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年R組綱八老師第27話(R綱>all綱)

一年R組綱八老師第27話:
看似平凡卻比任何日子都重要的一天。

前情回顧:
澤田綱八是黑道世家「彭哥列」第十代的繼承人,但為了實現從小當老師的夢想,綱八毅然絕然離開故鄉北海道,前往東京的升學名校「並盛高中」教學。不過因為沒有教學經驗,落得當代課導師的下場。綱八所要帶領的1年R組,是最受女生歡迎卻也最危險的班級。雖然只有5個人卻足以把老師嚇到住院的問題班級,沒有經驗的綱八能夠勝任嗎?

人物介紹:
澤田綱八(22歲)
黑道世家「彭哥列」的繼承人,父母雙亡,由爺爺一手帶大。雖然是第十代繼承人,不過因為爺爺的溺愛加上本人沒有意願,所以一點老大風範都沒有。為了成為能和學生交心的老師,目前正在1R當代導。主修是家政,不過因為各個老師都害怕R組,所以一個人負責所有科目的教授。

里包恩(16歲)
從小和綱八一起長大,被第九代頭目指派為綱八的保護者。不過後來因為某些事離開北海道前往東京,現在則是並盛1年R組的班長。成績好、受女生歡迎,同性緣也不差,可是性格惡劣最喜歡欺負老師。和綱八是住同棟公寓的鄰居,不過常常去綱八的房間睡覺。

獄寺隼人(16歲)
知道綱八真正身份的人,也是R組的遲到大王。成績是全校第一,很受女孩子歡迎。因為愛抽煙,常常和雲雀吵起來。一直以綱八的左右手自居,也因此一直希望綱八能繼承第十代頭目的位子。

山本武(16歲)
並盛棒球隊的第4棒,家裡開壽司店。除了受女生歡迎外,同性緣也很好,朋友很多。除了不太愛念書外,沒有其他缺點,不過確實是問題班級1R的成員之一。

雲雀恭彌(16歲??)
R組的風紀,同時也是並盛高中的風紀委員長兼學生會長。雖然是1年級學生,卻掌握學校最高權利。討厭人像草食動物群聚,不過家中卻飼養著小鳥當寵物。雖然行為兇惡,但因外表帥氣而有女生組成粉絲俱樂部。

六道骸(16歲)
原本是黑曜高中的學生,在R組的試膽大會上遇到綱八後,就轉到並盛高的M組,可是因為打架問題又轉到綱八帶領的R組。很受異性歡迎,但和同性卻處不好,常常和雲雀跟獄寺吵起來。

藍波(25歲)
R組原本的班導。因為被學生欺負所以從4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住院。在上一話裡,原本可以出院的他,因為不明原因從樓梯摔下而再次住院。現在除了生理上的療傷,也接受精神上的治療。

夏馬爾(35歲)
並盛高的保建室老師,綱八在北海道的舊識。雖然討厭男人,但對綱八意外的好,對他的求助全盤接受。

笹川京子(23歲)
英文老師,人稱「並盛的女神」。長相或反應都和綱八極為相似,因此有人戲稱兩人是失聯已久的雙胞胎。

↓應該是正篇開始?↓

八點的預備鐘響起,第一節有課的老師們紛紛開始準備前往授課的教室。此時卻有個老師冒冒失失地跑進教職員辦公室。
「對不起!!我遲到了~」
嗚嗚嗚~明明昨天有一起睡,可是里包恩這傢伙起床時,卻不順便叫他!害他睡過頭了啦~

「綱八老師?昨天又為新課程在努力了嗎?」

趁這個機會說下。
澤田綱八負責R組的全部科目,可是他的專攻是家政,除此之外其他完全不行,那麼,該怎麼辦呢?

還好里包恩是天才(他的程度其實跟獄寺差不多,都有大學生的聰明頭腦),兩人又是青梅竹馬、意外有緣的鄰居,所以里包恩每晚都教綱八隔天上課要教授的內容,也因此常常很晚睡。

「呃、是啊…哈哈…」真相,綱八實在說不出口。
其實今天都沒有要動腦的科目,所以他難得不用熬夜的。可是,唉、都是里包恩害的!沒事去借什麼鬼片,還擅自跑到他家去看,然後看完就自己很開心的在他床上睡著,他可是嚇得整晚都睡不著啊!!

綱八搔了搔頭,思考一下今天的行程。
嗯…今天是星期二…
體育→家政→美術→導師時間→班會2節。
好耶!一週一次,他的專業科目家政!唉、不過,今天同時也是非主科科目最多的一天,所以那群小孩暴走的機率比平常更大。

「唉…」
綱八不自覺地嘆氣。
教R組也2個多月了,多少了解他們的個性了,可是他們一旦吵起來,還是很令人困擾。
嘛、算了…畢竟他們還是有可愛的地方嘛!

