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APH】伝えない気持ち(東西兄弟/伊)7/29更新


.二.次.世.界.大.戰.中,同.盟.國和蘇.聯的領導人經過多次會議,達成共識,即普.魯.士是德.國.軍.國.主.義的發源地、德.國.軍.官.團和容.克.貴.族的大本營,是德.國.專.制.思.想及侵.略.思.想的策源地,必須予以消滅。
19472月25日,同.盟.國對德.軍.事.管.制.最.高.委.員.會.頒.布.法.案第46號,普.魯.士被正式宣布取消建制。原普.魯.士邦.領土分別被併入波.蘭和蘇.聯,以及英、法、美、蘇四國佔領區。原普.魯.士邦政府的財產由盟國和蘇.聯共同瓜分。
-出自:普/魯/士‧維基百科-
 
『威斯特,不久後,你會繼承我的地位,你將會是這片土地的王。』
 
路德睜開眼,頭腦有些神智不清,花了些時間讓自己清醒後,開始了一天。
.次.大.戰.後,許多人忙著彌補因為戰爭而帶來的破壞,做些什麼都好。儘管─
有些東西是怎麼彌補也回不來的。
 
「路德!!」
才剛下了樓梯,就聽到昔日同伴有朝氣的聲音。
「來!早餐。」
…謝謝。」
平常不習慣早起的菲利,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每天早起,而且照三餐給他送上食物。
「你每天這樣過來,沒關係嗎?你們那邊…」
.大.利也是戰敗國,受到的傷害與衝擊不會小於他們的。
「沒、沒關係啦!我那邊還有哥哥會幫忙啊!」
「哥哥…羅馬諾,是吧?」
「啊!對不起…」
像是觸動到什麼機關,兩人之間的氣氛突然變得凝重,路德知道對方的尷尬,他笑著撫摸對方柔軟的頭髮。
「沒關係…我不在乎。」
 
他是笑了,但那個總是傻乎乎的人如今卻反而笑不出來。
 
-----
 
在基爾的房間裡,連結著一個秘密通道,打開門後,是放置著他寫了幾百年的日記,裡面紀錄了過去輝煌的成就,以及路德誕生後兄弟倆相處的光陰。
 
路德每天、每天,都會看著基爾過去寫的日記,彷彿他還是存在著一般。
 
『威斯特終於叫我哥哥了,好高興啊!』
『建圖書館好辛苦,不過為了威斯特,這不算什麼!只要他高興就好。』
『威斯特受傷了…我在做什麼?明明應該好好保護他的…』
『威斯特竟然自己做甜點!而且超好吃的!本大爺真是超幸福!』
『威斯特身高竟然超過我了!可惡!好想再把他抱在懷裡啊!』
 
送了一口菲利為他做的中餐到嘴裡。
儘管他說不需要,菲利還是每天照三餐送食物過來,已經持續好幾年了。
其實…他肚子根本不餓,可是不能辜負菲利的心意,再怎麼樣路德也會讓自己吃下肚,即使…他早就嘗不出味道的變化。
 
隨手翻開基爾的日記本,當作配菜。
 
『好矛盾…我很喜歡小義,但同時也很討厭他…自從他出現後,威斯特的目光都被吸引走了。本大爺知道的,威斯特是以什麼心情對待小義…就像我對威斯特的感情是一樣的,不過…這種事,如果讓威斯特知道了,他會很困擾吧?…我對他的感情早就不是一般兄弟了…』
 
『我愛你這種話,真是難說出口。』
 
『戰爭結束了,阿爾他們,好像想做什麼對我們不利的事…不管怎樣,至少不能讓威斯特受到傷害,他還那麼年輕…本大爺一定要好好保護他。』
 
『要處決本大爺嗎?沒問題啊…只要威斯特能活下去。只是,沒能說出口…算了!〝我愛你〞這三個字只要我自己知道就好。』
 
「嗚噁…!」
感到一陣不適,路德下意識拿了沙發旁的垃圾桶過來,剛才吃下肚的東西,全從胃裡被趕出來,不停地、不停地
最後總是在乾嘔中結束。
 
但總有個疙瘩在心中一直吐不出來。
 
-----
 
每天、每天,他都會哭,照三餐。
 
在羅德的宅邸裡,伊莉莎白抱著在她懷裡哭不停的菲利,她心疼這從小看到大的孩子每天流不完的淚,也心疼讓菲利流淚的那個人的遭遇。
 
心疼這些孩子的傷痛,可是她除了抱著菲利讓他哭泣外,什麼也不能做。
況且─
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死去,她受到的打擊不會比這些孩子小
 
