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肌嬌夢工廠(獨右)-高一5月份(7/17更新)

5/4()
從今天開始,路德和基爾會出發到北.海.道的登.別.溫泉區,開始了兄弟倆3天2夜的觀光旅行。 

一早8點出發,在一連串的搭車、換車中渡過了將近5個小時,到了登.別兩人先去預定好的旅館check in,旅館服務生帶領路德與基爾穿越長長的走廊來到兩人即將入住2夜的客房。
 
基爾:哇、太棒了!
一把行李放下,基爾隨即像個小孩子一樣四處亂跑。
以兩人進入的和室房為中心,前方是可以看風景的小陽台,打開右邊的拉門是兄弟倆晚上要入睡的寢室,而左邊的拉門則是西式風格的客廳,打開西式客廳裡的另一扇門,可以進入這間客房成員專用的露天溫泉。
基爾:溫泉!是溫泉!
路德:哥哥,你怎麼像個去修學旅行的國中生一樣興奮
基爾:阿西!我們來泡溫泉吧!現在馬上!
路德:咦!?
來不及阻止,路德就被自己的兄長硬脫掉上衣進入露天溫泉泡湯了。
…泡溫泉之前,應該先洗澡才對吧?有點無奈的在內心吐嘈,不過看著基爾露出懶洋洋的舒服神情時,路德也突然覺得無所謂了。
基爾:啊~真棒啊!好舒服~~
路德:…哥哥,你這樣好像老頭子!
兩人在溫泉裡泡了約半小時,彷彿像從溫泉裡得到能量的基爾,精神奕奕地拉著路德起來,告訴對方要準備出門了。
 
正準備要換上原本的衣服時,路德發現基爾非常自然的換上店家幫他們準備好的紺色浴衣…等等,意思是說他想要穿這樣出門嗎?不會太突兀了嗎?
基爾:什麼?阿西你不知道登.別.溫泉街可以穿浴衣逛嗎?
路德:我不是那個意思。
雖然他知道溫泉街可以穿浴衣逛,可是、可是他們又不是只有逛溫泉街,難道連去觀光地也要穿著浴衣嗎?總覺得這樣穿好招搖,有點難為情
不理會路德的難為情,基爾自動幫路德穿上了同樣是旅館提供的紺色浴衣。
基爾:管那麼多幹什麼!反正穿這樣玩很有趣啊!我們走吧!
 
雖然穿著浴衣在大街上逛讓路德有些不自在,但因為兄長看起來似乎非常開心的樣子,漸漸的,他好像也覺得無所謂了。
從旅館出發,走幾分鐘的路到達被認定的北.海.道遺產-地.獄.谷,登.別.溫泉的源頭。壯觀的火山地形,從地底不斷冒出的熱氣及泉水,帶點硫磺味的氣體,看著眼前的情景,彷彿親臨地獄,路德似乎可以了解此地為什麼會如此命名了。
基爾:好酷啊!難怪會說是鬼的棲息地!
路德:嗯,這畫面…好棒。
相較於依然非常興奮的基爾,路德就顯得冷靜,他想用他的眼睛好好把眼前的景象記下來。
 
在地.獄.谷待了一會兒,兄弟兩又出發前往在這附近必去的地區:日.和.山、大.湯.沼、奧.之.湯、大.正.地.獄展望台…,最後在大.湯.沼.川.探.詢.步.道上的大.正.地.獄.旁休息,雖然在每個地區都有小小休息一下,可是畢竟平常很少會走這麼多路,腳還是有些疼痛。
坐在圓木頭上,兄弟兩把腳泡在湖沼裡,微燙的溫泉讓路德與基爾享受到足湯的樂趣。
基爾:呀─這真是一大享受啊!好舒服!
路德:嗯,是啊!好舒服
基爾轉頭看向路德,因為一直在走路的關係有些流汗,汗水順著臉頰滑下,經過鎖骨最後滴入浴衣內,加上因為足湯的關係,路德露出了非常享受的舒服表情,整個感覺看起來就像是
 
哇啊啊啊啊!他在想什麼啊!
 
發現自己腦中浮現奇怪的畫面,基爾趕緊阻止自己繼續想下去。
真是的,這次是出來玩的,是很健康的旅行…對、旅行,家族旅行。
路德:來,哥哥,肚子餓了吧?
將基爾的飯盒遞過去,裡面有路德一早起來準備的三明治與德.國.香.腸切片,肚子正餓的基爾立刻打開飯盒品嚐起三明治,而看兄長吃的津津有味,路德自己咬了一口三明治,然後笑了出來。
路德:這樣子,好像出來遠足一樣!好懷念喔
說起來,他們兄弟以前還常常一起出去玩,然後在草地上吃著中餐,過去常常黏在一起玩的回憶,不管是路德還是基爾依然記憶猶新。
 
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呢?
那個時候吧?從那個時候開始,基爾開始拼命的找打工賺錢,兩個人不再是天天相處一起,隨著年紀增長,基爾的打工時數越來越長,路德越來越認真念書,平常在學校又不是能隨時見面,兩人可以獨處在一起的時間,大概只有基爾打完工到兄弟倆睡前的時間以及早餐時間了吧?
趁著這次放假的機會出來玩是對的選擇呢!
雖然走路太久有點累,而且還花了錢,可是!嗚啊!從早上到現在,他可愛的弟弟一直在他身邊!走在一起!還聊了很多天!
基爾:~~~~~~~阿西!!
路德:哇啊!哥哥你幹嘛突然…?!
想到接下來的2天都可以24小時和親愛的弟弟相處在一起,基爾突然有種幸福到不行的激動,他忍不住抱住了正在吃香腸切片的路德,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路德差點弄翻飯盒。
基爾:我好久沒有跟阿西這樣一起走那麼久的路了!可惡!接下來三天我都要從頭黏著阿西到尾!連上廁所也要跟!
路德:你在說什麼啊
對於兄長突然抱住自己還發出莫名其妙的宣言,路德覺得有些錯愕。
但仔細思考後,一直以來被自己壓抑的願望慢慢浮上心頭,內心一直渴望那兩個人總是在一起的時光,有些不好意思,路德放下飯盒,回抱了基爾。
 
-----
 
回到了旅館,兄弟倆先去泡溫泉解除一天的疲勞後,開始享用旅館提供的美味晚餐,就在路德決定要好好休息,並考慮要看書好還是看電視好的時候,基爾對他提出了外出逛街的建議。
基爾想去在旅館附近的極.樂.通.商店街逛逛,晚上的商店街總是非常熱鬧,而且他也想看看當地著名的鬼雕像。
其實在下午觀光的路上就看到了不少鬼雕像,只是商店街上的鬼雕像還沒有好好看過,而且基爾提到他有個非常想親眼看看的雕像。
 
路德:戀愛雕像?
基爾:是啊!聽說有個雕像是能夠幫助戀愛成就的喔!
路德:…這樣啊!那就去吧…
聽到基爾說出此話,路德覺得有些驚訝,同時也覺得內心有些悶悶的。
原來他的哥哥希望戀愛能實現…所以是有喜歡的人的意思嗎?他都不知道…從來沒有聽哥哥提過這種事,總覺得有點驚訝,還有點…落寞?
基爾:啊、阿西!那邊好像有什麼表演耶!
時間剛好來到閻.王.自.動.木.偶.表演的時間,因為正值黃金假期,不少觀光群眾圍在閻.王.自.動.木.偶前看表演,覺得很有趣的基爾便拉著路德一起向前擠,打斷了路德思考自己為什麼會覺得落寞的原因。
 