〝我們的老師,只要綱八你一個就夠了!〞

想起上次藍波老師出院,他要離開時,那些學生對他說過的話,綱八的內心泛起無限感動。

雖然這樣很對不起藍波老師,可是因為他再度住院的關係,他才有機會能繼續教這群孩子呀!說到藍波老師,他沒問題吧?好不容易好了,怎麼會突然又從醫院的樓梯摔下呢?而且,他是不是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了?聽說他因為驚嚇過度,也有接受心理治療呢…

總之,趕快把衣服換一換,該去上體育課了。
說到這個,人數少可以上的內容真的不多…他每次都得把自己也加進去才行。

第一節:體育課。(主題是籃球ˇ)

「哎呀…」
雖然沒有必要特別點名(畢竟只有5個學生),但綱八還是乖乖的拿著點名簿點名。然後他發現少了一個人。
「獄寺同學又遲到了嗎?」
獄寺真的很容易睡過頭(雖然自己也沒資格說),他每天第一節課一定會遲到,然後遲到就算了,重點是他…

「十代目!!」
遠遠就聽到獄寺傳來的呼喊聲,不知何時已經換上運動服,獄寺一跑到綱八面前馬上就是下跪。
「真的很抱歉!!我竟然又不知羞恥的遲到了!」
磕頭、磕頭,不停地磕頭。
「不、沒關係的啦!獄寺同學,你別這樣!」
看吧!就像這樣,遲到就算了,還一直磕頭道歉,才是最麻煩的吧!

總之,6個人都到齊了,應該可以開始籃球課了。
「那麼,我們先從暖身開始吧!2人一組。」
「綱八老師,請和我一組ˇ」
「六道同學你和雲雀同學一組,我要和獄寺同學一組。」
「為什麼!?」

首先從測驗柔軟度的暖身操開始吧!綱雙腳大開、雙手併在一起,努力向前傾,同組的獄寺也輕壓綱八的背幫助他的伸展。

綱八老師,昨天很晚才入睡,所以今天的身體貌似有些僵硬。
「…獄寺同學,再用力些。」
「是!」
「呀啊!好痛!太用力了啊…獄、寺…」
獄寺突然用力往下壓,弄痛了綱八。眼淚不爭氣的流出,綱八一臉疼痛的轉身向獄寺抱怨,想不到─

-保健室-

「夏馬爾老師!!請救救我的學生,他突然噴鼻血了!!」
「什麼?綱八,你又做了什麼會讓學生興奮的腦充血的事了嗎?」
「我沒有啊!我只是很痛所以哀號而已!」
「那就是了。」
「咦?」

遲鈍的綱八老師不知道,他的哀號在學生耳裡聽起來,其實是會讓人有糟糕妄想的呻吟。

第二節:美術課。(主題是聯想繪圖ˇ)

「各位同學!我們今天的主題是〝喜歡的人〞哦!」
綱八老師神采奕奕地說著這次的主題。

唉、並不是說他喜歡聽八掛,只是他想知道他可愛的學生們的夢中情人到底是誰?至於另一個理由,則是…
綱八邊想邊把眼神移向里包恩。
「幹嘛?蠢綱。」
「請叫我老師!!」
唉、不行、不行!他怎麼說得出口,他想藉由這個主題知道里包恩喜歡誰呢!

「不一定要畫喜歡的人的素描,可以用一個事物來表示你在意的人,或是對方在你心中的形象!」
「綱八老師~我聽不懂。」
「你這棒球笨蛋,不要用你的蠢腦袋給十代目添麻煩!」
「可是我真的不懂嘛!」
「啊、你們不要吵架啦!」
見山本跟獄寺就要吵起來,綱八急忙阻止。

「既然如此,綱八老師你就畫給我們看吧!」
「咦?」
綱八轉身,看著之前好不容易才馴服(?)的問題學生‧骸,一臉燦爛笑容地看著他。
「…我贊成。」
向來和骸總是意見相反的雲雀也贊成他的想法,而在之後,山本跟獄寺也非常有默契的說:「我想看」,讓綱八覺得自己不應該抱著想知道八掛的心態上這堂課,唉、現在遭到報應了吧!

「唔、畫我喜歡的人…?」
眼神又不自覺的飄向里包恩,不過這回對方好像知道他在想什麼,露出了曖昧的笑容。
「!!」
和里包恩四目交接又看到了那樣的笑容,綱八不爭氣地又臉紅了。
拿起畫筆,綱八快速的把圖完成。
「好了。」
綱八把畫好的圖翻面給其他人看,上面是一個短髮且笑盈盈的女孩,旁邊還有很多小花朵。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並盛的女神‧笹川京子。

「哼、蠢綱你喜歡京子啊!」
所有人看完綱八畫的圖後,都一付洩氣失望的樣子,獨獨只有里包恩一臉不屑的表情。
「沒錯啊!和你沒關係吧!總之~你們開始畫吧!」

-30分鐘後-

「各位,畫好了嗎?老師要開始巡視囉!」
綱八抱著期待的心情,開始去看圍成圓圈畫圖的學生們的作品,首先看的當然是自己一直期待的人。
綱八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慢慢走近里包恩,其實內心非常緊張。
不知道里包恩會畫誰呢?唔、可以的話,真希望可以看到自己,但里包恩又沒有說過喜歡他~

澤田綱八,現在內心非常掙扎。

「蠢綱,你到底要不要看?」
好像發現綱八的計劃,里包恩早放下畫筆等著給綱八看他的作品了。
「呃…」
這是什麼?綱八發現里包恩畫的根本不是圖,他只畫了一個圓形大笑臉,然後旁邊寫滿了一堆批評的字,像是「呆子」、「蠢」、「天真笨蛋」、「毫無防備」之類的字。

「里包恩你這是寫書法吧!」
「不、我在畫畫!這就是我喜歡的人。」
「你只是寫一堆字而已吧!」
「你自己說可以用畫形容喜歡的人的,我就用這些字形容我喜歡的人。」
「哇啊啊!不想和你說了啦!」

說不過里包恩,綱八氣得決定看下一個人的!
真是的,他竟然會期待在里包恩的圖上看到自己,真是傻!而且,被里包恩羞辱成這樣的可憐幸運鬼(因為能被里包恩喜歡所以很幸運)是誰啊?