「好了…菲利,你等一下還要準備晚餐給路德吧!你想讓他看到這張臉嗎?」
見菲利的眼淚沒有停止的樣子,羅德忍不住開口提醒。
 
「!」
聽到羅德這麼一說,菲利馬上停止自己的眼淚,儘管眼角還是有淚水在打轉。
「路德現在的情況,還好嗎?」
…不好。」
 
他連嘗味道的能力都失去了。
 
在他有一次試著在便當裡放了大量辣椒,路德卻一付沒什麼的樣子吃完時,他就發覺不對勁了。
「可是,我什麼也沒辦法做…」
儘管他的人民也在為缺乏糧食挨餓,儘管羅馬諾一開始把他罵到臭頭。
菲利還是堅持要幫忙路德的三餐,因為、因為
 
他不準備的話,路德根本就不會想進食。
 
「路德他那麼體貼,一定會因為是我做的所以勉強自己吃完的…」
至少,讓他維持一點精神來源。
「可是,他最近越來越瘦…我明明都做的很營養的…」
羅德看到菲利眼中的擔憂,他們三個想到的都是同一個答案─
 
勉強吃下,然後嘔吐。
 
「笨蛋先生…」
基爾死後,和他交情好的人,都不免流下眼淚或表示哀傷。
 
只有路德維希,沒有哭。
 
像沒有發生什麼事一樣,他致力於國.家的重建,每日不分晝夜的工作,拼命到讓人害怕的地步。
 
『這是哥哥留給我的,我有讓它重新振作的責任。』
 
雖然那也是原因之一,但羅德知道,隱藏在背後的意義是什麼
只有讓自己忙到分不清晝夜,才能讓自己避免動不動就想到基爾。
可是,又忍不住在每一天,看著基爾寫的日記。
 
矛盾。
 
路德也是他從小看到大的,他也把他當弟弟在疼。
可是,路德越是拼命工作,就越拼命看基爾的日記。
當初,他還看得見那過於拼命的眼裡隱藏的疲累、悲傷、寂寞、煩躁
但是過了幾年,當他發現時─
 
路德的眼裡已經沒有任何情緒,像是失明一般,死亡。
 
總是遲鈍的菲利好像也發現了,於是哭的更嚴重了。
他總是會照三餐送便當過去給路德,然後忍住眼淚來到他這兒後放聲大哭。
 
「羅德,為什麼我這麼沒用呢?」
 
每天都哭到眼睛紅腫的他,這麼問著。
羅德沒辦法回答,那和有沒有用毫無關係。
 
被留下來的人,總是痛苦的。
 
-----
 
對不起、對不起。
沒注意到你的心情。
如果可以,我也想向你傳達我的心情。
所以,求求你!不要走
 
「噁!!」
乾嘔完,因為連日的失眠,路德倒在沙發上,現在,又因為乾嘔而清醒。
早餐、中餐都已經吐出來,他根本沒有什麼東西能再吐。
 
但身體卻克制不住,打顫。
 
「嗚噁!」
止不住的乾嘔,路德覺得全身所有力氣都因為乾嘔而無力。
「路德!!」
送來晚餐的菲利,見狀緊張的跑了過來。
「你又乾嘔了?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帶過來的…」
 
菲利情急之下說出口的話,讓路德在瞬間清醒。
…你說什麼?」
「咦?我說你又…呃…那個…」
…你早就知道了?我每次都會把你的便當吐出來的事…」
…」
 
看他沉默不語就知道答案。
「菲利,你真的很傻…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
「傻的是路德吧!」
他突然大吼,然後哭了出來。
「為什麼不哭呢?」
「基爾哥哥死了,路德你明明比誰都難過,但你都不哭,每次都勉強自己!」
 
