呢?是因為不想甩開嗎?

 

因為她也不討厭啊!牽手的感覺,好喜歡、好喜歡。

 

「啊!是瑪修耶!喂~瑪修!」

「咦?」

剛穿過校門口,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瑪修跟阿爾一同轉身,是不久前剛跟瑪修詢問阿爾情報的那個女孩,一看到她瑪修瞬間覺得內心有苦悶。

「瑪修,她們是誰啊?」

「啊我班上的同學。」

「你、你好,我是瑪修的朋友,我唔噗!」

女孩一臉興奮又臉紅紅的樣子,正想藉機會向阿爾自我介紹,沒想到男主角HERO本人還沒聽完她的自我介紹,就用手掌粗魯的捂住她的嘴讓她說不下去,笑的一臉天真,阿爾說出了拒絕的話:

「抱歉,我們趕時間啊!走囉~瑪修。」

「咦?啊?」

突然結束對話阿爾就這樣拉著瑪修走,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瑪修就這樣跟著對方走,轉身回望是女孩失望且有點氣憤的表情。

 

***

 

『你知道阿爾同學有女朋友或是喜歡的人嗎?』

女朋友、是沒有。』

 

那時候,為什麼會遲疑呢?

或許是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吧?女朋友的事是真的,她跟阿爾並不是那種在交往的關係(儘管他們之間的互動實在太過親密),可是故意忽略「喜歡的人」的這個問題也是真的。

 

『我喜歡瑪修,我只要你一個就好。』

 

阿爾說了那種話,她怎麼可能誠實的告訴對方呢?她根本說不出口,那種難為情的話。

 

為什麼她不敢承認、不敢面對呢?是在害怕什麼嗎?

阿爾他越來越高了,肩膀變得好寬,連手掌也變得好大,明明是一起長大的,卻有這樣的差距,果然男生跟女生就是不一樣嗎?總是充滿自信,也確實很受女生歡迎呢!跟自己就是不一樣,沒什麼特色也長得不可愛,她

 

「阿爾!你怎麼就突然這樣離開了呢?對方話還沒說完吧?」

被阿爾一路拉著來到了附近的公園,瑪修覺得很莫名完全搞不清楚,雖然她的雙胞胎弟弟是出了名的不把別人的話放在眼裡的KY,但還不至於這樣不等對方把話說完就走人吧?莫名的行徑讓瑪修覺得反常。

 

阿爾一直沒有回話,他只是靜靜的拉著瑪修往前走,來到公園的長椅前,他示意對方坐下。

「你好奇怪喔你在生氣嗎?」雖然還是乖乖坐下了,但瑪修還是忍不住詢問,這傢伙不說話的時間很少,通常只有在難得認真跟生氣時才會這樣。

「我不喜歡她。」

「咦?」面對阿爾的回答,瑪修感到很意外。

他向來很少會直接說出討厭誰的,何況是對才剛第一次見面的人,對方剛才有做什麼事惹到自己的雙胞胎弟弟嗎?

 

「瑪修,她一出現你馬上就變得無精打采而且還很難過的樣子,所以我不喜歡她!她是不是欺負你?」

 

?面對阿爾認真又直接的回答,瑪修有些反應不過來。

所以阿爾之所以會生氣,會說討厭對方,是因為自己嗎?他察覺到自己的心情變化?可是,她應該沒有表現的很明顯啊!而且阿爾向來不是都不會察言觀色的嗎?為什麼偏偏這時候總是這麼敏銳

「欺負我是沒有。」

「所以是有對你做其他事囉?」

沒有。」

面對瑪修的回應,阿爾顯得有些不相信,他絕對不是懷疑他的雙胞胎姐姐跟自己說謊,而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覺,雙胞胎的心有靈犀以及他對瑪修的在乎,眼前的少女確實是在看到那個討厭的女生後情緒有所變化,雖然她沒有表現出來,可是阿爾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少女難過的心情。

 

輕撫少女的臉龐,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動作而臉紅,他將臉靠近對方。

「你明明就是那麼的難過。」

「咦?」

「發生什麼事了?瑪修。」

發生什麼事了?是呀,發生什麼事了?她也不知道,只覺得好難過、好難過!胸口明明是那麼地疼,卻不知道痛的理由。可是,她很清楚,一定是跟她眼前的這個人有關吧?

 

總是耀眼的阿爾,她常聽到女孩子說喜歡他的事,也常被女孩們追問關於阿爾的事情,亦或是看到她們對阿爾投注愛慕的眼光,每當那個時候,她總是會覺得好疼、好痛!為什麼會這樣呢?