獄寺的圖是:一個小刺蝟旁邊插著兩個三角形,至少在綱八眼中是這個樣子。
「不是的!十代目!這是您啊!」
「…咦?我嗎?」
綱八不得不承認他大受打擊,原來在獄寺同學的心中他是那付醜怪模樣。
「十代目!您在我心中就像天使一樣啊!」
「……你是指,你畫的是天使?」
「是啊!您看不出來嗎?」
「……不,我、我看的出來…」
不行、他實在說不出口!他一開始還以為是幾何圖形!獄寺同學的美術實在糟得他不忍心開口,明明頭腦那麼好,美術天份卻超差,只能說上天還是公平的。

山本的圖:一隻受到驚嚇的小貓
(聽說他喜歡的人很容易被嚇到,那個樣子很可愛。)

雲雀的圖:一隻很可愛的小白兔
(明明討厭草食動物,喜歡的人卻像是草食動物?)

接下來是六道同學的圖…
綱八邊想邊走近骸,卻被他的圖驚嚇到。
「六道同學,你在畫什麼啊!?」
「老師,我在畫我喜歡的人啊。」
「我沒有准許你們畫18禁的圖,你們才16歲而已耶!」

骸的圖是一個全裸的男性,雖然是長髮卻和綱八一樣有著刺蝟頭(當然綱八只是覺得那個人和他很像),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被畫上了貓耳朵與貓尾巴,一臉害羞的表情,旁邊還寫著「請快來享用我ˇ」的淫穢字眼。

「再說,你畫的是男生吧?你喜歡的人很像男生嗎?」
「不,我喜歡的是男生,而且他長得像女孩子。」
「真是的,總之這張圖不行!各位同學,千萬不能學六道同學畫這種圖哦!」

身為教師就應該要教導學生正確的觀念,綱拿起骸畫的圖給所有人看,當然他的用意只是希望學生不要模仿,沒想到…

-保健室-

「夏馬爾老師!!請救救我的學生,他們突然集體噴鼻血了!!」
「什麼?綱八,你又做了什麼會讓學生興奮的腦充血的事了嗎?」
「我沒有呀!因為六道同學畫了和我很像的男性裸身圖,我只是拿給大家看,希望他們不要模仿而已!!」
「那就是了。」
「咦?」

遲鈍的綱八老師不知道,他班上的每個學生都喜歡他。

第三節:家政課。(主題是烤餅乾ˇ)

「各位同學,我們今天要烤餅乾哦!」
因為是一週一次自己的專門,所以綱八老師現在非常興奮。
「你們知道嗎?親手烤餅乾是能傳達情意的哦!」
「老師~那麼你送過手工餅乾嗎?」
「咦?我嗎…?」
被骸這樣一問,綱八的眼神又不自覺飄向…不、不行!不能再看里包恩,這樣下去,會被大家發現他喜歡里包恩的事情!

「那、那個不重要啦!重點是,各位同學,今天烤餅乾時要認真哦!因為烤完後,要把餅乾送給想傳達情意的人!知道嗎?」
「傳達情意的人…!?」
咦?他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總覺得大家的眼神突然變得…怪怪的?散發一種奇怪的熱血。

「那麼、我把食譜發下去了!老師也會跟大家一起做的!」
「綱八老師也要烤餅乾嗎!?」
「是、是的…。」
糟糕,他們好像越來越熱血了?嗯,這是好現象!表示大家都有在意的對象?年輕人就是要好好談戀愛啊!

-30分鐘後-

「各位同學,餅乾烤好了嗎?老師已經先烤好了哦ˇ」
呵呵~已經好久沒烤餅乾了,真開心!

綱八興奮地將餅乾裝進小紙袋裡,沒有注意到學生們的變化。
「綱八老師…」
「是?…咦?」
山本、獄寺、雲雀跟骸,四個人全身都散發著一種奇怪的執念,讓綱八有股不祥的預感。
「怎、怎麼了嗎?你們四個…」
「餅乾…」
「咦?」
「請給我你親手烤的餅乾!!」
「咦!不、不要過來!!」

-教職員室-

京子老師這節沒有課,不過她還是非常努力在工作,她正在努力的跟學生的英文考卷奮戰,下一節課要發給學生並和他們檢討,不過有些人似乎不打算讓她如願。

「笹川老師在嗎!?」

「咦?你們是綱八老師的學生…」
感覺出他們帶著殺氣來到這裡,京子有些害怕。
雖然都只是高一生,可是身高卻高的不像話─如此的一群人跑到京子面前,帶著殺氣讓她嚇得全身發抖。
「呃、請問…?」
「綱八老師有來這裡嗎?」
「咦?沒有啊…」
「那他有給你餅乾嗎?」
「餅乾?沒有啊…」
「可惡,那他跑去哪裡了!?」