「基爾哥哥那麼重視你,他才不希望看到這樣的路德!你為什麼不對自己好一點?」
 
哭腔中帶點抱怨與請求,菲利把他積了好幾十年的話一次說出口。
好害怕。好害怕。
.國經濟越來越復興他就越害怕,因為他知道那都是路德勉強自己換來的。
他看得到,路德的身心狀況越來越差。
要是哪天他突然倒下…那…
 
失去重要的人的痛苦,他不想再體驗第二次了。
但又無能為力。
 
「嗚…路德…你為什麼不哭?你這樣子,基爾哥哥只會更難過!」
菲利邊哭邊說的話,讓路德不知該做何反應。
感覺像是被什麼打到一般,他不停地顫抖,慢慢地將哭泣的菲利抱住。
 
…對不起…」
哥哥。
哥哥、哥哥。
不要走!
不要離開我!
一個人…好可怕!
 
『威斯特,你是帥的跟鳥一樣的本大爺的弟弟,所以一定沒問題。』
『只是你的願望,我會幫你實現所有。』
『就算全世界都是你的敵人,你也不孤單喔!威斯特。』
 
「對不起…哥哥!」
 
菲利停止了眼淚,他呆呆看著眼前抱著他的人。
「路…德…」
哭了。
 
對不起。
他知道哥哥一直很重視他。
也總是拼了命的保護他。
陪他在失眠的夜晚入睡。
將近溺愛般的疼愛自己。
 
但他卻沒有發現哥哥的感情。
他也很少對哥哥表達自己的感情。
「謝謝你一直陪著我、一直照顧我!」
「我最喜歡哥哥了」
「哥哥是我最重要的人」
這種話、還有那些丟臉的話
如果,如果有勇氣直接對他說的話
 
「哥哥!哥哥!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什麼話他都願意說,他絕對不會再害羞了。
他不會再隨便發動戰爭。
也不會隨便讓自己受傷。
他會當個最聽話的威斯特,屬於基爾伯特的威斯特。
所以、所以
 
「不要離開我…哥…」
話還沒講完,路德就因為意識不清而昏了過去。
「路德!?」
 
-----
 
路德生了場大病。
像是過去所有累積的疲累一次爆發,高燒不退。
而菲利則是每天不停在他身邊照顧他。
偶爾羅德里赫跟伊莉莎白會過來換班。
一邊是擔心路德的狀況,一邊是安撫每天在床邊顫抖的菲利。
 
「快起來。快起來。快起來。求求你…路德。」
 
但路德的情況一直沒有好轉,他常常在半夜被惡夢嚇醒。
 
-----
 
如果,他能更堅強,更勇敢
是不是就能早點傳達自己的感情了?
 
「我也喜歡哥哥,哥哥是我生命中無人可取代、最重要的人。」
 
不管多麼想表達,也已經傳達不到了。
他也想回應哥哥對他的重視。
 
(不!本大爺聽到囉!威斯特。)
 
哥哥…?
 
(威斯特,你在幹什麼?像這樣沒用地躺在床上,可不是你該做的。)
 
哥哥?你回來了?
 
(笨蛋!本大爺怎麼可能丟下你一個人呢!你是本大爺最可愛的弟弟啊!)
 
哥哥!哥哥!哥哥!
聽我說!有好多話、好多話,想告訴你
 
(我知道。本大爺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因為,我一直待在威斯特的身邊啊!就算軀殼不在了…)
 
「所以,你要趕快振作起來。」
感覺到額頭上有溫熱的觸碰,那感覺,像是被親吻。
就像以前他生病時基爾對他做的事一樣,身體好轉的祈福。
 
「本大爺最喜歡充滿精神的威斯特!」
而且,你不是一個人。
 
-----
 
「咦…」
不小心睡著,起來卻看到路德帶著笑容的睡顏。
幾十年沒見到了,菲利覺得有些陌生,但又熟悉。
 
摸了摸額頭,意外發現路德的高燒退了,菲利開心的露出笑容。
「呼、太好了…」
…嗯?」
「咩!路德!對不起!我吵醒你了?」
…菲利…?」
他明明記得在和哥哥說話
難道那只是夢?
 