 

「瑪修?」發現對方沒回應,阿爾出聲叫喚。

「為什麼你只有這時候才會那麼敏銳

平常不就是個大KY,不會看氣氛也不會管別人心情的自我主義者而已嗎?為什麼在面對自己的時候總是能輕易地就察覺到她心情上的變化?她對隱藏情緒這點還算挺有自信的。

「不是『這種時候』,而是因為對象是瑪修,我才會這麼敏銳啊!我只在乎瑪修,其他人我才不管呢!」

 

又是這種話。

為什麼阿爾總是能這麼直接的說出這種丟臉的話呢?難道他都不會害羞嗎?(不過她的雙胞胎弟弟向來也不是會害羞的那種類型)雖然聽到這種話,她應該要高興才是,可是她只覺得想逃。

 

對於那些太過夢幻的甜言蜜語。

睡美人只有在夢中才能獲得幸福,因為現實是那麼的殘酷,所以選擇繼續沉睡,好逃離那些令人絕望的現實。

 

「不用這麼關心我也沒關係,反正

雖然對於阿爾這麼在乎自己感到開心,但裡頭包含強烈的「喜歡」讓瑪修不自覺想逃避,她移開了視線,也不打算回答自己難過的原因了,最根本的出發點就是眼前的這個人,她怎麼可能在本人面前說呢?

 

