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為你築夢、即便它是如此的虛偽不實(all綱+R綱)12月6日更新

00.

「拿去,蠢綱。」
「咦?」

綱看向手中的小物品,那是前一秒昔日的家庭教師、現在的家族門外顧問─里包恩丟到他手中的東西。

鑲著紅寶石的戒指。

「…這是什麼?」
「你是白癡嗎?當然是戒指。」
「不、我是指,它是什麼屬性的?」
「什麼都沒有,只是個普通的戒指。」
「咦?那為…」
想繼續追問下去的話語被少年突如其來的動作打斷。
里包恩低下身,左腳呈蹲式,右腳則是單膝下跪,右手拉起綱的左手,低頭下去便是一個紳士式的親吻。

「里包恩…?」
一般來說,只有宣示效忠時,才會做那個動作,既然如此,已經宣示過的里包恩,為什麼要再做一次呢?
「它只是個普通的…求婚戒指罷了。」
「求…!?」
抬起頭,少年露出溫柔的笑容。
那是他見過,有史以來最溫柔的笑容。

「和我結婚吧,綱。」

01.

「呀啊─!!」
現在是10:15 a.m.,在通往會議室的長廊上,綱因為遲到而慌張的跑著,而跟在他身後的少年也以同樣的速度在奔跑,但表情一派輕鬆。

「都是你睡過頭了,蠢綱。」
「什麼嘛!還不是因為里包恩!都說了今天要開會了,你還、還…」
話說到此打住,接下來的話語因為太羞恥讓綱說不出口。
「還幹嘛?還一直做讓你開心的事嗎?」
「才、才不開心!」
「是嗎?那這個你怎麼解釋?」
里包恩惡劣地笑了一聲,拿出手機並按下OK鍵。
接著便傳出了一連串曖昧的男性低吟聲,其中還參雜一些話語,像是「不要」或是「我不行了」之類,但幾乎都是斷斷續續的,在最後的幾秒鐘,男人那令人為之瘋狂的呻吟夾帶著些許的啜泣聲,而主角正是那位嚇到跌坐在地上的彭哥列十代首領。

「你你你你你你……」
「我很厲害吧?順代一提,我錄過最長有長達3小時的ˇ」
「你你你你你…你這變態!!」
「謝謝稱讚ˇ」

「綱?」
左方離會議室門口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傳來青年爽朗的問候。
「啊、山本!早安…」
「早啊、綱。你怎麼跌坐在這裡,10點不是要開會?」
「啊、因為昨天發生了一些事,所以…和里包恩一起遲到了…」
「小鬼嗎?」
「對啊,你沒看到?」
綱手指向在一旁的里包恩,順代一提,他因剛才欺負情人欺負的正樂時被打斷,所以表情不太開心。
「啊、抱歉,我沒注意到你!」
「說起來,山本你呢?你也有參加會議吧?」
「因為睡過頭了,想說再跑也沒有用,所以就慢慢走過來了。」
不愧是山本!!竟然能這麼輕鬆!
因為山本的一句話,讓綱覺得自己剛才那麼努力的奔跑真像傻瓜。不過,要是這句話被隼人聽到,一定又是一場(隼人單方面)的爭吵。
「不過,太好了!和綱一起遲到,我就不會被獄寺罵了!」
「呃、也是…」
隼人每次都會自動把自己的遲到合理化,像什麼「因為看公文而太勞累」之類,然而如果對象是山本,就算有再好的理由也會被隼人罵。啊,不過最近就算山本遲到,隼人也沒有罵他呢!難道是感情變好了?哈、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就不用在一旁苦苦勸架了!
「那我們走吧!」
拉起綱的手就是向前跑。

「抱歉,我們遲到了!!」
在打開會議室門的同時,綱和山本低頭道歉。
如綱所想的,隼人並沒有罵山本,只是笑著請他們快入座。在綱前往他的位子的途中,一個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在他座位旁的一把黑皮椅。

雖然對自稱是右腕的隼人很抱歉,但他習慣讓里包恩參加會議並坐在他的右邊,畢竟里包恩的思路一向清楚,總能提供不錯的點子。
只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隼人就常常忘了擺放里包恩愛用的黑皮椅,讓他好幾次以為隼人和里包恩吵架了,但從他每次看到里包恩都會恭敬地打招呼來看,似乎又不是這樣。

「太好了,隼人,今天記得放里包恩的椅子了呢!」
「啊,是啊…」笑的一臉尷尬。

咦…?奇怪,怎麼…?

