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對部下做家庭訪問是首領的責任(雲綱),微H有,慎入。

對部下做家庭訪問是首領的責任(雲綱)

放課後的校園總是異常寧靜。

澤田綱吉一個人站在應接室門前。
一切都起因於昨夜他的家庭教師無聊的突發奇想,說什麼了解部下生活的家庭背景可以促進首領與部下的感情,所以家庭訪問是必要的,然後總歸一句就是蠢綱你明天就去找雲雀做家庭訪問吧ˇ

啊、其實他很想拒絕的。你想嘛,如果莫名其妙就闖進應接室並說:「雲雀學長,我要對你做家庭訪問!」的話,一定會立刻招來拐子的咬殺,可是如果昨晚就拒絕的話,搞不好連今天站在應接室門前緊張的場景都沒有了。

唉!他每次都屈服於里包恩的淫威之下!

做好了受死的心理準備,綱鼓起勇氣打開應接室的大門。
「雲雀學長,那個…」
映入眼簾的是空無一人的教室。
「咦?」
不會是回家去了吧?───────────呼,太好了!!
綱鬆了一口氣,既然雲雀學長回家了,那他就有理由不被咬殺了,而且也可以免於死在里包恩的槍彈之下了!

=3=(←他是分隔線)

雨淅瀝嘩啦地下著。

午後的雷陣雨總是令人厭惡,明明前一刻還是白雲藍天,卻在你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烏雲凝聚並降下大雨。

嗚!真討厭,返家的途中碰上了大雨。
早知道如此,早上奈奈媽媽拿雨傘給他的時候就乖乖接受了,他就是嫌麻煩,才會碰到這種窘境。

無奈地退至旁邊的公車站牌躲雨,反正,「來的快去的也快」不正是雷陣雨的特色嗎?等個幾分鐘雨便會停了。

「唔…」
隨著時間經過,手心的冷汗越冒越多。
雨似乎沒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像是在和綱做對一般。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距離他的家庭教師規定的門禁還有5分鐘,因為學長回家沒辦法做家庭訪問也就表示他必須在規定時間回家!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如果他再不快點起身跑回家,就算有法拉利也救不了他的!!

為了自身安全著想,綱毫不猶豫起身向前跑,但跑沒幾步就跌倒了。不是香蕉皮,也沒有半路突然出現的石頭,綱被自己的腳絆倒。
「嗚~~~」

好遜。

一時之間的痛感讓人站不起來,只能任由冰冷的雨水打在自己身上,將自己全身浸濕。
…這下好了,全身淋濕就算了,他已經註定要遲到回家了,被槍殺只是早晚問題。唉!他突然很想念他的學長,如果雲雀學長突然出現讓他敷衍一下做個家庭訪問的話,就有遲到回家的理由了。
唉!老天你有靈的話就讓雲雀學長出現吧!啊、最好讓學長帶把傘,因為他不想淋雨。

「綱吉?」
「啊?」

還在納悶為什麼突然沒有雨滴打在他身上,上方便出現了那令他熟悉的聲音,抬頭一看正是方才他冀望見到的人。

啊…………

「老、老天真的顯靈了!!」
「……?你在這裡做什麼?我在找你。」
「咦?」
原來雲雀學長一開始就要找他,他還以為真的是老天顯靈讓雲雀學長突然出現呢!你看嘛!他還撐著傘呢!………呃,等等,他剛才說什麼?雲雀學長找他?
「小朋友說你要找我做家庭訪問,所以今天要在我家過夜。」
「咦!?」
等等啊,他雖然有祈求老天讓雲雀學長突然出現,但可沒說過想在學長家過夜呀!啊!是里包恩搞的鬼吧?這小孩到底在想什麼啊?這種事他怎麼不知道…唔、在學長家過夜,不就表示從現在到隔天早上,他都處於隨時會被咬殺的狀態?不行!太危險了,還是拒絕吧?呃可是他如果拒絕就等於在和里包恩說請你槍弊我吧謝謝了嗎?哇~怎麼辦啊~

