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與子偕老本預定(結束)



更新領本方式~
琖把拔會參加CWT22(8/8+8/9)
說可以讓我寄賣ˇ
貌似兩天都會直參,所以有確定會參加的人可以選擇CWT22領。^^


唉...上冊都還沒賣完
就出下冊的預定,我看是要滯銷了吧...(遠目)
不過在本子裡已經說好預定的時間了...><
 

3/14開始接受R綱本下冊的預定
特典除了書籤,應該還會有短篇小說(我說應該...)
前5個預定者有特典
然後綱受ONLY現場也接受預定(現場預定者皆有特典)
└特典發完~感謝前5名預定者,還有綱受場現場預定的各位,大感謝


還有4月後無故無匯款的人將自動示為拒訂名單
下冊的價錢預定在150元~200元之間
請各位視情況再決定要不要預定
不要訂了然後又跑單,謝謝:)

另外,執子本沒預定到的人
可以配合下冊一起預定,有餘本我將會為你保留^^
關於上冊,目前暫停預定,因為考慮到可能是少量印刷會很麻煩
  等4月初所有匯款活動結束後,會公佈餘本數量(未付款、棄本等...)
  屆時才開放未預定到上冊的人預定
  (※3/18以前預定上冊的人是沒問題的^^)
 └匯款結束,除未通知會晚匯款、寄信的人外
  其他皆以棄本處理。
  然後目前餘本數量是6本
  直接給在預定表裡說明想要的4位大大們
  包含:魚、mile400967、阿頤、香、依
  所以目前剩1,有興趣購買者可連同下冊一起定或單買(欲單買者請至留言版留言)
  然後執子本完售後不再印,謝謝大家對上冊的支持:)

然後以下為書籍資訊:
 



‧書名:與子偕老
‧為R綱本‧執子之手的後續作品
‧CP:R綱>all綱
‧背景、空間、年齡皆是十年前後交錯的劇情(亂七八糟XDD)
‧預定時間:2009/03/14~2009/07月中旬(確切時間未定)


↓預定表↓

‧暱稱:
‧本數:
‧聯絡方式(Mail/blog):
‧取本方式(面交/通販/CWT22):
‧其他(簽名/插圖/執子本預定):

※面交以高雄區為主。
※取本方式目前只有兩個,我會多注意一些場次
  看身邊有沒有人願意寄賣,有的話會再更新的,這點請大家留意。
※其他請擇自己喜歡的填寫,有額外的要求可以自己寫(EX:唇印),
  只要不是太誇張,我都可以接受,然後沒有的可以空白^^
※接受海外通販。

然後預定表請在這篇留言。


關於宣傳部份:



はいはいˇ
大家又可以把這兩張圖拿出來宣傳了:)
這次宣傳依然有醜醜的謝禮ˊˋ
然後我知道有的人宣傳圖一直放著沒有拿下
不過至少預定時間改一下,謝謝XDD
另外,宣傳完請自行通知我,我不會心靈溝通這能力XD


試閱:
目前沒有(跪)
正確來說我連一個字都還沒寫囧
除了原本的社團加系學會,我又多加入了一個活動性社團...
哈哈~請大家保佑我順利完稿QQ


有其他問題的請到留言版發問喔。

以上,先感謝繼續支持,預定下冊的人^^。



↓3/21試閱更新↓



11. 說愛的人們啊…彼此錯過的心
「唉…」
剛和骸一起洗完澡的綱,無力的趴在骸房間的書桌上。唉…明明洗完澡應該覺得很放鬆的~可是他還是覺得身心俱疲!

因為山本以牛奶為交換而把自己出賣,所以他必須在自己十年前的霧守家拘留三天。嗯…也不算拘留,他還是有外出,像今天就跟蘭奇亞先生一起出去,在他打工的超市待了一天。

在這個時代,已經是第三天了。雖然,可以藉機看一些已經失去的東西,不過…不是自己所處的那個時代,果然還是…

很煩躁!

