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親笨蛋的育子奮鬥記‧番外(普獨/獨伊)

番外:弟弟長大了就是要嫁人的

基爾和他最親愛的弟弟渡過了許許多多的四季…雖然途中也有被迫分開的時候,但那並不是重點、他也不想回憶所以就不談了,重要的是,他現在又和他可愛的弟弟同居了。

今年,是第幾個呢?
他和威斯特一起渡過的聖誕節。

一早便起了床,走到一樓大廳,才發現路德坐在沙發上,很認真的在看書。
嗯?他記得昨晚睡前,自己的弟弟就一直像那樣埋首於某本書間,怎麼現在…還是那個姿勢?不會他昨晚都沒睡吧?

基爾打量著路德專注看書的側臉。
嗯,果然,他家的威斯特是世界第一可愛的啊!
雖然,從路德的身高高過於基爾後,兄弟間的氣氛就有些微妙,但大體上來說感情還是不錯的!基爾對路德的溺愛也沒有變,只是、只是…

不能像以前一樣把弟弟整個抱在懷裡真的很令人…!!

不過是去了趟俄.羅.斯再回來,威斯特就長的比自己還高了,甚至應該說壯?
基爾之前還曾試著想像以前一樣,把路德抱起來扛在肩上,結果後來閃到腰了…
想到那不風光的回憶,基爾拼命搖頭,那是恥辱!恥辱!

不過,除了身高以外,個性是沒什麼變。
反而…越來越會照顧人了,做的菜也好吃的讓人想一碗接一碗。
外表越來越粗獷,反倒是內在越來越細緻溫柔…這是什麼可惡的萌反差啊!

啊…今天也帥的跟小鳥一樣的大爺他,實在超幸福的啦!
這麼棒的弟弟,只有他一個人享有!

基爾心情極好,好到他忍不住想對弟弟惡作劇。
他悄悄走到路德身後,手用力往路德的肩膀拍下去,外加洪亮的嗓音。
「威斯特!!」
「哇啊!」
果然,不意外的把路德嚇了一跳,看他受驚嚇的可愛表情,基爾心情愈來愈雀躍,真是個美好的聖誕節早晨。

「哥哥,你做什麼啊!」
「誰叫威斯特這麼認真,忍不住就想嚇你啊。」
「拜託,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成熟一點啦…」

唔…又來了。
從俄.羅.斯.回來後,不只身高被弟弟追過這件事令基爾不開心,還有就是…
弟弟完全不像以前那樣帶著崇敬的眼神看著他,反倒是把他當小孩一樣在對待,這樣位置不就完全反了嗎?

不行不行,今天是愉快的聖誕節,不要老想不開心的事。
「威斯特,你黑眼圈很重。」
「什麼?真的嗎?」
「你該不會整晚都沒睡吧?不睡覺的小孩可是拿不到聖誕老人的禮物喔。」
「哥哥,我已經不是會相信那種事的年紀了。」

唉…他開始懷念那小小的威斯特了…
那個還會擔心地說「聖誕老人今年會不會給路德禮物呢?」的可愛威斯特。

「你該不會熬夜看那本書吧?」
基爾目光放在路德拿在手上的書,他看起來已經快把那厚重的書讀完了。
「啊、嗯…」
路德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臉頰有些泛紅。
「等等,你幹嘛臉紅啊!」
捕捉到弟弟臉上不尋常的紅暈,基爾激動的搶走路德手中的書。
根據他過去的經驗,弟弟只要在談到某本書時會臉紅的話,就表示那書的內容象徵了他當時的心情或願望,而且絕對是他不好意思讓別人知道的。

「啊、哥哥!等…」
路德想阻止,但為時已晚,基爾早搶到書並盯著書的封面猛瞧。
這…這是什麼…
看到封面後,基爾的腦袋瞬間思考不能,就像他當初知道自己可愛的弟弟想和他撒嬌時一樣,不過,這次書的內容才沒有那麼讓他感到開心。

【與義大.利國籍的情人(男)渡過美好聖誕節的方法‧初學者試用】

情人?情人?情人?
基爾動人的紅眼睛直盯著那「情人」兩個字不放,腦內像是被原.子.彈轟炸過一般,完全無法運作,他只覺得左胸口好像有什麼東西碎裂了,身體也有些無力。

「哥、哥哥?」
看見基爾像石化一樣不動,路德有些擔心的詢問。
「威斯特!!」
「哇!?」
「這本書是怎麼回事!??」
和義.大利的情人,還是個男人,而且還要一起渡過聖誕節是怎麼回事?

