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肌嬌夢工廠(獨右)-高一4月份(9/20更新)

為節省空間,除非有特殊劇情發生,
不然以後一些無關緊要的數值加減全跳過^q^
不過,加數值跟抽籤的活動我還是會做喔!^O^/
只是每個都寫出來相信大家都會覺得煩。
 
4/13()
一個星期的開始,放置在床頭的電子鐘顯示著05:59,在預定的6點到來準備鈴響的前一秒,路德本想按下按鈕,卻發現被基爾搶先了。
基爾:你繼續睡吧!今天的早餐跟中餐都由我來準備。
這是他們兄弟倆昨晚的約定,中餐做馬鈴薯泥,路德就原諒基爾過去的行為。也許是想賠罪,基爾決定連早餐也由他這個兄長來準備,路德也笑著接受了。
 
可是,如果只單純是馬鈴薯泥的話,實在沒什麼特色,所以基爾決定加些配料,他給弟弟兩種選擇:青椒鑲馬鈴薯泥跟玉米可樂餅。
基爾:今天你想吃哪一道?
哥哥笑的開心,身為弟弟的路德眉頭反而皺了起來,他懷疑他的哥哥是不是真的有心要跟自己道歉,竟然開這種玩笑。他明明知道自己從小到大最討厭
路德:…青椒…討厭…
猶豫了很久,路德臉紅的回答,這種挑食的行為讓他覺得自己像個小孩子一樣,太丟臉了。
 
基爾:阿西~~你好可愛喔
弟弟正解,基爾出的問題確實是故意的。路德從小到大都不挑食(所以才長那麼高大),偏偏就是不喜歡吃青椒,每次他看到青椒的困擾反應,都可愛的讓基爾想撲上去磨蹭路德的臉。
結果馬上就被哥哥施以磨蹭臉頰的暴行☆
路德:哇!哥、哥哥!快、快去準備啦!不然要遲到了!
 
兄弟倆的一天,就在這樣的喧鬧中開始。
 
-----
 
結束了早上的課程,來到令人振奮的午餐時間,打開印有W的飯盒,裡面裝有白飯、德.國.香.腸、炒青菜,還有可樂餅2份,路德露出了笑容。
菲利:咩!路德你的便當裡有可樂餅啊!
因為每個人來自不同地方及家庭,所以中午的便當都各有特色,打開飯盒後看別人的便當裡裝什麼,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喜歡的話還可以互相分享。
路德:嗯!是哥哥一早起來幫我做的喔!
本田:…路德君,你看起來非常開心呢!因為是哥哥做的嗎?
路德:咦!?不、不是啦
看到路德難得露出牙齒笑出聲,本田只是曖昧笑笑,然後拿出了他平時絕不離身的小冊子在上面塗塗寫寫。
而自己開心的原因被朋友這樣一語道破,讓路德覺得很難為情,他趕緊否認。
 
就在三人和樂融融的享用著中餐時,教室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聚集了不少人群也引發了小小的騷動。被吸引注意力的三人組,非常有默契的轉身想看發生了什麼事,結果發現是外面站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是深褐翹髮的男生,笑的一臉燦爛,不…應該說是傻笑?路德不認得他,但他知道那個傻笑男旁邊的金色中長髮,看起來有點慵懶的男生是誰,上星期開學生會議時路德見過他,學生會副會長‧法蘭西斯。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是一年級的教室不是嗎?
 
菲利:咩?安東尼奧哥哥?
看到法蘭西斯旁邊的男生,菲利發出驚呼,他馬上跑過去跟對方打招呼。
安東尼奧:小義!你今天也好可愛!
菲利:安東尼奧哥哥為什麼會來我們班呢?
安東尼奧:吶!小義~你們班有叫「路德」的男生嗎?我在找他。
突然被點名,讓路德嚇了一跳。
所以,這兩個人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是自己嗎?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路德下意識想裝死,不過在他跟法蘭西斯對上眼,並且對方招手要他過去時,他還是很乖的過去了。
 
安東尼奧:嘿,這樣啊!原來就是你,基爾的寶貝弟弟‧路德。
對方一提到兄長的名字,路德原本的防禦心馬上瓦解,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兩個人和基爾同班,而且三人感情不錯?
所以是哥哥的好朋友囉?路德歪著頭思考後下了結論,然後,馬上向後退,並且彎腰90度向兩人鞠躬。
路德:哥哥平常受你們照顧了。
安東尼奧:喂!法蘭西斯,他、他竟然
法蘭西斯:真不敢相信他是基爾的弟弟
不知道自己過份有禮貌的行為小小嚇壞了兩位學長,路德不解他們為什麼會露出那麼驚訝的表情。
 
接著,兩個人很認真的在打量路德,不管是眼睛的顏色、髮色、對人的態度、還是見面的第一印象(弟:認真有禮的小孩,兄:不知道為什麼跩得讓人想揍他一拳),基爾跟路德,都不像一對兄弟。
 
法蘭西斯:嗯?哥哥我覺得不一定喔!他們長得還挺像的!
像發現了什麼,法蘭西斯笑得開心,他動手去把路德梳得整齊的頭髮給弄得非常凌亂,瀏海幾乎全部掉下來。
因為還要重梳,路德覺得很不開心,但安東尼奧卻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開心。
安東尼奧:嘿!這樣跟基爾真的有幾分像耶!
法蘭西斯:是吧!而且他的臉沒有像基爾那麼囂張,稚氣的感覺反而很可愛呢!
路德:稚氣!?
可能是從小就認真過頭了,他一直都有些少年老成,國小還好,國中開始梳油頭後,國一被認為是高中生,國二被以為是大學生,國三別人自動視他為上班族,現在高一了,沒人說他為人夫就不錯了,竟然還說他稚氣?
法蘭西斯:連哥哥我都有些心動了呢!
沒有在意路德內心的疑惑,法蘭西斯只是喃喃自語,然後抬起路德的下巴,在路德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兩人的臉越靠越近,近到嘴唇好像就快碰在一起時
 
?:混帳法蘭西,你在對本大爺的弟弟做什麼!!
熟悉到不行的聲音從遠方的走廊傳來,吸引力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停止了法蘭西斯的行為,他們轉身,不意外的是那個制服總是不好好穿的基爾伯特,他一臉快氣炸的飛奔過來,將兩人分開後,基爾用力的往法蘭西斯的臉揍下去,力道大的讓他整個摔倒在地,還翻滾了兩、三圈。
 