看完表演後,兄弟一路逛來有著戀愛成就之說的鬼雕像前,是一男一女的鬼。
基爾:哇!這就是戀愛成就的雕像嗎?
發現目標,基爾雙手互握,像在許願般認真的神情吸引了路德的注意。
路德還是不懂他知道自己的哥哥有喜歡的人時,為什麼會那麼落寞的原因,現在看到基爾很希望願望能實現的表情,讓他的心情更加沉悶。路德只能自我解釋,一直以來兄長都非常照顧自己,現在有了喜歡的人的話,他就不會再只看著自己了,或許是這種心情讓自己有些落寞吧?
不過,看來哥哥真的很希望能跟那個人在一起,既然如此
 
希望哥哥能跟他喜歡的人在一起交往順利。
 
不顧自己也需要祈些緣份,路德決定幫自己的兄長祈福。
基爾:阿西?你在…許願嗎?
幾乎注入所有念力希望願望成真的基爾,轉過頭去就發現自己的弟弟也在偷偷許願,讓基爾很驚訝,而且看起來一臉快哭的樣子。
路德:呃、嗯…哥哥你許了什麼?
基爾:啊、我嗎?這是…秘密,不能說。
突然被問到自己的願望,基爾尷尬的拒絕這個問題的回答,他當然沒有漏看弟弟臉上露出的受傷表情,因為向來都是路德問什麼他一定會回答,現在故意逃避問題一定讓自己的弟弟很難過吧?
可是、可是他是不得已的,因為這種願望怎麼樣也不能對自己的弟弟說啊
 
希望阿西不要跟任何一個人交往,永遠待在他身邊當他最親愛的弟弟。
 
5/5()
因為是出來渡假,路德與基爾睡到快9點才慵懶的起床,品嚐了旅館提供的早餐後,便準備出發去今天的目的地:登.別.熊.牧.場。
擁有世界最多棕熊的登.別.熊.牧.場,是來登.別必去的地方,路德在來之前就知道了,他一直很期待可以看到許多可愛的棕熊。
 
要到達熊牧場,要步行到入口處坐纜車後,才能真正進入熊牧場。
從步行速度透露出了雀躍心情,路德走的非常快,不時轉身催促慢慢走的基爾。
路德:哥哥、快一點!
基爾:幹嘛~?阿西,你不要那麼興奮嘛!像小孩子一樣!
路德:才、才沒有!
從小習慣獨立自主,給人成熟穩重形象的路德,怎麼樣都不想被人說像小孩子,知道弟弟這種想法的基爾便故意開口欺負對方。
雖然不會特別想欺負自己的弟弟,但只要每次像對小孩一樣對待路德,總是能看到路德滿臉通紅的樣子,模樣實在非常可愛,讓人忍不住想一直欺負他。
看到路德臉紅紅,基爾的心情極好,他跑向前把路德梳好的油頭撥亂。
路德:哇!哥哥你幹什麼啦!
基爾:阿西,都出來玩了,還梳什麼油頭啊!輕鬆點嘛!
基爾帶點寵溺的口氣與動作讓路德有些恍神,不同於剛才被捉弄的表情,他有些呆滯的摸著剛才被基爾撥亂的瀏海,神情有些羞澀,看起來像想要跟人撒嬌的樣子讓基爾又浮現了想要親吻弟弟的衝動。
基爾:啊、阿西
 
?:綠意盎然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
手才剛搭上弟弟的肩,幾乎什麼話都還沒說,就被奇妙的歌聲吸引了注意力,抬頭發現是一隻黃色小鳥在唱歌,而另外一隻比較小的鳥則跟在他身後。
因為被小鳥壞了自己原本想做的事,基爾有些不滿,希望小鳥們趕快離開,但事與願違,小鳥們不但在他頭上打轉,而且轉了3幾圈後,唱歌的小鳥用可愛的聲音說了句「咬殺!咬殺!」後就往基爾的頭上不停地啄。
基爾:好痛!好痛!
小鳥:擾亂風紀!咬殺!
路德:哥哥!
相較於停在路德頭上但卻非常乖巧的另一隻小鳥,停在基爾頭上的唱歌小鳥明顯來者不善的啄著基爾的頭,路德想幫兄長趕走小鳥,但又不忍心對小動物出手,就在他為兄長將來是否會禿頭一事擔心時,唱歌小鳥像是看到了什麼東西,開心地往山的另一頭飛去,而停在阿西身上的小鳥也跟著飛走。
路德:哥哥,你沒事吧?
將來不會禿頭吧…?
基爾:可惡!竟然敢啄帥氣的本大爺的頭!臭小鳥!
就這樣,在基爾的抱怨中,兄弟倆到了入口處坐上纜車前往熊牧場。
 
一進到熊牧場,映入眼簾的就是兩隻熊,一隻在四處亂走,另一隻則賴在木頭上睡覺,可愛的模樣讓路德激起了想衝過去抱住對方的衝動。
路德:~~~~~~~~!
理性並沒有讓他真的付諸行動,看著路德忍耐的表情,基爾輕笑一聲,他拍了弟弟的肩。
基爾:阿西,我們去買熊餅乾,聽說可以餵牠們吃餅乾哦!
花了一百日元去買了熊餅乾,跳過第一牧場的雄熊區,兩兄弟選擇第二牧場的雌熊區餵食,據說雌熊們為了討到飼料,會做出各種可愛、滑稽逗趣的動作。
 
來到了第二牧場,見到手中有拿著熊餅乾的路德,雌熊們眼睛一閃,立刻開始進行不同的動作來討好位在上面低頭看牠們的人。
位於低窪區的熊躺在地上翻了個圈,做出打哈欠的動作;旁邊的熊則伸出右手左右來回揮動,像在打招呼;坐在平地上的熊站了起來,非常積極的揮舞著雙手;有些心急的熊則不停的往上跳,也有一直拍手吸引路德注意的熊。
路德:
看到底下的棕熊們拼命做動作討好自己,那可愛又逗趣的模樣讓路德忍不住一直盯著看,臉紅紅的他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路德:怎麼辦?哥哥
基爾:嗯~?
目光焦點一直停在路德身上,完全不想管底下雌熊們的基爾慵懶的發出疑問聲。
路德:牠們…好可愛~~~
不知道要餵給哪一隻吃才好?
一方面因為棕熊們太可愛而臉紅陶醉,另一方面又因為不知道要給哪一隻餵食而露出困擾的表情,難得表情如此鮮明多變,基爾盡收眼裡。
基爾:…是啊,真的…好可愛呢!…阿西。
注意力完全在雌熊身上的路德,沒有注意到兄長在話語的最後加了自己的暱稱。而基爾雖然覺得這樣的弟弟實在很吸引人,但又對於吸引自己弟弟目光的棕熊們感到不快,他試著低頭看那些弟弟說好可愛的棕熊們
不知道是不是剛才被鳥啄的有些頭昏,本來只是對飼料進行乞求的可愛雌熊們,在基爾眼中變成對自己的弟弟充滿飢渴的發情雌熊。
基爾:~~你們這群臭熊!在對本大爺的阿西猥褻什麼!
一股怒氣上升,基爾搶走路德手上的袋子,把所有熊餅乾往肚子裡吞。
路德:哇!!哥哥你幹嘛啊!
基爾:阿西你太沒防備了!你不知道那些熊都…唔噁!!
正想對弟弟說教,肚子傳來的疼痛感與喉間的噁心感讓基爾忍不住倒在地上。
路德:哥哥?!啊啊、你沒事吧?
 