「呃…」
基爾一直很喜歡路德臉紅的樣子,那模樣真的很可愛,他因為那可愛的樣子而抑制生理上的衝動的事也幾乎常常發生,可是,從沒有像現在一樣那麼不希望看到他臉紅。
「就、就哥哥你看到的那樣啊…我、我今天要跟我的…就是…那個…情…」
路德顯得有些吞吞吐吐。
連一句話都說不好,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看起來像是要跟喜歡的人告白一樣讓人不知所措的害羞。

可惡!那樣子實在可愛的犯規啊!
但基爾只覺得腦中有什麼東西要爆炸了,他努力克制快暴走的大腦。

「情…情人嗎?」
基爾不懂自己為什麼要幫弟弟接話,但他很後悔,在他看到路德不好意思的點了頭後,覺得自己左胸口的某個東西又碎了一次。
「你…你什麼時候…」
你什麼時候有交往對象了?
啊啊啊所以說去那趟俄.羅.斯.果然是錯誤啊!之前弟弟還小小隻的繞著他跑來跑去的,現在回來完全變了樣!長高就算了,變得更賢慧也算了(至少他很愛這點),但有了情人是怎麼回事?
在他不在的期間,威斯特竟然被奇怪的人(還是個男人,真該剪掉)給拐走了!!

基爾瞬間有股衝動想把書上的義大.利改成普.魯士,但他並沒有實際行動。
「哥哥,你怎麼了?」
從剛才就一直露出世界末日的表情,雖然說平常就很怪,但今天真的很反常。
不了解兄長內心想法的路德,真的很擔心,這樣他等下沒辦法專心跟那個笨蛋的約會啊…
「威斯特…那、渡過聖誕節是…?」
沒有勇氣繼續「情人」這個話題,基爾努力讓自己撐下去,換了別的問題。

「啊?哥哥,聖誕節跟情人一起過很正常吧!」

腦內原.子彈再度轟炸,左胸口的某個東西又再一次碎裂,路德一付理所當然的口氣,讓基爾覺得自己被亂刀砍了好幾次,他一生下來沒有幾次像現在這樣無力的讓人想直接倒下。

啊啊…腦中有好多回憶跑出來了…
第一個聖誕節,他替威斯特蓋了圖書館,晚上兩人還相擁入睡。
第二個聖誕節,他嘗試做了聖誕節蛋糕,威斯特笑著說好吃的笑臉他還記憶猶新。
第三個聖誕節,為了準備禮物他生病了,那天威斯特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照顧他。
第四個聖誕節,威斯特自己嘗試做了聖誕節的蛋糕,美味的讓他當場哭出來。
第五個聖誕節…第六個聖誕節…第七個…第十四個…

基爾腦內不斷閃過和自己最親愛的弟弟渡過的無數個聖誕節,到去年為止,他們都還是一起過的啊!怎麼今年…
「威斯特!你要丟下哥哥一個人過聖誕節嗎?你這忘恩負義的傢伙!」
理智終於在無數打擊下斷線,基爾帶有點威脅語氣的問話,他質問著路德。
「呃…可是哥哥,我已經和那小子約好了,爽約他一定會很失望…」
露出困擾的表情,話中還不時表現出擔憂對方的態度,基爾真的覺得那個能讓弟弟喜歡的可惡義大.利人實在幸福到可恨的地步。

很好,他越來越想把對方剪掉了!

「威斯特你…明明去年我們還一起渡過…」
「對不起啦!哥哥!」
天啊…他不想看到弟弟困擾的表情啊!而且看他那個樣子,似乎是不打算改變心意了。
「哼!反正我一個人也可以很快樂!」基爾賭氣的轉身。
「呃…哥哥…」
路德聽到那句話反而開始擔心了起來,他知道的。
從以前到現在,哥哥只要感到寂寞就會說那句話,這樣反而讓人放不下心。

確實,他們兄弟一起過了很多個聖誕節。
以前,兄長為他做的一切,包括讓自己置身在聖誕節的快樂氣氛裡,或是聖誕禮物什麼的…他真的為自己付出了很多。
路德開始覺得只顧著和喜歡的人出去的自己似乎真有那麼不太好。
可是,又不想取消約會,那個笨子小從一個月前就在期待了,現在取消他一定會大哭的。

