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erryChristmas(R綱+all綱)

穿上西裝,打好領帶。
綱看了一眼床上的巨大熊寶寶,眼神多了一分寂寞。

「十代首領,好了嗎?」

隨著門外左右手獄寺的叫喚,收起落寞的神情,換上燦爛的笑顏去迎接獄寺。
「嗯,我們走吧!」

目的地是家族的交誼廳。

今天是25號,雖然在夜晚聖誕節已將進入尾聲,但對他而言這個時刻才是最值得期待的,24號的聖誕舞會,是他與其他聯盟家族一起辦的。這天很多家族會帶著他們的千金來到現場,除了要跟其他家族首領寒暄外,還要陪他們的千金聊天……嗯、如果只是聊天還好,有的根本就已經整個人黏在你身上了,變相的相親大會。這點總讓他很頭疼,連守護者們跟里包恩都不勝其擾。
可是,25號的聖誕舞會,只有他、里包恩跟守護者們的小聚會,雖然根據往年的經驗交誼廳會因此而有嚴重被破壞的可能性(因為某些守護者打起來),但他還是很開心,至少在他們面前,自己不用偽裝,不是彭哥列十代首領,而是澤田綱吉。

可是…

「聖誕快樂!」
高舉酒杯,綱與守護者們開始了小小的聖誕舞會,屬於他們的。
邊收著守護者們給自己的禮物,綱邊把禮物送了出去。交換禮物,在25號的聖誕節交換禮物是他們不成文的規定,不管感情再怎麼不好,也要送對方禮物。不過也因為這樣,常常會看到很多不是禮物的禮物,出現在他們送給討厭的對象裡,嗯、像去年雲雀送給骸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被戳爛的東南亞鳳梨,然後骸送給他一隻鳥的屍體………………………唉、想起來就令人發麻,希望今年不要又看到什麼怪東西了!

「十代首領,你怎麼了?」
把去地下會場競標到的受詛咒球棒送給山本後,獄寺走到綱的身邊,看他一臉沒什麼精神的,雖然笑著但卻寂寞的感覺讓他不捨。
「隼人…!」

綱又想起床邊的巨大熊寶寶。
是里包恩前一晚送他的。
那是他在和里包恩一起出去買東西時,經過一家布娃娃店看到的玩偶。本身並不是什麼熊的熱愛者,只是純粹被他的可愛與巨大(?)吸引著,因此有機會經過,就會一直盯著他看,想不到里包恩竟然看出來了,而且趁他不注意買下了那隻熊寶寶。雖然很高興,可是、可是…
〝為什麼要提前送我呢?〞
禮物不是都在25號的晚上才會送的嗎?里包恩卻在24號的聖誕舞會結束,他回到房間後就送給他。

〝因為我明天不參加聖誕舞會。〞

聽說是聖誕舞會時,某個同盟家族的小姐看中里包恩,希望約他在聖誕節的夜晚一起共進晚餐。女性都拉下臉來邀約了,里包恩為了對方的面子,也為了家族間的和平相處,自然沒有拒絕。

「這樣呀,所以里包恩先生今晚才沒有出席。」
「嗯…」
雖然和大家一起他好開心,可是,喜歡的人不在現場的聖誕舞會……

多麼令人寂寞。

綱拿了一旁的酒瓶,倒入高腳杯裡一飲而盡。
「……哼!」
里包恩這傢伙,現在一定跟那個小姐玩的很開心吧?她叫什麼來著?克蕾娃?…啊、是克蕾拉對吧?嗯~昨天看過他的身材還不錯啦!…可惡的女人,竟然利用她的身材勾引里包恩!!里包恩也是啊~人家只是磨蹭一下就動情了!哼、男人果然都是色情的!里包恩這個色情魔人!

