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對部下做家庭訪問是首領的責任(骸綱)‧下



「嗚、嗚嗚…!」
拜託…誰來一槍斃了他?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再去呈載令人驚訝的新發現了…他覺得好無力啊…如果說,自己一直崇拜、平常在校總是打扮漂亮的校園偶像,發現她私底下其實是個會穿四腳褲和汗衫跳肚皮舞的邋遢女時,那種晴天霹靂的感覺就叫幻滅吧?那如果說…

“都雷米!!你不要走嘛!!”電視裡穿藍色衣服的少女大喊。
“小矮,對不起…我不走不行…很高興認識你…再見了。”
“等一下,不要走!都雷米!你偷吃我蛋糕的錢還沒還啊─!!”
《Ending》

「嗚嗚…都雷米!!你別走啊…!!嗚嗚…」
「骸大人…嗚嗚…這結局好感覺…」
「嗚哇~是啊!太感人了!!嗚嗚~」
如果說,你一直覺得很強、很危險的可怕之人,其實是個會看動畫片看到哭的人,那種感覺也叫幻滅嗎?

嗚啊啊!!天啊~連她都想哭了!!眼前的2人竟然看動畫結局看到哭得淅瀝嘩啦的!!在哪裡??那個之前拿三叉戟和他戰鬥、在霧戰時輕鬆打敗瑪蒙的六道骸在哪裡?庫洛姆就算了,骸你學人家哭成淚人兒幹嘛!!再說那劇情有什麼好哭的??偷吃完蛋糕就走人很感人嗎!!嗚哇、聽到片尾曲,他哭得更淒慘了…啊啊…鼻涕流出來了啦…好髒!!不要用衣服擦!!你是小孩子嗎?
「總之,你冷靜一下好嗎…?」
從書櫃某一格拿了衛生紙,綱遞上衛生紙讓他們擦鼻涕。
「謝謝,綱吉你真溫柔…嗚嗚…!」
「不、我…」
啊,好想自爆啊…到底有什麼好感動的啦…

「我們回來了!!」
就在綱為自己沒哭是否很無情的事煩惱時,門口傳來爽朗的少年聲,吸引了他的注意。
是這個家的兩個成員‧犬和千種。
「歡迎回來,犬、千種。」
「喔?這不是小兔子嗎?你來玩啊!」
「你、你好…?」
小兔子?是指他嗎?…他看起來心情很好?笑咪咪的。
果不奇然,和綱猜得一樣,犬笑嘻嘻地拿了一個信封袋給骸。
「骸大人,我和柿ピ今天領薪水了哦!!」
「薪水?」
注意到綱的疑惑,庫洛姆溫柔地替他解答。星期一、三、五的下午四點~六點犬和千種會在書店打工,因為是滿有人氣的書店,所以薪水很高。
「辛苦你們了,前輩呢?」
「他今天加班,7點才會回來。」
「這樣還有一個小時啊…抱歉,綱吉你餓了嗎?」
「咦?不、不會啦…」
雖然6點是他們家開飯的時間,但他並沒有強烈的飢餓感。
「說起來,小兔子來幹嘛?」
「家庭訪問。」
「嘿?好無聊,又不是老師。」
對於犬的吐嘈,綱舉雙手贊成,他也無法理解家庭教師要他做家庭訪問的理由。
「不會,很有趣啊!我們還一起看了都雷米的最後一集哦!」

「什麼!!今天最後一集!?」
發出驚呼聲的是那個進門後一直沉默不語的少年。
戴眼鏡、14歲的柿本千種,他一臉「拜託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的表情透露了他的驚愕。而在骸點頭後,他看似非常失望地低下頭。

