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所謂的酒後亂性…?(普獨)


其實是個非常普通的一天。
因為鬆餅淋上楓糖醬有著讓人感到幸福的味道(by基爾),於是路德邀請菲利來作客讓他也嚐嚐楓糖鬆餅的味道。
 
將完成的鬆餅放在桌上,切成適當大小後,先給身為客人的菲利嚐味道。
「咩!好好吃喔!」
「看吧!本大爺說的沒錯吧!超級好吃的!是我們家威斯特做的喔!」
說這句話的同時,路德正好要將切好的鬆餅遞給基爾,聽到哥哥自豪般地稱讚自己的廚藝,路德臉上染上些微的粉紅色。
「哥哥,不要說這種丟臉的話。」
「這是事實啊!嗯~真好吃!」
 
到底是為什麼呢?真的讓人打從心理感到幸福!
光是自己的弟弟親手下廚就夠令人覺得幸福了,這味道又更是讓人受不了的美味!
 
「咩!真的好好吃喔!」
再度嚐了一口,因為美味讓菲利整個人露出燦爛的笑容。
「哈哈!小義♥你好可愛!」
看到菲利露出可愛的笑容,讓基爾忍不住說出讚美的話。
哎呀~小義本來就很可愛了!現在因為楓糖鬆餅笑的更可愛了!
 
不過,還是比不上他家的威斯特。
威斯特是世界上最超級無敵霹靂可愛的!是他可愛的弟弟!
 
基爾一邊想一邊流露出陶醉的表情。
「咩!好開心喔!基爾哥哥很帥喔!」
「哈哈哈!竟然被這麼可愛的小義稱讚了!本大爺真的帥的跟小鳥一樣!」
兩人不停地互相讚美對方,氣氛好的讓路德不知道該如何進入話題。
…哥哥,你這樣要是讓菲利的哥哥知道了,他可是會拼命找你麻煩的!」
而且還是一些很無聊幼稚的麻煩。
「有什麼關係!小義可愛是事實呀!好可愛!好可愛!」
發現兄長完全聽不進自己的建議,路德有些無奈的吃了一口鬆餅。
 
什麼嘛…一點都不好吃。
 
-----
 
現在大概是晚上10點,乖小孩該就寢的時間。
基爾伯特一個人待在客廳看著他平常會固定收看的電視節目。
「是─誰─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
節目放出了每次開始必定會說出的台詞,平常基爾還會很開心的跟著說,不過今天他的心情很差,雖然盯著電視但心完全不在那上面。
 
「嗚嗚~威斯特~~」
從菲利回去後,路德不知道為什麼,完全不和基爾講話。
問他為什麼也不回答,反正就是懶得理的態度,真不得已一定要溝通(EX:吃飯…)時也是在紙上寫字或是用些肢體語言簡單傳達,總之不管怎樣,就是不肯和基爾說話。
 
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就被弟弟這樣對待,讓基爾幾乎心碎。
嗚啊啊啊啊啊!!他被威斯特討厭了!!這簡直就是世界末日啊啊啊!!
「我到底做了什麼…?」
是把清洗盤子那些事交給威斯特所以他生氣了嗎?
可是…威斯特應該不會為這種事生氣才對啊…唉?可是…
 
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他被威斯特討厭了
 
腦中傳來的結論不停打擊基爾滿滿弟控的心,就在他的情緒快進入一種歇斯底里狀態的時候,後腦杓傳來的溫柔觸碰讓他自然地回頭。
『該你洗澡了。』
白紙上寫了簡單的五個字,路德示意基爾洗澡。
將視線移到剛洗完澡的路德身上,整個散下來還有些濕潤的金髮,因為穿背心而露出的誘人鎖骨,本來剛出浴的路德對基爾來說是最有誘惑力的,不過他現在重點完全在「被弟弟討厭了」的這個焦點上,眼下的美景他完全沒有心情欣賞。
「嗯…」
威斯特還是不肯跟他說話
基爾無力的站起身,準備洗澡。
 
而看著基爾進入浴室後,路德無奈的嘆了口氣。
「唉…笨蛋哥哥…」
他這樣做會不會太過份了?感覺哥哥都沒精神了
可是,實在沒辦法,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生氣,其實最莫名其妙的是自己吧?
 
撇了一眼電視,發現現在正在演自己覺得無聊的節目,路德毫不猶豫的關掉。
看著桌上,擺了許許多多還未開罐的啤酒,而啤酒杯裡的量則只剩1/2,應該是基爾喝到一半的。
盯著那兄長曾喝過的啤酒杯,路德想到自己過去看過的戀愛小說裡的劇情,然後臉頰漸漸泛紅,有些猶豫的拿起啤酒杯,停頓一陣子後,慢慢飲下。
 
笨蛋哥哥,他可是很難過的啊!
 