〝你知道嗎~聽說下星期有夏日祭典呢!〞
〝真的嗎~那可糟了,我家小孩一定吵著要我帶他去!〞

「…」
想起今天在超市聽到家庭主婦間的對話,握住手中那和自己一樣變迷你的手機的力道不自覺變大。

什麼夏日祭典嘛!一點都不讓人開心!屬於他的里包恩又不在這個時代,不管有幾個夏日祭典,都一樣不具意義。

「里包恩…」
看著和自己一樣被縮小化的手機,綱只覺得想把他丟到垃圾桶!來到這個時代後,這隻手機就如同壞掉一般毫無用處。
無法播出電話,連簡訊也不能傳…是因為他通訊錄裡的對象,都是在十年後的關係嗎?

「對了!傳簡訊!」
突然想起和里包恩在十年前的約定,綱緊張的坐了起來~糟糕!因為發生太多事了,他都忘了每天都要傳簡訊給里包恩的約定了!唔~里包恩一定會生氣的…
啊…他在想什麼啊?

「簡訊根本…傳不出去啊!」
可惡!都是因為突然跑回十年前的關係!害他連傳簡訊給里包恩也沒辦法!可是…還是寫一下吧!回去時,再一篇篇傳給他。

『里包恩,我來到十年前已經第三天了。今天聽到了十年前這裡,下星期日有夏日祭典!我好難過…我也想和你一起逛夏日祭典啊!』

「里包恩…」
好想見你啊…
累積了三天見不到心愛的人的鬱悶,綱忍不住落下眼淚。
「綱吉?」
「!?」

-----

「咦?」
剛洗完澡回到房間的十年前綱吉,發現里包恩若有所思的一直盯著手機看。

「里包恩,你在幹嘛啊…?」
「你眼殘嗎?沒看到我在看手機?」
「是沒錯啦…可是你怎麼一直盯著手機看?在看電影?」
「…我在等簡訊。」
「簡訊?」
「原來你還不知道啊…」
差不多是十年前的事,因為那時的自己還是小嬰兒的模樣,而蠢綱身邊又那麼多蒼蠅在圍繞,為了避免他被那些蒼蠅吸引了目光,他和對方訂下了約定。

〝蠢綱,以後每天都要傳簡訊給我,一天沒傳你就等死吧!〞

後來,那個笨蛋~真的每天都傳簡訊過來,即使自己就在他身邊。有時盡是一些無聊的流水帳,或是些沒意義的內容。可是,等著綱傳來簡訊,已經漸漸變成他每天最期待的事。

雖然…成為首領後,快樂的簡訊減少,難過的簡訊變多…

『里包恩…救救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現在…連看隼人一眼的勇氣都沒有…好痛苦…』
想起那時哭的傷心的他的表情,里包恩心就一陣刺痛。
失去的東西,誰都沒辦法挽救。他當時,除了抱著綱之外,什麼辦法都沒有!守護者越是對他好,他就傷的更重…

「里包恩…?」
說了句〝原來你還不知道啊〞後就沒有反應了,怎麼了?
「啊!沒事…」
看著眼前,瘦小的十年前綱,一臉未經世事的青澀表情,里包恩不自覺露出愛憐的表情。他或許沒注意到,自己現在的一舉一動,都能吸走眼前孩子的所有注意。

「你真…幸福…」
「咦!?什麼意思?」
「…沒什麼,好好珍惜現在吧!」
說畢,又把注意力轉回手機上。
從綱跑到十年前後,他就一直沒收到來自他的簡訊。當然,他打過去也是收不到訊號,是因為時空不同的關係嗎?
「綱…」

「…!?」
里、里包恩…剛才是在叫他嗎?
可是…他是看著手機,而且好像是無意識的叫喚的樣子…
所以,里包恩叫的人,其實是十年後的他?
呃…難不成…不會吧…

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十年前綱的臉上滿佈紅潮。

-----

「綱吉?」
「!?」
糟了是骸!吃完水果所以回房了嗎?
意識到眼前的情況,綱趕快擦掉剛才不爭氣而落下的淚水。

「什、什麼事?」
「…你,在哭嗎?」
「咦?沒、沒有啦…」糟、想不到被骸看到了。
「剛才…眼睫毛掉到眼睛裡了…很痛!所以~」
若無其事的說謊,是他在黑手黨界練出來的。他很討厭,有時候卻不得不這麼做。可是,他的謊言一直都騙不過某一群人─

門外顧問與彭哥列的守護者。
因為他們總是很認真的看著自己,是不是說謊,一目瞭然。所以,同樣說謊面對十年前的骸,他不知道能不能夠成功?