路德維希從以前就很認真思考每個問題,包括他的煩惱。
「呃…威斯特..?」
慘了,看他眉頭都糾結在一起了。
基爾大概知道,自己的弟弟一定是陷入了到底要和誰過聖誕節的煩惱中了。
唉…都是他剛才那樣說,才會給弟弟這種壓力吧?
雖然,不能和威斯特過聖誕節,是有那麼點…不,是非常失望,但他更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在美好的節日裡露出那種表情啊!

有些無奈,基爾笑了。

「威斯特,你去吧!」
「咦?…可以嗎?」
「你開心就好。」
沒辦法,誰叫威斯特是他世界上最可愛的弟弟呢?他不疼威斯特要疼誰?
「可是,這樣哥哥你…」
「威斯特,不用管本大爺了!反正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啦!哈哈!」
就是這樣他才更擔心啊!
路德擔心在內心,沒有說出來,他不想讓哥哥難堪。
突然,像是想到什麼點子似的,水色的眼睛睜大。
「哥哥,我想到了!」

「哥哥你想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一定會達成!當作賠罪!」

等……
等一下威斯特這種「只要你開口我什麼都做」的話不能亂說啊!難道他不知道這樣很容易把自己賣掉嗎?這樣不就表示像想上○之類的事都可以了?啊不對!他在想什麼~怎麼能玷污純潔的威斯特呢?…但話說「肥水不落外人田」啊!既然弟弟有情人,總有一天一定也會做那種事,那還不如自己先享…啊不對不對!

發現自己腦內糟糕機制完全開啟的基爾,拼命壓制從腦內浮現的馬賽克畫面。啊…容易誘人犯罪這點還是沒變啊…威斯特實在太可怕了!

「…真的嗎?」
「軍人是不會食言的。」
「那…」

右手食指比了比自己的嘴唇,他難得一臉正經。
「吻我。」
「呃…」
其實,嘴對嘴親吻對他們兄弟來說不算什麼,從小時候開始,早安吻、晚安吻什麼的,和哥哥嘴對嘴親吻的事是很平常…嗯,當然這僅限於對象是他的哥哥。
不過,從他漸漸長大且兄弟分開後,似乎就不在是那麼理所當然了。

基爾的表情很認真,讓路德覺得自己的心跳有些亂了節奏。

「嗯…」
心跳有些急速,路德走向坐在沙發上的基爾。
將手搭上基爾的肩,路德將臉緩緩靠近對方,弟弟毫無防備的臉靠自己越來越近,基爾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熱,就在四片唇瓣即將碰觸時…
 
『德意.志、德.意志、德.意.志是個好地方…』

路德放置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讓正要準備親下去的路德停下了動作。
「…哥哥,不好意思~等我一下!」
「喂、威斯特?」
竟然就這樣去接手機了,而且…那手機鈴聲是怎麼回事?聽起來好像是小義的聲音啊…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沒空讓他繼續思索聲音的主人,基爾捕捉到了弟弟看到來電者後露出的溫柔表情,讓他了解了一件事──

一定是那個該剪掉的人打來的!

「喂?怎麼了?應該還沒到我們約定的時間吧…啊?鞋帶鬆了?我說,你也該學會自己繫鞋帶了吧?啊不要哭!我現在馬上去找你,你在原地乖乖等我!」
結束對話後,像是忘了基爾的存在,路德只是慌張的往樓上跑,等他再下來時,已經梳了完美的油頭,西裝筆挺手中還拿著包裝精美的禮物,就是往門口衝。

「威斯特!」
覺得自己被徹底遺忘的基爾,試著發聲喚回路德的注意力。
「啊、哥哥?」
「那、那個…」
親吻呢?
基爾很想問,可是他問不出口,又或者,他想問的問題太多了,像是剛才來電的人是誰?今天幾點回家?至少晚上陪他一起過吧?