-----
 
位於登.別.熊牧場的熊.山.食.堂裡,餐桌擺著山菜烏龍麵、山菜蕎麥麵,一盤炸薯條與成吉思漢烤羊肉,那是他們兄弟今天的中餐。
不過路德實在沒什麼食欲,剛才基爾在廁所嘔吐的聲音還在他腦中不停迴響,怎麼吃的下去啊?真搞不懂對方在想什麼,幹嘛沒事跟熊搶餅乾呢?還有現在,菜都已經送上來了,他的兄長卻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只說要先去某個地方一趟就不見人影,一個人被丟下讓路德有些不開心。
 
路德:…笨蛋哥哥!
基爾:叫我嗎?阿西!
抱怨自己兄長的時候對方突然回應,讓路德嚇了一跳,但眼前突然出現的熊寶寶娃娃更讓他措手不及。
那是一個白色的小熊,大概只有一個600毫升的礦泉水瓶大小,雙手握著基爾交給他的熊寶寶,路德有些不解的看著。
基爾:兒童節快樂!阿西。
趁著上菜期間,基爾趕緊去山頂站商店買禮物,剛好今天是兒童節很適合送禮。
雖然他知道弟弟聽到這是兒童節禮物可能會生氣,可是因為他剛才惹弟弟生氣,店裡賣的熊寶寶又那麼可愛,基爾覺得他的弟弟一定會喜歡的。
路德:哥哥,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抱怨了一聲,路德把注意力轉回手中的熊寶寶,仔細看這隻熊真的很可愛,頸間繫了綠色的蝴蝶結,還附贈一張小卡片,打開來看是基爾的筆跡
 
阿西,在我面前像小孩子一樣盡情撒嬌也沒關係啊!我是你哥哥嘛!
 
路德:…這次我就先收下吧!下不違例喔!
收下等於承認自己還是小孩子一事,但熊寶寶的可愛以及基爾寫在紙上的話讓路德忍不住喜愛的抱在懷裡,彆扭的表情與臉頰的緋紅,讓基爾忍不住微笑,溺愛與溫柔全寫在臉上,看到這畫面的路德,臉上的紅蕃茄效應似乎又加深了。
 
有些心跳加速。
 
 
↓11/1更新↓

 
 
在參觀完熊牧場內所有的設施後,兄弟倆回到旅館時已是傍晚,不同於昨日的先泡溫泉後用餐,兩人決定先享用美食,休息一陣子後再進入露天溫泉泡湯。
 
夜月星空、微涼的風,再加上手邊的飲料,身旁還有可愛的弟弟,基爾覺得這應該就是人世間最享受的泡湯。
雖然兩天玩下來還真的有些累,不過泡了溫泉後疲勞什麼的都沒有了。而且,還可以這麼近距離、如此長時間24小時和弟弟相處,基爾覺得每天辛苦的打工都是值得的,他決定以後每年都要請個假和弟弟出門去旅行。
 
好氣氛、好景致、好感覺,卻差了一個可以加料好飲品。
喝了一口飲料,基爾突然後悔,自己竟然沒把偷藏的啤酒拿來喝。
本來想等會泡完溫泉再拿來喝的…為了給弟弟良好的模範教育,他可是從來沒在弟弟面前喝酒,怕被弟弟發現,還故意用白紙把有酒精標示的地方貼住。
 
基爾:…阿西,這兩天開心嗎?
為了轉移自己突發的酒癮,基爾轉身開始和弟弟聊天,沒想到卻看到了更讓自己心神不寧的畫面。
自己可愛的弟弟,臉兒紅通通的,不過那並不是害羞的緋紅,因為他的表情有些呆滯,若說發燒了基爾可能會比較相信。
路德:…嗯?
意識到兄長在和自己說話,路德有些慢半拍的轉頭看向基爾,然後露出了平常絕對看不到的甜美、開朗的笑容。
路德:嗯!跟哥哥在一起,我非常、非~常~的開心哦!我覺得好幸福!
 
這這這這是陷阱吧啊啊啊!!
 
看到路德臉頰紅通通的,還露出異常可愛的笑容說出如此坦率的話,讓基爾覺得非常不對勁…當然不是說討厭,應該說很賞心悅目…可是、他總覺得再這樣下去,大腦有什麼東西要漸漸消失了,非常的…危險。
基爾:阿、阿西,你怎麼啦?突然這麼坦率~?
努力讓自己恢復冷靜,基爾試圖靠近弟弟想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卻意外發現路德手上拿了讓他覺得很不妙的飲品,寫有「俺樣の」的白紙蓋住了飲料罐的某處,他沒猜錯的話,被蓋住的地方應該是酒精標示的…
 
…他的酒。
 
基爾:…阿、阿西,你手上的飲料是…?
冷汗直流,雖然基爾從15歲開始就常常偷喝酒,可是他怎麼樣也不想讓自己疼愛的弟弟這麼早碰酒精啊!難怪弟弟整個感覺都不太一樣了…
路德:嗯~?這個嗎?這個很好喝呢!哥哥要喝嗎?
基爾:快!快給我!
手伸出去基爾想搶回那不該進入弟弟喉裡的酒精飲料,但瓶罐卻在他即將握住時被路德拿到高處,對方一臉惡作劇的小孩得逞的表情。
路德:呵呵~騙你的,我才不要給哥哥喝呢!呼呼~
說畢又吞了一大口啤酒,還因為喝得太急而從嘴角流下啤酒液。
基爾:等等!你不要再喝了!這不是給你喝的!
有些粗魯的搶走弟弟手中那本該是自己偷偷喝的啤酒,基爾真的很不希望他繼續喝下去,除了不希望弟弟碰酒精外,還有就是…眼前有些感官衝擊的畫面讓他覺得再這樣下去…會很危險,真的。
基爾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消失,某些感覺卻又不斷膨脹。
 
路德:啊─!還~我~
已經因為誤喝而進入酒醉模式的路德,因為自己覺得很好喝的飲料被兄長搶走,有些不開心的貼上對方的身體,伸出手想搶回被基爾舉的高高的鐵鋁罐。
基爾:等、阿西,你不要貼上來…你不能再喝了啦!
路德:還我~還我~嗚、哥哥…求你…還我~~
完全不顧自己現在是和兄長呈現百分百緊貼的害羞姿勢,已經被酒精沖昏大腦理智的路德滿腦子只想搶回他覺得非常好喝的飲料,但因為基爾完全不打算讓步,手舉的挺直讓他勾不到,開始有些像小孩子一樣吵鬧,還帶些哭腔。
基爾:阿西!你再不聽話,我、我就要強吻你哦!
發現再這樣下去會無法控制弟弟的突然暴走,基爾隨口說出一句威脅話語,希望弟弟能停止繼續挑戰他理智線的事。
 
果然如基爾所願,路德聽到這句話後便停止一切動作,原本要搶酒精飲料的右手也慢慢放下,雖然表情還是處於酒醉後的呆滯,不過既然他停止動作就表示他聽進自己的話了吧?
正當基爾覺得放心而鬆口氣時,弟弟卻開口吐出了不得了的話。
路德:可以喔…如果是哥哥的話…初吻可以給你…
雖然眼神有些呆滯,但臉卻紅通通的帶著些許的羞澀,臉頰因為泡溫泉而挾帶一些汗水,水氣造成的迷濛效果,因為喝醉的關係還有些撒嬌味,在這種情況下的路德說出了幾乎算是半邀請的話,讓基爾覺得大腦有什麼東西斷掉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這一定是陷阱!!
 