-屋頂-

確定學生沒有追上來,綱八鬆了一口氣,把屋頂的門關上,打算走到牆邊坐下休息。

呼、他們是怎麼回事?突然變成那樣,還一直跟他要餅乾?這種時候,應該是跟喜歡的人要餅乾才對吧?怎麼會跟他要呢?
「不過,不管怎樣…這節課是又上不成了…唉!」
「抓到你了。」
「哇啊啊!」
突然出現的聲音及抓住他的手,讓綱八嚇了一大跳,以為被學生發現了。

「綱‧八‧老‧師‧」
「…什麼啊!是里包恩啊!」
是里包恩的話,就不用緊張要被搶餅乾了,因為…
「那麼,你要給我嗎?餅乾。」
「什麼!?為什麼要給你!」
「嗯?你烤的餅乾不是要給我吃的嗎?」
烤餅乾時,自己一直思念對方的事被當事人一語道出,白嫩的臉蛋非常不爭氣地染上害羞的粉紅色。
雖然本來就是要烤給里包恩吃的,但被對方這樣一說,綱八有點鬧彆扭的緊抱著紙袋,就是不想交給里包恩。

「知道了,既然這樣,拿我的當作交換可以嗎?」
「咦…?」
對方遞出的紙袋讓他愣了一下。
這是…里包恩烤的餅乾?他可以收下嗎…?
「…反正,本來就是要送給你的,你就收下吧!」
「呃、嗯…」
聽到對方本來餅乾就是要送給自己的話,不好意思地臉越來越紅,只是低著頭把自己烤的餅乾交出去,然後聽到那人把紙袋打開,並開始品嘗餅乾的聲音。
「好久沒吃到你烤的餅乾了…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好吃。」
「廢、廢話嘛!我的專攻耶…」
「我想起了你第一次送餅乾給我的事了!」
「啊、那個啊…」

里包恩從小就極受異性歡迎。
在他還在念小5時的情人節,收到來自班上女同學、同校學姐、甚至是別校的女生送來的巧克力並帶回家時,綱八非常生氣地把巧克力全吃掉,並自己烤了一份巧克力餅乾給里包恩。

〝從今以後的情人節,我會烤餅乾送你。所以,你不可以收別人送的巧克力!〞

就這樣,持續了1、2年,直到里包恩離開北海道為止。
當然這期間,遇到白色情人節時,里包恩也會回送綱八禮物,一直處於這樣微妙的關係。

「那種事別說了,很丟臉的。」
竟然因為吃醋所以說出那麼幼稚的話,他的佔有欲也太強烈了吧?里包恩又不是他的男朋友。
「不,我很開心啊!聽到你說的那句話。」
「里包恩…。」

第四節:導師時間。(主題是健康教育ˇ)

導師時間都是自行運用的,想讓學生針對某科進行補教,或是讓他們上些課外的知識都由老師決定。
綱八曾嘗試上些青少年會喜歡的課程,比如說:異性交往、兩性正確相處的方式…等之類的課題,不過意外地這些學生竟然完全沒興趣呢!

今天打算讓學生了解小寶寶的由來,不過這也牽扯到兩性關係,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有興趣呢?而且這種東西,國中時應該都教過了吧?

「各位同學,我們今天要上健康教育,主題是生育!」
「生育…?」
「有誰知道小寶寶是怎麼來的嗎?」
綱八突然覺得自己這種問法好像在問小學生,而且好像還會聽到小學生開心的說「牽手的話就會懷孕」之類的回答。嗯,不過他的學生都是高中生了所以…
「老師我知道!」山本笑咪咪地舉手搶著要回答。
「山本同學。」
「牽手的話就會懷孕!」
出現啦!小學生!!
「棒球笨蛋你在亂說什麼!是接吻才會懷孕吧!」
「咦?是這樣嗎!?」
「沒錯。」
成績全校第一的人不要回答「沒錯」啦!你們兩個是認真的嗎!?這種小學生式的回答,怎麼會出現在兩個高中生口中呢!?他們國中到底是怎麼畢業的…?

「雲、雲雀同學知道嗎?」
「…我母親告訴我,小寶寶是送子鳥送來的。」
你被你媽媽騙了啦!
真是的,山本同學或獄寺同學就算了,怎麼連雲雀同學都…只剩里包恩跟六道同學了,前者一定知道,可是他一臉就不打算認真回答的樣子…

「老師!我!」非常積極舉手回答的是位於雲雀前面的骸。
「六道同學?」
「我對小寶寶怎麼來的沒有興趣!請老師告訴我男人跟男人要怎樣才能生小孩?」
「不可能生的吧!還有,不要偏離主題啦!」
唔啊!這些人非常需要接受健康教育啊…他們真的是全校排名前幾名的人嗎?連小寶寶怎麼來的竟然都不知道,要是排名比他們低下的人聽到了,一定超不滿的吧!
「真是的,你們聽好了,小寶寶是…」
「綱八,你有空嗎?」
「夏馬爾老師!?」
上到一半教室的門突然被夏馬爾打開,手中還拿著一瓶不知道什麼東西的瓶子。
「這個,給你吧!」
「咦?這是…飲料嗎?」
「是水果酒,你嚐一口看看吧!」
「咦?好吧!如果是水果酒的話…」
「等等,蠢綱!」
發現瓶內裝的是水果酒,里包恩神色大變,馬上站起要阻止對方,不過綱八已經喝了下去,然後──