「哥哥,不好意思我真的很趕,我要去幫那個笨蛋繫鞋帶才行!」
基爾發現弟弟的眼中完全沒有自己的影子,他現在的思緒都在那個該剪掉的義大.利男人身上,無奈的低下了頭。

「還、還有,哥哥的枕頭下…」
路德關門前說了這麼一句話,因為低著頭,基爾並沒有看到他那時臉上的緋紅。
可是,不能和弟弟一起過的聖誕節也沒什麼意義了,還不如睡覺渡過這一天,反正一個人睡覺也很快樂嘛!就順便看下他的枕頭下有什麼吧…

有點心不在焉的回到房間。
腦中盡是弟弟的心裡已經住了一個該剪掉的義.大利男人的打擊,啊~如果真的有聖誕老人的話,那他只想要他的弟弟,其他什麼都不要!如果連這個也無法給的話,那聖誕老人乾脆在送禮的過程中因為太胖而摔下煙囪然後爬不起來算了…

不知道是打擊過大導致腦袋異常的基爾,開始想像聖誕老人摔下煙囪疼地摸著屁股的畫面,爬上床然後順手拿起枕頭,他的思緒都在那瞬間停止。

枕頭下放著一條純白色的圍巾,上面還附張紙條:
『對不起,今年不能陪你過,但還是祝哥哥聖誕快樂。天氣冷了,別感冒了。』

字體看起來有些繚亂,基爾推測這應該是路德剛才出門時寫下的。
可是圍巾就…這麼說他好像一個月前就看到威斯特買了一些裁縫道具,他那時還沒想那麼多(因為他的注意力都在弟弟紅著臉彆扭地說:「和哥哥你無關啦!」),想不到是…

拿起圍巾,在最尾的兩端各有一個可愛的小兔子,他動作溫柔的圍起,此時此刻,他感到份外溫暖,不只身體,還包括心靈。

「威斯特…!」
親吻了有弟弟字跡的紙條,基爾下定了決心,跑了出去。

果然,他不想把弟弟交給任何人啊!!

-----


在被染上雪白色的美麗街道上,有一個裝飾精巧的露天咖啡座,雖然寒冷,但許多的情人、親人都坐在咖啡座上,欣賞這因為聖誕節而浪漫的城市。
而菲利跟路德正是其中一對。

「咩~多虧了路德,幫了我大忙呢!」
與穿著正式的路德相反,菲利穿的非常休閒,但還是帶有時尚風而不讓人覺得隨便,頭上帶著防寒的帽子,把菲利的可愛完全襯托出來。
路德則是完全看呆了,臉上還有可疑的紅暈。
「咩?路~德~?」
「啊、沒事!嗯…你…」
路德回憶著他熬夜整晚讀的指南書的內容,首先:要先稱讚對方的穿著。
「你今天…穿的很時髦,很…可愛。」
可惡,他明明朗誦了15次了,為什麼臨場要講還是會結巴…是說這種話說出來還真是害臊啊!寫書的人竟然說這是非常簡單的一句話?

「真的嗎?好高興喔~咩!我昨晚和哥哥研究好久了呢!」
菲利邊說邊回想起昨晚的情況:

「喂…你在做什麼啊?菲利奇亞諾…」
羅馬諾心情不太好,他們兄弟倆一起睡覺的床上放滿了衣服。
「啊!哥哥!快來幫我~我不知道明天要穿什麼衣服才好!」
「什麼啊?混帳小子!幹嘛像個女人一樣!」
「因、因為,明天是和路德第一次的聖誕節約會啊!一定要穿對服裝…」
他講究時尚,對這種事絕對不能隨便,何況是跟喜歡的人出去玩呢?
「什麼?你竟然要去跟那個土豆混帳約會?」
羅馬諾覺得心情越來越差了,他實在搞不懂那個無趣的混帳到底哪裡好?
「咦?可是哥哥你自己明天不是也要跟西班.牙哥哥去約會嗎…?」
「囉、囉嗦!閉嘴啦混帳!是他一直求我,我才勉強陪他出去的!」
「咩…哥哥你臉紅了?」
「誰、誰叫你看我的啊!混帳你不是要選衣服?快點啦我要睡了!」

「雖然當時一直被哥哥罵!不過他還是陪我一起選了!還好路德喜歡!」
因為被稱讚所以露出了笑容,可能是因為不好意思也有可能是因為寒冷而有些凍僵的臉上出現了害羞的粉紅色,路德只能說那個樣子真的十分可愛,而且他很慶幸自己剛才有鼓起勇氣說出那丟臉的話。