唔哇…這傢伙也是忠實觀眾啊…

「抱歉,千種,如果可以幫你錄下來就好了…」
「沒關係,我去錄影帶出租店借來看就好…」
咦?…錄影帶出租店?現在還有啊?不都改成DVD了嗎?
「綱吉,錄影帶比較便宜嘛!」
不是啦!照理說那種店應該絕種(?)了才對。
「唉!那種節目有什麼好看的啊!」
犬不屑,柿ピ和臭女人就算了,連骸大人都為那無聊的動畫著迷,不過就5個女生變身而已,有什麼好看的?
「犬,我覺得很好看…」
「閉嘴啦!你這個只會去保健室的醜女人!」
「啊…對不起…」
庫洛姆難過地低下頭,而綱也發現犬似乎是衝動之下脫口而出的,看他那不知所措的神情就能略知一二。
「犬,你太過份了!你應該知道庫洛姆是為了什麼而努力才會昏倒去保健室的!早餐多加一顆蛋!!!」
「唔!!」
「要不是某人這麼會吃,她也不用那麼辛苦…」
骸和千種一人一句,讓犬瞬間變成大壞蛋。庫洛姆怯弱的態度,加上其他人都一臉「你是壞人」的表情看著他,讓犬不知道該怎麼辦。
「啊~真是~!!」
犬從背包裡拿出一個方形紙盒丟在庫洛姆前面。
「拿去啦,臭女人!!」
「咦…?」
看犬滿臉通紅,庫洛姆好奇地打開紙盒。

是今天在蛋糕店看到的草莓泡芙,還附一杯巧克力牛奶。

「!!」
「おや…這真是…クフフ…」
像是發現到了什麼,骸笑了出來。
「你上次好像吃的很開心,所以本大爺特別送你,快感謝我吧!」
「嗯,謝謝你…」
庫洛姆滿臉笑容,反而是犬臉上發紅的程度愈趨嚴重。
「你、你道什麼謝啊!可惡!」
「咦…?咦?可是…」
「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才不是特別買給你的!這、這這這是我在路上撿到的啦!蠢女人!!」
「咦…?」
犬臉越紅講話越兇狠,而庫洛姆則是被他搞得一頭霧水。
除了當事者2人之外,其他2人都一付習慣的樣子,而綱則是發現了什麼。
唔哇…這真是…是曾聽過有男生會欺負自己喜歡的女生的說法,但實際看到還是覺得很微妙啊…

另一方面,為了解開搞不清楚怎麼回事的庫洛姆的疑惑,千種推了推眼鏡,說出事情真相。
「犬聽到你昏倒的事之後,就一直說你一定是營養不良。領薪水後,馬上去蛋糕店買了草莓泡芙和巧克力牛奶說要給你。」
「柿ピ你幹嘛說出來啊啊啊!!!」
被說出真相,臉上紅得滾燙,犬整個人亂了手腳。
「確實呢!犬的薪水袋裡錢比較少。」
「啊、骸大人!!」
「犬…謝謝你,我很高興。」
庫洛姆笑得可愛,感覺也比之前有精神多了。
接到對方的感謝,犬看了她一眼,隨即又不好意思地移開視線。

「真是…不要再昏倒了啦!很麻煩耶…整天都沒辦法專心做事!」

「クフフ,是因為擔心庫洛姆嗎?」
「才、才不是呢!誰要在上課和打工期間擔心她的身體健康啊!!」
唔哇…純情少女漫畫才會出現的老梗他竟然親眼看到真人上演…!!而且,他剛才自己全部說出來了!這樣也太可愛了吧!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在骸他們戲弄犬的過程中,時鐘的指針已經悄悄指向「7」了。還沒進門就感受得到從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腳步聲的主人不意外地是他們一直在等待的人。

「抱歉我回來晚了!你們都餓了吧!」
「蘭奇亞先生!?」
「彭哥列!!?」

一進門便發現家裡多了一位可愛的小客人,讓還在思考晚餐要做日式咖哩好還是有西西里風味的義大利麵比較好的蘭奇亞一時反應不過來。
「咦!?是客人啊!那…」

晚餐就決定吃火鍋了!!

咦?啊…剛才他沒聽錯吧?吃火鍋?在這炎熱的夏天?說起來這家人不是很缺糧食嗎?還吃火鍋沒問題嗎?
「哇!火鍋!從新年後就沒吃過火鍋了呢!」
也太久了吧!?都超過半年了!!
「剛好我們今天大採購了!可以全部拿來煮唷,前輩!」
不要全部啦!喂!太浪費了吧!難怪會缺糧食!
「那個、不用的!那麼大費周章的…」
「不,彭哥列!這是值得慶祝的事!你是我們家第一位客人呀!」

第一位客人!?咦?咦~!!?
啊…說的也是啦…像骸他們這樣的人,感覺應該沒什麼可稱作「朋友」的人會來家裡做客啦!可是,雖然應該是很符合他們形象的事,但他還是覺得有點難以置信,「第一位」耶…難道不會和鄰居借醬油而因此認識甚至互相到對方家做客嗎?

