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APH】生存證明‧試閱篇(11/22更新)


SL大法系列
 
Q:何謂SL大法?
A:Save and Load大法,擅用此技能遊戲將能暢遊無阻!
 
同樣的事件選擇的角色不同,將會發展出不同的劇情,「SL大法系列」將會用這個道理告訴大家在同樣事件下,選擇基爾以外的角色,會發展出的各種不同劇情。
 
SL大法系列 考試篇♥
 
蟬鳴重奏的8月天,炎熱的讓人提不起勁。
去年的暑假,他不是在房間吹著風扇看著書,就是在冷氣強力吹送的咖啡廳裡打工,不過今年不同了,馬上就要升上三年級了,退掉了打工與學生會長的職務,他答應自己的兄長會在WW學園大學部繼續念書,既然如此,就要隨時保持備戰狀態,提醒自己就算放暑假也不能隨便怠惰。
 
「來念書吧!」
邊想邊從書架上拿起一本書來複習,不過,是不是要找個人一起念比較好呢?畢竟他也是有不懂的地方,這時候如果能找個伴一起努力,並互相幫忙解決彼此不會的問題的話,好像也不錯…?
 
◎菲利的場合◎
「咩~好熱喔!不想念書啦~」
呆毛捲起的褐髮少年無力呻吟著,路德一臉胃疼的看著那個長相極為可愛又無害的男孩躺在自己的床上,完全不想念書的樣子,突然覺得會想找菲利一起念書的自己真是愚蠢。
 
在他的印象中,菲利的理科不是很好,但歷史(尤其是古代史)卻不差,正好他有些部分不太懂,才想說找這傢伙一起念書的,但沒想到他才翻開書本不到10分鐘就滾到自己的床上喊熱。
「路德~好熱喔!我們不要念書啦~」
都已經開冷氣了,到底在熱什麼?這根本是藉口吧!
和菲利當了2年的同班同學,路德很清楚這個人只要認真起來其實事情都可以做得很好,偏偏就是喜歡偷懶,他用力拍桌大聲斥責對方。
「菲利!開學就要模擬考了,你再不用功怎麼行啊!」
儘管路德的表情看起來多麼的兇狠,但就像路德非常了解菲利一樣,菲利對路德的了解程度也不會亞於對方。
一開始看到對方生氣會覺得很可怕,但後來知道對方其實是為自己好而且內心非常溫柔後,路德的兇狠樣子在菲利眼中就像是氣對方不理會自己的撒嬌樣。
自動把緋紅補到對方的臉頰上,菲利開心的笑出來。
 
「我要考的是美術設計科,文理組的學科好壞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吧!」
「!」
菲利的回答讓路德一時無言以對。
雖然這麼說好像是沒錯,不過如果菲利想念的是WW學園大學部的設計科的話,文理組的學科成績太低也是不行的。
「比起這個,」
不知何時菲利已經坐起,背靠著牆,拿起素描本與鉛筆。
「術科考試比較重要,我想練習素描。」
 
難得睜開了雙眼,菲利一臉認真的盯著路德看。
 
只要認真起來就會非常帥氣」,想起女孩子間的對話,路德現在非常贊同,加上知道對方注視著自己的意思,路德臉頰泛紅看起來有些慌張,他目光四處飄移想躲開對方有些炙熱的眼神。
「如、如果你要畫我的話,那我去換件衣服…」
發現自己穿著短背心和短褲,一方面覺得這種樣子太隨便,另一方面是想從那令人難為情的眼神上逃開,路德轉身就是想逃跑。
但才剛轉身就被菲利拉住,沒了平常的嘻皮笑臉,菲利有些嚴肅又認真的把路德壓在原地。
「不用了喔,路德這樣就好。」
確定路德不會亂跑,菲利坐回原本的位置,拿起素描本跟畫筆,看著臉紅坐姿有些僵硬的藍眼畔之人,菲利有些溫柔的笑。
「不要動喔,路德。還有,要看著我。」
路德紅著臉看著一臉認真注視著自己的菲利,他覺得今天大概念不了書了。
 