「不過啊…剛才忘了拿手套了,現在手好冷喔…咩~」
不停地讓雙手摩擦生熱,嘴裡還不時吐氣希望獲得些溫暖。
而路德因為這個畫面而睜大雙眼。

來了!!第二章第四小節裡提到的:
『小義…噢不,是義.大利情人這時可能覺得雙手有些冷,或許健忘的他忘了帶手套。這時,要緊握住他的雙手,讓他打從內心感到溫暖!去吧!金髮男!』
所以…要握住他的手…
路德有些緊張的慢慢將手伸了過去,然後就在要碰到的時候…

「哎呀!這是兩位點的飲品,請慢‧慢‧享‧用!」
這就是所謂的半路殺出程咬金吧?
穿著兔子布偶裝戴著聖誕帽的服務生非常粗暴的硬是要將飲品放到兩人中間,當然本來要碰在一起的雙手也被分的遠遠的了。之後的菲利,就專注在享用義大利麵上,路德自然沒有機會再去握住他的手了。
「唔…」
難得鼓起勇氣卻被打斷,路德顯得非常不開心,但為了不讓戀人擔心,還是勉強擠出笑容。

真討厭啊那個服務生,不會放在旁邊就好了嗎!
不過路德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書上並沒有說如果半途被服務生打斷的話該怎麼反應?

而此時剛才送餐點的服務生,則一直站在路德身後盯著他看。

如大家所期待的(?),那個程咬金就是基爾伯特。
沒人看得到現在在兔子布偶裝裡的他是咬牙切齒,一臉嫉妒的男人最醜的模樣。
唔啊!!沒想到那個該剪掉的義大.利男人竟然是可愛的小義啊!!
他實在沒辦法對小義痛下殺手,但也不願見到弟弟被別人拐走,就算對象是可愛的小義也不行!
既然如此,就只好一路跟蹤他們了。然後,比如說像剛才小義想對威斯特做出身體上接觸等不軌的事(邏輯完全錯)時,就適時從中阻撓!
哈哈,他真是聰明!就算是小義,也不能對威斯特出手,因為…

撫摸觸碰威斯特觸感極佳的全身上下的人只有帥的跟小鳥一樣的本大爺他!

「喂!服務生!我們要點餐!」
沉浸在自己的變態世界裡的鳥大爺基爾,被一對情侶叫喚回現實。
「誰管你啊!你知道本大爺是誰嗎?」
「你是服務生啊!快來幫我們點餐!不然就叫你們老闆來!」
「…」
可惡…這真是個恥辱!但沒關係,為了威斯特,這不算什麼!

-----

夜晚,天空降下銀白色的雪花,將這座城市點綴到最美的極致。
而路德跟菲利正站在聖誕樹前欣賞那動人的雪。
「咩!好漂亮喔!」
「嗯~是啊!」
「今天真是開心!還收到路德的禮物!咩~」
菲利開心地看著已戴在手上的暗藍色手套,那是他們上次出去玩時他相中的東西,想不到路德悄悄買下來當聖誕禮物了。
「我也是,謝謝你的圍巾。」
墨綠色的圍巾,據說是菲利親手做的,他的手一直很巧,這種裁縫難不倒他。

而這份禮物也讓路德想起了他的兄長,不知道他一個人在家沒問題吧?
看到菲利親手製的圍巾,讓他有些愧疚,他全把時間放在給哥哥的圍巾上了,而菲利的禮物雖然是他想要的,但自己沒有親手製好像…不太好?

「只要是路德送的,我都喜歡喔~」
難得精明,像是看穿路德在想什麼,菲利笑著回答。
而路德的煩惱也因此煙消雲散。
啊啊…眼前的人真的好可愛!能一起過聖誕節,真是太好了!而且,書也派上用場了。嗯,只是…
路德瞄了一眼在他們倆附近徘徊的可疑兔子。

那是他們在咖啡店遇到的聖誕兔子服務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不管走到哪裡,那隻兔子就會很湊巧的剛好在他們身邊,然後都會在關鍵時刻搞破壞。讓他每次都很生氣,畢竟,書上教的一些親密行為(像是:勾肩、搭背、牽手、擁抱…)都讓人很不好意思,他可是鼓起很大的勇氣才做的,想不到每次都…