「…這樣啊~那現在還會痛嗎?」
「不會了。」應該是沒發現的樣子…。
此時,骸的視線轉移到那比5公分綱吉還小的手機,眼中閃爍著奇怪的光芒。
「綱吉!!你你你…在玩手機嗎?」
「呃?是啊…不過完全打不通…」
「好可愛!借我看!」
說完就是拿走對方的手機,完全不顧綱緊張的慘叫聲。
將手機的上下左右各個角度都看過一遍。這手機小的就像是一般的手機吊飾一樣啊!而且…

「大小跟指甲差不多…實在好小!送給庫洛姆她應該會很喜歡吧?」
「不、不行啊!」
很多同盟首領的聯絡方式都在裡面啊~不見了很麻煩的!
「哈哈~開玩笑的啦!」
邊說邊將手機還給眼前的迷你人物。
而骸的玩笑態度,也讓綱鬆了一口氣。太好了…他應該沒有看到那個東西吧…!

「可愛的綱吉配可愛的手機,真不錯呢…」
「幹嘛突然這樣說啊!」感覺自己臉頰微微發紅。
「不過,變得這麼可愛…就沒辦法對你出手了呢!」
本來還想…跟綱吉玩很多遊戲的!
骸腦中不自覺浮現一些畫面…像手銬、皮鞭、蠟燭…

「停止你那骯髒的腦內幻想!!」
「咦!?綱吉你看到啦…」
「你剛才都說出來了啦!」
「其實我本來有準備好道具的…讓綱吉有機會住我們家時可以派上用場,沒想到…住進來的是這麼小的綱吉…」
真是個危險人物!大變態!
綱不禁驚悸自己竟然跟這麼危險的人相處一起。同時,也替十年前的自己擔心,希望他不要沒事到骸家住才好!
「啊!我突然想起來,我有事要找庫洛姆!綱吉,你如果累的話,就先睡吧!」
指了在枕頭旁邊的面紙盒,還有昨天特別去手工藝品店買回來的床具組,是特別為綱準備的床。
「謝謝你…那我先睡了!晚安!」
「好好的睡,才會有精神喔…」
「嗯?嗯…」
骸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才會有精神…?
他看起來不夠有精神嗎?
沒有多想,綱閉上眼,進入夢鄉。

骸在門外的無奈笑容,他當然沒看到也不知道。

〝里包恩…〞
他沒有聽錯。
進門前,綱吉的確喊著阿爾柯巴雷諾的名字…
而且,雖然畫面很小,但剛才看手機時,綱吉的手機螢幕上…桌面照片主角的兩個明顯鬢角,他不用猜也知道是誰!

〝吶~綱吉,快說嘛!十年後你和誰在一起啊?〞
〝你煩不煩啊!我都說不知道了!〞
難怪…綱吉怎麼都不跟他說吶!

「阿爾柯巴雷諾…!」
不自覺用力咬住下嘴唇,那力道幾乎快流出血。

「骸大人…?」
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的庫洛姆,看著自己最信任的人,在房門前的奇怪舉止,面惡凶貌、咬下唇,手也似乎緊握著,非常忿怒的樣子。

「啊!庫洛姆~你洗好啦!」
看到自家妹妹,骸自然露出笑容。
不過庫洛姆卻笑不出來。
「骸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什麼意思?我很好啊!」
「可是…」

您的眼中充滿悲傷啊!骸大人。

-----

看著眼前帥氣的男人在講手機,綱一直拼命拍自己的臉,希望自己能冷靜下來,不然他覺得再這樣下去,他搞不好會因為全身過度發熱而燒起來!