看到路德說完露出了可愛的笑容,基爾腦袋越來越混亂,他的思緒隨著混亂的漩渦來到了3、4年前…
那時他剛升國一,路德則還是小學六年級,完全未發育長不是很高的小孩子時期,因為班上的女生提到初吻的事,所以他可愛的弟弟回家時就一臉天真的問他的兄長
路德:葛格~初吻是什麼啊?
當時他除了震驚弟弟竟然這麼早就知道這個詞(他本來預定要等國三再教弟弟初吻的意思)之外,也很認真思考要怎麼告訴對方「初吻」的定義?
如果沒記錯的話,他當時是這麼告訴弟弟的
 
「阿西,聽好了!你願意獻出初吻的對象,也就等同於你要把自己的身體交給對方喔!所以不可以隨便獻出自己的初吻!」
 
基爾:
所以,他親愛的弟弟說不介意自己搶走他的初吻,也就表示他可以對弟弟
試著想像那個畫面,基爾突然覺得好像就這麼做也不錯?……
基爾:不對不對不對,我在想什麼啊?!
他竟然想侵犯自己的弟弟?身為一個好哥哥這麼想是很要不得的啊!可惡!大腦快點清醒啊!還有小弟弟不要那麼有精神
基爾:阿西~這種玩笑不能隨便亂開啊!而且也不能隨便對人亂說喔!
努力讓大腦內的「自重」大於「不自重」,基爾以兄長的身份勸導弟弟不能隨便說這種糟糕的話,雖然他知道這是起於弟弟喝醉才會說出這種話,但他出社會後終會碰到酒,要是又說出這種話,那
面對兄長的肺腑之言,路德雖然眼神呆滯但又好像在思考般,食指頂著下巴歪著頭看了基爾一陣子,然後把臉靠近對方並傻笑。
路德:嘿嘿,我很認真啊!而且我只對哥哥一個人說喔!
 
碰碰碰──!!
「自重」<「不自重」。
 
本來是想控制大腦的理智,想不到弟弟來個大絕擊,傻笑又說出那種「請享用我」的話,基爾腦內「好哥哥」的理智淡然無蹤,心中的天秤也是直直往「不自重」下垂。
浮著路德的肩膀,基爾將唇靠近對方的耳畔,有意無意地吐著熱氣,讓路德忍不住發抖。
基爾:因為是阿西先誘惑我的,所以就算你哭我也不會停止喔…?
路德:呃、哥哥…?好癢…呀!
不懂基爾話中的涵意,路德呆滯的眼神中多了份疑惑,耳邊的麻癢讓他有些想逃,挪動身子卻被兄長緊緊按住動彈不得。
基爾:阿西,不可以逃走喔
發現弟弟有想逃離擁抱的打算,基爾緊緊按住路德的肩,有些惡意的咬住路德的耳垂,又親又含,有時還故意輕舔內耳廓,異樣的感覺讓路德感到害怕,有些無助地按著基爾的肩,迷濛中挾帶著一點無助淚水的碧眼、微弱地發著抖卻縮向自己的身子,一切都像暗示般讓基爾想佔有路德的欲望漸漸甦醒。
親吻路德的臉頰,基爾的左手伸向路德最敏感的地方,用力按住。
路德:啊!
連自己平常也不會刻意去碰的地方,被人突然地碰觸還有些壞心的摩擦,路德全身像觸電般弓直了身體,臉燒紅得厲害,喝醉後愛哭鬼的個性讓路德輕易的落淚,話中帶著弱弱的哭腔。
路德:啊、啊…不…不要…哥、哥哥…
基爾:可是阿西的那裡好像很想要啊?
路德:啊、我、我沒有…嗚…好奇怪…
基爾:阿西
看著弟弟又哭又臉紅、欲拒還迎的態度,讓基爾有些看傻,他抬起路德的下巴,想吻下那一直誘惑他的雙唇
 
?:綠意盎然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
基爾:啊?什麼?哇!好痛!
?:擾亂風紀!咬殺!咬殺!
基爾:混帳又是你這隻臭鳥!走開!好痛!
辦正事才剛要進入重點,就被破壞氣氛的鳥兒打亂了難得的曖昧氛圍,讓基爾感到非常生氣,頭頂傳來的痛處也讓他想把鳥當場抓死。
與之同時,另一隻小鳥乖巧的停在路德頭上,看著眼前混亂的情況,得到休息空間的路德有些迷茫的直盯著前方看,腦子是一片空白。
 
-----
 
現在是夜晚十點,雖然已不及八點時的熱鬧人潮,但還是有不少人在溫泉街上閒逛著,而兩兄弟則在寢室休息。
基爾拿著紙扇輕輕地在路德額頭上揮動著,看著弟弟的睡顏他思考著剛才發生的事
 
在他被唱歌小鳥攻擊的時候,弟弟不知道是因為泡太久而頭暈還是酒精發作,就在原地睡著了。他還得忍著抬頭的欲望幫路德擦拭乾身體然後穿上浴衣。
基爾:…唉,我在幹什麼啊?
走到和室房前的小陽台處坐下,看著月亮吹著晚風,基爾想藉此讓自己頭腦清醒些。
雖然他很擔心自己將來會不會禿頭,不過還是想感謝那個可惡的小鳥這樣啄他,讓他從危險的狀態中清醒。
他到底在做什麼?差一點點就要對弟弟出手了,而且還想搶走他的初吻?身為一個好哥哥做這種事實在很糟糕,他果然是變態嗎?可是弟弟剛才那個樣子真的很可愛,害他真的……
基爾:Stop!不要再想了!
發現自己腦中不停重播弟弟剛才紅著臉哭哭啼啼的樣子,基爾不停拍著自己的臉頰,深怕自己又因為一時的鬼迷心竅而對弟弟出手。
 