路德:哥哥?!
沒想到兄長會突然出現,路德驚呼。
可是,對自己的好朋友,這樣下手也太重了吧?雖然他覺得得救了
基爾:阿西,你沒事吧?他沒有亂碰你吧?
路德:呃、我沒事
 
法蘭西斯:喂!你打的也太大力了吧!哥哥我漂亮的臉都
有些吃力的法蘭西斯爬起,右手撫摸腫起的臉頰,左手擦掉嘴角的血。
基爾:你活該!誰叫你想搶本大爺的阿西的初吻啊!
沒錯!是初吻喔!他很清楚的,弟弟那寶貴的初吻,他可是拼了命守護了15年,想不到一不注意,差點就要被自己的損友奪走,基爾很氣憤。
路德:等、哥哥,很丟臉耶!
活了15年還沒有過初吻什麼的,傳出去會被人笑吧?哥哥竟然還這樣在人多的場合宣傳,路德覺得很丟臉,他想自己現在臉一定非常紅吧?
法蘭西斯:就是有你這種戀弟狂,他才會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初吻!
基爾:什麼戀弟!本大爺只是在保護他!
 
兩人就這樣在現場吵起來,基爾最後還轉身把氣出在一直在旁邊看戲的安東尼奧身上。怎麼沒好好看住混帳法蘭西?連你也跟著來湊熱鬧…等等,之類的話,而安東尼奧只是一直笑笑的。
…誰叫某個人,從開學到現在,每天都不停的說著:「本大爺的弟弟超棒!」或是「我家阿西超可愛!」之類的讓人懷疑說話者是不是變態的話,雖然法蘭西斯早就知道對方長什麼樣子,但因為安東尼奧沒見過實在很好奇,所以就趁著基爾去上廁所時偷偷跑來一年級的教室…
 
?:你們這些笨蛋先生,不知道現在已經午休了嗎?校門口外都可以聽到你們的吵鬧聲!
就在人群越來越多,惡友三人組越吵越兇(想阻止卻不知道從何下手的路德只能待在一旁看)的時候,有人出面阻止了。
路德:羅德!
他是學校的風紀委員長,專管學校的一切秩序,也是路德的熟人‧羅德里赫。
在以前念國中、國小時,基爾忙著打工沒辦法陪路德的放學後,他都是去羅德里赫家渡過,不是聽他彈鋼琴,不然就是一起看書,兩人感情好的像兄弟。
順代一提,羅德的遲到次數是全校第一,他總是搞不清從家裡到學校的路線。
 
基爾:小少爺?你出現在這幹什麼?
看到羅德,基爾心情更差了,兩人感情不好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羅德看不慣基爾那野蠻的作風,路德微希能長成和他哥哥完全不一樣的個性,只能說自己一直灌輸他優雅又良好的教育,不然現在的路德可能就是第二個基爾伯特了。
而基爾討厭對方的原因,則是因為他一直纏著自己的弟弟(在基爾眼中看來是這樣),尤其是喜歡趁自己打工時,把弟弟帶回家!這個變態誘拐犯!
羅德:笨蛋先生,你們已經嚴重影響午休,請立刻安靜。
 
以極快的速度趕走圍觀的學生,羅德上前卻發現法蘭西斯的臉上有明顯腫胞。
羅德:真是的,你們竟然還打架!我現在用鋼琴來表現我的憤怒。
基爾:什麼鋼琴!這裡哪來的
正想嘲笑對方,卻驚訝的發現原本沒東西的窗邊突然出現一架大鋼琴,奇妙的現象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以至於羅德用什麼表現他的憤怒都沒聽進去。
然後,因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突然出現的鋼琴,而不是羅德的憤怒,所以他很不愉快的又訓了4人一頓,結果注意力只是轉移到羅德身上不到30秒,鋼琴又消失不見了。
 
好不容易吃完中餐要休息的路德,滿腦子是剛才那突然出現又消失的鋼琴,怎麼想也覺得不可思議,難道那是這所學校的七大不可思議之一嗎?
 
◎初吻的事被宣揚及詭異的鋼琴,胃痛+25,變166。
◎認識了安東尼奧。
◎路德差點被法蘭西斯搶走初吻的CG圖x1‧GET。
◎惡友三人喧鬧+無法阻止的路德的CG圖x1‧GET。
 

根太太



↓8/3更新↓

4/15()
結束了累人的體育課,饑餓感促使路德趕快拿起便當吃。
這時才發現,走過來的只有本田一個人,坐在路德前面,平常便當拿出的速度比誰都快的菲利,此時卻不見人影。
 
路德:菲利呢?
本田:這…我不清楚,他一下課就拿著便當走人了。
這麼說來,他上星期三好像也是一下課就不見人影?
雖然想問清楚,但等菲利回來時,已經午休結束了,老師開始上課,路德也不好意思問,結果等到可以問的下課時間時,路德早已忘了這件事了。
 
4/18()
◎出門溜狗,體力+5,變716,胃痛-7,變159。
◎不幸碰到菲利,他竟然沒繫鞋帶!胃痛+15,變164,菲利好感度+3,變272。
 
接著可以安排從下午1點到晚上6點的活動:
1.)出門購物→體力+3
(※馬鈴薯:100元,德.國香腸:250元,胃藥:300元)
2.)什麼都不做在家悠閒渡過→體力-3,智力-3,胃痛-5
3.)找個人一起渡過這美好的下午吧!      
(A.) 基爾伯特
(B.) 菲利西亞諾
(C.) 亞瑟★
(D.) 伊凡
 
那麼,您的選擇是?‧‧‧(3-C.)找亞瑟一起渡過這美好的下午
 
看著冰箱,感覺德.國.香.腸好像剩不多了,果然是每天三餐都吃的關係嗎?這個東西消耗得特別快,看來該去超市補充了。
 
準備好錢包,路德打開門,卻見到那個眉毛粗得讓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人站在他家門前,右手舉起似乎正要敲門的樣子。
路德:亞瑟學長?
亞瑟:啊…我,我只是剛好路過而已!可不是特別來找你的!別誤會了!
似乎沒想到路德會突然開門,亞瑟笑的尷尬,想裝作沒事,但臉卻很紅。
以為對方是真的剛好路過,從小有禮的路德覺得應該邀請對方進來家裡坐坐才有禮貌。
路德:那、亞瑟學長要不要進來坐坐?
看學弟笑的可愛,亞瑟的臉好像比之前更紅,他搔搔頭,一臉「既然你都這麼求我了」的表情進入。
 