-保健室-

綱八睜開眼睛,呆了半晌才發現他躺在保健室床上。
「咦!?奇怪??」
他記得他應該是在上課沒錯啊!為什麼會躺在保健室床上?怎麼回事?說起來,上課到一半的時候好像…?
「你終於起來啦?」
「夏馬爾老師?我怎麼…?」
「你忘啦?我拿酒給你喝,然後你喝醉發酒瘋後就昏倒了。」
「發酒瘋?我做了什麼嗎?」
「…不,那不重要!現在已經下午1點半囉!你不趕去上課沒關係嗎?」
「什麼!?」

他竟然睡那麼久,而且已經開始上課10幾分鐘了~討厭!夏馬爾老師怎麼不叫他起床~
綱八急著跑去上課,不過卻被夏馬爾拉住,轉身看他正在講手機。
「嗯,是啊~已經起來了!現在過去可以吧?」
「夏馬爾老師,你不要拉住我啦!」
「綱八,等一下!我也和你一起去。」
「咦?為什麼…?」

-----

綱吉跨大步快走,還好這兩節是班會,沒什麼要緊的事,不然他一定會怨死自己。
邊想邊把視線飄向走在他旁邊的夏馬爾,心想為什麼夏馬爾老師要跟著他呢?問他也只是笑笑地不回答。邊思考和他一同前來的理由邊打開R組的教室大門──

啪!!
「祝你生日快樂,綱八老師!!」

把心思放在夏馬爾身上的綱八,被拉炮的聲音強迫轉移注意力,突然就被祝福生日快樂的他,一時反應不過來。
「啊…?」
生日?
「你還在發什麼呆,快進去啊!壽星!」
發現綱八沒有反應,夏馬爾推著他要對方進去。
然後綱八正在用他那不中用的大腦努力地分析現在的情況。
除了獄寺、山本、雲雀、骸跟夏馬爾之外,還有京子跟一些平常和綱八處的不錯的老師們都在1R的教室內,黑板被五顏六色的粉筆塗滿對綱八的祝福。

對喔!這麼說起來,今天確實是他的生日,因為最近太多事情的關係…他都忘了。
「謝、謝謝你們!」
「綱八老師,這是我們4個人一起做的哦!」
山本手上端著他們四個難得好好合作做出來的巧克力蛋糕,另外每個人也都送上精心準備的禮物,貼心地讓綱八好感動。

學生特地為他準備生日派對,還這麼用心地準備生日禮物,啊~這就是他夢寐以求地和學生交情好的如朋友一般!一直以來的努力終於有所回報。
綱八笑得開心,他想享受這幸福的一刻。然後,他才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里包恩呢?

「咦?不知道耶~我們開始做蛋糕後他就不見人影了。」
「我們是有約他一起做,可是他只說他有比這更重要的事要辦,然後人就不見了。」
「……。」
「綱八老師?」
「嗯?沒事~別理那蹺課的傢伙,謝謝你們為我辦生日派對!」

學生為自己辦生日派對,還精心準備生日禮物,他真的很開心!真的真的很開心!真的、真的…

胸口像是要被撕裂一般地,好痛。

-----

辦過派對的教室,有些凌亂。
人煙散去後更顯得教室地安靜,學生與教職同仁送的禮物被整齊地放在講桌上,夕陽餘暉映照在對著窗戶外發呆地綱八的臉上。

〝我們是有約他一起做,可是他只說他有比這更重要的事要辦,然後人就不見了。〞

「…。」

〝可是他只說他有比這更重要的事要辦 〞

「比我生日…更重要的事啊…」
腦中反覆著山本說過的話,綱八的臉上找不到壽星該有的開心。
以前不管再怎麼忙,里包恩都絕對會幫自己慶生的啊…難道是太久沒見面,他已經覺得那種事不重要了?
雖然說不上喜歡,但他一直覺得自己在里包恩心中算是有著不同於他人的特別地位,不過現在這樣看來…好像是他太自作多情了呢!比他還重要的事情…

〝10月14日是很重要的日子,因為…〞

「綱八老師?」
「…京子老師?」
照理說剛才應該跟每個人都說過再見了,為什麼她會突然折返呢?
「綱八老師,你不回家嗎?」
「我想說先休息一下再回去…」
「綱八老師,剛才的派對…你開心嗎?」
「嗯,你們好用心,我感動得都要哭了呢!」
「騙人的吧…」
「咦?」
綱八勉強裝出開心的笑容,但對方卻在看到他的笑容後露出難過的表情。

「因為里包恩同學不在,你很寂寞不是嗎?」
總是笑咪咪的京子,難得露出正經的表情,並說出了綱八在派對中一直隱藏的情緒。

為什麼…會發現?他一直以為自己笑得很自然,想不到卻被他認為呆呆的女孩給發現了自己的心情。
綱八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他決定選擇裝傻。

「我沒有寂寞啊...而且那也和里包恩沒有關係…」
「不,有關係啊!喜歡的人不在現場的生日派對,是多令人寂寞?不是嗎?」
「!!」
想裝傻掩飾一切,想不到對方又道出更驚人的消息。
為什麼連他喜歡里包恩的事都知道?他的感情有表現得那麼明顯嗎?
「我、我和里包恩,只是學生跟老師的關係而已…」