一瞬間感受到的詭異氣氛,讓綱呆立在原地,因為里包恩的叫喚,他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並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今天是10月7日,依照慣例,每月的第7天要針對上個月份的活動或行政措施進行討論。每位守護者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整個會議非常的順利,沒有獄寺、骸和雲雀之間的爭吵或打鬥場面,而山本自然也不需要起來勸架,當然更不會有藍波因勸架失敗喊著「要忍耐!」並朝自己發射火箭筒的混亂場景,連平常總是很熱血的了平也是以普通的平淡語調發言。
但這樣的行為卻讓綱充滿了不安。

好、好奇怪…為什麼會這麼詳和地在進行?果然是剛才吧?他和隼人對話後,感受到那種降到冰點的氣氛,一直持續到現在…是他說錯了什麼嗎?讓大家這麼乖的在進行會議,不過,這麼安靜的會議似乎不是第1次,從前幾次好像就開始了…?但他真正意識到是今天,唔、進行安靜、沒有打鬧的會議一直是他的希望,但現在真的實現了,反而覺得困擾,似乎少了一點…活力呢!
「蠢綱!發什麼呆!」
「哇、里包恩?」
「會議要結束了,快做結論啊!」
里包恩的呼喚,讓綱回到現實,他站起來向大家宣佈:
「今天會議到此,下次的會議預定在下星期,時間確定後會通知大家,散會。」

「十代目,里包恩先生,辛苦了!請用茶。」

才剛散會,獄寺立刻端了兩杯茶來慰問。
喝了一口後,因為有事里包恩先行回房,而其他人也幾乎走光了,只剩下還在喝茶的綱和獄寺。

「隼人泡的茶真好喝!」
「十代目能喜歡是我的榮幸!」
「吶、隼人,等下能去你的房間嗎?」
「咦?」
「啊,就是那個…你知道的!」
看綱邊說臉邊浮現了淡淡地緋紅,還有那搞神秘的語調,獄寺馬上就知道對方要做什麼。
「知道了,我會準備紅茶跟甜點等待您的到來。」
「謝謝你!」

02.

「咦?」
回房想和里包恩報告一下等一下要去獄寺的房間,卻發現對方早已不在房裡,只留下一張簡單的便條,上頭寫著「我有事先出去。」除此之外,便無其他訊息。

什麼啊~早知道他要出去,那他就不用去隼人的房間做啦!也不用特別想去隼人房間的正當理由(免得里包恩追問)說起來,這是第幾次了?里包恩最近常消失不見,不是突然有任務要執行,就是有急事趕著去做,而且都不事先報告,當他知道時人已不見,只留下一張告知外出的便條,就像現在這樣。

……真是的,為什麼都不提早說呢?
難道里包恩不知道他會擔心嗎?

唉、要是被里包恩聽到,一定會被毒打一頓然後對他說:「還輪不到你來擔心我,蠢綱!」也是啦,里包恩可是聞名黑手黨的殺手呢!根本不需要他擔心嘛!……可是,有什麼辦法,只要里包恩沒有理由的突然消失不見,他就會無法克制的去擔心,畢竟,對方是他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啊!說起來,他最近食欲也不太好?常常只吃一口或是連一口都沒吃就離開了,明明在成長期的說…算啦,就其他同年的小孩來說,里包恩(就各種方面來說)實在發育的太快了!或許不要吃比較好?不對,這樣說怪怪的…

「澤田!!」
「啊、大哥?」
轉身,發現家族的晴之守護者早已西裝筆挺地站在他身後了。
「有什麼事嗎?」
「等一下就要搭飛機去英國了,先來和你說一聲。」
啊、對唷!今天是10月7日,了平大哥要去英國拜訪英國女王。至於拜訪的內容就不方便明說了,只能說,要成為站在頂端的勢力,必須黑白兩道都能通吃才行。
「那麼,一路上要小心哦!」
「嗯。」
轉身便是要離開,卻因為綱的呼喚而停下腳步。
「問我有沒有看到里包恩?我沒有看到。」
「這樣啊…真是的,每次都讓人擔心……」
看著綱一臉擔心的樣子,了平心中一團怒火上升,雙手上舉大吼:
「我受不了了─!!!澤田,不要再擔心他了!!!」
「咦?咦!?」
為什麼突然抓狂了!?他只是稍微抱怨一下而已啊…
在來不及反應時,了平雙手已搭上綱的肩,眼神滿是燃燒的怒火。
「我告訴你,澤田!!其實…」
什、什麼…?