不過,一切會走向無法控制的情形都要歸咎於…他的弟弟喝醉然後紅著臉說那種話吧?就算知道那是酒後的胡言亂語,也是很吸引人的魔語啊。
看來這下真的要禁止弟弟喝酒了,才這樣的酒精程度就醉了,如果只是喝完睡著就算了,還變成這樣可愛的樣子誘惑人,很麻煩啊
基爾:…嗯?
喝著自己剛才去外面買的酒,看到眼前飛來一隻熟悉的黃色生物,清楚記住頭頂疼痛的基爾下意識進入警戒狀態,看著小鳥停在陽台的小圓桌上,基爾惡狠狠的瞪著牠。
基爾:幹什麼?不啄本大爺的頭了嗎?臭小鳥!
面對黃色小鳥只是安靜的看著他,基爾感到奇怪,沒注意到和動物對話是非常奇怪的行為,他故意對小鳥說出挑釁的話語。
但小鳥還是安靜的盯著基爾看,看著小鳥溫馴乖巧的模樣,基爾一瞬間了解了什麼,他試探性地伸出左手,果然如他想的,小鳥只是跳到他手上,輕輕地啄了兩下手掌,之後又像在撒嬌一樣用全身的毛磨蹭基爾的手掌,看著小鳥這模樣,基爾露出笑容。
基爾:原來你是那隻…停在阿西頭上的乖小鳥嗎?你跟另外一隻臭小鳥是什麼關係啊?為什麼你們差這麼多呢?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啊?你怎麼都不說話啊?
沒有注意到自己此時就像在自言自語般,基爾不停地對小鳥提出問題。
不理會基爾的諸多疑問,小鳥只是跳到基爾的啤酒瓶上,低下身像是想要喝一樣。
基爾:不行啦!你不能喝這種東西啦!怎麼跟阿西一樣……決定了,本大爺就叫你West!
自己開心的命名後,基爾在小鳥的右腳上綁了一個粉紅色蝴蝶結。
基爾:很好,這樣以後本大爺就認得你了!West
看了一眼自己的腳,在看看基爾開心的笑容,小鳥最後選擇飛離現場,儘管如此,基爾還是開心的跟小鳥揮手。
基爾:West!明天本大爺就要回去了,你要記得跟上啊!
 
-----
 
睜開了雙眼,路德有點意識不清。
試著讓大腦快速恢復運作並思考現在的情況,看到天花板特製的木材,路德這才想起他現在還在登.別.的旅館,今天是和哥哥兩人旅行的最後一天。
昨天很開心,逛了整天的熊牧場,看到很多可愛的熊,然後回來旅館和哥哥一起泡溫泉,然後………嗯?
 
突然發現自己對於昨天晚上的事一點記憶都沒有,回想起來腦中一片空白,路德驚訝的坐起身,對於自己沒有記憶一事讓他感到不解,還有莫名的…恐懼。
他記得…他確實是吃完晚餐後才和哥哥一起去泡溫泉的,泡溫泉的當下他還有記憶,可是…好像…從哪裡開始就記憶空白了?
基爾:阿西,你起來啦?
轉身看到基爾在對面的西式房裡看電視,他感覺好像已經起床很久了,難得兄長會比自己早起,路德有些驚訝。
基爾:哈哈,是阿西你睡晚了吧!現在已經十點半囉!
路德:十點半?!
平常就算再怎麼累,也會讓自己在9點前起床,發生這麼荒謬的事情讓路德很詫異,同時,前一晚記憶空白的謎也還未解開,剛起床的大腦無法同時思考兩件事,路德有些頭疼。
 
大腦內的疑惑並沒有因為早餐的來臨而消失,即使在品嚐美味的餐點,路德還是在思考為什麼昨晚的記憶會一片空白,總覺得非常在意,最終他還是決定向兄長詢問昨天的情況。
基爾:呃、昨晚嗎?
弟弟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基爾微愣,他是有注意到弟弟從一早起來就像在煩惱什麼一般,但沒想到是這個問題,原來他把昨天喝醉後的事情全忘了嗎?難怪態度那麼自然
不對,還是說…昨天那一切全都是阿西酒後隨便亂說的話?包括那個初吻的事也是嗎?…果、果然是酒後的胡言亂語啊!果然…果然……
路德:哥哥…?
發現兄長因為他的疑問突然陷入憂鬱的氣氛裡,讓路德更是擔心,難道他在昨天記憶空白的時候做了什麼讓兄長困擾的事嗎?
基爾:不…沒有…
雖然說昨晚弟弟說願意獻初吻給自己一事,其實都只是酒後亂性的表現之一的事實讓基爾非常失望,不過現階段還是先解決親愛的弟弟的煩惱為最主要優先。
不過,要怎麼說好?
「你酒後亂性說要把初吻獻給我,還被我性搔擾最後是小鳥救了你」嗎?
不、這種話他怎麼說的出口,他還不想被弟弟當成變態啊
而且,會酒後亂性的原因也是出在自己,要是讓弟弟知道他偷藏酒,那他身為好兄長的面子要往哪裡擺?
 
基爾:阿西你
路德:(緊張)
基爾:昨天泡溫泉泡昏頭,直接在溫泉裡睡著了啦!
幾經思考,基爾決定跳過中間直接說出最後路德在溫泉池裡睡著的事實。
腦中記憶的空白,原來是因為睡著的關係,讓路德鬆了一口氣,他繼續品嚐早餐。但相對的基爾反而開始吃不出早餐的味道了,雖然弟弟不記得昨晚發生的事對他而言是一件好事,但他很清楚弟弟喝了酒後是那麼的…要怎麼跟他提以後絕對要避免酒精這件事呢?
 
------
 
收拾好行李和旅館check out後,等同於三天兩夜的兄弟之旅要結束了。
在前往J.R.札.幌.車站的巴士上,路德試著回想這三天發生的事,感覺去了很多地方,哥哥也拍了很多照片,唯一的不滿大概就是這三天一直被迫散髮?他的兄長一直堅持出來玩就是要放鬆,每次都把他梳好的油頭給撥亂,就連現在也…
路德邊想邊摸了剛才要準備去跟櫃檯check out時被基爾撥亂的瀏海。
 
看著車窗發呆,北海道這時候還有櫻花可以看,不過路德沒有特別注意,他繼續專注在自己的回憶裡。
不過好像也有很多地方沒有去到,像是海洋公園跟伊.達.時.代.村他也很想去看看,但畢竟只有三天,再說現在是黃金週人那麼多…
反正,只要和哥哥在一起就好,而且也看到了可愛的熊…!
 
想到昨日看了一整天的熊,路德忍不住輕笑。
基爾:啊!阿西,該下車了!快點!
還沉溺在昨日看到熊的快樂時光,路德被基爾倉促的拉下車,著地時腳還有些站不穩。
要到達預定的札.幌.車站少說也要一小時半,現在可是連10分鐘都還沒到,這麼突然被拉下車讓路德有些錯愕。
 
基爾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拉著路德直直往前走,然後來到一個神社的鳥居前停下,鳥居旁的石碑上雕著「湯.澤.神.社」,雖然是黃金週假期不過這一代遊客倒是意外的少,上坡道完全沒有人。
完全不了解兄長為什麼會突然來神社,然而基爾沒有解釋只是開心的往台階跳,而路德隨著基爾的視線跟著往上,碧藍的瞳孔因為眼前的美景而放大。
跳到一個定點,基爾回頭看著弟弟吃驚的表情,笑得很燦爛。
基爾:很美吧!阿西!
 