「可是,我怎麼看,你都只對里包恩同學最特別啊!不管是誰,你都會加〝老師〞或是〝同學〞,只有里包恩同學你什麼稱謂都沒有加。」

「那是因為,我們認識很久了。」
「你和夏馬爾老師跟獄寺同學不也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
「綱八老師,要對自己誠實喔!」
京子一心期待綱八誠實對待自己的內心感情,不過對方卻流下眼淚當作答覆。
「綱八老師!?你、你怎麼哭啦!?」
「對、對不起…」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被京子老師這樣一說,他不得不去正視「自己真的真的很喜歡里包恩」的事,可是,可是里包恩他…

「怎麼會呢!我覺得他非常喜歡綱八老師你的!」
「不,不是這樣的…」
確實,一般人都會覺得他和里包恩的感情很好!
他們牽手、接吻、擁抱,明明只是鄰居卻天天同居一起,也常常相擁入睡,還常常一起洗澡,除了那種大人才能做的事之外,其他情人間該有的行為他們幾乎都做過,可是、可是…

里包恩從來沒有說過喜歡他。

而且,從剛才里包恩寧願放棄替他慶生也要去做別的事,就證明了…那些行為,只能說他們真的是感情很好的「朋友」罷了。

「可是,你喜歡他的事是沒錯的吧?」
「嗯、嗯…」
「既然你喜歡對方,又在意他的感情,那麼直接問不就好了嗎?」
「直接問!?」
那種問題他怎麼敢問,要是被說「你這自戀的傢伙」的話怎麼辦啊!
「雖然我覺得里包恩同學應該是喜歡你的,因為他看你的眼神總是很溫柔!」
京子笑得可愛,似乎是希望給對方勇氣,但綱八還是一付不太相信的畏縮模樣,她只好握住對方的雙手,希望給他信心。

「與其在這裡煩惱,你直接問他不是比較快嗎?」
「這個…」
「而且,有時候直接問,會有意想不到的回答哦!」
意想不到的回答…
「誠實的面對自己吧!然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吶、綱八老師,你現在、最想做什麼呢?」

-----

在校門口,綱八獨自一人倚靠在牆上,打了手機希望對方接聽。
「里包恩,快接啊…」

我想見你啊,里包恩。

打了好幾通,對方都沒接,綱八無奈的切斷通話,決定自己去找里包恩。

遊樂場、圖書館、百元商店街…等等,他覺得里包恩會去的地方都找過了,還是沒找到人,綱八手上還拿著學生跟老師們送的生日禮物,奔波地如此狼狽,卻還是找不到人。抱著最後的希望,再次打了電話,依然是沒有回應的結果。
「…可能已經先回家了吧?」
默默地取消通話,綱八決定回家,臉上滿是過生日的人不該有的落寞表情。

他和里包恩,認識了幾年了呢?
從里包恩出生一開始,他們就相處在一起。里包恩從小就作為他的保護者而被訓練著,而里包恩也真的盡責地一直保護著他。

雖然是保護者,可是里包恩卻沒有當他是主人,反而會欺負他,對他講話惡毒,可是他們感情卻很好。里包恩是最了解他的人,比爺爺還了解他的想法。嗯,就像好朋友的那種感覺吧?呃…雖然他們做了太多超越朋友界線的事…

他一直以為自己在里包恩心中是特別的存在,看來一切都是他想太多了嗎?

〝而且,有時候直接問,會有意想不到的回答哦!〞

唉、雖然京子老師跟他那麼說,但他可沒有勇氣問啊!而且現在連里包恩在哪都不知道,怎麼開口問呢?再說,他現在可是還處於被里包恩拋下的打擊中呢…

拿出鑰匙,綱八把門打開。
「好慢,蠢綱。」
一進門就聽到一直在尋找那人的聲音,綱八愣了一下,心想:「啊啊、這個人有自己家的備份鑰匙,所以會進來是很正常的」然後就什麼話都沒說的走進客廳坐下。
「…綱?」
發現對方沒有回應,里包恩感到納悶。

綱八也為自己的冷靜感到吃驚,好不容易找到里包恩,他不旦沒有開心的感覺,反而有點生氣?覺得自己剛才那麼努力找里包恩,就像傻瓜一樣。
「綱,你怎麼了?」
放下手邊的工作,里包恩走向他。
「沒有啊!有點累而已…」
「…真的嗎?」
「啊啊、真的。」
不要不要不要,拜託不要一直盯著他看!
這樣他的心情會被看穿的,從以前里包恩就比其他人還要容易察覺他的心情,即使他刻意隱藏也沒用。

「骸他們有幫你慶生吧?」
「嗯,我超級開心的,感動地快哭了。」
「是嗎?眉頭深鎖就是你感動的表現?」
「才、才沒有!」
果然一眼被看穿,綱八下意識轉身想逃走,卻被里包恩從後面抱住。
「不要,放開我!」
「你在生什麼氣?綱?」
「我沒有!唔!不…要…」