可是哥哥說
『因為,我一直待在你的身邊啊!就算軀殼不在了…』
…只是他看不到而已嗎?
想到這點,路德有些洩氣。
 
被留下的人總是痛苦。
因為一個人太孤單了。
 
「路德…?」
聽到菲利擔憂的呼喚,抬頭,路德突然意識到一件事。
這個人,和哥哥一樣,一直、一直,陪在自己身邊。
.後的十幾年來,每天、每天都不厭其煩的過來,是怕自己做什麼傻事嗎?
其實一直有注意到菲利紅腫的雙眼,菲利也知道他總是勉強吃下東西然後吐出。
好傻啊…不管是誰,都像個笨蛋一樣。
 
「菲利,」
「嗯?」
「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
「咩!?呃、嗯…」
對於對方突然的發言,菲利有些措手不及,但還是害羞的接受了。
糟了,眼睛有些濕潤,明明決定不再在路德面前哭的
「歡迎回來…路德。」
 
但是,還是要努力活下去。
因為最重要的人還是在自己的身邊守護著他。
 
吶、哥哥?
謝謝你。

《Ending》



-小隊員請給我morning call謝謝(喂反了吧)-
 
哈哈...對不起我超不擅長悲文的啦T▽T|||
而且每次在身體的忍耐極限狀態下寫文
就像被什麼附身一樣寫出自己無法控制的怪東西^q^|||
 
這篇是以路德跟菲利兩個人的角度去描寫
至於基爾與路德,還有路德與菲利
三人之間的關係,到底是友情、親情還是愛情?
我沒辦法給答案...就讓大家自己去揣摩了~
(└就說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嘛囧)
 
↓然後我想大家都看過了,不過還是貼一下↓
↓台灣版你摳的【ク.ロ.ス】連結↓
http://tw.nicovideo.jp/watch/sm6347027
 
↓給很神奇看完有難過到的人的安慰獎(啥)↓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6990490
(※崩壞阿西有,不自重阿普有)
 
保留歡樂後續是為了留東西可以讓自己更新(巴頭)
另外就是如果有人看到哭,可以偷偷跟我說讓我開心一下嗎XDD
阿西會愛你的(咦),謝謝:D
 
然後我的賴床功力終於進化到2小時了(8點賴到10點半才起來是怎樣...
接下來的5天我需要小隊員給我morning call T▽T(被總召打
隊輔要人權,請給我們上課打瞌睡的權利謝謝XDD
 
於是後續見了*^口^*


↓7/29更新↓

 

-算是歡樂的後續?-
 

路德維希的憂鬱
 

自從路德在那場高燒突然燒退之後,他以極快的速度康復了。
而且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路德突然振作,羅德看得見他眼中帶有情緒,開始會自己準備三餐,也正常時間就寢,菲利也不再每天照三餐哭泣了。
 

一切都很美好…照理說應該是這樣才對。
 

「羅德!路德狀況不太好耶!」
正在看樂譜的羅德,聞此訊息後擔憂的抬頭,明明前天看到時精神還不錯的啊!難道是又受到什麼打擊變回之前那樣了?
「路德啊…呃,不知道該怎麼說,他說就是有些地方怪怪的!」
 

雖然三餐吃的健康,晚上也很早入睡,可是…
常常有重物壓在自己身上的感覺,不知名的壓迫感讓人無法入眠。
還有就是…
 

「身邊常會突然出現不明的紅色液體。」
 

像是洗澡時,等他注意到時,地上總會有一灘血水。
換衣服後,地板也常會有不明的紅色液體。
更嚴重的情況是衣服也會突然沾到紅色液體。
 

「還有啊~路德說他最近常常覺得肩膀很酸痛,很重的感覺。」
菲利把路德告訴他的煩惱一五一十說出口,看得出來他很擔心。
種種奇怪的現象搞得路德有些神精衰弱,好不容易他振作了,現在卻…
「…該不會是被什麼附身了吧?」
羅德下了結論。
聽東.亞.細.亞的人說過,有時精神委靡加上睡眠不足,容易引來一些怪怪的東西。
 

「菊也是這麼說的~不過路德說這種非科學的東西他不信。」
「笨蛋先生,發生在他周遭的事本身就是非科學啊…」
「吶!我想有個人可以幫我們解決這個問題喔!」
在一旁吃蛋糕,聽著兩人對話的伊莉莎白突然提出了意見。
 