路德:對不起,我們家只有牛奶
這是昨天基爾打工結束後買回家的,以前他會灌自己弟弟牛奶,但現在基爾是拼命灌自己牛奶,有時路德還來不及喝,就全被基爾喝光了。
亞瑟搖頭,畢竟是他到別人家打擾,沒什麼資格要求吧?
路德發現,亞瑟從剛才進門前懷中就抱了一個紙袋,進了他家後也不放下,感覺好像很寶貝,而且現在亞瑟還一直盯著紙袋發呆。
路德:亞瑟學長,那個紙袋是?
亞瑟:我、我才沒有說要送給你!你少誤會了!
路德:呃…?
他並沒有說對方要送給他的這種話啊…?
感覺從剛才見面後,亞瑟學長的態度都怪怪的,看起來很緊張還一直猶豫不絕,跟開學生會議時那果決直率的態度相反…是身體不舒服嗎?
亞瑟好像也發現自己說了奇怪的話,為自己的奇怪發言感到丟臉,紅著臉不知道為什麼亞瑟跑進了廁所。
 
路德:诶…?果然是身體不舒服嗎?
路德決定把前天晚上烤好的鬆餅拿出來招待亞瑟,每次哥哥吃完精神都會很好,說不定亞瑟學長吃完也會比較有精神?啊、差點忘了要加楓糖漿了!
等了一會兒,亞瑟走了出來,看起來洗過臉好像比較冷靜了些,不過臉還是有點紅紅的。
亞瑟:抱歉,我剛才
路德:沒關係,反倒是學長你的身體還好嗎?
 
發現路德把自己的失態當成身體不舒服,亞瑟尷尬的笑了笑,如果真的說實話反而會被懷疑吧!他決定就讓對方當作自己身體不舒服,然後將剛才就一直小心保護的紙袋給路德。
亞瑟:給你,我想你應該不討厭。
打開了紙袋,發現裡面放的是剛才自己出門想買的東西,三袋小包裝(10條入)的德.國.香腸,路德看到那些東西有些不解。
咦?為什麼會給他這個?亞瑟學長知道他喜歡吃這個嗎?可是,他應該沒有特別提起才對啊…而且,他不能隨便收別人的東西吧!這樣太不好意思了!
亞瑟:我不小心買太多了啦!反正我們家又不吃,丟了浪費,你就收下吧!
 
既然家裡不吃,為什麼要買?更不可能多買吧?
總覺得亞瑟的理由很奇怪,但路德沒有要去點破的打算,他還是覺得很困擾,雖然有這麼多德.國.香.腸他很開心,可是哥哥一直告誡他不可以隨便收別人送的東西,尤其是吃的…
路德:那個,我給你錢吧!不然我會過意不去的。
亞瑟:不用啦!你直接收下不就好了!你喜歡吃不是嗎?
呃?所以亞瑟學長果然知道嗎?為什麼?…不對,那不是重點!
路德:可是亞瑟學長
亞瑟:不然你就答應我當下屆的學生會長吧!這樣就抵消了!
看亞瑟笑的那麼開心,路德才想起還有這麼一回事。
亞瑟:吶、路德微希,放心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好好教你的!
 
不!重點不是他會不會啦
他現在還是要找打工才行啊!雖然家中經濟靠哥哥每個月的打工薪水還算過得去,不過哥哥每天都一下課就去打工,連假日也幾乎都是整天班,哥哥都沒有時間出去玩,每天看起來都好累!他還要念書呢!
路德看了實在很不忍心,如果自己也能負擔一點家中經濟,兄長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嗯…雖然那個學生會長的薪水是滿吸引人的…但怎麼說也都是一年後吧?他希望的是現在就有打工!
 
亞瑟:嘿~那個基爾伯特,原來是這麼疼弟弟的人啊!
路德:亞瑟學長你認識哥哥嗎?
亞瑟:…那個到時再說,所以你現在很需要一份打工?
收起玩笑的臉,亞瑟的表情有些認真。
 
亞瑟提到,他在一家咖啡廳打工,那家咖啡廳還蠻多人去的,而且時薪還不錯,現在還缺一、兩個服務生,如果路德有興趣,明天下午亞瑟會帶他去那家咖啡廳看看。
路德當然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他終於能幫哥哥分擔經濟了!
 
◎得到30條德.國.香.腸。
◎明天下午不能排行程。
◎聽到可以打工的情報,路德心情很好,胃痛-20,變144。
◎亞瑟對路德好感度+5,變238。
 
4/19()
路德覺得他的胃正發出強烈的抗議。
他來到他學長打工的地方,聽說薪水很高,所以他本來非常期待的,可是
路德臉色蒼白的看著眼前在咖啡廳打工的服務生,不是全身裸露只用一條短布(在路德眼中是這樣)遮住重要的地方,不然就是全身包緊緊的女僕裝,但卻戴著貓耳朵跟貓尾巴。而且服務生感覺…好像都有些面熟,沒記錯的話,他們好像都是…學生會的幹部……
路德不想去思考這背後代表的意思,他決定把思考目標轉移到別的事物上。
客人很多是沒錯,但以女生居多,而且每個客人給他的感覺啊…都像伊莉莎白上身一樣,路德開始在猶豫要不要當場走人了。
 
?:唷,這不是路德嗎?
亞瑟說要去換工作服就丟下路德一個人在更衣室面前,結果從裡面出來的不是亞瑟,而是法蘭西斯,路德看到他當場叫出來。
法蘭西斯比那些只圍一條布的男生還誇張,他什麼都沒穿,最糟糕的部分只用一朵玫瑰花遮住,這種人為什麼還沒被警察抓走啊?
路德:法、法蘭西斯學長,請你穿上衣服!
法蘭西斯:你在說什麼,路德?不少小貓咪來店裡,就是為了看哥哥我呢!其實這種打扮很受女生歡迎的喔
這世界的女性是都生病了嗎?不過就是個曝露狂,竟然還會受歡迎?還有小貓咪是指…?
 