「哎呀,抱歉打擾你們聊天了!」

打斷了平繼續說下去的是那個站在門口,頭上掛有牛角的少年。不同於昔日只會哭哭啼啼地要別人安慰,現在已屆志學之年的藍波有著成熟的風範,見他掉淚似乎也是很久之前的事。喔,對了,不只行事成熟,他也很會討女孩子歡心,是許多女孩子心儀的對象,嗯…不過硬是要說,他身邊的守護者(當然也包括那個高傲的門外顧問)也都是每個女孩子的夢中情人,唉!只有他這個首領,不受女生歡迎!就算有不少人想來提親,也只是看中他的地位罷了。

「藍波!?有什麼事嗎?」
「當然是有事才會來找你的啊!」
話雖如此,藍波走近的對象卻不是他而是了平,輕輕撥開了平搭在自己肩上的雙手,並將了平推向門口,在他耳邊低語,雖然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但從藍波的嘴唇動作似乎有「約定」兩個字,而了平眼中的憤怒之火雖然已經消失,但心情並沒有因此變好,甩開藍波的手,說了句:「我知道啦!」便轉身離去。
「我走了,澤田!!」
「啊、路上小心!」
怎麼回事,大哥心情好像不太好,而且他剛剛是不是想說什麼……?
「綱,這個送你。」

說畢便遞上一朵小小的紅玫瑰。

「哇─好漂亮,謝謝你。」
藍波這小孩,不只會討女生歡心,也很會討他歡心。雖然每兩個月就會有所重覆,但藍波每天送的花幾乎都會不一樣,讓他總是充滿驚喜與期待。雖然一開始他有交代藍波不要這麼做,他不知道花是買來的還是從後花園摘來的,但不管是哪個都不好!前者花錢,後者是被掌管花園的隼人知道的話,藍波應該是免不了挨一頓打吧?但他還是不聽,每天照送一朵花,後來他只好放棄規勸。反正,雖然不知道藍波送花的用意,但每天感覺有人關心自己未嘗也不是一件壞事。

「好香…」
閉上雙眼,綱品聞玫瑰所帶來的芬芳。
好熟悉的香味,之前似乎曾經聞過?不同於現在的清淡,而是個濃烈的令人作噁且悲傷的地方,對了…是玫瑰園……
綱的腦內浮現一個開滿玫瑰花的玫瑰園,雖然不是沒有印象,但綱卻不知是何時、為了什麼理由而去,甚至連它在哪裡也不清楚。啊、可是他記得,玫瑰園的中間好像有…

「綱?」
「哇…藍、藍波!?」
沉思到一半,被藍波強制叫回現實。
「我想,我該回去了…」
「咦?這麼快就要走了?」
「要是又被里包恩看到我和你單獨相處的話…」
喔,他可忘不了上次和綱獨處(真要說其實只是打聲招呼)被里包恩看到後的下場是什麼…唔、想起來真是一場惡夢!
「放心,里包恩他有事外出了!」遞上紙條做為證據。
「這樣啊!…不過我還是先走好了。」
之前有傳聞他在房間裝了針孔設影機,用途不明。
沒有感受到藍波的不安,綱自顧自的說下去。
「你不覺得很怪?他最近常這樣!不知道去幹什麼了…」
「…綱你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嗎?」

噗通。

「啊…是啊…」
「搞不好他是偷偷去準備你的生日禮物了呢!」
「不可能。」
用不到0.01秒就回答。
對方可是色情大聖‧色情恩呢!怎麼會做那種一聽就很貼心的事呢?他永遠也忘不了去年的生日,里包恩說什麼忘了準備禮物,為了彌補這個錯誤,於是:「我把自己送給你吧,綱ˇ」然後生日當天的(整個)早晨被迫和禮物在床上翻滾將近6個小時,害的他沒辦法去參加大家替他準備的生日party。

「是喔……?」
笑了笑,藍波走向房門口,卻要在離開時停下腳步,並沒有回頭,只是背對綱。
「綱。」
「嗯?」

「不要勉強自己,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們。」說畢便離去。

呃?他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還有,在藍波剛才提到他的生日時,為什麼有那麼強烈的心悸?與其說是期待或是驚喜,用「害怕」來形容更為貼切,像是害怕過生日一樣。而且,一直想著準備里包恩的生日禮物,讓他忘了自己的生日也將近,可是以前從來不會忘的啊,為何今年忘了呢?感到像是有意要去遺忘的,就這麼討厭過生日?………果然是去年生日受到的打擊吧?與其整天下不了床,寧可不要過生日!


不知道要打什麼後記的後記(咦)
唔喔喔…!
將近兩個月半才更新的文章(汗)
雖然習慣大學的忙碌生活,但不代表有時間寫文啊~
寢室每天都歡樂到沒時間處理念書以外的事好刺激XDD
是說因為很久沒想這篇了,所以有些細節都快忘記了說(嘟嘴)
這篇預計會有10段左右,不過現在才趕到第2段…
而且聽說要出本的內容還沒趕完囧
…那我潛下去啦啊哈哈XDD

喔、感謝推薦我的人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