後頸被吻了。
里包恩很清楚那是他最脆弱的地方,只要被親吻,就會因為無法招架而全身無力。
里包恩溫柔地親吻,讓綱八不得不乖乖就範。

說起來…他們常常做這種事。
除了接吻之外,里包恩有時也會吻他耳垂、側頸或是一些比較敏感的地方,這些,算是過於親密的行為吧?不過,里包恩從來沒有對他做過那種事…這樣算是他珍惜他的表現嗎?
想到這,綱八的態度不自覺軟下來。
「告訴我,綱,發生什麼事了?」
好奸詐,里包恩實在太奸詐了。
總是察覺他內心的不安,然後用擁抱─撫平他內心激動的方法逼他說出來,看似霸道,卻是比誰都溫柔,讓他忍不住沉淪其中。

回頭,綱八有些不滿地瞪了對方。
「!?」
「里包恩,你為什麼沒有參加我的生日派對?」
「啊、因為我有事…」
「什麼事?」
「……」
「獄寺同學他們為了我做那些事,我真的覺得很感動,我也好想開心地回應他們,可是我做不到啊!」
轉身,綱八緊緊地抓住里包恩的衣服,聞到他身上傳來的甜甜香味,綱八有些依戀地靠在他的懷裡。

「綱…」
「里包恩,你不在的話,我根本開心不起來!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人不在的話,我只會覺得寂寞而已!」
誰曉得里包恩離開北海道、不在他身邊的那幾年,他有多麼失落?雖然不是說生活過得不開心,他還是一如往常地笑著,可是心中卻像缺了個口,讓他一個人獨處時品嚐了無數次的寂寞。

「綱…抱歉…」
對於綱八有些直接的大膽發言,里包恩有些呆愣,他只能輕柔地吻對方的髮絲並伸出雙手抱住綱八,讓他更往自己懷裡貼近。
「里包恩,你是我的保護者,所以我是主人,沒錯吧?」
「啊,算是…」
「那麼,我命令你,以後我的生日派對,你絕對不能不出席,不然我不會原諒你的!」
「…」
「里包恩!!」
發現對方沒有回答,綱氣得推開對方。

沒想到里包恩沒有被他的氣魄嚇到,反而把綱八身上的西裝領帶抽掉,矇住他的眼睛。
「里、里包恩!?」
「不要亂動。」
不顧綱八的掙扎,里包恩打了個死結,讓綱八想解開也無法。
「討厭,你要做什麼啦!」
「你就先這樣別動,我可是為了解開你的疑惑。」
「聽不懂啦!」
接著里包恩就沒有回話,綱八從聲音判斷里包恩遠離他,好像去了…廚房?說起來他剛回來時,里包恩也是在廚房不知道在幹什麼,難道在偷吃東西?

被矇住眼睛的綱,對聲音非常敏感,可是里包恩做事的聲音也非常小,他頂多聽得到里包恩的腳步聲,然後維持這樣的狀態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到里包恩走近自己,並解開領帶。
「呼、真是…你到底在搞什麼花樣啊?」
「你自己問我的。」
「咦?」
「你不是問了?為什麼不參加你的生日派對?我給你解答。」
里包恩從身後拿出一樣東西。

那是要給綱八的生日蛋糕。

長方形的雙層奶油水果蛋糕。
而在最上層,還有用巧克力文字餅乾排列而成的句子。
『綱:生日快樂。陪了我16年,我所有美好的回憶裡都有你,你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之人。里包恩。』

「啊…這是…」
糟了…!忍住,要把持住啊!澤田綱八!
感覺到內心某種東西崩潰,綱八全身顫抖的克制自己。
「這個蛋糕可是全部由我自己手工做成的哦!當然包括餅乾的字也是!所以我才沒有出席你的生日派對,因為我趕著做這個。」
「呃、嗯…」
「蠢綱,你沒有給我感動到哭,我可是不會原諒你的!」
「…騙、騙人。」
「哈啊?」
好歹是他努力做出來的蛋糕,而且全部材料可都是花他自己的零用錢呢!他可是為了讓那個傻瓜開心,才烤出那麼丟臉的話,想不到竟然換來對方一句「騙人」,讓里包恩有些火大。

「什、什麼美好回憶裡都有我!你念中學的那3年,我、我明明…就、就不在你身邊啊…」
糟、糟了…連講話都開始結巴,怎麼辦?他快撐不住了。
而另一方面,原本有些生氣的里包恩,從綱八的不對勁發現了他的心情,笑了笑,把他摟進懷裡。

「笨蛋,你不在我身邊的回憶,根本稱不上是美好啊!」
天份加上努力,他在東京時的表現很受好評,人緣也依然很好。可是,重要的人不在身邊,他根本開心不起來,就像一具活屍一樣的活著。
「少了蠢呆的你在身邊,心就像缺了個口一樣。」
「嗚、嗚…!奸詐的人!」
被里包恩這樣一說,綱八再也無法忍受內心的感動哭了出來。

里包恩,你到底打算把我弄哭幾次?

他每次眼淚都是為里包恩而流,心情被一個人這樣左右,到底是好還是壞?
「喔?終於哭了?因為我說你很蠢呆嗎?」
「才不是…!」
『心中就像缺了個口』,想不到里包恩有和他一樣的心情!而且,里包恩不參加他的生日派對,因為要做重要的事─為他做生日蛋糕。就結果來說,對里包恩而言,他還是很重要的!