綱的腦內突然浮現一連串不符合真實也百分百憑空捏造的「里包恩與克蕾啥東西的小姐有說有笑,身體還貼在一起的花心外遇圖」,突然一股不愉快上升,綱決定也要搞外遇去報復里包恩的花心,他當然沒想過這一切都是自己胡思亂想。

「隼人!!」
「是、什……………!?」

啾ˇ

喔、活了24年,獄寺隼人的初吻就這樣送(?)出去了。
獄寺的大腦陷入空白,手失去控制讓手中的高腳杯掉落地面。「啪─」的一聲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

「呀啊啊啊啊啊──!!」
某鳳梨守護者發出慘叫聲,噪音引來一旁雲之守護者的白眼。
可惡啊~因為庫洛姆有事回房間一趟,想說趁她不在來拆庫洛姆送他的聖誕禮物的,想不到在拆可愛妹妹送的禮物時,綱吉的唇就被人奪走了!
「綱吉!!你要小心不要被變態奪走吻啊!」
推開因為太過驚嚇而石化的獄寺,骸雙手搭上綱的肩,緊張的說道。
啊啊~可惡,表情怎麼這麼毫無防範,臉頰還紅通通的~難怪那個炸彈小子會想吻下去!
「那…」
「?」

「骸要不要也和我親親?」

笑的一臉可愛,彭哥列十代首領根本不知道自己剛才說了什麼會引人犯罪的話。
「當…噗!!」
骸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旁雲雀的拐子打飛。
「下流!」
哼,對這棵熱帶水果還真是一刻都不能鬆懈,馬上就想對綱吉出手。
不過今天的綱吉怎麼回事?這麼大膽?
雲雀餘光瞄到放在桌上的高酒精啤酒,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喝到只剩十分之一,然後再把目光移回現在的綱身上,滿臉通紅,還一直傻笑…
「綱吉,你該不會喝……………!?」

啾ˇ

嗯、活了(應該是)25年,雲雀恭彌的不知道是不是初吻的初吻也送出去了。

砰的一聲,拐子落地。
了平因為喝醉而在一旁大睡,藍波則因為連續看到喜歡的人吻別人的雙重打擊只喊了一聲「要忍耐!」之後便開始大哭。山本則是笑笑的走近,然後把綱抱在懷裡。
「綱,你這樣不乖哦!怎麼可以隨便和人接吻呢!」
「……山本不想要我的親親嗎?」
皺起眉頭,綱一臉受傷的樣子。
「喔,我也有嗎?好啊,那來吧ˇ」
笑的一臉人畜無害,山本抬起綱的下巴就是要吻下去。
可是被骸的三叉戟擋住了,還附贈雲雀的拐子和獄寺的炸彈。
「…喂喂喂,三個人一起來太過份了吧?」
「クフフ,要和綱吉接吻的人是我才對唷!」
「棒球笨蛋,你休想對十代目的唇有非份之想。」
「…吻綱吉的話,咬殺!」

看著獄寺和雲雀理直氣狀的發言,不只山本,連骸的笑容也越趨燦爛。

「你們兩個最沒資格說!!」

眾人司空見慣的守護者間的內鬥於是開始。
「啊、不要打架啊…!」
完全沒想到自己是導火線的綱,用著微弱的聲音試圖阻止,不過似乎沒人注意。

-OˇO-

「……?」
髑髏滿臉疑惑。
奇怪,她只是因為衣服沾到蛋糕上的奶油而回房換個衣服而已,怎麼回來會場就變得這般狼藉,一堆屍體倒在地上,活像是命案現場。
思考該怎麼辦的庫洛姆,最後決定先回房間休息,反正這種情況每年都有,自動會有人幫忙收拾殘局的ˇ

她沒有注意到綱一個人獨自坐在交誼廳的窗邊。

頭上的死氣還燃燒著,臉頰因為剛才又喝了一瓶啤酒,所以紅暈更加深厚,整張臉紅通通,活像是隨時可以燒起來。
「嗝!」
打了一個嗝,綱拿出手機,按了幾個鍵便是將手機拿到耳邊。