「反正你全身都淋濕了,就來我家順便換個衣服吧!」
「哇,真的嗎?謝謝你!」

呀~他幹嘛道謝啊!這樣不就等於答應人家要去人家家裡了?天啊,在學長家換衣服?他應該不會換衣服換到一半,被雲雀學長以「服儀不整,妨礙風化」為由咬殺吧?嗚啊啊~~

「那好,綱吉你拿著。」
「咦?呀啊…!」

才剛拿到傘,就被對方以公主式抱法抱起。

哇、哇……是、是公公公公主!!是公主式抱法!!
「雲雀學長我不是公主啊…!!」
「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們其中有一人勢必要淋雨吧?」
「是沒錯,可是…」
是公主式抱法耶!兩人同撐一把傘已經夠令人不好意思了,現在這種令人害羞的抱法又……和學長的臉實在距離太近了啦…!

綱覺得自己的體溫以一種異常的速度上升。就像他被打死氣彈後大喊衝啊然後就以兩百公尺8秒的速度衝到學校一樣。

「還是你要我放你下來,然後你雙手環著我的腰?」
咦?那不就全身貼在一起了?那樣雲雀學長會被他弄濕的,還是不要吧!
「那就乖乖把傘撐好,不要弄掉了。」
「是、是的…!」

哇、距離實在太近了啦,他和學長的臉。

雨嘩啦嘩啦地下著。
心噗通噗通地跳著。

一種莫名地,悸動。

=ˇ=

「綱吉,下來吧,我家到了。」
「咦?…哇啊…」

實在太大了!

木頭製的圍牆向兩旁延伸了將近2公里的範圍,不少穿著武士裝的壯漢在大門外站崗,顯示了雲雀家的有錢有勢。

「歡迎回來,雲雀少爺。」

有禮貌地打聲招呼後,站崗的武士打開大門讓雲雀和綱進入。一進宅邸便見到遠方有一棟充滿和風味的日式建築,左邊是個大池塘,右邊則是密密麻麻的竹林。

打開門,迎面而來的是一位穿著粉色洋裝的黑色長髮女性。
「歡迎回來,小恭ˇ」說畢便親蜜地抱住雲雀。

呃?好年輕貌美的女性,是學長的女朋友嗎?
可是,他們親蜜的感覺比較像親人,所以是姊姊囉?

「我回來了,母親。」

是雲雀學長的母親!?不會吧,太年輕了!!

「唔~」
雲雀的母親嘟起小嘴,模樣實在可愛極了。
「小恭真是的,媽咪跟你說過多少次了?」
「…是,對不起。我回來了,媽咪!」
「這樣才對嘛ˇ」

普通的親子對話卻讓綱看傻了眼。該怎麼說,雖然這樣說很失禮,但從雲雀口中聽到「媽咪」這種可愛式稱呼,實在讓他很想「噗~」一聲大笑。

「哎呀?」
還抱著自己兒子的雲雀媽媽,將目光轉向兒子身旁那身材嬌小的人。
「這位是?」
「啊、伯母你好,我是澤田綱吉。」
「呀啊ˇˇ」

綱才剛自我介紹完,就換來雲雀母親的尖叫,看她一臉興奮地握住自己的雙手,綱當下就有不好的預感。

「你就是我們家小恭的女朋友對吧?長的好可愛哦ˇˇ」
「咦…?」

她、她剛才說了什麼──!?
女朋友?女的?

「不、那個…」
「啊、想到我們雲雀家未來的媳婦竟然如此可愛,媽咪我實在太開心了ˇˇ」
「不、我是男的啦…!」
「哎呀,小綱ˇ名字像男生你並不用自卑,長的像女生就可以啦ˇ」
「不是啦~」
「放心,我常聽小恭提起你的事,雖然名字有點男性化不過卻非常可愛的學妹,對吧?」
「不、所以我說,伯母…」
「哎呀~直接叫我媽咪吧ˇ反正嫁來我們家後也是要叫的啊ˇ」
「所以我說不是啦~」