「綱吉你的想法太老梗了,誰會做那種蠢事啊!」
竟然說那是蠢事!?那不是和鄰居打交道的基礎嗎?
「彭哥列,你就別客氣了!反正我們很難得可以吃火鍋。」
「是呀!綱吉,我相信千種在打工場所一定有收集到新情報。」
呃…?新情報?
骸意有所指的看向千種,而千種也回應般拿出一張紙,推了推眼鏡後,慢慢道出情報。

星期六‧隔壁鎮上有家新開的超市,所有東西一律半價。
星期日‧黑曜町新開幕超市,松阪牛肉只要一百日元。
星期一‧黑曜老人超市關店,所有東西跳樓價一律50元。
星期二‧黑曜百貨公司地下梅子超市,蔬菜買一送四。

唔哇…實在太厲害了,他們一家課後的娛樂就是大採購吧?而且他聽到剛才的情報後,竟然完全不會驚訝了…綱忍不住驚嘆自己適應得如此快速。
「所以…和我們一起吃火鍋吧!首領!」
庫洛姆雙手祈禱似互握,大眼帶著期待般閃爍,一付就是綱無法拒絕的樣子。
「唔…既然你們都這樣說了…那、好吧…」
「太好了!!」

‧///‧沒有名字分隔線雙胞胎哥哥‧好ㄕㄡˋ君,興趣是聽音樂和看書‧///‧

飯後泡澡,可以忘記一天的煩憂好好休息,所以即使是炎夏,泡澡也是一件享受的事,但對綱而言,或許精神上的疲勞減少了不少,但生理上卻怎麼也無法自在。唉,可能因為這裡不是自己家吧?

是的,他現在正在骸家的浴室裡泡澡。

說起來,他為什麼會在骸家泡澡呢?原因只要回朔到一小時前便可知曉:與骸一家吃了美味且珍貴的火鍋後,綱說句謝謝招待後便拿了背包要走人,不過卻被蘭奇亞阻止,對方一臉兒子第一次帶朋友回家不能放他走的表情對綱說著:「不要急著走呀!洗個澡順便過夜吧!」

然後他笑笑地以沒有帶換洗衣物為由正想拒絕時,黑曜一家唯一的一朵紅用可愛的聲音說她的衣服可以借首領穿,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拒絕,然後人莫名其妙被帶到浴室後就變成這樣了。

嘛…就洗個澡順便泡一下,當作休息。反正「過夜」這件事因為他的家教千叮嚀萬交代禁止過夜不然就吃子彈,所以他也不可能答應。正好,他今天體驗了一連串骸過於無害的超普通人日常生活,身心也累積了不少壓力,可以藉機放鬆並統整今天發生的事(好回去和里包恩報告)不過啊…

總覺得他忘了很重要的問題沒問啊…

「綱─吉─ˇ」
「咦!?」
還在思考自己到底忘了什麼問題的綱,被突然闖入的骸(而且還全身赤裸)嚇傻,腦袋一時停止運作。

…等一下,這個人有沒有問題啊?沒看到他還在洗?
「嗯,所以我才進來啊!我要和綱吉一起洗ˇ」
骸一臉「有什麼問題嗎?」的表情回答,讓綱覺得問題非常大。

另一方面,從骸的角度看去,此刻的綱是非常的有誘惑性。
因為熱水澡的關係,綱的頭髮、臉頰及全身視線所及之處都佈滿小水滴,臉頰微紅,加上因為霧氣而使得綱整個人都若隱若現的矇矓,然後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毫無防備的大眼喳呀喳的────。

「太、太可愛了!!我要開動了!!」
年輕力盛的骸禁不住衝動往前跑就是要跳(!?)進浴缸裡…
「呀!好髒!不准進來!!」
綱驚呼一聲,命令語氣讓骸自然地停下動作。
「咦…?」
「不管怎樣,你想泡澡都得先把身體洗乾淨吧!髒小孩!」
「是…?」
骸愣愣地坐在小椅上並開始清洗身體。
奇怪…他怎麼覺得…綱吉剛才把他當成小孩子般教訓…?錯覺嗎?
骸不知道他剛才不洗澡就想衝進浴缸泡澡的行為,讓綱聯想到他家的小小雷守。
而同時,綱也決定在骸洗好澡要準備泡澡的時候就要起身走人。

骸洗澡意外的慢。綱以為他會隨便洗洗沖沖,一分鐘內就結束,但對方卻非常緩慢地清洗身體每個地方,意外地是個愛乾淨的人呢!