嗯~她也覺得路德一定是被什麼怪東西纏身了,只是大家都看不到,所以啦!
只要請看得到的人幫忙就好啦ˇ
 

-----
 

一早就被突然來訪的眾多客人的吵雜聲給吵醒。
因為整晚失眠剛剛好不容才入睡…所以有些不開心,路德打開門。
「有什麼事嗎?這麼早…亞瑟!?」
菲利、羅德里赫跟伊莉莎白三人一起來他習以為常,可是今天卻多了一個亞瑟?
「路德!我們請亞瑟幫你看附身在你身上的怪東西是什麼!」
「我說過了那種非科學的…」
「路德,搞不好是基爾喔!你不是說夢到他說會一直在你身邊的事?」
 

羅德這話一出,讓路德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雖然他一開始也有想過是哥哥,但如果是哥哥的話,應該是會好好守護他,而不是做那種讓他神精衰弱的事才對啊…
 

「亞瑟!快幫路德看看吧!」
「真是的!不要誤會了!我才不是特地過來幫你的!只是剛好很閒過來!」
說完便抬頭盯著路德看,然後像是看到什麼東西般地驚訝的睜大雙眼,之後維持了好一段時間的空白停格。
「…。」
啊啊…
「亞瑟,怎麼樣?是基爾哥哥嗎?」
見對方一直沒有反應,菲利有些激動的詢問。
路德也一臉在意的樣子。
 

亞瑟看了路德一眼,嗯…他記得這個人好像很崇拜基爾伯特的樣子………
「…我…我什麼都沒看到…」
邊說邊心虛的轉頭。
 

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他什麼都沒看到…
 

他絕對沒有看到一個白髮紅眼的男子一臉猥褻幸福的流著鼻血,還整個人重重的黏在路德身上,不停磨蹭他弟弟的臉頰。




「咩?亞瑟?你臉色很差耶…」
「呃!可能太早起床加上又看到不舒服的東西所以…」
「看到不舒服的東西?我身上果然有什麼東西在嗎?」
被亞瑟這麼一說,路德有些不安起來。
「沒、沒有啦!什麼都沒有!我走啦!」
感到身體不適,亞瑟決定馬上走人,臨走前,還不忘回頭。
 

帶點同情的眼光看著路德說道:
「路德維希,辛苦你了。」
有這種死了也不放過弟弟的變態弟控哥哥。
「咦?什麼?」
「沒有,我說你很幸福,有那麼疼你的哥哥。」
亞瑟盡量無視那個黏在路德身上狂親他臉頰的糟糕人士。
聽到亞瑟難得說出好聽的話,路德先是一愣,然後露出笑容。
「嗯,哥哥真的很疼我!能當他的弟弟,是我覺得最幸福的事!」
「呃、嗯…」
Fu*k!好耀眼的笑容…慘了,這下真的說不出真相了。
如果告訴他真相,路德維希的笑容應該會瞬間扭曲吧!唔!說不出口啊!
 

「那麼,我先走了。」
「嗯!亞瑟謝謝你!」
被道謝了…
一個人煩惱好痛苦啊…

保重,路德維希,希望下次看到你還是精神滿點的樣子。
 

-Ending?-
 



-暑假♥大海♥逛街♥蛋糕♥當阿宅(咦-

其實不管是悲文的本篇
還是歡樂的後續
都是我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完成的
所以在我眼中是,本篇不悲,後續不好笑ˊ口ˋ
因為我從以前就不擅長悲文嘛~
至於平常的文,大家雖然說好笑,我卻只覺得很普通=▽=|||
不過還是有不少人給我正面的肯定,真是太感謝了^O^/♥

所以說,不管是正經阿普、還是弟控變態的阿普
都是愛護阿西的好哥哥喔:D
(↑正篇跟後續我想表達都是這個↑)

然後,刲太太的圖很棒對吧♥♥
(亞瑟的頭被切掉了囧→想看原圖請到相簿的GET♥區,謝謝)
阿西超可愛的♥♥♥♥♥
阿普則是不自重到我想幫他加海苔條*ˊ▽ˋ*

結果太太她很好心的又照我的要求加工
↓然後變成了這樣↓



啊啊啊啊!加了海苔條更猥褻了啊=口=|||
阿普請你快點升天吧...T▽T

沒了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