他的身體有些熱,像發燒般的高體溫,
在吹著強力冷氣的房間裡。



-----

因為最近很想寫酒亂組跟弟組
所以在開始寫之前,一直再想英獨跟米獨要怎麼寫比較好呢之類的…
結果先寫出來的卻是伊獨…^q^
是因為我每次上P網都會點伊獨圖來看的關係嗎?
這幾天盡力把英獨、米獨跟露獨補上……時間允許的話…^q^

然後兄嫁本裡的25%獨右大概就是用這種方式處理^O^/
SL大法真是個好用的梗呢www
目前除了【考試篇】,預定還會有【試膽大會篇】、【花卉祭篇】、【夏日祭典篇】、【情人節篇】、【修學旅行篇】、【聖誕節篇】等等…(※變動可能有)
可是其實我對普獨跟伊獨之外CP還是不太了解
所以如果看到以上的預定內容覺得很適合某獨右CP的太太
請務必提供點子給我,我會很感謝你的QQ
 

↓11/22更新↓
 

◎亞瑟的場合◎
開著窗子吹著風扇,路德獨自一人待在房間裡解著有些難度的方程式。
因為個性認真的關係,基本上路德每一科成績都不錯,尤其理組科目更是強項,不過,多少還是有他解不開的題目,他下意識的皺了眉頭。
炎炎夏日,為了環保加上冷氣剛好壞了,路德只准許自己開風扇,煩躁加上難解的題目讓人有些頭暈目眩…嗯,沒錯,他一定是發昏了才會那樣…
 
亞瑟學長
嘴裡突然呢喃出已畢業學長的名字,對於自己突然想到對方,他感到有些驚訝。
嗯,不過,亞瑟學長的成績也不錯,理組科目好像也是他的強項,搞不好這種題目他解得開?
抬頭看著窗外蔚然的天空,他想起了3月時他獻花給身為畢業生代表的亞瑟時,對方提出的邀請:
路德,來考我念的科系吧!這樣一來,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
 
他知道,亞瑟學長所謂的「在一起」,是指學長學弟的關係,可是就算是如此,他還是很開心,可以的話,他也想考上自己仰慕的學長所在的科系。
不知道現在亞瑟學長過的如何?從他畢業後就很少聯絡,可能知道自己要準備考試,亞瑟學長也不常打電話給自己。聽法蘭西斯學長說,亞瑟學長又被相中為下一屆的學生會長,現在正在大學部的學生會開的餐廳打工,制服聽說很正常,這是比較令人開心…的…
「?!」
突然發現自己滿腦想的都是許久未見的學長,路德很不爭氣的臉紅了。
覺得自己在這樣下去很糟糕,他拍拍自己的臉頰示意自己振作,便繼續專注在未解開的題目上,但方程式不旦越解越亂,連原本會的題目都瞬間搞不懂了。
 
『想見他、想見他、想見他、想見他…
滿腦子都是想見已畢業學長的想法,書已經沒辦法讀了,路德困擾的看著手機,這是他答應亞瑟學長要接下學生會長的職位時,對方送給他的禮物,理所當然通訊錄的第一人也是他,還在思考該不該打過去打擾對方時,手卻已經先行動了。
 
「路德?」
響了大約三秒左右對方突然接通,聲音聽起來有點喘。
「啊…亞、瑟…學長。」
「好久不見!怎麼突然打來,書念得還順利嗎?」
「呃、我…我…」
好久沒有聽到亞瑟的聲音,路德總覺得有很多話想和對方說,卻像卡了個東西在喉嚨,無法順自己的意表達。
「路德?」察覺到學弟的不對勁,亞瑟有些擔心的詢問。
「我、我、想、見…ㄋ…
『我想見你,現在。』這句話一直在內心不斷迴響,卻怎麼也說不出口,路德總覺得從內心大量湧出的『害羞』快將自己給淹沒了。
而亞瑟好像知道自己的學弟正在內心掙扎些什麼,他沒有多話,只是安靜的等待對方開口。
「我、我、我很抱歉突然打給你,其實我只是打錯電話對不起打擾你了!!」
說了一串自己也不懂的理由後路德激動的切斷通話。
然後,陷入自我厭惡的鬱悶中。
他這個笨蛋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說不出口現在突然掛掉亞瑟學長一定覺得很莫名其妙搞不好還會生氣
「嗚…」
處於極度害羞的情緒下又沒有達成自己想要做的事,他沮喪的有些想哭。
 