「嗯,是我!那東西到手了嗎?」
看了男人一眼,覺得自己全身越來越熱,尤其是臉。
冷靜啊!澤田綱吉!
十年後的里包恩,只是叫自己的名字而已!沒有任何意思,他們兩個絕對沒有在交往的可能性!沒錯…交往…交往…
「哇啊~~~~!!」
呀啊啊!到底在想什麼啦!男人跟男人交往很奇怪啦!快停止奇怪的腦內想像,澤田綱吉!

雙手抱頭拼命左右搖動,想否認自己的奇怪想法,更想否認自己竟然有一點「交往的話好像也不錯!」的想法。又看了一眼應該是個男孩卻成熟的像個男人般的里包恩,再度繼續抱頭晃腦。這樣的詭異行徑持續了好一陣子。

「將尼二,火箭炮的情況?」
無視旁邊的小朋友做出奇怪的行為,里包恩把注意力放在和將尼二的對話上。
「彭哥列十代目十年前後交換了,而且換不回來」的事情,他只告訴將尼二一個人,守護者方面則是隱瞞了,不然一個一個跑回日本,義大利本部那邊等於叫敵方家族過去泡茶聊天順便破壞一下。

「是的,波維諾家族雖然答應借我們了,但我覺得不可行啊!里包恩先生。」
「不可行?」挑眉,平淡的語氣中夾帶著一絲不悅。
「啊…因為十代目們都是在不同的時空中,我怕就這樣發射十年後火箭筒,會造成時空錯亂。」
「…」

思考著彭哥列最強技師的話,里包恩將目光轉向目前的煩惱源,而對方注意到他的視線後,行徑更加怪異。從原本單純的搖頭晃腦,開始變成慌張的四處亂跑,最後則向門外跑了出去。
「里包恩先生?」試探性的呼喚,似乎很怕對方生氣。
「啊,沒事,你繼續說。」
「還有…就算成功了,十代目們都回到原本的時代了,5分鐘後還是會交換回來。那樣,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啊!」

最絕望的情況。
討厭的是,他完全沒辦法反駁對方的推論。
里包恩陷入沉思。

而此時的綱…

「來,熱牛奶!」
「謝謝媽媽…」
發現自己思緒亂得很嚴重,綱跑到一樓跟母親要了一杯熱牛奶,希望自己能冷靜一點。
「哈哈~綱,你臉怎麼這麼紅?難不成有戀愛煩惱?」
剛好經過的家光,開玩笑性的隨便說說。
「…跟爸爸無關啦!」
「啊…連十年前的綱都對我這麼冷淡…」
對於兩個不同時代的兒子都被冷淡對待,家光內心無限創傷。同時,他也發現…

「你怎麼沒有反對戀愛煩惱那四個字?難道你真的有那方面的煩惱嗎!?」
笨蛋爸爸家光腦內愛子心切的機關啟動,他一定要問出是誰讓他年僅14歲的兒子陷入這種可惡的煩惱,好斬除後患!
「真是的!跟你無關啦~快走開啦!」

好不容易趕走煩人的父親,綱再度坐下,煩惱。
「唉!真是的~我在想什麼啊!」
里包恩只是喊了他的名字(而且是十年後的自己),他的心就亂了!甚至還開始胡思亂想兩個人十年後在交往!

〝不過不是跟你。〞
想起了之前里包恩對他說過的話。里包恩是跟誰約好了呢?他怎麼想,就是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一起跟里包恩回日本的十年後自己…

感覺里包恩,好像很重視十年後的自己…
一想到這裡,心中就有一種苦澀感,來到十年後,只要里包恩對自己冷淡,就會有那種微妙的心痛感。

到底怎麼了?他的心,變得好奇怪。

-試閱結束-

這次試閱就這樣了。
一次把我目前的進度(連標題一起)全部放上了ˊ口ˋ
果然R綱劇情讓我進度爆很快呢!
(一星期前連一個字都還沒出來說XDD)
不過接下來就要進入雲綱劇情了...(驚慌)
話說一直出現十年前後穿插的劇情,會讓大家混亂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