〝喂?〞

看來是打手機,手機傳來里包恩的聲音。

「你現在在哪?在做什麼?」
〝…?我在和克蕾雅小姐吃晚餐。〞
「………」
〝………?〞
蠢綱在幹嘛?怎麼突然不說話?而且他今天的口氣好大膽,平常敢這樣問的嗎?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啊、該不會…
〝蠢綱,你該不會喝…〞

「你這個笨蛋色情恩快給我馬上回來!!回來陪我!!不然我就去搞外遇!」

不等對方說完,綱大吼一聲後就切掉與對方的通話。

-ˊˇˋ-

其實他應該是熟睡了,但還是清醒了。
感覺被溫柔的抱著,所以想知道是誰給他這份溫柔。

映入眼簾的是天花板,有意無意的掃瞄一下四處,推論出這裡是他的房間。他記得,因為大家都不聽他的話,所以他就稍微處罰了大家一下,然後就在大廳睡著了…咦?只有這樣嗎?好像還有做其他事?……想不起來了。還有,是誰抱他回來的?嗯~~?

「笨蛋…!」

看向聲源處,里包恩坐在他身旁,笑的充滿愛憐,眼裡藏不住的溫柔。
「……里包恩!里包恩!!」
驚訝的坐起來,想都沒想就自動投入對方懷抱,頭在對方胸前磨蹭,手也緊緊抱著對方不放開,看起來像隻小貓一般。
「對不起,你很寂寞吧?」
對於對方的舉動,里包恩也只是笑笑的摸著對方的頭。

真是個麻煩的人,一旦喝酒後。
不只是個接吻魔,還變得非常任性。哪有人一打來就要人馬上回去的啊?…不過他就是敵不過任性時綱的任何要求,還好克蕾雅小姐人很好、很有教養,笑笑的說著「我今天很開心!謝謝你!」就讓他回來。
真是的,應該強調過獄寺他們不要讓綱碰到酒精了啊!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傢伙不只喝了酒,而且還喝了不少。
結果惹出一堆麻煩!

…不過,或許他不希望綱喝酒的原因是另一個……。

「嗯嗯~沒關係,你回來了就好!…啊、我有東西要給你!」
從枕頭下拿出一條圍巾,將之繫在里包恩的脖子上。
「聖誕快樂,這是我特別手織給你的哦!」
「謝謝…」
「嘿嘿…而且,我特別織的很長,這樣就可以兩個人一起圍了ˇ」
笑的一臉可愛,綱說完又黏回里包恩身上。

啊啊,就是這個。
喝完酒後,綱會變得非常直率,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可愛的讓人想犯罪卻又下不了手,每次綱一變成這樣,他就覺得對方在挑戰他的忍耐力。

既可愛又誘人,這樣的綱只要他一人知道就夠了。

「里包恩、里包恩、里包恩……!」
「嗯?」
「好喜歡你哦…真的好喜歡!」

貼在對方胸膛,綱開始呢喃。
笑的幸福又可愛,雙頰紅潤還帶點粉紅,里包恩看了,笑了一聲,抬起對方的下巴,然後…

覆上對方的唇。

「我也是,綱。祝你聖誕快樂!」

-北妻(喂)的後記-
唉唷唷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囧
其實我只是想表達「因為里包恩不在身邊而寂寞的綱吉」「拿任性貓化綱沒辦法的里包恩」這兩點而已ˊ3ˋ
唉、大家就原諒我吧!太久沒寫手感都沒了!
而且這次期中考唯一不及格的就是我高中最擅長拿分的國文…=3=
被傷眼的孩子,我為我的文筆差道歉@^@
純粹是我任性的想搞過聖誕節的fu就做出這種慘無人道(?)的事(汗)
而且原本只想打千字,莫名其妙就變成三千字了…||||
文筆變差,爆字數的能力到是一點也沒退步啊…(遠望)
最近開始玩萌菌,我在打這篇文時,他們一直在我桌上跑來跑去,跳來跳去的,其實還礙眼的說XDD

總之,拼了命趕出來,只想對大家說:聖誕快樂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