叮咚!叮咚!叮咚!
門鈴突然響起,而且頻率有些急促又亂序,讓人覺得來者有急切之事,路德努力打起精神去迎接不知來者是誰的客人。
「路德!!」
來者正是路德剛才一直想見的學長‧亞瑟,他看起來很喘而且滿頭大汗,感覺像是剛完成百米賽跑般。而且,大熱天的還穿著外套包住上半身,讓人不禁擔心他會不會因此而中暑。
「亞、亞瑟學長?!」
自己一直想見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路德驚訝的幾乎說不出其他話。
驚訝之餘,發現對方滿身大汗,他趕緊拿手帕擦拭亞瑟臉頰上的汗珠,本來想順便幫忙脫外套的,但對方不知道為什麼堅持不脫,反握住路德的手腕,一臉擔心的摸著路德的臉頰還有頭髮,讓人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呃、亞瑟學長?」
 
「路德,你有哪裡受傷嗎?你剛才在電話裡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亞瑟擔心的神情溢於言表。
路德有些不明白的盯著對方發愣,大腦很自動的開始思考對方話裡的意思,從剛才掛掉電話到男人來到這裡的時間之短、氣喘吁吁還滿身大汗、以為自己身體不舒服
大腦做出了結論,身體各部分也開始依照大腦結論做出反應,心跳亂七八糟、身體體溫急速上升、臉紅,「害羞」、「好開心」等等的情緒從內心傾瀉而出。
「我、我沒事…我身體很好,抱歉讓你擔…呃、不對…謝…謝你?」
滿滿的「好害羞」讓大腦強制罷工,路德想努力讓自己說些什麼,但卻語無倫次。而另一方面,看著自己疼愛的後輩臉紅且有些呆滯的看著自己,亞瑟仔細思考對方的話跟其中的意思,發現自己嚴重誤會後,臉瞬間紅的跟路德一樣。
…啊、哈、哈哈!原來你沒事啊!其實我也只是剛好路過,才沒有特別擔心你是不是不舒服!你別誤會啊!那、那我先走…」
發現自己會錯意還無意間把自己的感情流露出來的亞瑟,丟臉的本想拔腿就逃,可是才剛轉身就被路德從身後抱住右手腕,他有些驚訝的轉身看向對方,紅通通的臉頰配上害羞的神情,讓他有種想壓倒對方並且強吻那誘人雙唇的衝動。
不過,他忍住了。
 
「亞瑟學長,我…我…」
好高興!好高興!好高興!光是對方來見自己就多麼令人高興了!
想不到,竟然還因為擔心自己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就立刻衝過來,這種事、這種事
他一定要說出口,說出其實自己想見對方的事!
 
「我…我有化學方程式解不出來,你可以教我怎麼解嗎?」
…嗚。
 
-----
 
在開著風扇的房間裡,亞瑟坐在路德身旁教導他如何解開那些難解的方程式,而路德本來還因為不能順利表達自己的想法而有些消沉,不過能跟自己仰慕的學長在一起獨處,他好像也不那麼難過了。
想見對方的心情,就當作秘密吧?
 
不過,與此同時,路德也很擔心身邊跟自己同樣髮色的人。
很怪,今天。
從一進房間開始,亞瑟的手機就一直不停響起,儘管他後來調成震動了,但還是可以感覺到手機因為有來電而震動的情況,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都不肯接。
不過最奇怪的是,因為冷氣壞了只能開風扇,炎熱的天氣讓穿著背心跟短褲的路德都覺得有些難熬,然而穿著外套的亞瑟卻怎麼樣也不肯脫外套,雖然嘴上說著沒事但早已滿身大汗了,讓路德很擔心他的學長會因為中暑而在他家昏倒。
「亞瑟學長,你還是脫外套吧!」
「不用了,我不熱啦!來,我們繼續解題目吧!」
看著亞瑟一邊說不熱一邊抹掉從臉頰滑下的汗水,路德有些不開心的皺眉,他知道他的學長對自己一向沒什麼防備心,藉此他慢慢靠近對方,然後撲到亞瑟身上強行要脫掉他的外套。
「喂、路德!你在幹什麼!」
「亞瑟學長,對不起!可是我不想看到你中暑昏倒!」
雖然兩人一直在互相推擠,但論力氣還是路德占上風,他快速解開亞瑟包緊緊的外套的鈕扣,然後往旁邊一拉
看到亞瑟穿著的那一刻路德完全傻住了,而亞瑟則是滿臉通紅的推開路德,留下了「我、我去廁所!」這句話就把腦袋一片空白的路德丟在原地。
 