一想到自己熬夜整晚的努力都在關鍵時刻全白費,路德有些灰心,看來他下次應該順便買本【聖誕節約會時碰到兔子打擾的對應方法】。
不過,看了一眼笑的可愛的菲利,讓路德覺得至少今天還是過的很美好的。
然後呢?路德思索著書本的最終章節。

『渡過完美的一天,你以為就這樣結束了嗎?那就錯了,夜晚才正要開始呢!德.國仔!把他帶回家,然後和小義…啊不,是和你的義大.利情人渡過激情又浪漫的一夜吧!(※詳情請參腐爛撕的成名書:正確通往大人之路)』

不、不行!現在就進展到那邊太快了,他還沒有心理準備!
而且,很多本關於交往的書都說,這種事要一步一步慢慢來,是要經過很多過程的,直到結婚的那一晚才可以…他們現在連「結婚的最大關卡:雙方的父母或監護人同意婚約」這步都還沒走到呢!

況且,他也不放心丟哥哥一個人在家裡,雖然也想跟菲利一起過,可是至少聖誕節的最後和哥哥一起過吧?不然他一個人一定又在那邊「反正大爺我一個人也很快樂」的吵鬧了…

路德思考著等下和菲利分開後的行程,先去買做鬆餅的材料好了…之前那個誰…呃、忘了叫什麼名字了,反正是阿爾的兄弟…他送的楓糖醬還有一些,應該足夠做來給哥哥吃了,看他很喜歡吃的樣子…

「菲利,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今天就這樣各自回家吧!」
「咩~本來想邀路德來我們家吃義大利麵的!」
「對不起啊…可是我不能放哥哥一個人在家,他那樣我很擔心!」
看戀人露出失望的表情,路德實在心有不忍。
「嗯…那、那新年時再一起出來玩喔!」
「嗯,我答應你!」
「咩!太好了~那、在最後…」

抬起頭,菲利閉上眼睛,暗示性的邀約。
「咦?可…可以嗎?」
有些緊張的詢問,而對方則回以肯定的笑容。
好,雖然那種事還太早,可是至少接吻這種事是可以的吧…
路德感到心臟前所未有的強大跳動,早上跟哥哥接吻也沒那麼緊張。
將雙手放在菲利的肩膀上,紅著臉慢慢靠近菲利,然後…

「本大爺我不准啊啊啊啊!!」
見狀的基爾,緊張的衝過來硬是將兩人分開,路德有些不穩的向後退了幾步,而菲利則是整個人跌倒在地上,至於基爾…
「咩!好痛喔!嗚…」
「菲利,你沒事吧?」
路德趕緊扶起對方,然後終於忍不住要大罵那個整天阻撓他行動的人。
「喂!我說你…」
但在看到對方的真面目後,路德完全說不出話。

在剛才的騷動中,基爾整個人狠狠地往前仆地,而他頭上的兔子頭也瞬間飛了出去,讓他脖子以上都露出在外。
而他是在爬起後,發現弟弟用一張非常可怕的臉一直瞪著他時,才發現兔子頭不見了。

「啊、威、威斯特…」
「哥哥…你…」
路德覺得他內心有一股無名火在燒,但事出突然,他也不知道該怎麼發洩才好,於是表情就越來越臭,而基爾看到弟弟的眉頭皺成倒八字型、牙齒也一直咬著嘴唇,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那個!威斯特,你聽我說啊…」
「…」

他花了一整個晚上的通宵努力,竟然是被自己的哥哥破壞。
他還把時間花在織圍巾上,剛才也顧慮著這種人而拒絕菲利的邀約…?

「咩?是基爾耶!Buon natale!」
「啊~小義,聖誕快樂啊…」
他完全沒辦法專心在打招呼上,因為弟弟散發出的怨氣讓他不自覺的發抖。
「你是來接路德的嗎?太好了,路德~聖誕節的最後可以和哥哥快樂的渡過了!」
「…我改變主意了,菲利。」
「咩?咦?」
還來不及反應,路德牽起菲利的手往反方向走去。
「我現在就去你家吃義大利麵!」
「咩?真的嗎?那路德要和我一起睡覺喔!」
「可以,不過前提是你要好好穿睡衣才行。」
「咩~我不想穿啦!」
「你不要動不動就裸睡,你不知道那樣很容易感冒嗎!」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不停閃著基爾,雖然基爾本想出聲阻止路德,但當他看到弟弟轉身一臉「你敢過來我就殺了你」的表情,就嚇得動也動不了。
「威、威斯特…」
發出微弱的呼喚,基爾嘗試引起弟弟的注意。
「對不起啦…」
道歉出口,但路德似乎沒有聽到,和菲利越走越遠。
「威斯特…嗚…沒、沒關係啦!反正本大爺一個人也可以很快樂!哈哈!大爺我可是基爾伯特啊…嗚嗚、威斯特!!」