「怎麼可能不關心啊!如果連瑪修都不關心的話,那在這世上也沒有什麼值得我關心的了!因為我喜歡瑪修喜歡不得了,所以會想關心你是正常的吧!」

「什?!」

面對瑪修的逃避,阿爾覺得有些受傷又生氣,忍不住一連串說了一堆,毫不掩飾的(不過平常也不怎麼在掩飾的),而面對阿爾突然的怒氣發言,瑪修很顯然得被嚇到了,雖然驚訝但卻因為害羞而臉頰發紅的。

~~~~我去買Ice cream!!」

面對自己情緒突然失控的對喜歡的人怒吼,感到丟臉的阿爾難得地臨陣脫逃,轉身走向對面的冰淇淋攤販,無視瑪修的呼喚。

 

啊啊~~可惡!竟然在喜歡的人面前失控,這樣的HERO太失敗了!好丟臉啊~對於自己的失控發言,阿爾感到懊悔不已,明明想在對方面前當個完美的HERO的啊!這樣不是失敗了嗎?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大叔!我要兩個5球的Ice cream!」跟攤販老闆要了兩份冰淇淋後,阿爾站在原地思考,順便讓自己冷靜。

 

『不用這麼關心我也沒關係,反正

 

他不懂瑪修為什麼要說那種話?什麼叫不用關心?撇開他喜歡她這件事,他們是雙胞胎,是一家人,家人間彼此關心是很正常的吧?而且,也不告訴自己為什麼心情不好,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啊!你看你看,那個女生好可愛喔!」

「哪個啊?」

「就是那個坐在椅子上的,戴著眼鏡正在發呆的雙馬尾妹呀!」

「哇賽!超正的啦!」一旁的兩個長相不起眼的男生嘰嘰喳喳的在討論著瑪修。

 

~果然他家的雙胞胎姐姐很受男生歡迎啊!可惡,就是因為一堆男生對她心懷不軌,他才急著進攻希望瑪修趕快變著自己的女朋友啊!他傳達的「喜歡」應該是很明確的,為什麼瑪修不肯接受呢?不管是接吻還是擁抱她也幾乎沒怎麼在反抗(就算想反抗,憑瑪修那柔弱的力道根本掙脫不了某胖子的熊抱),他覺得瑪修應該也是喜歡自己的才對,嗯~~到底為什麼呢?

 

拿著兩份隨時會倒塌的冰淇淋,阿爾有些洩氣的準備走回瑪修身邊,啊~剛才竟然隨便動怒了,好丟臉~ HERO的形象都要沒有了,得找個帥氣的理由來解釋才行。

「天啊!我超想把她的!」

「憑你這附德性追得到她嗎?她那麼正搞不好有男朋友了!」

「不管,總之先搭訕吧!最少要要到聯絡方式。」

 

「去吃屎吧你們!敢對HERO的女人動歪腦筋!」

聽著兩個長得一臉豬哥的男生從剛才就一直在打瑪修的主意,現在竟然還想實際行動,正義的HERO終於忍不住口出惡言,並且憤怒的把手上的雙份五球冰淇淋塞到兩位豬哥男的鼻孔裡去。

「阿、阿爾!你在幹什麼呀啊!」

等著對方買冰淇淋回來的途中不小心發呆了,等到在回神時看到的卻是自家雙胞胎弟弟把冰淇淋塞到路人鼻孔裡的不雅舉動,瑪修著急的跑過去想阻止,沒想到卻被阿爾當場抱在懷裡,還被偷了一個吻。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瑪修的臉頰因為被吻而臉紅,大腦則是突然地當機,只能愣愣的被阿爾抱在懷裡。

 

「這傢伙是我的女人,敢動她下次塞的就是你們的屁眼了!小心點。」

 

***

 

亞瑟‧柯克蘭,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不過算是阿爾、瑪修這對雙胞胎的兄長,他正在廚房準備著晚餐,看著煮出來的成果呈現漂亮的暗紫色光輝,他忍不住稱讚自己的廚藝。

 

敏銳的他聽到開門聲,想著應該是那對雙胞胎回來了,亞瑟正想走出廚房迎接的時候

 

「誰是你的女人啊!竟然隨便亂說,還做那種事,真是沒水準,差勁透了!」

Sorry!你不要那麼生氣嘛!」

瑪修向來脾氣好,但碰到阿爾時總是很容易氣得碎碎念,雖然應該已經習慣了,可是聽到姐弟倆的吵架內容,讓亞瑟忍不住丟下手邊正在料理的東西,走往客廳。

「你們回來啦!瑪修你怎麼了?」

「亞瑟先生,我回來了!啊、你在做晚餐嗎?我、我去幫忙吧~」一看到亞瑟手上拿著下廚工具,瑪修臉上大變,趕緊跑進廚房想阻止悲劇的發生。

 

咦?其實不用幫忙也沒關係的啊!

看到自家愛女(※亞瑟堅稱是兩人的爸爸)神情不太好的跑進廚房,亞瑟只能說他的寶貝女兒實在太乖巧了,每次都堅持由她來做三餐,明明自己來料理也沒關係的啊!一定是怕自己工作太累的關係吧?偶爾像今天這樣偷偷料理,最後都會被瑪修阻止,真是的~其實不用這麼擔心自己也沒關係的啊!他不會因為作料理而累壞的。

「所以,你是又對瑪修做了什麼,為什麼她這麼生氣?」聽到剛才的對話,其實他大概有個底了,不過還是決定問本人。

「我在別的男生面前又吻又抱了瑪修,說她是我的女人。」

「什麼?!你太差勁了吧!你這個小色鬼!對我家閨女做什麼下流的事情!」

「瑪修是我的才不是你的。」

「閉嘴你這個小鬼,重點不是那個!」

中二生遲遲搞不清楚重點,亞瑟忍不住一記重搥,讓阿爾疼得忍不住想哭(不過身為HERO的他還是努力的忍下來了)。

「你完全沒有考慮到瑪修的心情啊!你這個笨蛋。」

「因為,他們竟然想打瑪修的主意耶!瑪修可是我的耶~

「你老是想著自己,這樣是不行的啊!你說她是你的,但瑪修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啟動爸爸模式,亞瑟忍不住開始碎碎念(阿爾忍不住懷疑瑪修愛碎碎念的個性根本就是被亞瑟傳染的),真是的,他家的孩子怎麼搞的?雖然阿爾真的很喜歡瑪修,兩個人的感情也確實很好,但有時候阿爾的舉動實在太超過了,根本就可以說是性搔擾了,明明就沒有在交往,卻這樣一直性搔擾一個女孩子,太糟糕了。

 

「真是的~我是怎麼教出你這種笨蛋色鬼的,學學我當個紳士吧!」

「你哪裡紳士了,不過就是個變態。」

「你這傢伙!!唉、總之你要考慮瑪修的心情,她是女孩子而且很纖細的,跟你這個頭腦簡單的傢伙是不一樣的。」

聽著亞瑟的話,阿爾臉上很是不滿但卻沒有回話,他、他也不是沒有考慮瑪修的心情,相反的他其實很在乎啊!可是,有時候就是忍不住而且有時候他真的不了解瑪修在想什麼,問了也不肯回答

 

「還有,你的性搔擾也該適可而止了,要是讓我知道你趁今晚我不在的時候對瑪修做什麼糟糕事情,我可不會饒你的啊!」

「亞瑟先生,你今天晚上要出門嗎?」

聽著客廳一直有騷動,好不容易暫時阻止了晚餐的悲劇,瑪修有些好奇的走出廚房,卻聽到了令人驚訝的事情。

 

「啊、工作上有些事要處理,所以我明天早上才會回來。」

 

(待續?)


-----


全篇起源於我姐暑假的一句話:

「生日禮物,我想要米加賀文。」
「不可能,你知道我這學期會很忙的吧!」
「我知道啊~可是...你就讓我講一下嘛!」
「這麼堅持要賀文嗎?我之前送你的禮物應該比賀文還棒吧?」
「可是我想享受一下收賀文的感覺,而且你又沒寫過米加!我想看嘛!」
「喔~是喔~(敷衍)」

因為這樣,所以想說來寫一次看看好了。
(而且我今年也真的沒時間像之前那樣花一個多月在準備禮物XDD)
雖然我也一直想寫米加,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有梗啊!
這篇的劇情雖然也套在米加上過,但總覺得如果是米妞加的話就更萌了啊!

啊、結果還是好難寫啊!太久沒寫BG了好卡啊!
主題是青春期,我離青春期已經很久了,而且青春期的孩子好難懂啊~~
如果有寫的怪怪的地方,請原諒我吧!>A<

然後這篇是未完,因為我姐上星期跟我說
她萌上了一個叫做「大丈夫だ、問題ない」的電玩
讓我整個覺得「問題ある」的很ㄘㄟˋ心啊!
「那米加呢?」
「再說吧!」
哇喔!我這麼努力寫你竟然說「再說吧!」實在太傷你妹的心了啊!!

然後我的生文速度就瞬間慢了很多XDD
加上平常事情很多沒辦法好好趕文啊!後面的劇情也還沒架構完成
(加子的少女心好難捉摸啊!!)
就在這邊先暫時打住,至於繼續更新是什麼時候呢?嗯...

...明年的12月5號?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