唔、為什麼這麼難以溝通啊?
根本是雞同鴨講嘛!而且,明明都明確地表明自己是「男生」了,為什麼可以自我聯想成「因為名字像男生所以很自卑」,唉!如果真的長的像女生,他才要自卑吧?她真的是學長的母親嗎?個性…不太像呢!
實在沒有辦法,綱轉身向雲雀求救,希望他能向他的母親解釋一切。
而收到綱求助眼神的雲雀,面不改色地將手放上綱的肩上,然後開口:

「綱吉,不要害羞。」

不是啦!
綱在內心大吼,可是他沒有說出來,因為對像是雲雀。
唉!怎麼連雲雀學長也這樣?太奇怪了,雲雀學長才不會說這種話呢!他真的是學長嗎?該不會被什麼怪怪的東西附身了吧?唔~可是學長的媽媽也怪怪的,該不會只要住這間房子,人就會變奇怪吧?所以說有問題的是這間房子囉?

「哎呀!?」
雲雀媽媽的一聲慘叫,讓綱從胡思亂想回到現實。
「怎、怎麼了?」
「小綱,你全身都濕透了耶!」
啊、那是因為自己剛才淋雨…
然後綱意外地發現,因為淋雨讓自己上半身呈半透明狀態,裡頭的膚色看的一清二楚,急於用這個狀況證明自己是男孩子的綱,沒有注意到他的學長的不對勁,因為淋濕而白裡透紅的青澀禁果,少年烏黑的雙瞳訴說著情欲與危險。

「你看,我是男生哦!」
綱拍著自己的胸部,自信道。
然後雲雀媽媽只是用半守護半愛憐的眼神看著他。
「放心吧,小綱ˇ就算平胸,女孩子還是可以有自信地抬頭挺胸的ˇ」
「你為什麼都聽不懂!?」

……不行,他和眼前的女性無法溝通啊…

「快,我拿衣服給你換,啊、你順便洗個澡吧!」
邊說邊拉著綱向前跑。
「小綱你要穿什麼顏色的洋裝呢?啊、藍色的怎麼樣?」
雲雀媽媽開心的說著,然而綱的臉色卻越來越慘白。
不不不不不不要啊──!!上次校慶,他才剛被京子拖去穿藍色洋裝扮愛麗絲的,哇~同樣的惡夢他不想再作一次!!
「不、不用了啦!!我不要…」
「不用擔心,小綱,我們身材差不多你一定穿的下的ˇ」

代溝!!!!
這一定是代溝,對吧?不然他為什麼覺得,和眼前的女人完全不能對話?語言理解能力已經糟到一個極限了!!
拜託誰來救他~~?

「我、我不要!!我不喜歡洋裝啦!!」
「哎呀?」
自己中意的媳婦突然發出怒吼,讓雲雀媽媽停下動作,對方梨花帶淚、楚楚可憐的樣子實在讓她好不忍心。
唔、她似乎真的不想穿的樣子…
「那浴衣可以嗎?」
「咦?呃、可以…」
只要不要太女孩子氣就好…
雲雀媽媽滿意的笑,然後拿了一件中意的浴衣,就推綱要去浴室洗澡,哼著歌然後說什麼和可愛的媳婦一起洗澡並互相擦背是她的夢想,當然馬上招來綱的拒絕。
「不、不用了!!請讓我自己洗!!」
「為什麼?媽咪還可以教你怎麼豐胸喔ˇ」
「我、我不需要!!」

唔、他到底哪一點讓雲雀學長的媽媽這麼執著「綱=女孩子」了呀?他是個男孩子,平胸也是當然的,要是哪天真的長大了,他才該擔心吧?唔、不過,和學長的媽媽已經不能用言語溝通了!怎麼辦?還是裝可憐吧?看她剛才的反應,似乎不能抗拒可憐的人事物。

「請、請讓我一個人洗吧!不然我會很害羞的…」
「…好吧!」
唔喔!!成功了!!
「不過請讓我待在門外吧!」
「咦?為什麼?」
「因為~ˇˇ放你一個人不安全,現在的小恭實在太危險囉ˇ」
雲雀媽媽說著,曖昧的笑容浮現臉上。
「……??」

=皿=

「好,穿好了ˇ」

……為什麼?