…呃…公、關…?」
勉強讓自己發出單音節和不成意的單字,路德試著讓大腦恢復運作。
剛才那是什麼,穿著筆挺的西裝胸前,掛著『WW大學男公關部:≡ ≡』的名牌,亞瑟學長不是在WW大學學生會開的家庭式餐廳打工嗎?咦?不對,所以說他剛才來之前…?
 
大腦正努力做出結論之際,手機的震動聲喚起路德的注意,他看了來電顯示『混帳鬍子法蘭西』,還在思考來電者是不是自己兄長的好友時手機又停了,然後畫面顯示『未接來電混帳鬍子法蘭西 42通』。
「好多!」
令人驚訝的煩人數量,雖然非常不禮貌,但路德還是決定先打回去告知對方他的學長現在不方便接電話。
「喂!亞瑟你人在哪裡啊?你突然就跑出去那些小貓咪都很不開心啊!媽媽桑說你再不回來就要Fire你了!」
一接通對方批頭就一連串責罵話語,憑著印象路德喚出對方的名字。
…法蘭西斯…學長?」
…路德?!不會吧,亞瑟在你那邊嗎?」
 
-----
 
怎麼辦,路德不會知道了吧?要是他誤會自己好女色的話要怎麼辦啊?
讓自己在廁所裡冷靜了一會兒,將外套重新釦好,雖然覺得自己可能會被可愛的學弟嫌惡,但亞瑟還是裝作一臉沒事的樣子回到房間,卻看到路德滿臉通紅的看著自己。
…路德?」發燒了嗎?
「呃、我…」
糟糕、怎麼辦?感覺心臟要跳出來了,好像有種…高興到快哭出來的感覺…
不敢看著亞瑟,路德不知所措的把臉轉向另一邊,想著剛才兄長的摯友告訴自己的情報:
 
聽說,亞瑟剛才正忙著打工,但不知道是誰突然打來一通電話,亞瑟接完電話後,連制服都沒換就當場想丟下客人離開工作場所,雖然很多同仁都試著阻止他,但他以極快的速度把所有人按倒後,丟下一句話就趕緊跑離現場了。
…一句話?
內心思考著自己原來是害學長怠忽職守的元兇,路德有些自責,不經意的發問。
是啊!他說啊…呵呵…
法蘭西斯回答前還忍不住笑了一聲,他實在很想知道,基爾寶貝疼愛的弟弟,聽到答案後會有什麼反應?雖然他可以猜想到。
 
我每天朝思暮想的人他搞不好生病了,說什麼我也要馬上去見他!
 
炎炎夏日,體溫越發上升,路德忍不住想到:
因為心跳加速、體溫過高而先中暑的人,
搞不好是他自己。



-----

對英獨的愛從字數表露無疑www
上篇的伊獨連一千字都未滿,酒亂組莫名其妙就破了3千字了^q^///
雖然我在寫的時候一直告訴自己
「字數啊字數啊...要克制啊!」
可以手指卻不聽我使喚一直啪啦啪啦的在鍵盤上敲字OTZ

話說本來想讓亞瑟教路德生物的人體教育的www
結果變成了這樣ˊˇˋ
雖然想寫甜文看看,可是也不知道糖有沒有撒成功^q^
我真的不知道甜文要怎麼寫才好啊ˊAˋ

然後關於上次預定寫的SL大法
其實【修學旅行篇】不在我預定寫的範圍裡(下跪)
預定要寫的應該是【WW學園祭篇】的,不知道為什麼會搞混了OTZ(再蠢一點)

最近一直在思考女獨的個性,可是怎麼想都沒有一個好結論
目前在噗上討論的結果是
嬌小、巨乳、怪力、料理不差
敢請太太們心中的路德薇希的設定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