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露加】我的。

今日的會議還是跟往常一樣,熱鬧非凡。
各國還是非常遵循自己的個性跟想法,吵架的吵架、吃麵的吃麵,平常總是在維持秩序的人則是在阻止他的好友繼續吃義.大.利.麵。

依然跟平常一樣沒有發言權…不,或許根本沒有人發現他已經到現場的加.拿.大,現在覺得頭強烈的發出抗議。
頭好痛,是感冒嗎?
不對,應該不是…或許只是他單純睡不好而已?
感覺有些無力,除了頭痛之外,感覺有些呼吸困難,就連身體也沒什麼力氣,尤其是大腿…好像被什麼重物壓著動也不能動,難道下半身被鬼壓床了嗎?
「嗯~大家感情真好呢!好想趕快跟大家都變成好朋友喔~」
罪魁禍首的聲音從前方傳出,加.拿.大睜開眼一臉困擾的看著眼前的人一臉羨慕的看著前方正在吵架的美.國、英.國及法.國。
手中抱住寵物熊的力道不自覺加深,加.拿.大決定勇敢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俄、俄.羅.斯先生,請你從我身上下來啦!」

他今天早上出門前不小心盯著自家寵物看太久了,等到他發現時已經遲到半小時了,急急忙忙到現場才發現會議果然如他所想的連開始都還沒開始,正鬆口氣坐下來時,眼前的這個人就走過來坐在自己身上了。
唉,難道他不知道不可以坐在別人身上嗎?啊、還是說…俄.羅.斯先生根本不知道自己坐在這把椅子上呢?因為,那個嘛…他知道自己的存在感一直都…
「為什麼?俄.羅.斯沒有讓位這種服務喔?」
「不是要你讓位啦!那個、還有其他的椅子啊!請你不要坐在我身上!」
他很困擾啊!真的…
熊拉A夢已經越長越大隻了,雖然抱起來還不構成什麼困難而且很舒服,可是俄.羅.斯先生一坐上去,整個就把熊拉A夢往他身上壓,他剛才還一時被自己的寵物給悶住差點不能呼吸呢!而且這樣很擠,真的,熊拉A夢被擠的也有些痛苦的感覺。
「才不要呢!因為俄.羅.斯我最中意這把椅子囉!」
在說什麼啊…
抵不過俄.羅.斯的強勢,加.拿.大很快的就放棄溝通,反正被當成座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

「都是俄.羅.斯先生的錯!」
會議終於結束,加.拿.大抱著自家寵物忍不住一邊走一邊對他身後的俄.羅.斯抱怨個不停,讓對方完全沒有時間插嘴,啊、倒不如說他懶得開口吧?只是一直盯著加.拿.大看,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剛才德.意.志先生好不容易要開始主持會議了,點名時不是少一個人嗎?俄.羅.斯先生你為什麼要說你那邊只有一個人呢?明明就是你坐在我身上,都是你害得德.意.志先生看不到我的!還有啊…」
忍不住一直碎碎念個不停,加.拿.大似乎完全不會累的一直抱怨個不停,而俄.羅.斯只是一直笑笑的看著對方,完全沒有要回嘴的打算。等加拿大終於發現只有他一個人說不停並轉身詢問對方到底有沒有在聽時,他笑笑的開口,問:

「吶、加.拿.大君,把那隻熊丟掉好不好?」
「…什麼!?」
這個北極熊(?)在說什麼啊?有聽清楚他剛才問的問題嗎?他應該是問對方有沒在聽他說話才對。
「我說,把那隻熊丟掉吧。牠好礙眼。」
從問句變成了肯定句,俄.羅.斯再一次強調。
這也使得加.拿.大起了戒心,他的寶貝寵物熊卡丘有危險了!加.拿.大緊張的抱緊了自己的寶貝熊,朝俄.羅.斯使出了一點威脅性都沒有的瞪眼。
「你、你想對熊卡丘做什麼!我不會讓俄.羅.斯先生為所欲為的!」
其實對加.拿.大來說,俄.羅.斯總是讓他感到害怕,所以當對方坐在自己身上時,他也才沒有抗拒,或許應該說…他不敢?
可是,現在情況危急到他的愛熊,就算是他害怕的俄.羅.斯先生,他也要勇敢的反抗對方讓他的愛熊不受到傷害。
「誰?」
「加、加.拿.大啦!」
寶貝熊完全不覺得自己有性命危險,默默提出了問句,讓加.拿.大忍不住回話。
「我沒有要對牠做什麼啊!只是要你丟掉牠。」
「不可能!我不可能放開熊大郎的!」
察覺有人想強迫自己跟愛熊分開,加.拿.大緊緊抱著熊二郎不放,一邊說一邊慢慢往後退想遠離俄.羅.斯。
啊啊─真是的…為什麼俄.羅.斯先生今天要這樣捉弄自己呢?身體已經很不舒服了還這樣…
他覺得有些頭暈。
「…俄.羅.斯叫你丟掉牠,快點!加.拿.大君。」
「不…不行!熊寶貝牠…習慣有人抱,而我…也習慣有東西…抱…才行…」