-----
 
雖然說洗完澡身體很舒服,但基爾的心卻還是和剛才一樣沉重。
~這個時候如果抱住一樣剛洗完澡、全身香噴噴的威斯特的話,感覺一定很棒!可是威斯特現在在生氣,一定會當場把他的手臂給折斷的…
想到之前惹路德生氣結果被當場過肩摔的事,讓基爾忍不住惡寒。
 
走到客廳,看到路德還坐在沙發上,基爾上前決定要把原因問清楚。
可是在他看到桌上那一瓶一瓶見底的啤酒時就愣住了,呃…他剛才拿來的10幾瓶啤酒全部被喝光了?不只這樣,還有好幾瓶玻璃瓶裝的高濃度啤酒也都是見底的狀態,不會吧…威斯特也喝太多了吧?酒量好也不是這樣的啊!而且…
 
將視線移到弟弟身上,發現他滿臉通紅還眼神迷濛的樣子。
「唉…果然!」
喝這麼多一定醉的吧
「嗯嗯~~酒~~♥」
已經進入醉鬼狀態的路德,口中發出無意義的呻吟,伸手想拿他剛才還沒喝完的啤酒,卻被基爾早一步搶先拿在手上。
「威斯特!你喝太多了!不要再…哇啊!」
本來只是想阻止弟弟,沒想到路德卻整個人撲向他,基爾重心不穩的往後跌坐在沙發上。
 
「我、我還要喝啦~~」
「威斯特!你…」
話說到此打住。
兩兄弟是一起跌到沙發上的,所以路德現在是整個人雙腳大開、前胸緊緊貼著他的狀態,再加上剛才過大的動作,啤酒杯裡的酒有些溢灑出來,路德跟基爾身上也都沾了些酒,然而灑在路德身上的…呃嗯,有些混合著水滴從臉頰慢慢流下、最後流進背心裡,有的則是剛好滴到嘴角,就從嘴角慢慢滴下,再配上因為喝醉而紅通通的臉頰,那個樣子對基爾來說是多大的感官衝擊。
 
「嗯嗯~酒~我還要喝啦…哥哥~~」
「等、等等…」
因為基爾手還是高舉著啤酒,為了拿到它路德採取可以勾到的姿勢,結果變成已經很貼近的兩人更加貼緊。弟弟身上傳來的濃厚酒味及剛洗完澡的髮香結合成一種曖昧的香氣,再再刺激著基爾的感官神經。
 
…這樣下去真的很危險啦!
他可是男人,最喜歡的人現在又是這個樣子,他不敢保證自己把持的下去啊!
「酒♥我還要喝啦~~」
「威斯特!你喝太多了啦!」
發現弟弟的手就快勾到啤酒杯,基爾索性將啤酒杯往後一摔─
「啊!」
看到啤酒杯破裂,裡面的酒全灑出來,路德看了幾秒,然後
「嗚、嗚嗚…哥哥你這個笨蛋!」
竟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等等!你不要哭啦!」
奇怪,今天的威斯特真的有夠怪!突然生氣就很奇怪了!喝醉後更是奇怪,他平常不會這麼任性還隨便亂哭的…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喝醉後的奇怪行為。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不…應該說威斯特平常雖然愛喝酒,但都會控制,像這樣一味的喝不停到喝醉…是第一次。
「威斯特~你喝太多了,這樣對身體不好!」
「你幹嘛管我!反正我又不可愛!」
「我怎麼可能不管你啊!」
威斯特可是他可愛的弟弟耶!要是喝出問題怎麼辦?
再說,這跟可不可愛有什麼關係?
 
「不要管我啦!反正我不可愛又無趣!」
「才沒有!威斯特你是世界第一最可愛的!」
突然被這麼說,路德有些愣住,然後這下連耳根都紅了,有些彆扭的轉頭。
「你、你以為…這麼說我就會開心了嗎?」
「我說的是實話~因為你是本大爺最可愛的弟弟啊!」
明明看起來就很開心的樣子
呃、還有,一定要保持現在這種姿勢嗎?雖然跟威斯特這麼貼近他是很開心啦~可是,他們這種曖昧的姿勢,不管誰看到都會誤會的…而且威斯特現在還梨花帶淚,加上害羞的樣子根本就是…
 