法蘭西斯:哎呀?看你臉這麼紅,難道是被哥哥我吸引了?
因為這家店服務生的打扮都太不知羞恥了,會臉紅很正常吧?
路德很想反駁,但他還來不及開口,下巴就被抬起,被迫正視法蘭西斯的臉,對方意外認真的表情,讓路德動彈不得也移不開視線。
法蘭西斯:看你沒什麼經驗,就讓哥哥我來引導你吧?大人的…噗!
跟之前一樣,就在他們近到像是要親在一起時,換好衣服出來的亞瑟,看到這幕馬上就把法蘭西斯揍到一邊去。
 
亞瑟:真是的,你想對我下屆的學生會長做什麼啊!
路德:亞瑟學長,謝…啊啊啊!拜託你們好好穿衣服啦!
雖然被解救路德很感謝,但一看到亞瑟的打扮讓他當場叫出來,亞瑟也是只在腰邊圍了一條短布就出現。天啊!這個咖啡廳的人怎麼都
亞瑟:如果你要在這裡打工的話,將來也要穿的啊!
不要啊!要他連內褲都沒穿只圍一條布?就算裸露也要有限度啊!這麼羞恥的打工,他不要也罷。
路德決定現在馬上就走人。
亞瑟:他們這邊的時薪是最少2000日円以上喔!有時還有時薪2700日円的!
聽到條件如此高的薪水,路德馬上停住。
…這薪水比哥哥的還高呢!只、只要他做了…就…
可是,實在太丟人了…他做不到啊!
 
路德陷入天人交戰中,現實跟羞恥心在拔河,但在結果還沒出來的時候,他就被法蘭西斯拖入更衣室了。
路德:等等!你要幹嘛!哇!不要!
亞瑟跟法蘭西斯決定不要讓路德猶豫,直接進去換衣服比較快,確實一開始亞瑟也覺得很丟臉,但久了之後就習慣了,甚至現在他還…挺喜歡的?
 
亞瑟站在更衣室前,聽到裡面一直傳來路德的慘叫聲,讓他有一種看到之前的自己的感覺?嗯…他記得一年級是穿貓耳女僕…不知道路德穿起來是怎麼樣?
就在亞瑟思考時,法蘭西斯笑開懷的走出來,表示已經換好衣服了。
但亞瑟只看到門邊露出貓耳朵,那耳朵還微微的發抖,然後過不到幾秒又全縮了回去,顯示了被迫換裝的人有多麼不想見人。
亞瑟:…路德~不要掙扎了。
路德:亞、亞瑟學長,我、我可以不要嗎?
天啊!他真的…他突然有種想自我了斷的感覺…
路德滿臉通紅,他簡直羞的快哭出來了,雖然這制服很可愛,可是讓他這種高頭馬大又少年老成的男生穿起來,根本就是滑稽的小丑嘛!
而且,好像比只圍一條布還來得丟臉的感覺…嗚!哥哥,救命啊!
 
因為路德一直扭扭捏捏,亞瑟直接把對方給拉出來,結果惹來路德的慘叫,亞瑟則是被路德的裝扮給愣住了。
梳好的油頭被迫放下後,臉蛋瞬間年輕許多,是15歲少年該有的臉蛋。
傳統的長裙女僕裝,配上貓耳朵跟貓尾巴,意外地路德穿起來非常適合,配上那嬌羞欲滴又眩然欲泣的表情,讓亞瑟不小心就看呆了。
路德:亞、亞瑟學長?
奇怪,他為什麼都不動?而且還臉紅…要臉紅的應該是自己吧?
…果然是自己穿這樣很奇怪吧…所以嚇壞亞瑟學長了?
 
連法蘭西斯也發現亞瑟的不對勁,但他只是笑笑的輕拍對方。
法蘭西斯:喂!你快害對方哭了喔!
一語驚醒發呆中的亞瑟,路德看起來確實好像快哭的樣子,而且還一臉沮喪。
路德:對不起,我穿起來果然很奇怪!我馬上去換
路德不得不承認亞瑟剛才嚇到呆住的表情,讓他有點受傷,邊說邊轉身想進更衣室換衣服,手卻被對方拉住。
亞瑟:等一下!你穿起來很可愛!不要換!
路德:!
亞瑟的直球讓路德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被亞瑟這樣直接稱讚,路德覺得全身都熱到快燒起來的地步。
而另一方面,看到路德臉紅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多麼不得了的話的亞瑟,臉紅的程度不會輸給路德,他也跟對方一樣定格了。
 
法蘭西斯:哎呀…這真是…
如果是正常的校園漫畫,會覺得這個場景很浪漫,但現在一個是貓耳女僕,一個是裸執事,這個畫面到底…該怎麼形容才好?而且…
兩個人看著對方互相臉紅,像笨蛋一樣。
 
◎因為穿了羞恥的衣服,胃痛+30,變148。
◎路德戀愛敏感+5,變21。
◎亞瑟對路德好感度+20,變258。
◎亞瑟拉住路德,稱讚他很可愛的CG圖x1‧GET。
 

刲煞燬煌太太



根太太


偽色太太

 
-----
 
路德坐在更衣室旁的椅子上休息,因為亞瑟那麼說,結果他到現在還穿著羞恥的女僕裝,而且也沒有拒絕這份打工…唉!
不過,真的嚇了他一大跳,亞瑟學長用那麼認真的表情說這樣的他很可愛,讓他到現在…還是心跳不已,感覺有點心動…
亞瑟:路德!久等了!
學生會長手上拿著一張紙,裡頭寫著每個不同班表的打工時數以及注意事項。
亞瑟:來、你看你想排哪些班,一星期不要超過十小時就可以了。
路德看著班表,以下有幾個組合可以選擇:
 
↓8/13 更新↓

 
(1.)   二、三、四放學後_(1票)
(2.)   三、四放學後+週日下午時段_(5票)
(3.)   週五放學後+六、日下午時段_(1票)
(4.)   還是不要好了_(1票)
    選了平常日的放學後打工的話,路德將不能安排放學後的行程、社團也不能參加,請注意。
    選了六、日下午,路德將不能安排下午的行程,也不能找欲攻略的對象進行觸發劇情,請注意。
    選對時間的話,可以增加亞瑟的好感度,選(4.)的話,亞瑟對路德的好感度會降至100,請注意。
 
那麼,您的選擇是?...(2.)三、四放學後+週日下午時段
 
…他星期二跟星期五會固定去社團,星期一又要開學生會議…那麼…
路德:那麼我就星期三、星期四跟星期日下午吧!
亞瑟:喔!我剛好也是那三天打工耶!以後多指教囉!
看亞瑟笑得開心地伸出手,路德雖然還在為剛才的事不好意思,但還是伸出去握住了亞瑟的手回應對方。
 
◎以後星期三、星期四放學後,及星期日下午不能排行程。
 
-----
 
◎晚上和伊凡一起渡過,對路德好感度+3,變175。
◎因為不小心玩太晚了,結果太晚回家讓基爾擔心,對路德好感度-1,變665。
 
基爾:真是的,阿西!我不是說過不管怎麼樣,最晚9點前要回到家的嗎?
路德: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
基爾嘆氣,沒想到打工回來竟然沒有可愛弟弟的迎接,他還把家裡找遍了…阿西這麼可愛,還這麼晚在外面晃,要是被變態拐走怎麼辦?
不過看見路德平安無事,基爾鬆了口氣,他拿出打工完在回家路上買的蛋糕。
基爾:我買了提拉米蘇喔!來吃吧!
路德:嗯、好啊!
 