「好可愛哦,小綱ˇ」

他應該說過,浴衣可以,只要不要太女孩子氣就好………那、這件浴衣是怎樣?粉色系上頭有櫻花花辦,藍色腰帶纏到身後,繫成了標準的蝴蝶結。唔,雖然他抗議說過他不需要的,但對方只是笑著說:「女孩子未出嫁前都要繫蝴蝶結的ˇ」然後繼續無視自己的無奈。頭髮弄上髮簪,擦了口紅,還畫了點淡妝,站在鏡前,綱對於自己現在像個十足的女孩一事,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唉~他今天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來,去給小恭看看吧!他搞不好會看傻呢ˇ」
「咦?不、不要啦!」

很丟臉的!而已,搞不好會被雲雀學長以「有變態癖好」為由被咬殺呢!
但綱向來「不要啦!」之類的請求通常都不被重視,就這樣被推到餐廳,和等候用餐的雲雀碰了面。

「小恭,你看,可愛吧ˇ」
「唔!」
和雲雀對上了眼,綱羞紅著臉低下頭。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他一定會被咬殺他一定會被咬殺他一定會被咬殺!!唔明明就是來做家庭訪問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早知道他就拒絕里包恩了,雖然會被槍殺而死,但也不用像這樣羞死吧?

「綱吉。」
「哇、哇啊!」
被迫抬起下巴,綱的雙眼和雲雀的瞳孔對上了眼,感受到對方炙熱的眼神,原本已經發紅的雙頰現在更加滾燙。然後他突然覺得自己和學長的距離越來越近,呃………等、等一下,再繼續近下去,會碰在一起的,嘴…

砰!咚咚碰!

咦?什、什麼聲音…?
被雲雀突然其來的動作嚇壞的綱,選擇閉上眼逃避現實,但雲雀並沒有如他想像的覆上柔軟的雙唇,反而是一連串奇怪的撞擊聲取代他原先的預期。先是前方出現強烈物體撞擊的聲音,再來是遠方的牆壁傳出聲響,最後是一連串物體向下掉落所發出的「咚咚!」聲。帶著疑惑,綱緩緩地睜開眼。

然後他發現雲雀不知何時瞬間移動到牆邊去了,而且還被一堆紙箱掩埋。

「雲、雲雀學長!?」
咦?咦?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他才一閉眼就變成這樣?……等、等一下,他剛才眼角餘光好像瞄到什麼很危險的東西…
綱驚恐地轉身。

然後發現染了些微鮮血的拐子,而且拿的人還是雲雀的母親。

「不行唷,小恭ˇ」
啊、不會吧…
綱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笑的燦爛的女性,而在牆邊的雲雀推開紙箱坐了起來,用右手擦掉嘴流下的鮮血,看他眉頭皺成倒八字型,現在心情似乎非常不好。

哇、不、不會吧!?難不成把雲雀學長打飛(而且還流血)的人是學長的媽媽?騙人的吧!明明長的那麼嬌小、柔弱又可愛,竟然輕而易舉地將那個向來最強、戰敗次數幾乎是0的雲雀學長打飛?這根本是詐欺…!!

而且,仔細看她手上的拐子,似乎和平常雲雀學長拿的不太一樣。所以,這把是學長媽媽自己專屬的囉?呃、雖然她是為了救自己,可是就這樣拿拐子將自己的兒子打飛(重點是還流血了)會不會太狠了一點?而且她竟然還滿臉笑容……

明明長著一臉草食動物的樣子,做出來卻是肉食動物的事。

啊、不過這樣就可以證明他們有血緣關係了!!之前就覺得奇怪了,雖然長相有幾分相似,可是學長的媽媽卻給人天真爛漫、純真可愛的感覺,和一臉冷酷、總是把「咬殺!」擺在嘴邊的雲雀根本是南轅北轍。但是…從雲雀媽媽用拐子和宰人不眨眼的情況證明了一件事:

他們是母子,絕對。

「遺傳這種東西真是奧妙…」
「咦?小綱你在說什麼?」
「啊、沒什麼!雲雀學長你沒事吧?」
他看起來心情還是很不好…
「媽咪,為什麼…?」
「小恭你太心急了!國中生的交往只可以牽手,擁抱或接吻必須上高中才可以唷ˇ」
「這樣啊…」
「沒錯!即使對方再怎麼可愛,也要忍耐!」
「…那全壘打呢?」

什、什麼─!?全壘打!?就是那個嗎?全身脫光光然後在棉被裡做害羞的事嗎!?難道雲雀學長想和誰做那種事嗎!?誰?是誰?