✿✿✿✿✿

英.國正開完會要離開開會地點,他想他那些可愛的同伴們一定等不及在門迎接他了,回家之後嘛…先泡杯紅茶,然後呢、聽說加.拿.大這幾天身體不太舒服,不舒服到今天也沒來開會,怎麼說也是自己養育大的孩子,他回家就烤幾個司康餅明天送去給他吃吧?
以加.拿.大的個性,一定會一邊臉紅一邊說「這怎麼好意思」,然後最後還是害羞的收下了,他的反應一直都這麼可愛,跟不坦率的美.國完全不一樣!

一邊往前一邊忍不住露出傻哥哥的表情,英.國正準備踏出會場大門,然後在下一秒,他看到眼前的景象忍不住傻了。
太詭異了!這畫面!
英.國看到曾是他寶貝弟弟的美.國,此時正被俄.羅.斯背在背上,不只如此,俄.羅.斯手中還抱著今天應該沒來現場的加.拿.大的寶貝寵物熊二郎。
俄.羅.斯、美.國、熊二郎…這什麼奇怪的組合?
先不提熊二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記得美.國跟俄.羅.斯向來感情不是太好,而且美.國又是個不喜歡示弱的傢伙,現在怎麼會乖乖給俄.羅.斯背著呢?
啊?!難不成是俄.羅.斯拿漢堡的性命威脅美.國就範?

「俄.羅.斯先生,請你放我下來啦!」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他本來只是想以他跟熊姆太郎是需要互相依存的理由為藉口,保護他家的寶貝寵物避免牠被強迫丟棄的命運,結果對方說什麼「這樣的話,俄.羅.斯就前面抱熊後面給加.拿.大君抱抱不就好了」然後就強迫把他背起,到底是怎麼做出這種莫名其妙的結論的?竟然還要把他背到自己家?太誇張了!

…不過,其實這樣好像也不壞?
老實說,身體很不舒服啊!剛才頭暈感覺走路也搖搖晃晃的,這樣有人背著就不用自己走路,好像也輕鬆多了?而且,俄.羅.斯先生的背…好寬,躺起來好舒服,有點、想睡…
「喂!俄.羅.斯!你怎麼會沒事把美.國背在身上啊?!」
「英.國先生?!」
「美.國你怎麼了?難道是被俄.羅.斯威脅了什麼才乖乖讓他背的嗎?」
「啊、那個,英.國先生…我不是…」
本來已經快沉沉睡去,突然被昔日養育自己長大的兄長給吵醒,還想他怎麼會突然過來搭話,想不到又把自己錯認成那位雙胞胎兄弟。
雖然被誤認成美.國也已經不是一、兩年的事了,說到底其實他早該習慣了,可是被錯認成別人怎麼樣也沒辦法感到開心,加上現在身體不舒服,又發生這種事…加.拿.大覺得自己心情好像變得更低落了,剛才給俄.羅.斯背在身上時,明明心情有變比較好一點的…唉!
他忍不住嘆了氣。
然後傳來了英.國的慘叫聲。
「好痛!喂、你們幹什麼啊!」
抬頭,發現眼前背著他的人不知道何時拿出了危險的水管不停敲打著英.國的頭,不只如此,連他的寶貝寵物熊大利亞也拿了一個尖頭有熊熊造型的水管,跟俄.羅.斯一樣在敲打著英.國的頭。
「喂!不要敲我的眉毛!很痛!真的會流血啦!」
「那就流血啊!誰叫你要說讓俄.羅.斯的人難過的話!」
「俄.羅.斯先生!熊意志!你們別這樣!」
雖然不懂俄.羅.斯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不過眼見在他面前的昔日兄長的眉毛一片一片掉落,加.拿.大覺得很不忍心,他還是忍不住出手阻止了。
而俄.羅.斯跟熊二郎,聽到加.拿.大的勸阻也乖乖停手了,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俄.羅.斯背著加.拿.大繼續往前走,留下眉毛掉了十幾片的英.國。
在要準備離開會場的出口前,俄.羅.斯忍不住轉身對英.國放話。