「我洗好了ˇ」
「那我要出去了!」
「咦!?」
好不容易洗好正進入浴缸要開始享受和愛戀的人泡澡,對方卻起身打算要離開。骸緊張地拉住對方的手。
「綱吉不要走嘛!我們一起泡~」
「我不要!」
男人和男人泡在同一個浴缸是什麼畫面,可怕地讓人不敢想像。
「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啦!真的!」
「你要是真的做什麼才糟糕吧!?」
雖然不知道骸口中的「做什麼」是指什麼(他也不想知道),但綱想盡快離開現場。
不知道為什麼,他和骸兩人赤裸裸地在浴室裡,總會讓他想起之前訪問雲雀學長時,在他房間裡發生的事,綱害怕類似的事再度發生。
「綱吉~」
「不要拉…哇啊!」
〝因為地板很滑,所以浴室裡禁止嬉戲。〞之類的標語,顯然完全消失在兩人腦海中,骸固執地抓著綱的手不放,而堅持要離開浴室而向前走的綱,然後呢?

浴缸濺起水花,非常大聲地。

綱往後跌到骸的身上,並被對方緊緊地抱在懷裡。
「クフフ,綱吉,我抓到你了ˇ」
「骸!放、放開我!!」
他難得對對方用命令句(雖然有些結巴)。
「不要ˇ」
對方顯然不接受,反而壞心地把他抱得更緊了。
「骸!!骸!!」
澤田綱吉現在極度不安。
他感覺到有個龐大又堅硬的東西頂著他的臀部,同樣是男性,他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所以更加不安。
綱開始躁動、抵抗,身體也無法克制地開始發抖。

「不要、不要…!!」
「綱吉…我真的什麼都不會做的!…相信我。」
「不要…你騙人!」
「真的,如果我想做什麼,你只要尖叫就會有人來救你了。」
「…。」
骸試圖用溫柔話語安撫綱不安的情緒,而在他的柔情勸說下,對方也漸漸安份了下來。
「我是說真的,雖然綱你這樣子讓我很想碰你…」
「你、你不是已經碰到我了嗎?」
「意思不一樣啊,綱吉。我說的〝碰〞是指吻遍你的全身,然後進入你的柔軟身體裡…」
「你、你不要用那麼平靜的語氣說色情的話啦!!」
稍微激動地抗議了下,綱就算不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現在臉很紅,身體也漸漸熱了起來,是因為泡澡的關係嗎?
「對不起…綱吉你會害怕吧?那種過於親蜜的事…」
「…嗯…」

「所以,只要讓我像這樣好好地抱著你,那就夠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兩人完全沒有對話。
綱只是乖乖地讓骸擁抱著。
而骸則是享受2人難得的親蜜接觸,溫柔又小心翼翼地抱著懷裡嬌小又可愛的男孩,時而輕碰他那未乾微溼的柔順髮絲,輕聞對方散發出的髮香,然後手再次放下,感受懷中男孩略高的體溫。

不知道維持這曖昧的姿勢多久了。
綱覺得自己臉上和身體的熱度沒有減退,反倒是心跳越來越快,現在2人貼得如此近,希望對方不要察覺到才好…。骸的肩很寬,胸膛靠著也很有安全感,他的溫柔讓人忍不住眷戀其中的美好。
這樣被抱著,或許…並不壞。

「綱吉,謝謝你今天來。我很開心,真的。」
「…哪裡,我也很高興到你家來哦!骸…」

那是,幸福的感覺。

。∀。沒有名字分隔線雙胞胎妹妹‧好腐女,興趣是以哥哥為主角進行創作。∀。

綱站在骸他們住的公寓樓下。
望著夜空,感受風的吹拂,雖說是炎夏,但也漸漸地快入秋了,有些涼意。

說起來他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和骸一起泡完澡並且吹乾頭髮準備要回去時,已經10點多了,一臉擔心地說著「綱吉你從這裡走回並盛太危險了!!」之類的話,骸堅持要帶他回去…
然後呢?叫他在這裡等,人不知跑哪了?

「綱~吉~ˇ」
「骸,你好慢…你你你!?」
你怎麼會一臉無害地從車棚裡牽著腳踏車走出來!?你是誰啊!?
「…綱吉,我只能騎腳踏車啊…」
「什麼!?」
「我還不到可以騎機車的年紀嘛…」
天啊!!他們家的雲守都騎重型機車闖入他家過了,為什麼霧守就那麼守法!?而且,會用六道能力搶菜的人說那種話很沒說服力耶!