「那個等高中畢業吧ˇ」

ˊˇˋ

綱與雲雀現在處在雲雀的房間。
第一次來到雲雀的房間,綱有趣地欣賞著。傳統的木製建築、榻榻米地板,生於日本傳統家庭中,房內的擺設也非常有古典味,不同於現代家庭的可旋轉式門把,雲雀房間的是僅能左右移動的屏風門。打量完雲雀的房間架構,綱把目光轉回雲雀身上,穿著黑色浴衣戴上眼鏡的雲雀,正在看學生名簿。

唔、不行了,他快被悶死了!!
吃完晚餐後,被雲雀媽媽以「你們年輕人進房好好聊天吧ˇ啊、不過不能做色色的事情唷ˇ」為由趕進房間,可是從剛才到現在已經過了20分鐘了,他們連一句話都沒講到。嗚嗚~天啊,他快被這個氣氛悶死了,唔~突然好想念藍波的吵鬧聲…啊!!腳麻了!!好、好痛~嗚~為什麼雲雀學長看起來這麼老神在在啊?明明同樣是盤腿坐的說…還、還有,眼前這個東西是怎麼回事?鋪棉被睡地板他可以理解,但為什麼…

同一個棉被上放了2個枕頭。

綱不敢去想像其中代表的涵意,何況他今天要在雲雀家過夜,重點是還被指名要和雲雀睡同個房間,所以他更不敢去想一個棉被中放有2個枕頭是什麼意思。

唔、不行了!!他受不了這種氣氛,實在太尷尬了,在這樣下去他會瘋掉的~

「學長…雲雀學長!」
「嗯?」
唔哇~他竟然回話了!?原本以為不會有回應的說…
「呃、那個,學長的媽媽好活潑、好可愛呢!」
雖然她有點吵,而且語言理解能力糟的令人火大。
「…母親的優點就是有活力,雖然有點迷糊,但很可愛!父親就是這樣被母親吸引的。」
「說起來,雲雀學長的父親呢?今天一直沒見到他。」
「他去國外出差了。」
「喔…」
通常對話如果出現「喔!」或「這樣啊!」的句子時,有1/2的機率對話會因此中斷,而綱正好犯了這樣的錯,房內又恢復了寧靜。
嗚哇、嗚哇!又安靜下來了!!好不容易才找到話題的卻斷掉了~~
平常見到雲雀時,身邊總會跟著山本和獄寺,然後照往常慣例,獄寺會和雲雀吵起來,他只要負責勸架說「不要打了!」就好了,像這樣和雲雀獨處還是第一次,嗚嗚~到底該和雲雀學長說什麼才好啊~
綱的腦袋越來越混亂,他覺得自己現在如同害羞的少女煩惱如何約心儀的學長去遊樂園玩一樣。

「好,解決了。」
雲雀蓋上學生名簿,緩緩走向坐在棉被邊的綱。
「那我們開始吧,綱吉。」
「咦?開始?什、什麼事?」
雲雀步步逼近綱,綱嚇得想往後退,但因盤腿造成的腳麻使得他動彈不得,只能看著雲雀漸漸走向自己,然後對方的臉靠近自己的右耳,輕身細語,唇舌吐出的熱氣讓綱不自覺地輕顫。

「綱吉…都已經進來了,你覺得我會什麼都不做就放你出去嗎?嗯?」

太、太危險了!!
雖然不清楚雲雀的「什麼都不做」代表什麼意思,但天生的超直感加上他對雲雀的認識告訴了他一件事──再不逃會很危險!現在的雲雀和房內的氣氛都非常危險,如果不快逃他一定會失去很重要的東西,一定!!
如此想的綱便站了起來,想找個理由離開這裡。