啊啊…他快忍不住了…真的。
 
「騙子。」
「什麼?」
明明剛才心情變好了,但現在又氣的嘟嘴(雖然很可愛),陰情不定的個性完全不像過去的路德,基爾只能解釋這一切都是喝醉影響。
「哥哥你今天…明明一直說菲利很可愛的,你喜歡他對不對!」
「啊?喜歡?」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可是我覺得…很不開心!」
路德突然這麼說,讓基爾一時反應不太過來。
喜歡小義?他是覺得很可愛,但還不到喜歡…不!應該說那是朋友的喜歡…
基爾腦內開始快速的動作,思考著路德為什麼會說這句話,然後把從早上吃鬆餅到下午弟弟生氣接著剛才喝醉的所有事情在腦內整理一遍,感覺整天的疑惑瞬間解開了,但同時臉也不爭氣的紅了。
 
「威斯特你…在吃醋?」
 
「吃…醋…?」
因為喝了酒意識不太清,路德重覆了一次,然後在大腦內以極緩慢的速度思考兄長話中的意思。
「才、才沒有!」
連自己也搞不懂的感覺,被哥哥一語道破,路德感到丟臉的將臉埋進基爾的肩裡。
「真的嗎?那我以後再繼續說小義可愛也沒關係嗎?」
「呃…」
看到弟弟這種害羞的可愛反應,讓基爾忍不住想欺負他一下。
「不、不要…說啦…」
 
什麼嘛…他還在想說,為什麼突然生氣了?
原來是他一直說小義可愛,所以威斯特生氣吃醋了,而且,還氣到灌酒喝醉,會不會太可愛了啊!
…他可以解釋成弟弟喜歡他嗎?
基爾突然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還有一件事。」
將路德的臉抬起,對上基爾認真的眼神,讓路德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卻移不開視線。
「我只喜歡威斯特你一個人喔!」
「啊…」
雖然臉本來就很紅了,但被基爾這麼一說,路德的臉變得更紅了。
「威斯特,你喜歡我嗎?」
「咦!?」
被反問,路德沉默了,他不知道那種感情算不算喜歡?
根本沒什麼戀愛經驗,路德決定從過去讀過的5本愛情小說中尋找答案,不過,憑他現在喝醉的大腦,實在找不到什麼正確答案。
「我不知道…可是,和哥哥在一起,我覺得很幸福…」
…這樣就夠了。」
 
笑著,然後吻上對方的唇。
 
 
-Ending-
 

-好像是後續-
 
「唉…」
現在該怎麼辦啊?
親吻之後又發生了一些事,不小心又把路德弄哭,好不容易現在安靜地睡著了…但基爾卻不覺得放鬆,他現在可是身體上備受煎熬啊!兩人依然維持剛才那曖昧的姿勢,只是這回路德雙手環上他的脖子,躺在他的肩裡,平穩的呼吸,吐出來的氣讓基爾覺得有些蠱惑性。
 
啊啊…這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啊?
 
「嗯~哥哥…」
有意無意的呢喃,為了睡得更舒服,身體下意識扭動,卻讓基爾瞬間動彈不得。
「威斯特…拜、拜託你不要再亂動了啦…」
慘了…這下真的快忍不住了啦…
他弟弟怎麼從小就喜歡做些挑戰他忍耐力的事呢?
尤其今天又吃醋又喝醉又哭泣,根本是整個色氣UP了…
啊啊…這種忍耐最痛苦了…
 
看著弟弟毫無防備的睡顏,基爾有種乾脆順從自己的欲望直接把弟弟吃乾抹淨算了的想法,深邃的紅色瞳孔中藏著危險的情慾。
「威斯特,我可以直接吃了你嗎?」
 
 
-Ending…?-
 


-颱風拜託你不要來亂我好不容易要出去玩了^q^|||-
 
中間還是後面那些貌似有糟糕劇情的都被我跳過了XDD
本來想補完的,可是統一那篇一寫
現在什麼都補不出來啦~以後應該也不會補了^q^
 
然後我寫這篇的用意,本來只是想說
阿西吃醋的話也許很可愛?喝醉後不知道會做什麼呢?^口^
基本上我覺得阿西那麼愛喝啤酒,應該是不容易醉的
可是我寫完這篇文後才知道
原來阿西跟亞瑟被分到「酒亂組」啊^q^
 
然後靈感來源是某日站的漫畫
因為笨普一直說小義很可愛,結果阿西就吃醋了
然後不安的抓著哥哥的衣服,很可愛吧?ˇˇ
不過我們家的阿西是已經吃醋到鬧家庭革命的狀態了XDD
 
啊、最近被P網的女獨們(? 萌殺了啊^O^
害我好想寫寫看東西兄妹的文啊~OωO
可是阿普只會性搔擾妹妹這樣我會越寫越想砍斷他不自重的手啊(喂
 
終わり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