品嚐著好吃的甜食,路德看著基爾思考著,要不要把今天找到打工的事告訴自己的兄長呢?…不行,雖然找到打工很開心,但要穿那麼丟臉的衣服的事情他實在說不出口,而且,其實哥哥也一直反對他打工。
基爾:嗯?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
路德:…啊、沒有啦!我想說~提拉米蘇真是好吃呢!
基爾:我就想你一定會喜歡所以才買的!這家的提拉米蘇特別好吃呢!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很有罪惡感…哥哥,對不起哦!可是我是為了你…
 
4/20()
菲利:終於等到午餐時間了!路德,我跟你說…咦?
好不容易熬到午餐時間,菲利正想轉身告訴路德今天烤了新口味的Pizza時,就發現對方抱著飯盒跑了出去,覺得奇怪之餘,又發現在路德桌上放了他的飯盒。
嗯?那路德剛才抱的飯盒是…?話說,他是要去哪裡啊?
本田:…路德君呢?
拿了飯盒走過來,卻發現一起吃便當的人少了一個。
菲利:他剛才跑出去了,不知道為什麼?而且,他手中還拿著一個飯盒。
本田:!難道是要給誰他親手做的便當?是基爾君嗎?
像是啟動了什麼機關,本田又拿出了隨手可見的小冊子在上面塗塗寫寫。
 
-2年級教室前-
法蘭西斯:啊?亞瑟在哪班?
看著朋友的寶貝弟弟一臉著急的說有問題要請教自己,想不到竟然是問那個眉毛的下落,法蘭西斯有點驚訝,不過基爾的表情更讓他覺得有趣。
路德:嗯!我有急事找他!
基爾:阿西!你找那個眉毛要做什麼啊?
可惡!他還以為弟弟來他們班,是想和自己一起吃中餐,結果竟然是要找那個可惡的眉毛小子?還有,他手中抱的飯盒不是他們兄弟倆的飯盒…那、那是要給誰的啊?
啟動「弟控雷達」的基爾現在心情有點著急,不過法蘭西斯完全不管對方緊張的情緒,他指出亞瑟平常中午都會在學生會長辦公室處理公務,到那裡去找他比較快。
路德:謝謝你!我先走了!
基爾:等等、阿西!你那個便當
 
-學生會長辦公室前-
路德在門前來回走動,他抱著飯盒試著叫自己冷靜,可是心跳卻不聽話的越跳越快。
 
~~為了感謝亞瑟學長送自己德.國.香.腸,還介紹自己打工,他想說做便當給對方吃當作道謝。沒錯,只是道謝而已!唉、可是~~總覺得有點難為情…他是第一次幫除了哥哥以外的人做便當…而且,他這樣擅自做,搞不好亞瑟學長早就有自己帶便當了說…
 
路德在門前猶豫了很久,好幾次想直接敲門然後進入,可是因為太難為情又想轉身走人自己解決掉,但基於禮貌總覺得還是要有所表示才好於是又留下來,結果陷入了反覆的循環中。
 
唉!算了!還是自己解決掉好了!
最後羞恥心勝過了感謝心,路德安慰自己感謝還有其他方式後便轉身走人,結果如一般小說、漫畫的模式,學生會長辦公室的門在這時突然打開了。
 
亞瑟:嗯?路德?
沒想到亞瑟會突然出現,路德整個人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一看到亞瑟,路德就會想到前一天亞瑟說他很可愛的事,腦袋被「害羞」塞滿思考不能,他下意識把便當遞給亞瑟。
路德:我擅自做了真是抱歉!如果已經吃飽就請送給別人吃吧!對不起!
敵不過羞恥心,路德將便當硬塞給對方後就想轉身逃走。
亞瑟:等等!路德?
對於路德的落荒而逃,亞瑟雖然反應不及,但也不打算讓對方如意,他急著跑上前想拉住路德,結果人沒抓到,亞瑟自己先滑倒,連帶的把跑在前面的路德也壓倒在地上。
 
路德:哇!
亞瑟:啊、抱歉!可是
飯盒緊緊抓著所以沒有翻倒,亞瑟把飯盒放地上,握住路德的手。
路德:!亞亞亞亞瑟學長??
亞瑟:我抓到你了,路德!
腦袋還沒恢復正常運作,就被對方又壓倒又握住手,還說出那種奇怪的話,路德瞬間覺得臉紅得快燒起來,大腦內的「害羞」好像已經快溢滿而出了。
亞瑟:…?
不太懂眼前的人為什麼臉可以紅成這樣,他只是想問對方為什麼突然塞東西給自己而且?不過,臉紅成這樣,好可愛…有點想就這樣…
亞瑟的臉不自覺靠近對方的嘴唇。
 
?:啊啊啊啊!!混帳眉毛你在做什麼!!
不遠處傳來基爾的慘叫聲,喚醒了陷入混亂的路德跟沉思中的亞瑟。回頭看,發現法蘭西斯跟安東尼奧跟在基爾身後,他們一臉「我們已經盡力了」的表情看著路德跟亞瑟。
路德:哥哥
基爾:阿西你…手啊啊啊!!
發現弟弟不但被變態壓倒在地上,雙手還被緊緊握住,基爾氣急敗壞的衝過去,推開亞瑟並把路德扶起來抱在自己的懷裡。
 
基爾:大白天的你竟然想對本大爺的阿西出手!你這個變態!
路德:等等!哥哥~這樣很丟臉…快放開我啦!
基爾:我不要!放開你太危險了!
真是的!他就在想為什麼自己的寶貝弟弟會多帶一個便當,還問臭眉毛在哪裡,果然是臭眉毛逼阿西做便當給他的!竟然還讓他直擊犯罪現場!還好他掙脫了法蘭西斯他們的阻撓,不然臭眉毛不知道還會對阿西做什麼!竟然把阿西給壓倒還握住他柔嫩的雙手!可惡啊啊啊!!阿西的手是你可以碰的嗎?!
 