「我、我去個廁所!!…啊~」

他忘了一件事,他不習慣盤腿坐,而且因為坐太久腳在剛才已經麻痺,才剛站起馬上就感受到腳麻帶來的無力感,綱重心不穩的向前倒,而且那麼直接就撲倒在雲雀的懷裡。在「哇啊啊」的哀鳴加上幾聲懼怕的道歉聲後,綱用手掌撐住地板,想從雲雀身上爬起,卻發現身體怎麼動也動不了,轉頭才驚然注意到雲雀的手不知道何時已放在他的腰上,稍微使個力就讓自己動彈不得地貼在他的身上。
啊……眼前的人是那個兇狠的風紀委員長─雲雀學長啊!那個看到人群聚集就會嘴角下滑,盡情咬殺後才會嘴角上揚的人啊!而自己竟然這樣壓在他身上…重點是兩人的身體貼的這般緊,現在的窘境讓綱滿臉通紅,不知道該怎麼辦。

「雲、雲雀學長,請你放開我好嗎…?」
「為什麼?難得你這麼主動。」
「主、主動!?…啊!?」

在綱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時,雲雀已經抽掉他身上的腰帶,並且將它丟在一旁。雲雀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壞了綱,原本就已經不中用的腦袋現在更加混亂,淚水在眼角聚集,隨時都會不爭氣地掉落。

「雲雀學長,你要做什麼…?」
「那還用說?當然是大人的事。」
「大…!?」

大人的事────!!?
等、等等他沒聽錯吧?大人的事?就是那個…兩個人脫光光然後在棉被裡做害羞的事、和全壘打畫上等號的色色事情嗎?可、可是剛才學長的媽媽不是說色色的事情要等高中畢業才能做嗎?咦?所以說雲雀學長現在是打算要違抗母親的命令嗎?咦~他還以為學長很聽媽媽的話呢!唔、不過雲雀學長本來就不是和「好學生」或「乖寶寶」這些詞畫上相關性的人,不聽話是很正常的,而且,看他在媽媽前喊「媽咪」,然而私底下卻又馬上改口「母親」,看的出來他只是做個樣子而已…唔,不過,能讓學長「做個樣子」就很不簡單了,真不愧是生雲雀學長的女性…………………不、不對!!他為什麼還能那麼冷靜的分析呢?雲雀學長剛才說什麼?大人的事?和他嗎?可可可是他們都是男生啊…

「雲、雲雀學…唔嗯!」

想說的話被無視,雲雀毫無預警向前便吻了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找到入口便入侵對方的唇內,靈活地運用舌尖,逼迫眼前的人和他一起共舞。

「唔、嗯嗯…!」

哇…真的被吻了…
他還以為雲雀學長只是開玩笑的,想不到是真的啊…不、不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明明只是來做家庭訪問的啊,為什麼會變成和學長接接接接、接吻…這不會是整人節目吧~?不、雲雀學長才不會做這種事!…所以說是里包恩搞的鬼嗎?可是他又不是骸,怎麼憑依到雲雀學長身上?不過骸和里包恩就某方面還挺像的,所以是骸和里包恩聯合起來整雲雀學長?啊不對是整他?………咦~?到底是怎麼樣?不行~不能思考了…!!舌頭…

雲雀一連串預想不到的動作讓綱的大腦無法負荷,短暫的爭扎後便放棄宣告當機,腦中一片空白,思考不能。
或許發現對方的反應,雲雀笑的愉悅,吻也更加深入。
不自覺呢喃對方的名字。

「綱吉、綱吉…」
「哈啊…學長、雲雀學長…」
「叫我恭彌,綱吉。」

好誘人好誘人好誘人好誘人好誘人…!!
從今天見到綱吉開始,不管是全身濕透的樣子、還是穿著女性浴衣的裝扮,抑或是現在衣衫不整、梨花帶淚的模樣,都充滿著誘惑。今天的綱吉,有著強烈的吸引力,總讓他有股衝動想將他緊緊地抱在懷裡、永不放開。不、不只今天,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那名少年的一言一行、一哭一笑都吸引他的視線,像是有魔力般,讓人魂牽夢縈、朝思暮想。
他討厭被束縛,但眼前那柔弱的人卻讓他近乎瘋狂,既然如此,那、就讓對方也瘋狂吧,和他一起!