…雖然他說習慣了,但看骸一臉和平學生樣地騎腳踏車,還是很難接受。
「綱吉,我是優等生啊!不只是學生會長,還是全校前3名喔!」
「這種事你不要自己說啦!都不會害臊嘛?」
「呵…綱吉,坐上來吧!啊,先穿上這件吧!」
拍了拍腳踏車後座的骸,發現綱穿得有些單薄(庫洛姆的白上衣+黑色小短褲)馬上脫下自己身上的黑色外套,披在綱身上。
「穿這麼少,會感冒的哦!」
「啊…謝謝…」
坐上骸腳踏車的後座,綱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熱。
糟…骸突然變得這麼溫柔,害他有些…心動…
披在自己身上的,是骸曾穿過的外套…

「好溫暖…」

兩人一路上都沒有談話,但綱卻不覺得尷尬,反而一臉開心地靠在骸的背上,享受沉默的幸福。
而不知不覺,家也到了。

「謝、謝謝你載我回來!」
「不會,那我回去了!」
「那個,骸!等一下!」
「嗯?」

在今天之前,骸是那麼的可怕、危險又難以接觸,光是聽到「六道骸」3個字他就會全身不停顫抖。可是,整天下來,骸做了一堆不符合他形象的事,雖然他現在想起還是覺得很誇張,但或許正因如此,他覺得骸變得…唔、怎麼說才好?很有親和力?你看嘛,2人距離一下子縮短了…都抱一起在浴室裡泡澡了……啊!!

綱突然想起被骸抱在懷裡的事,紅潮立刻襲向薄臉皮。

天吶…仔細想想,他那時好像做了…很不得了的事耶…
他和一個男生赤裸裸地一起在浴室裡就算了,竟然還被對方抱在懷裡,重要的是,他完全不覺得討厭!!天啊~他這樣實在很不正常!!

「綱吉?」
「骸…你為什麼要抱我呢…?」
沒錯,被男生抱卻不討厭的他很不正常,但主動抱他的骸更奇怪吧?一般來說,應該會找可愛的女孩子抱才對吧?怎麼會抱他呢?…不會是整人吧!?
「不是整人哦!我很認真的。」
「那、為什麼?」

「綱吉,我對你,我喜歡…」

「你們好!!」
「里包恩!?」
「都已經10點半了還沒回來,我還以為你想吃子彈了呢,蠢綱!」
「才沒有!哇~你不要把槍對著我!!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骸的話正要說到重點,卻因為里包恩的插話被打斷,而綱的注意力也馬上轉移到里包恩身上。
「晚安啊…骸!」
「阿爾柯巴雷諾…」
「謝謝你送綱回來,你現在…可以回去了。」
「……」
所謂的情敵相見眼紅(?)。
骸知道里包恩是故意打斷他的話,而里包恩的逐客令也很明顯。兩人都是眉頭深鎖,一付不想再看到對方的樣子。

「里包恩,你幹嘛這樣說啊!」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稍微感覺到2人氣氛不對的綱,試圖緩和現場的氣氛。
「骸,謝謝你載我回來,不過已經很晚了,你還是早點回家好。」

-in綱吉房間-

「然後骸他啊~喜歡看美少女動畫片…」
照原訂計劃,綱正向里包恩報告今天發生的事。
不過里包恩完全沒有心去聽。

骸剛才,是想和綱告白吧?
雖然他每次都叮嚀學生要問清楚對方喜歡的人,但剛才看到骸要告白時卻下意識阻止,總覺得骸如果真的說了,他的學生就要被搶走了……以後還是不要讓綱問那種問題好了,根本是自殺嘛!而且…
「里包恩?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蠢綱…」
「嗯?」
「骸有對你做什麼奇怪的事嗎?」
「咦!?」
不需要口頭回覆,學生臉上可疑的緋紅已經告訴他答案是「有」的。
「…做了什麼?」
「呃…在浴缸裡抱住我…」
想到還是會不好意思,臉更紅了。
「就這樣?」
「咦…不然是還要怎樣啊?」
「……」
該說自己鬆了一口氣嗎?只能說綱運氣好,只是被擁抱而已。骸如果真的想做什麼,綱是絕對逃不掉的…雖然他是賭有庫洛姆跟蘭奇亞在,骸不會隨便出手才敢讓學生去做家庭訪問的,但實在太冒險了!一個不小心綱都會失貞的。
好、決定了!!
「我說里包恩,不要再叫我做什麼奇怪的家庭訪問了啦…!」
「蠢綱。」
「啊?」