看亞瑟一臉疑惑但又覺得很開心的看著路德交給他的飯盒,在基爾眼中成了淫笑,越想越氣,基爾直接衝了過去,當場和亞瑟打了起來。
基爾:可惡的色情大使!不要把歪腦筋動到本大爺的弟弟身上!
亞瑟:我什麼都還沒有做啊!你這莫名其妙的不憫自戀狂!
基爾:你說誰不憫!本大爺今天一定要讓你的眉毛只剩一根!可惡~~
 
莫名其妙的發展讓路德搞不清楚狀況,他不知道該怎麼阻止自己已經暴走的哥哥跟學長的打架,想求助於法蘭西斯跟安東尼奧,卻發現他們竟然在打賭誰會贏,接收到路德求救的眼神,法蘭西斯曖昧一笑,走到路德身邊撫摸他的頭髮。
法蘭西斯:好乖喔~~受歡迎的人真是辛苦呢!不過基爾也真是的,把你一個人丟在一邊是很危險的唷
然後,在路德還沒意識到前,法蘭西斯快速的在路德臉頰上印下一吻。
當然這一幕被裝有「弟控雷達」的基爾看到了,不免又陷入三人打架的亂鬥,腦袋因為法蘭西斯這一吻變得更混亂的路德,想勸架卻只能呆立在一旁,而安東尼奧只是看好戲般的一直在傻笑。
安東尼奧:真是的,你們再吵,等一下羅德又要來了喔
 
◎結果因為沒吃中餐,路德餓了整個下午,體力-5,變711。
◎手製便當讓亞瑟驚嘆,對路德好感度+2,變260。
◎弟控雷達開啟15次,基爾的弟控等級升級到Level.5(目前EXP:80)。
◎路德被亞瑟壓倒並握住雙手的CG圖x1‧GET。
◎基爾抱住路德並對亞瑟比中指的不良CG圖x1‧GET。
 

橙香酒太太


凜夜太太


 
4/22()
菲利:又到了星期三的中午啦啦啦
再一次的星期三中午,雖然體育課後的饑餓讓路德很想直接開飯盒來吃,但有鑑於前兩次都找不到人,這次路德決定不管便當先拉住了要離開教室的菲利,要他說明為什麼星期三中午都會消失不見的原因。
 
菲利:咦?我去隔壁班和哥哥吃中餐啊!
一臉天真的回答,菲利提到,他和他的雙胞胎哥哥分在不同班,所以約好每個星期三一起吃中餐。
菲利:對了,路德也一起來吧!哥哥也很想見你呢!
路德:什麼?等一下,那本田他
不等路德說完話,菲利開心的拿著路德跟他的便當,拉著路德就是往另外一班跑去。
 
男同學A:唷!弟弟,又來和哥哥一起吃飯了嗎?
可能是常跑去和雙胞胎哥哥一起吃飯的關係,菲利在隔壁班認識的人好像不少,很多人看到他都會和他打招呼。
路德遠遠就發現坐在教室最左邊,位於窗前的菲利的哥哥,他們不愧是雙胞胎,真的十分的像,可是表情好像…不太一樣?菲利總是笑笑的,他的哥哥…叫羅馬諾嗎?臉臭臭的,好像不太高興的感覺。
 
羅馬諾:喂!菲利奇亞諾,這個討厭的金髮男是誰啊?
一走到羅馬諾面前就先被嫌惡一番,路德突然覺得他的胃好像有些不太舒服。
菲利笑盈盈的向兩人介紹彼此,路德無視那隱隱做痛的胃後有禮貌的向對方打招呼,然後輪到羅馬諾向路德打招呼時
 
羅馬諾:塞你的蛋去吧!你這馬鈴薯男!
 
路德:……
菲利:……
有些會教壞小朋友的打招呼方式,讓路德跟菲利都當場愣住,先回神的菲利面有難色的拉著羅馬諾,好像很困擾雙胞胎哥哥的行為但又不知道該拿對方如何一樣,而羅馬諾則想掙脫菲利,兄弟倆當場拉扯起來。
菲利:啊、哥哥~~
羅馬諾:可惡!放手啦!混蛋!
 
啊啊…胃好像…唔嗚!
 
按著發疼的胃,路德拿出平常放在口袋裡的胃藥趕緊一吞,讓自己緩和一下。
待兄弟拉扯結束後,三人以羅馬諾為中心成一個圓坐下來吃飯。
菲利:真是的!哥哥~你不是很想見路德的嗎?
羅馬諾:誰、誰想見這種傢伙啊!
根據菲利透露,因為他幾乎每天回家都會和哥哥羅馬諾談路德的事,結果前天羅馬諾竟然下意識說出了「馬鈴薯男有那麼好?這樣我挺想看看他長什麼樣子的!」這種話,剛好今天路德抓住他,所以菲利就決定帶路德過來。
 
菲利:而且啊~哥哥之前還說…唔!
似乎還想透露什麼兄弟間的對話,不過被羅馬諾粗魯的捂住嘴阻止菲利繼續說下去,兩兄弟又開始拉扯起來。
羅馬諾:混、混帳!閉嘴啦!不是叫你不要說了嗎?!
菲利不停掙扎,似乎想說什麼,可是羅馬諾就是不肯讓步。
這時,羅馬諾發現路德一直盯著他看,想到剛才被弟弟曝露的真心話,羅馬諾又氣又臉紅的開始把怒罵的對象轉到路德身上。
羅馬諾:你不要誤會啊!我才沒有想見你!還有,我看你也不過就是個馬鈴薯,哪裡好啦?我弟弟一定是眼瞎了才會每天說你的好話!
聽著羅馬諾看似很嗆其實完全沒有任何攻擊力的發言,路德完全沒有感覺,他只覺得胃在發疼。奇怪,剛剛不是才剛吃過嗎…?為什麼…嗚…
另一方面,沒有注意到路德的胃痛,菲利好不容易掙脫羅馬諾,他急著反駁對方,不停說路德的好話。
 