「啊…恭彌…恭彌…!」

不、不行了,頭腦完全不能思考,只能順著感覺走。
可是、好奇怪啊!這種輕飄飄、很舒服的感覺,明明是和一個自己同性別的男人吻著,卻完全不覺得討厭。雙手明明可以推開對方的,但卻沒有這麼做,反而環上了對方的頸部,有意無意地邀請對方吻得更深入些。對方的舌不斷挑逗著他全身的感官刺激,或許不清楚情欲早已被喚醒,但下身那微微頂起的慾望卻明白且誠實的讓他感到羞恥,淚水不停地掉落,無法自己。
…或許,他已經瘋了,在這個人吻上他的那一刻……
…那就這樣吧?一起瘋狂,或者更加瘋狂,兩個人一起。

房內滿是曖昧的氣氛,綱無意識的誘惑,雲雀止不住的衝動,造成兩人現在的擁吻,激情,幾乎要讓人發狂。

被雲雀壓在身下早在不知不覺時已發生。
沒有要退去對方浴衣的打算,雲雀只是輕輕掀開那包裹少年全身的浴衣,想欣賞眼前的美景。鳳眼咪起,愉悅地欣賞著,情欲,表露無遺。

「啊…不要…」

感受到對方炙熱的視線與露骨的慾望,綱羞紅了臉,伸手想掩住什麼卻被對方不費力的阻止了,毫不費力地。

好妖媚,這個樣子。
或許他會犯罪,因為他已經不打算放對方出去了,永遠。

視線停在少年的腹部,看那柔弱微微頂立,不自覺地笑了。
「綱吉,你沒穿內褲?」
「啊、那是因為伯母她…」
始作俑者正是雲雀的母親,那看起來不到30歲、一臉柔弱卻輕易打敗鎮上最兇狠少年的女性。事情是發生在綱剛洗完澡時發生的,以「穿浴衣時穿四角褲是很不禮貌的喔ˇ」為由,雲雀媽媽硬是要眼前的媳婦脫下四角褲,不止如此,還將之沒收,聽說理由是:「女孩子不要穿四角褲啦ˇ」這樣。
「所以就…」
「…也好,省了脫去的時間。」
低下身去便抓住對方的脆弱,含入。
「脫、脫去?…啊嗯!」
話語再次被無視,反而吐露出引人遐想的甜美呻吟。
那是雲雀最喜歡聽的聲音,但他卻為此感到羞恥。

「等等,不要啊…」
雲雲雲雲雀學長在吻自己的那那那裡──!!!
不要不要不要,他不要這樣!
未知的經驗加上不斷湧出的乳白讓綱感到恐嚇,因為快感而引發的曖昧呻吟更是令他厭惡,只要聽到就覺得好羞恥,斗大的淚珠又不爭氣的向兩旁拋落。
「嗚嗚…不要,好丟臉…那裡…」
「不要?可是綱吉的身體並沒有不要喔?」
說畢又壞心地用力按住對方的柔弱,聽到對方發出一陣甜蜜的哀吟,壞心地笑了。
「你看?綱吉不是也覺得很舒服嗎?」
「啊…才、才沒…呀嗯!嗚…討厭..」
「呵、真是可愛…」

「小恭ˇ小綱ˇ要不要吃西瓜?」

也許哪天雲雀會將屏風門改成旋轉式門把。
氣氛調得正好,雲雀媽媽不解風情地推開門,其實她只是想送水果過去,沒想到會目擊到自己的寶貝兒子正在對她未來的可愛媳婦做那件她說高中畢業後才可以做的事。而她手中的兩塊西瓜,或許是意識到自己壞了小少爺的好事,便和雲雀媽媽手中的盤子一起跳樓自殺,以示謝罪。
……反正現在不死,等一下也是會被小少爺的拐子給打個稀巴爛吧…?