「媽媽…你看兔子在磨蹭聖誕樹…」
「呀!別、別看啊!我們快走!」

美麗的聖誕節夜晚,帥的跟小鳥一樣的基爾伯特一個人也非常的快樂!

「才不快樂!快把威斯特還給我啊啊啊啊!!」

-Ending…?-

 

 

-補償在番外中非常不憫的普憫的後續小故事-

當時的那些都只是忿怒下的行為,畢竟哥哥那樣實在太過份了。
但是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再怎麼生氣,他也沒辦法丟下重要的哥哥不管。
還是狠不下心拋下基爾一個人,和菲利一起吃完義大利麵後,路德便和菲利道別。還好羅馬諾已經回家了,他也不用擔心菲利自己一個人。

「…」
看到眼前的景象,路德有些無力,他是該後悔自己趕回來了?還是該慶幸?
一大桶的啤酒一滴不剩的見底,而灌下所有啤酒的基爾,因為喝醉而整個人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唉…」
宿醉是很可怕的啊…
「哥哥,在這裡睡覺會感冒的!」
將他扶起,輕拍基爾的肩膀,希望他回床上睡覺。不過如他所預期的,基爾根本毫無動靜,路德有些無奈的從二樓拿了棉被下來,將它蓋在基爾身上。
「嗯…威斯特~~」
呢喃,似乎是在說夢話的樣子。
「呃?」
哥哥是夢到他了嗎?
想到這點,路德不禁笑了出來。
啊…說起來,他今年還沒有親口說呢!還是說吧,雖然晚了一點…
「哥哥,Frohe Weinachten!」

說畢,正想轉身回房睡,卻被一股強勁的力道拉回沙發上。
「!?」
基爾雙手環住路德的腰,讓路德整個人躺在他懷裡動彈不得。
「哥哥?」
以為自己吵醒對方,有點擔心的叫喚,卻發現基爾還是睡得很沉。
咦…?都用那麼強的力道抱住自己了…難道剛才是下意識的行為?
覺得有些奇怪,試著想將對方的手掰開,卻發現怎麼都掰不開,基爾確實是睡著了,不過緊緊抱住自己不放也是一個事實。
「真是的…哥哥!」
有些無奈,路德打算叫醒對方。

「嗯…威斯特…威斯特…」
「诶?」
「威斯特…你是我的…是本大爺一個人的…」
呢喃的同時,力道似乎又增強了一些。
聽到帶點佔有欲宣言的話語,路德的臉很不爭氣的臉紅了,不再反抗,乖乖躺在基爾的懷裡,兩人共蓋一條棉被,滿滿的溫暖。
「對不起…」
雖然知道那都只是基爾的夢話,路德還是覺得很抱歉。
他今天和菲利出去,一定讓哥哥覺得很不安吧?
抬頭,確定基爾是真的睡得很沉,路德才緩緩開口…

「哥哥…我永遠都是哥哥一個人的…弟弟喔!」

晚安,哥哥。
還有,聖誕快樂。


-Endingˇ-


啊、我在開頭忘了說...
這是比正文內容還多的番外XD
9千字以上...唉!為什麼都沒辦法在5千字以內結尾呢QQ

然後其實還有內容還沒公佈
我想把他們集合一起,當成一個短篇集放上來:)
東西兄弟真的有夠萌的

乖小孩的語言學習タイムˇ
Buon natale=義家的聖誕快樂
Frohe Weinachten=阿西家的聖誕快樂

...果然是季節錯亂的聖誕賀文囧

最近看了好多阿西受的~
看來成為all獨派的日子不遠了
啊!不過本家的閃光夫妻一直閃我...雖然有點萌伊獨卻只寫得出獨伊XDD

嗯嗯...果然腦子被榨光光了
連後記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感覺囧
短篇再見?XDD

終わり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