在通往神社的台階上,滿滿的櫻花飄落著。
 
櫻花很美,但讓路德驚訝的說不出話的並不是眼前的美景。
總覺得內心有鼓悸動讓他的心跳異常的快,當然,並不是因為第一次看櫻花。他曾在無人的公園裡和伊凡一起看了今年出次的櫻花,幾天前他也和菲利一起看了校園裡的櫻花,還被對方捉弄,可是、可是
基爾:阿西,你上來啊!一直處在那裡幹嘛?
在兄長的呼喚下,路德小跳步的來到基爾所在台階的下階停下。
因為台階的關係,基爾現在是比路德還高的狀態,睽違一年半能再這樣低頭看著弟弟,基爾此刻的心情非常感動。正想和弟弟說話,卻發現對方一臉快哭的樣子,身高差的假象加上欲哭的表情,讓基爾有種看到弟弟小時候的錯覺,懷念跟想安撫對方的情緒湧上心頭。
有些著急的詢問弟弟,但路德只是搖搖頭。
路德:為什麼…突然帶我來這裡?
 
被弟弟突然這麼一問,基爾尷尬的笑,左手搔著頭。
基爾:因為我今年,都沒有跟你一起看過櫻花嘛!
不得不承認,因為弟弟也念高中的關係,家中經濟有些吃緊,所以今年打工接的有點誇張,當他發現時,已經沒有空閒和弟弟一起賞櫻了。
雖然當初和弟弟解釋時,對方笑著說「沒關係,哥哥你才別累壞了。」來答覆他,可是基爾發現,弟弟常常在上下學的路上看著櫻花樹若有所思,前陣子還常常去借櫻花圖鑑來看。
 
或許,很寂寞吧?
又或著在遺憾些什麼?
 
看著路德一直在忍耐快奪眶而出的淚水,基爾有些不捨的撫摸對方的金髮。
基爾:對不起,今年沒能和你好好的賞櫻花…你很寂寞吧?
路德:呃…我、並沒…
內心的情感被基爾一語道破,路德有些微愣。
不想因為自己幼稚的想法造成兄長的困擾,本想開口說些什麼,眼淚卻不爭氣的掉落,他笑得有些僵,趕緊用手擦掉臉上的淚水,但越是抹掉臉上的淚珠,她掉落的速度就越快、越兇,不聽使喚。
路德:奇怪?我…對不起…
情緒有點崩潰。
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哭的這麼不能自己,何況是在別人面前,在自己尊敬的兄長面前,控制不了淚水落下,路德選擇用雙手擋住自己。
並不是難過,他很開心,或者應該說很感動。
他今年並不是沒有和人一起賞櫻,可是
 
和哥哥這樣站在一起看著櫻花落,卻是今年第一次。
 
路德:謝謝你…哥哥!
哭的雙眼紅通通的,這樣子就像小時候一樣,基爾抱住對方,輕撫對方的頭髮、拍著他的背,用著和以前一樣的安慰方法。
基爾:嗯~本大爺什麼都沒看到呢!
 
所以,你可以盡情哭,阿西。
 
------
 
坐在通往神社的台階上,看著眼前一大片的櫻花飄落。
路德已經停止哭泣,不過眼睛很明顯的有些紅紅的,而基爾則開心的玩著他的手機,手機相簿的資料夾「本大爺的阿西♥」剛才又多了一張照片,是路德剛才情緒比較緩和時擦眼淚時拍下的。
順代一提,「本大爺的阿西♥」裡有6百多張照片,而另一個名為「帥氣的本大爺♪」的資料夾則有1千多張照片。
 
~本大爺的阿西哭泣的樣子也好可愛!來設成桌面吧?
路德:對了,哥哥
?:綠↑意↑盎↑然↑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
基爾:啊~?
聽到存有不好印象的歌詞,基爾本來已經擺好戰鬥架勢,但聽到那走音的曲調,還有眼前朝他飛來的黃色生物腳上的粉紅色蝴蝶結,立刻露出開心的笑容。
基爾:West─!
路德:咦?!
聽到基爾對黃色生物發出的稱呼,路德很明顯嚇了一跳,不過基爾沒有注意到弟弟的驚訝,他開心的看著停在他左手食指上的小鳥。
基爾:你過來找本大爺,是要跟本大爺一起回家的意思嗎?West。
看著小鳥用著羽毛在自己手指上清洗身體,可愛的模樣讓基爾看了心情很好。
他本來就很喜歡鳥,只要不要搗亂就很可愛,不曉得這隻鳥有沒有主人?嗯,不管了,既然他相中了,那就是他的了。
基爾:吶、跟本大爺回家吧!West
 
看著兄長一直在跟小鳥自言自語,不只做出了誘拐別人家寵物的發言,還叫著讓自己有些尷尬的暱稱,路德實在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吐嘈才好。
不過,之前那隻小鳥不是見到哥哥時都會啄他的頭嗎?現在怎麼變乖了?還是說這隻是另外一隻?…嗯~~反正哥哥好像很開心,所以就隨它去吧?
就在路德思考著兄長跟小鳥的關係時,對方突然轉身過來朝他一笑。
基爾:阿西,你剛剛是不是要跟我說什麼?
只是被小鳥打斷了。
經基爾這一提醒,路德才想起剛才要說的話,他靦腆的微笑,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因為這種要求向來不是他會提的。
路德:我們…一起拍照吧?
聽到弟弟的請求,基爾隨即露出溫柔的笑容,他知道對方的意思。
 
一起賞櫻花,然後拍照留念,是每年都會做的事。
 
基爾笑的開心,示意West飛到他頭上站著,然後伸出右手摟住弟弟的肩讓他靠向自己,左手舉起手機,為手機裡「本大爺與阿西♥的合照」又添加了一張照片。
 
◎三天兩夜的旅行共花了10萬日元,家中積蓄變為1377870日元。
◎盡情玩了三天兩夜,胃痛-50,變200,智力-10,變540。
◎基爾對路德好感度+25,變709。
◎路德紅著臉抱住基爾送給他的小熊CG圖x1‧GET。
◎兄弟倆在櫻花飄落的台階上進行合照的CG圖x1‧GET。
◎黃色小鳥變成家中的新成員,名叫West。
 
 
 大莓太太的溫泉play補完★
 

↓3/7更新↓


 
5/11()
今天是黃金週假期後的星期一,除了例行的一些校方通知跟問題提出外,一年級及二年級的班級委員必須提出自己班上在美食祭所要販賣的餐點,而路德身為班級委員,已經利用上週五的班會時間,討論他們要販賣的餐點了:
 
主食:香腸義大利麵、馬鈴薯燉肉
甜點:年輪蛋糕
飲品:可樂
 
至於攤位上設計吸引客人的小遊戲,則是菲利提出來的,感覺挺有趣但又很害羞的遊戲,他不知道有多少人會願意嘗試?
這個遊戲主要是以情侶取向,不過只要是敢嘗試的,不管是朋友、親人或是兩個同性的人,都可以參加。參加的兩人,各選一根義大利麵麵條來吃,只要吃到同一根麵條,就能免費享有一盤義大利麵,如果是情侶的話,在得到免費的義大利麵時,還要當眾「啾」給大家看以證明兩人之間的愛…這實在太亂來了。
並不是說免費送義大利麵亂來,畢竟要能吃到同一根是很不簡單的事,他覺得亂來的是要情侶當眾接吻,這種害羞的事怎麼可能有人敢直接吻下去呢?這樣都沒有情侶敢嘗試了吧?
 