「啊、抱歉…」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雲雀媽媽,右手摀著嘴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而雲雀和綱,纏綿到一半突然被人打斷,腦內自動當機,除了瞪大雙眼盯著眼前這位不速之客發呆之外,似乎沒有其他的事可做。

兩人之中,最快回復大腦運作的是綱。

「嗚啊…哇…抱、抱歉打擾了!」
滿佈紅潮,綱不知哪來的蠻力,用力的推開雲雀,用浴衣將自己全身包裹住後,連腰帶也沒拿便衝了出去,中途還因為不小心踩到自殺的西瓜而差點滑倒。

「啊、小綱你要回去了!?」
「是、是的!非常抱歉!」
「啊、可是…!」
「你一個女孩子家這麼晚獨自回去很危險。」的話語還來不及說出口,綱就跑得不見人影,腳程之快令人瞠目。

…看來小綱真的很在意她的胸部小呢…
會害羞的哭著跑走,可能是在意被她看到小胸部了吧?
唔、不過,她的胸部真的很小吶…以後還是把秘藥加在便當裡,讓小恭帶去學校給小綱吃吧!嗯,就這麼決定!她才國2,還有救的!

自己擅自做了決定之後,雲雀媽媽轉身看向那難得會嚇到傻住的兒子,無奈地笑了笑。
「小恭~你真是的!不是都說高中畢業後才可以嗎…?」
「媽咪,抱歉,我忍不住…」
「我了解,因為小綱實在太可愛了,對吧ˇ」
「嗯…」
「不過,不能這麼心急,如果不溫柔點,會嚇壞女孩子的唷ˇ」
「……我很溫柔了。」
「這樣是不夠的!來,筆記本拿出來,媽媽傳授秘技給你ˇ」

夜已經深了。

囧莔分隔線ˇ

「…所以,你就這樣跑了回來?」
「是的…」

里包恩只能說日本是個治安好的國家。
一個衣衫不整、滿臉帶淚,全身上下散發著「請食用我ˇ」費洛蒙的少年在夜晚的街上跑著,竟然什麼事都沒發生?嘛,沒發生是最好啦!不然他一定不會讓那個半路撲倒他學生的人好過…

「那、問了嗎?雲雀的父母?」
「是,學長的父親因工作而去國外出差,母親很可愛,只是語言理解能力有點糟…」而且糟的令人火大。
「那、雲雀喜歡的人呢?」
「咦?喜歡的人!?」
「…你沒問?」
「我、我又不知道要問這個…」
「…果然是蠢綱啊!」
都已經做到那種地步了,還不知道對方的心意,能這麼遲鈍的除了他的學生之外,大概沒有第2人了吧?不過,還真危險啊,還好雲雀的母親阻止了,不然結果實在是…

促進感情是必要的,但並不代表可以擁有他的學生。
敢把他推向雲雀,也是事先調查過對方母親擁有「不自覺壞人家好事」這個技能才敢冒險。

「那蠢綱,你明天再去找雲雀一次,問清楚雲雀喜歡的人!」
「咦~!?」
不要呀…要是又發生像剛才那樣的事怎麼辦?呃…像剛才那樣…!
想到剛才親熱的畫面,臉又熱了起來…

說起來,為什麼雲雀學長要對他做那種事呢?

「可沒時間讓你浪費啊!」
「什麼嘛!都是你在說!」
「順便告訴你,下一個是骸,再來是山本,然後獄寺。」
「喂!我才不要!我不想再做什麼家庭訪問了啦!」

《Ending…?》


大家好ˇ
這算是我的第一篇雲綱吧(笑)
原本只是短短的劇情寫著寫著竟然就破萬了好帥XDD
自創了雲雀的母親出來感覺很開心,我最喜歡她和綱吉對話的部份了ˇˇ
然後這次不知道怎麼搞的,寫著寫著就莫名跑出了微H的境頭…(羞)
傷眼真是抱歉,我是第一次寫微H…(抖)
還有,本來想從頭雲綱味到尾的,結果還是不小心跑出了一點點的R綱味…
大家就當作那是R綱本命太嚴重的錯亂行為吧XDD

是說R先生最後說的話已經預告了我有寫下一篇的可能性了(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