「這樣可以原諒我沒有出席了吧?」
「嗯…其實我並沒有生氣,因為山本說你有〝比我生日派對還重要的事〞要辦,其實我是…很難過。」
「是很重要啊!因為我不想跟他們一樣。作為特別的存在單獨幫你慶生,才是我所希望的!」
「特別的存在…」
「你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吧?綱…」
「嗯,記得啊…」

〝10月14日是很重要的日子,因為是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人的生日啊!〞

「生日快樂,綱。」
「嗯,謝謝你…」

〝而且,有時候直接問,會有意想不到的回答哦!〞

綱八突然想起京子老師的話。
「里包恩…」
「嗯?」
「可以…可以吻我嗎?」
第一次自己這樣提出請求,綱八有些不好意思地臉紅。
「喔?難得你這麼主動。」
「囉、囉嗦!快點吻我啦!」

他知道自己在里包恩心中佔有特別的位置,他和里包恩的心情是一樣的。

雖然,不是戀人,也沒有互相告白…但是,這樣就夠了。
京子老師,對不起。他真的好喜歡里包恩,喜歡到沒有勇氣敢問對方的心情。不過,沒關係的!這樣的現況,他已經覺得夠幸福了。

「在想什麼,蠢綱?」
「嗯?沒有啊…」
抬起綱八的下巴,里包恩輕輕吻上。

喜歡的人在身邊,也把自己視為重要的存在,這樣,不是比「兩情相悅」還要幸福的事嗎?

《Ending…?》

 

↓請勿相信不實廣告XD↓

一年R組綱八老師:
連載於雜誌「月刊少女R’s LOG」的女性向小說,以代課老師‧澤田綱八跟他班上的學生為主的多角戀故事。故事一開始只有4名學生,到第3集會有第5位學生加入。
目前發行到第6集,每集大概會有1~2話的番外,以下為各集的內容:(附上配對)

第一集:祖籍是北海道的綱八老師來了
1.來自北海道的老師
2.只有4個人的1年R組
3.只屬於你和我之間的秘密(R27)
4.我的命是為保護你而存在的(5927)
番外1.在北海道的日子
番外2.只要你也思念著我…(R27)

第二集:伴隨梅雨的微涼初夏來了
5.壽司店與那名少年(8027)
6.獨自翱翔天際的鳥兒(1827)
7.1年R組式的試膽大會(all27)
8.眼睛有「六」字的少年(6927)
番外3.隼人還沒加入彭哥列前的日子(5927)
番外4.失眠的那個夜晚(R中心,微R27)

第三集:第5個學生來了
9.保健室老師與並盛的女神
10.鳥兒、主人與下雨的日子(1827)
11.在北海道的學校並沒有校園暴力的事件
12.來自M組的轉班生(6927)
13.雲雀恭彌與六道骸(691827)
番外5.並盛高的七大不可思議

第四集:許許多多的愛戀來了
14.自稱是未婚妻的少女(R27)
15.當我傷心落淚時請你親吻我(R27)
16.說不出口的愛戀(5927)
17.球的標的是戀人的心(8027)
番外6.只能在夢中見到的那兩人(27中心,微R27)
番外7.這就是並盛最強的1R(all27)

第五集:黑曜來了
18.瀰漫於兩人之間的咖啡香(1827)
19.你堅定的眼神是我最討厭的聖潔(6927)
20.指名要找六道骸的那三人
21.埋藏在瞳孔下的悲傷(69中心)
22.這裡才是你的歸宿(6927)
番外8.只發生在黑曜高中的故事

第六集:充滿戀愛氣味的食慾之秋來了
23.目標是遊樂園(R27)
24.這群青春期少年想知道的事情(all27)
25.充滿草莓戀愛氣味的校外教學(all27)
26.再見了,綱八老師!?(all27)
27.看似平凡卻比任何日子都重要的一天(all27,主R27)
番外9.學生週記(all27)

↑對不起作者好無聊,請當她壞掉了囧↑

《Ending。》


-所以是後記-
以前高三考生壓力大下想出來的梗~
所以登場人物很少(當時只連載到黑曜篇XDD)
一年半前想寫的題材,終於藉這次機會讓我寫出來了ˊˇˋ
然後很抱歉,前面all綱部份我寫得超沒手感= =
想寫些什麼卻一點梗都沒有,希望不會太無聊~囧
一直到R綱劇情,我才開始寫得順手~
果然我還是愛R綱>V<
內容一直強調R跟綱之間的曖昧,而且最後還是沒有告白~
其實比起兩情相悅,我更愛那種「若有似無」的感覺ˇˇ

然後,補充一下~
劇情的開頭設定是取材自
「●八老師」跟「極道○師」再融合一起的點子。=w=
第27話當然也是故意搞得像有在連載一樣XDD
所以後面那每話標題當然也是寫好玩的~
不過如果有人特別想看其中某一話,可以說哦~
我會考慮寫寫看XDD

最後還是來宣傳一下XD
雖然我的無聊內容完全公開了,不過琖把拔的小說目前還是神秘狀態
請大家考慮我們的合本「教えて!綱八先生」
(聽說她只印27本的樣子)
啊、不過通販相關的事宜還沒開始,請大家密切鎖定XD

喔喔、R綱生日快樂~
然後大家雙十節快樂(告非我剛才打成中秋快樂是怎樣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