「以後的家庭訪問我也參加。」

《Ending…?》

 

-番外-
時間正值學校第一節課開始前,綱站在黑曜中的校門口。
不同黑曜中一身綠,穿著並盛制服的他和昨日下午一樣格外引人注目。
「…好慢啊…」
難得他今天早起,提早來等的說…
並盛和黑曜的距離不能算近,再這樣下去,一定又會遲到了。
「骸…快點來啊…」
不自覺呢喃等待之人的名字,抱住懷中紙袋的力道也漸漸加深。

「綱吉!?」
因為有事所以今天獨自提早到校,想不到會遇見夜夜思念的人,骸的臉上藏不住驚訝。
「骸!!太好了!」
這樣就不用擔心會遲到了,綱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
「有事嗎?」
「那個、你吃過早餐了嗎?」
「啊?嗯。」
因為昨天犬和千種領薪,所以今天早餐很難得的有加蛋。
「這樣啊…」
聽完骸的回答,綱一臉失望。
「怎麼了?」
「我、我想給你這個…」
將自己一直抱在懷裡的紙袋遞給骸。

裡面有5個小紙盒,都放有手工餅乾。

「綱吉,這是…?」
「啊…那是我昨晚烤的。雖然是第一次烤,但媽媽有幫我,而且也給大家試過味道了,沒問題的哦!」
綱顧著解釋,沒注意到骸內心的情緒變化。
總共有5盒,骸一家一人一盒。當午餐、下午茶或小點心都好,希望能藉此傳達他的感謝之意。
「那個,昨天為了我煮火鍋,我很感謝…這算是謝禮。」
「綱吉,你太客氣了!其實大家都想吃的,只是找不到好理由而已…」
「還、還有另一個原因…!!」
「嗯?」
「呃、就是…那個…唔…」
好不容易插話了,但要開口講話時卻開始結結巴巴。

昨天一連串的事,讓綱體會到骸他們真的為生活努力打拼。
可是,同時也為他的健康擔心,如果累壞、生病的話怎麼辦?
「骸,如果你生病的話,我會擔心的啊…」
「…」
「所以,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這些餅乾就是希望你們不要餓壞了…」
「…」
「啊、不過只有一點點好像沒辦法填飽肚子喔~真糟糕……」
「…」
「…」
咿!?為什麼骸都不回話啦!他可是拼死地說出自己覺得丟臉的話耶~
「骸、你說句話啊…哇啊!!」
「綱吉…綱吉…!!謝謝你…」
感受到對方是真的關心著自己,骸克制不住內心的感動,在人來人往的黑曜中校門口前將綱緊抱在懷裡,引來了更多人的注目、喧嘩,以及女孩子們的尖叫。

因入秋而有些涼爽的早晨,抱在一起的兩人,體溫意外地有點偏高。

《Endingˇ》



-呃啊我不想開學…Q口Q-
大家好,這裡是Suzu。
下篇主要內容偏向骸綱劇情,不過很抱歉還是在最後亂入了R綱囧
請大家原諒我的R綱魂QAQ
以後大概不能讓R先生出現在其他CP小說裡面不然他都會搞破壞
說是這麼說,下篇80篇我就讓R先生加入了~
不過其實我最不會描寫的人物就是天然山本兄了,所以還在考慮要不要寫XD

然後這次骸篇沒有H喔!!ˇˇ
原本寫雲雀篇時是有打算,不過後來實在太久沒寫H了~
覺得很害怕,決定放棄的時候兩人已經進到浴室裡了!大危機啊!
我可是想了很久才硬轉劇情,讓純情少年郎阿嗨登場呢ˇ
雖然沒有雲雀吃到那麼多,可是至少抱到了嘛!
綱吉好感加分而且還有他親手烤的餅乾呢!阿嗨你千萬不要怨我啊~T3T

呃、想問大家覺得結尾還OK嗎?
因為後段的劇情我是在半昏睡情況下寫出來的,所以很多奇怪的地方XDD
然後想調查想看山本篇的人數~多的話我就寫T3T

就這樣~各位寒假見了ˇ(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