菲利:哥哥,路德很棒的!他不止會幫我繫鞋帶,而且功課很好,很聰明哦!體育很棒,也很會畫畫!家政超強,路德做的菜跟甜點都超好吃的,他將來絕對是個好妻子喔
 
一連串不停地,菲利說了很多路德的好話,卻讓聽者的羅馬諾跟路德愣在原地,尤其是後者,頭一次被朋友當面如此稱讚,而且…他剛才…好像在最後說了個很不得了的名詞…?呃…妻…子?反覆思考,路德的臉漸漸被染上粉紅色,大腦好像又當機了,德.國.香.腸也只含住了一半就停止動作,雖然張著嘴卻完全沒有要吃,路德看起來是整個人僵住了。
 
菲利:路德?你怎麼了?
似乎沒有發現到自己剛才說了不得了的發言,菲利一臉天真的關心著好朋友的情況。嗯~臉紅紅的,發燒了嗎?不過,好可愛喔!
另一方面,回神的羅馬諾,看著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弟弟跟臉紅得像蕃茄的路德,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有氣上來。
羅馬諾:混帳!你每天都講,我聽到都不想聽了啦!還有,什麼好妻子啊?我才不相信他做菜好吃!
 
說畢,羅馬諾上前把路德沒吃到嘴裡、還剩一半在外面的德.國.香.腸用門牙咬掉。
 
路德:?!!!!!!!!!!!!!!!!!
菲利:啊─!!?
將用奇怪方式嚐到的德.國.香.腸好好咀嚼,羅馬諾好像對於其美味驚嘆的睜大了眼,但彷彿又怕被路德發現般的裝作一臉難吃樣,紅著臉說「難吃死了!」掩飾過去,不過似乎沒有人注意到他這句話。
親眼目睹的菲利當場叫出聲,引來教室內所有人的注意力,而路德則是依然呈現石化狀態,只是這回他連筷子都拿不好了,聽到筷子掉落地上發出的聲音才讓路德回神,反應大得整個人往後倒。
 
意識到剛才發生的一切,路德不敢相信的捂著嘴唇,還不忘趕快把在嘴裡的德.國.香.腸吃掉。
剛、剛才是…怎麼回事?雖然沒有碰到嘴唇,可是也、也太靠近了吧?而且,哪有人是這種吃法?直接咬掉應該是找脆一點,像餅乾之類的…不對啊啊啊!他看電視上說那是戀人之間才會做的事啊!!
 
路德越想頭腦越混亂,而菲利好像也一反平常的悠閒,看起來有點著急。
菲利: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的朋友?路德我也要這樣吃德.國.香.腸啦!
說完便夾起剩下唯一一條的德.國.香.腸就是往路德身上撲過去,想再來一次剛才的嘴斷香.腸,結果當然是被恢復意識的路德拼命拒絕了。
羅馬諾:喂、你們
覺得自己又再度被兩人忽略的羅馬諾這回氣不起來,他搞不懂弟弟和眼前那個馬鈴薯男的反應是怎麼回事,不過就是…吃東西的方法特別了點嘛!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剛才氣一上來,就想那麼做啊…到底為什麼?
 
◎認識了羅馬諾。
◎發生一連串的事,路德的胃異常發疼,胃痛+40,變198。
◎羅馬諾咬掉路德有一半沒吃到的德.國.香.腸的CG圖x1‧GET。
◎以後星期三中午會和菲利及羅馬諾一起用餐。


根太太

 
刲煞燬煌太太

 
結束了混亂的中餐,路德跟菲利在教室外的窗邊聊天。
菲利:對不起!哥哥剛才竟然做了那種事
路德:沒關係啦!只是有點嚇到
不得不承認他現在心跳還是很快,而且,胃也很痛
不過,路德不禁懷疑,菲利跟羅馬諾真的是雙胞胎嗎?雖然他們是長的很像,不過呆毛翹不同邊,個性更是差很多啊
 
菲利:啊!可能是因為我們以前沒有住在一起吧?
他笑著提到,以前他們兄弟曾分開過,被不同的人撫養長大,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兄弟不止個性不同,就連感情…好像也不太好。
菲利:哥哥他是給安東尼奧哥哥養大的哦!
安東尼奧?不就是哥哥那位一直在傻笑的朋友嗎?那種人比較像是帶大菲利的人吧?怎麼會是羅馬諾…?路德越來越不解了。
 
-----
 
星期三下午,是路德第一次打工的日子。
獨自換上服務生制服後,路德就因為羞恥心發作而躲在衣櫃旁邊。
 
不行!他做不到啦!果然他穿這種衣服太丟人了~~還是逃吧?不行…這樣太沒有責任感了!唉!可是…
亞瑟:嗯?
進入更衣室的亞瑟,發現路德坐在自己的衣櫃旁邊,全身不停發抖看起來像受到驚嚇的貓咪一樣,那模樣讓亞瑟忍不住想笑。
亞瑟:都要開始了,你還在害羞那怎麼行呢?
聽到亞瑟的聲音,路德轉身,看到的卻是兩天前他給亞瑟的飯盒。
 
亞瑟:我已經洗好了,謝謝你!很好吃喔!
對了,他都忘了這回事了。為了感謝對方送自己東西又介紹工作給自己,他特地做了便當當作感謝,結果因為哥哥來搗亂,害他不能好好道謝
站起身來,路德正想要道謝,卻赫然發現亞瑟正在換服務生制服,他趕緊轉身,手緊握飯盒,鼓起勇氣說道。
路德:那個,亞瑟學長!謝謝你送我德.國.香.腸,還找工作給我…
亞瑟:呃!你別誤會啊!我、我才不是看你很需要才幫你的!
突然被路德這樣道謝,亞瑟好像有些不好意思,隨便說個話搪塞過去後便推著路德出去。
亞瑟:好了!你今天是第一次,要好好加油啊!
 
走到店內,因為正值放學後的黃金時段,所以店內不少客人,路德拼命安慰自己。
沒事的!沒事的!他認識的人沒有很多,只要不是哥哥或是他認識的人,就沒有關係了!對了!把客人都當作馬鈴薯泥!這樣就沒問題了!
 