活動部部長:各班的美食祭單子我們回收後會再看一遍,若有不適當的飲食會予以刪除。另外,有的班級只有提出一道餐點,請最慢下星期開會前討論出兩道菜以上。
幹部宣佈著關於美食祭近期內該注意的事項,路德專心的聽著,而一旁的阿爾卻突然靠過來,手搭上了路德的肩。
 
阿爾:你們班的餐點竟然沒有漢堡,也太無趣了吧!
因為剛才各個班級委員都有口頭提出自己班的餐點,所以彼此都知道對方的班級要做什麼餐點,路德記得,阿爾他們班的好像是…漢堡、薯條、炸雞還有可樂。
路德:是你們班太誇張了,怎麼全都是垃圾食物,到底是怎麼討論的?
阿爾:這種事不需要討論,H ERO我一個人就能決定了啦!
路德:喂、難不成你完全沒有跟班上的人討論就自行做決定了嗎?
這傢伙也太亂來了吧?還是該說他太自我中心了?
無法理解路德一臉驚訝的理由,阿爾臉湊得更近了,他笑得開心。
阿爾:別介意嘛!路德你實在太古板了,現在這些食物可是很受歡迎的喔!
 
亞瑟:開會中禁止私下交談。
看著兩人(其實只有阿爾一個人)交談聲越來越大,亞瑟忍不住出面阻止。
 
5/13()
週三是慣例的跟菲利的雙胞胎哥哥一起吃飯的日子,三個人圍著羅馬諾的桌子吃著中餐並討論美食祭的事。
羅馬諾的班級目前只有想到一道菜,就是蕃茄PIZZA,不過這幾天又討論出一項,趁著夏天即將來臨,他們班打算推出C.a.s.s.a.t.a冰淇淋,至於設計的遊戲目前也還在討論階段,然後在菲利提及自己班上設計的遊戲時,路德又莫名其妙成為羅馬諾的攻擊對象。
 
羅馬諾:馬鈴薯混帳,你設計什麼怪遊戲啊!你以為別人會因為想跟你接吻而參加嗎?真是無聊透頂!
路德:不、這並不是我想的啊
是你弟弟。
而且設計這種遊戲跟別人想和自己接吻沒有關係吧?有人會懷這種奇怪的心態嗎?就算有,也絕對不會是他,光天化日之下當眾跟別人接吻這種羞恥的事他絕對不可能會做的。
 
而另一方面,因為自己開開心心設計出來的遊戲被自己的哥哥說無聊,菲利露出了無辜的表情,他打算身體力行讓自己的哥哥知道這個遊戲的有趣之處。
菲利:咩~哥哥,這個遊戲很有趣的!不然我跟路德示範給你看吧!
路德:什麼?!喂、別開玩笑了,這種丟臉的…事……
聽到自己莫名其妙被點名讓路德嚇一大跳,看著菲利將他的餐盒(裡面盛著被吃到剩下一半的義.大.利.麵)推向自己,路德整個人都慌了,雖然現在大家都在吃午餐沒人注意他們三個,不過要在人多的地方做這種丟臉的事他實在做不來,他試圖拒絕,可是一看到菲利用淚汪汪的無辜大眼盯著他看,就感覺好像拒絕不了…
不過事實上強烈反對的不只路德一個人。
 
羅馬諾:我不准!馬鈴薯混帳你竟然想趁機跟我弟接吻!你這人面獸心!
路德:拜託你看清楚狀況在說話好嗎?!
羅馬諾揪著路德的領口滿臉通紅看起來很激動的樣子,而路德也有些激動的反駁,這個提議可是菲利提出的啊!他不懂菲利的哥哥為什麼總是要針對自己,明明很多事都不是他做的!為什麼會這麼討厭自己?而且玩這個遊戲又不代表會接吻,到底是什麼邏輯啊!接吻不是情侶限定的而已嗎?
菲利:那哥哥也和我跟路德一起玩吧!
看著自己的雙胞胎哥哥發怒的樣子,菲利笑著做下結論,將餐盒推到中間。
而聽到菲利的答案,拉扯的兩人停下了動作,有點驚訝那個笑咪咪的人做出的結論,羅馬諾的臉還是一樣紅,而路德是完全不解,三個人是要怎麼玩…?
菲利:看看哪兩個人感情好可以吃到同一條麵囉!不過也有可能都吃到不同麵條就是了!很有趣的,來玩嘛!咩~
誘不過菲利的請求,妥協的兩人跟菲利一起夾了餐盒裡的麵條,開始吸食了麵條起來,路德的心情有點緊張,感覺很像參加商店街的抽獎一樣,然後
 
菲利:哇啊!果然跟我猜得一樣呢!
笑得一臉開心,菲利看向坐在他對面的羅馬諾,雙胞胎的心有靈犀讓他們吃到同一根麵條,菲利轉頭看向路德,想跟他炫耀自己跟雙胞胎哥哥感情超好的事,不過卻發現對方一臉尷尬的看著自己的餐盒,吸食麵條的動作似乎也停頓了。
菲利:咩?路德?
覺得奇怪,菲利低頭看自己的餐盒,好奇到底有什麼東西那麼吸引人?
雖然菲利跟羅馬諾一起吃到同根麵條,不過路德似乎並沒有因此被排除在外,可能是因為路德吃的麵條在兩兄弟吃的麵條上,所以在兩兄弟在將麵條吸食起來時,位置關係讓路德吃的麵條也跟著被拉起,懸吊在菲利跟羅馬諾吃的麵條上。
 
如果只有這樣當然沒什麼,繼續吃掉就好,不過讓路德尷尬的是麵條不單只是懸吊在兩兄弟的麵條上而已,而是在兩兄弟的麵條上亂纏了好幾圈,讓路德吃的很尷尬,如果用力吸食只會讓被拉上來的麵條繼續纏更多圈而已,而且弄不好還會扯斷菲利跟羅馬諾這對兄弟因感情好而吃到的同一根麵條
菲利:好好玩喔!哥哥你看~路德的跟我們的纏在一起了~
羅馬諾:嗯?喂、這是怎麼回事啊?
聽到弟弟的發言,羅馬諾才發現餐盒裡的情況,他忍不住發出驚呼,而路德完全是陷入不知道該怎麼吃下去的窘態。
菲利:想不到真的可以三個人一起吃呢!
羅馬諾:這、這哪算一起吃到啊!可惡的馬鈴薯,你以為我會因為這樣就開心嗎!
嘴上充滿抱怨,不過嘴角似乎有上揚傾向,而路德是完全不想吐嘈了。
 