自我安慰後,路德覺得自己比較能去面對客人了,拿著點菜單走往一對剛進到店內的男女。越是走近,感覺心跳越快。
不要緊張!他們都是馬鈴薯泥!對!馬鈴薯泥!
路德:你好,請問需要什麼服務?
女性:我要一個草莓聖代…咦?路…德…?
聽到女性呼喚自己的名字,路德嚇壞,他有些僵硬的抬起頭。
褐色長髮及幾乎是標誌的呆毛,路德一看就知道她是誰,畢竟他們昨天還一起向本田學繪畫,那是…同社團的灣娘!
灣娘笑的有些曖昧,而坐在她對面、臉上面無表情的男性則有些狀況外。
 
馬鈴薯泥馬鈴薯泥馬鈴薯泥馬鈴薯泥馬鈴薯泥馬鈴薯泥馬鈴薯泥馬鈴薯泥!!他們都是馬鈴薯…泥…
 
路德:哇啊!拜託你不要看!
大腦的「害羞」溢滿而出,羞恥心當場爆表,路德臉紅得拿著點菜單擋住自己的臉,他無力的蹲下去,有種想哭的感覺。
…才、才第一個客人,就是他認識的人,他不行了啦!好想逃~~
 
灣娘:路、路德!你不要緊張嘛!我不會跟別人說的!
似乎知道路德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灣娘試著安撫對方,把路德扶起。
路德:真的嗎…?
聽到對方的保證,路德有些怯懦的把頭從點菜單中抬起。
因為害羞所以臉紅,加上羞恥心爆表所以眼角有些淚水
 
灣娘:我不行了!好萌!
男性:小灣!?
看著路德的灣娘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流了鼻血,嚇壞了路德跟在灣娘對面著WW學園國中部制服的男性,他急著拿衛生紙讓對方止血。
不過灣娘似乎並不為自己的鼻血擔心,她看起來有些興奮,路德甚至覺得她有點伊莉莎白上身的感覺。還有,她手上什麼時候出現了相機…?
 
灣娘: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跟你哥哥說的!
路德:
這跟剛剛說的不一樣吧?不會跟哥哥說?難道跟其他人就會說嗎?還有,總覺得她手上的相機好像從剛才就一直對著自己拍的感覺
路德:那個…相機…?
灣娘:你放心!我絕對沒有要拿去沖洗然後放到網路上拍賣的打算哦!也不會交給菊的!放心!放心
路德:
…她剛才好像說了很不得了的話…?
路德:真、真的嗎?我這種難看的樣子,你不會讓別人知道吧?
灣娘:不會!絕對不會讓令兄知道的我們是朋友嘛
朋友…!!
聽到灣娘做出朋友的保證,讓路德很感動,不過,才第一天就碰到認識的人,讓他有些不安。
 
◎穿著丟臉的衣服打工,胃痛+15,變213;亞瑟好感度+1,變261。
 

橙香酒太太
 

↓8/24 更新↓


 
4/23()
現在正值放學時間,因為一小時後要打工,路德趕著回家做送去給基爾的晚餐,有點小跑步的快步走,卻在快到校門口時停了下來。
站在校門口的高大男子背影看起來很孤單。路德知道他是誰,因為在這所學校他認識那麼高大的男生也只有一個,於是毫不猶豫地跑去打招呼。
 
路德:伊凡!
一看到路德,伊凡馬上露出天真的笑容。
伊凡:路德君?太好了~我在等你,好怕沒有遇到你呢!
路德:等我?為什麼?
面對路德的疑問,伊凡沒有回答,只是握住了路德的左手腕,並把他逼到了牆邊。雖然被伊凡壓在牆上,路德覺得有些奇怪,不過他更在意的是伊凡握住他左手腕的事,力道強大的讓路德感到疼痛,忍不住皺眉。
 
路德:伊凡?呃…很、痛…
伊凡:很痛嗎?沒關係,因為這是懲罰喔コル☆
懲罰…?
伊凡笑容滿面說出來的話讓路德不解,而且他雖然笑著,卻讓人覺得有點害怕,感覺比較像在生氣,握住路德手腕的力道也越來越大。
路德:伊凡!好痛!好痛…唔!
完全不懂朋友為什麼會突然這樣,路德想甩開卻被對方緊緊握住左手。
怎麼辦?雖然防身術他會幾招,但不想用在朋友身上啊!
 
路德:伊凡!伊凡!!!
伊凡:!
聽到路德的叫喚聲,伊凡鬆開握住路德的手,表情看起來有些驚恐,身體還微微顫抖,像是被自己的行為嚇到,和剛才微笑地做出粗暴行為的樣子完全不同,前後反差讓路德有些疑惑。
伊凡:啊…對不起!我…
 
-----
 
在校園的販賣機旁,路德拿了水給坐在椅子上的伊凡喝,對於剛才對路德動粗的事讓他感到很沮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差,但路德想還是先讓伊凡提起精神再說。
伊凡:對不起!我剛才太激動了
路德:呃、沒關係!其實我沒有很痛…而且,你原本找我是要說什麼?
說到此處,伊凡有點難過的抬起頭,輕輕執起路德的左手,一直盯著路德什麼都沒套上的無名指看。
就在那一秒,路德突然想起他忘記的事。
 
伊凡送他的櫻花戒指!!
之前被哥哥強迫拿下,一直叫自己要去跟伊凡道歉,可是一連串發生太多事讓他完全忘記了!所以伊凡剛才的態度才會那麼奇怪嗎?是生氣了吧
 
路德:對不起!我一直忘了說,戒指被我哥
低頭道歉,路德把之前被基爾強迫拿下戒指的事告訴伊凡,而伊凡只是靜靜的聽,當他聽完時,表情看起來像極了被欺負的小孩一樣。
伊凡:這樣啊
路德:所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路德很慌張,因為剛才伊凡那生氣的態度讓他嚇到了,他好怕要是因為這樣伊凡就不跟他做朋友的話
不過伊凡完全沒在聽路德道歉,比較像是對著遠方發呆。
路德:伊凡?你還在生氣嗎?
伊凡:啊、沒有,我只是在想,上星期攻擊我的人是不是就是路德的哥哥…?
路德:什麼!?
 
事情要追朔到上星期二下午,伊凡班上的體育課正好跟二年級某一班的體育課同時間,結果一個白髮紅眼…嗯,因為跟兔子一樣所以他印象很深刻(不過做出來的行為完全不像兔子),他聽到那個人遠遠地對他喊「混蛋向日葵!再對我弟弟動歪腦筋你就完了!」之後,一顆籃球就直接朝他飛來…
伊凡:等到我再清醒時,已經在保健室了。
 
結果哥哥還是對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