菲利:而且這樣感覺上,好像路德被我們兩個挾在中間纏綿一樣
 
路德:??!!!!
羅馬諾:菲菲菲利奇亞諾你這混蛋在亂什麼啊!!誰會想跟這馬鈴薯一起在床上纏綿啊!他全身都是肌肉進去一定很不舒服啦!!臭馬鈴薯你少自以為是了!
路德:喂!你們兩個啊!!
果然雙胞胎兄弟連腦袋裝的東西都差不多嗎?他本來想一開始菲利說的話已經很誇張了(他剛才可是嚇到說不出任何一句話),想不到連羅馬諾也補一刀…為什麼吃個義大利麵也能讓他們兄弟聯想到那種奇怪的畫面?而且還是男人跟男人,那種事根本不可能…為什麼這種羞恥的話菲利可以很自然的說出口呢?還說什麼挾在中間………
 
路德:~~~~~~我要先回去了!你們慢慢吃吧!
雙胞兄弟的不自重發言似乎引來了班上不少人的注目,本來因為兩兄弟的發言就讓路德有些不好意思了,現在被盯著看更讓他不自在,將還沒被纏住的麵條咬斷,蓋上餐盒路德匆匆離開。
 
    路德吃的麵條跟菲利、羅馬諾兩兄弟的麵條纏一起的CG圖x1‧GET。
 

↓3/22 更新↓


-----
 
在一個小時半後要去咖啡廳打工,路德決定先回家準備給兄長的晚餐後再出門,他緩慢的在走廊上行走,並思考今天晚餐要做什麼給兄長吃比較好。
突然,在經過家政教室時,裡頭傳出的香味吸引了路德的注意力,是巧克力的味道。因為學校的家政教室除了平常上課外的時間都是開放給學生使用的,所以常常會有學生在中午時段或放學後來這裡製做美食,不過這麼濃郁的巧克力香味,路德還是第一次聞到,他忍不住停下來,然後聽到裡頭傳來對話聲。
 
男學生A:OH!好香!看起來好好吃喔!你的技術還是一樣這麼棒!Great!
男學生B:你喜歡就好啦!每天都吃那些生化武器真是辛苦你了。
男學生A:NO!你都不知道,他每天都做一堆烤焦的東西要我帶來學校當中餐耶!
 
咦?這聲音
裡頭兩個男學生的聲音讓路德驚訝,幾乎都是他認識的人的聲音,正在考慮要不要開門進去時,門就突然被打開了,意想不到的就這樣對上法蘭西斯,路德有些慌張,面對是學長同時也是哥哥的好朋友,他決定先鞠躬示禮。
法蘭西斯:這不是路德嗎?你也想吃哥哥我做的巧克力蛋糕嗎?
路德:?!可、可以嗎?
光是香味就非常吸引人了,想不到對方竟然說出了試吃的邀請,路德有些無法克制內心的雀躍,而看著路德在聽到自己說可以試吃時,眼中泛出一絲閃亮跟期待,和一般開會時總是嚴肅表情的反差比起來實在很有趣,他忍不住摸對方的頭。
法蘭西斯:哥哥我做蛋糕啊,都是給想品嚐美食的人吃的喔!你就進去吃吧!跟阿爾說一聲就可以一起分享囉!
說完便先行離開,而路德有些猶豫的走進去,看著阿爾把看起來非常美味的巧克力一大口吃進嘴裡,之後露出非常幸福的表情,顯示出其美味的保證,讓路德看了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正在煩惱要怎麼開口時,阿爾突然往路德的方向看去,然後朝對方用力揮手,示意對方一起享用。
 
切了一小塊蛋糕,小口的將巧克力吃進嘴裡。
路德:…!!~~~~好、好好吃…
很少吃到這麼美味的巧克力,路德忍不住露出陶醉的表情。
雖然很喜歡吃甜食,也常常注意糕餅店的新商品或雜誌上推薦的美味蛋糕店及其甜點,可是畢竟家中沒有那麼多錢,路德平常也都只是在蛋糕店前盯著蛋糕看,然後回家自己做來吃過過癮而已。
 
糟糕…真的好幸福!他快哭了。
 
阿爾:OH!路德維希,原來你也很識貨嘛!法蘭西斯的甜點可是世界第一啊!
然後,因為法蘭西斯的巧克力,路德跟阿爾意外的就聊開了,平常就算一起開會也沒什麼話題聊的兩人,因為同樣喜歡吃甜點的興趣而開始邊吃邊聊天,從該城市哪家蛋糕店的什麼甜點有名,到全國有名的糕餅店,兩人聊得不亦樂乎,幾乎忘了時間的存在。
 
阿爾:HAHAHA!不過,想不到你這滿身肌肉的人竟然會喜歡吃甜點,而且還說喜歡草莓!
吃下最後一口,兩人合力將六吋的巧克力給吃光,阿爾嘴裡含著小湯匙若有所思的看著路德,讓被盯著看的路德有些不好意思,他也將自己的最後一口吃下。
路德:幹嘛!不行嗎!
嘛!反正一定又是說「長得這麼高大的男生竟然喜歡吃甜食好噁心」之類的話吧?他也知道自己的外表跟興趣不搭,所以也盡量很少讓人知道自己喜歡吃甜點的這項興趣。可是…沒辦法,就是喜歡吃嘛!
阿爾:沒有啊!總覺得你這樣
 
阿爾:很可愛!如果你是女生的話,H ERO一定會對你心動。
 
路德:…?!
阿爾笑得一臉直爽、毫不猶豫說出來的發言讓路德大腦一時停止運作,而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奇怪話的阿爾,也只是一直笑笑的看著路德當機,待路德腦中緩慢的解讀完阿爾的意思後,他滿臉通紅的拍桌子反駁對方。
路德:什什什麼可愛啊!你你你知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啊!而且我是男的…!
阿爾:What?你為什麼要那麼激動?H ERO只是說如果你是女的…而且可愛是指你喜歡吃甜點這件事啊!
路德:你也喜歡吃甜點!所以你也說自己很可愛嗎?!
阿爾:NO!H ERO喜歡吃甜點是帥氣的行為!
 
不行…沒辦法跟這個人溝通…
說到底他為什麼要那麼激動呢?有點無法理解,最近動不動就被哥哥以外的人說可愛,明明就是男生又長成這種樣子,用可愛來形容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餘光看向手錶,驚訝的發現距離要簽到的時間只剩二十分鐘,因為蛋糕太好吃了,和阿爾又不小心聊得太開心,路德完全忘記要打工跟回家做便當給兄長的事,他緊張的拿起書包就是要走人。
 
阿爾:HEY!路德維希你要去哪裡啊?
路德:我、我打工要遲到了,而且我還沒做我哥的便當
腦中反覆思考到底要先做兄長的便當還是先去簽到再說,不管選擇先做哪個都不好,但兩個都不做也不行,路德呈現兩難,正當他煩惱之際,突然被身後的阿爾拉住手腕。
有些驚訝阿爾的行為,路德轉身看向對方,而阿爾只是盯著路德一直看,然後突然露出笑容拉著路德向外跑。
路德:等等!阿爾弗雷德!你要帶我去哪裡啊?!
 
-----
 
結果兩人來到了速食店。
就這樣莫名其妙被阿爾握住手一路跑到速食店,說來奇怪,路德竟然甩不開對方的手,看著桌上放滿了五個漢堡、三包大包薯條及兩杯超大杯可樂,再看看手錶,距離簽到時間只剩五分鐘,路德瞬間覺得胃強烈在抽痛(雖然之前就有些小小抽痛),他趕緊拿出胃藥吃了兩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