「吶!英.國君,能欺負俄.羅.斯的人只有俄.羅.斯一個人喔!」

✿✿✿✿✿

俄.羅.斯背著加.拿.大前往加.拿.大的住所,當然,前面抱著熊二郎。
「加.拿.大君不要在意喔!英.國君他啊,大腦養份都被眉毛吸走的關係。」
說了句意義不明的話後,俄.羅.斯又停嘴,兩人再度陷入沉默。
加.拿.大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在思考剛才對方說過的話,因為事出突然,他也沒有認真去思考話中的意思,「誰叫你要說讓俄.羅.斯的人難過的話!」這句…俄.羅.斯的人,是指誰呢?只就「難過」這個詞來解釋的話,應該是在指自己?
不過,俄.羅.斯先生怎麼可能會注意到他心情不好呢?真要說他也只是微微地嘆了一口氣啊?就算他真的知道自己在難過,那又有什麼好生氣的呢?
可是,怎麼想都是指自己啊?但是那個「俄.羅.斯的人」又是什麼意思?
「俄.羅.斯先生,你剛才…說的〝俄.羅.斯的人〞是…?」
怎麼想都沒有頭緒,而且今天頭痛大腦不太靈光,越想越頭疼,加.拿.大決定直接開口問對方。
「那個啊!就是指加.拿.大君啊!」
「咦?!」
雖然是自己猜過的答案,但對方如此直接的回答,還是讓加.拿.大忍不住嚇了一跳。
此時,俄.羅.斯停下腳步,轉身看向加.拿.大,收起平常的笑臉一派嚴肅的看著加.拿.大,紫色瞳孔讓加.拿.大覺得有些微暈,他有些移不開視線,臉不自覺發紅,或許…自己搞不好真的生病了也說不定…?

「吶,加.拿.大君,成為俄.羅.斯的吧?」

「咦…?!」
被對方的眼神盯的有些發愣,沒想到下一秒卻吐出這樣的話,加.拿.大立刻清醒,他有些難過又感到生氣,虧他剛才還覺得俄.羅.斯先生這樣有點帥的…竟然說這種話!太過份了!
「不行!不可以!」
「咦~為什麼?」
沒想到對方會那麼抗拒,俄.羅.斯明顯有些受傷,孩子氣的臉蛋露出無辜的表情,他不明白──對於加.拿.大突然的強烈拒絕還有那股…微小的怒氣。
「俄.羅.斯先生,以後請你不要再開這種玩笑了!你應該知道這句話的嚴重性!」
國家成為另一個國家的意思…
用另一種講法,其實就是「佔領」吧?成為「殖.民.地」之類的…
他怎麼可以讓自己的人民碰到這種事呢?
沒想到對方會說這種話,加.拿.大覺得有點難過…今天背自己回家,還有打英.國先生的眉毛幫他出氣,其實都只是因為…俄.羅.斯先生當把自己納入他家的其中一個行動嗎?
「…我啊,不是那個意思啊!」
似乎搞懂了加.拿.大生氣的原因,俄.羅.斯思考一番後又對他開口,用孩子氣般的臉蛋說著。
「俄.羅.斯不要你的國家,我只是想要『加.拿.大』。」
「!就跟你說…」
沒想到對方又再一次說出口,加.拿.大覺得他快要開始跟對方說教了,就像之前跟美.國抱怨然後不小心三小時就過去那樣。
才正想要開口,對方的手指輕輕點上他的唇,讓加.拿.大一時間無法開口。
「那─我換個說法好了。」
「不是『俄.羅.斯』也不是『加.拿.大』,如果是『伊凡』跟『馬修』的話呢?」
沒想到對方會換句話說成這樣,加.拿.大…不對,馬修覺得自己真的一時之間無法開口說話,他沒辦法去吸收甚至分析對方這句話意思。
而伊凡看馬修有些呆滯的表情,他露出了笑容,把意思講得更完整。

「吶,馬修,要不要成為伊凡的人?」

這個炎熱的夏天,馬修覺得自己的臉跟身體呈直線上升,不斷發熱,他認為自己應不只得了感冒這麼簡單的病了,身體原因不明的發熱就算了,聽到對方的話…

他竟然覺得有些開心。
怎麼辦?

他可以回答「Yes」嗎?

-Ending✿-

送給大姐的all加系列文
第一篇就是露加,我到底是要多冷門...(傷心)

我的加右喜好應該是這樣才對!!
熊加(擬人前提)>米加>法加>英加
太過份啦!先寫完的竟然是這個當初連喜好排行榜都沒上的露加QAQ
我可是一篇露加文都沒看過啊!只看過他們的工口漫畫(喂

其實本來是打算上面的配對包含這個露加
共5個配對,一個CP大約500~1000字然後綜合一起放一篇的~
...顯然我是大失敗。TvT

之後應該會補上熊加或米加吧?雖然我腦中連一點點小劇情都沒有(哀傷)
啊、對了,雖然說我自己也覺得露跟加太快在一起了^q^
不過請不要太在意,因為這搞不好是我第一也是最後一篇露加文!
所以就這樣不要管吧!XD(其實設定應該比較傾向「露→加」這樣。)

以下應該是後續?

「馬修?」
發現背上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雪國的向日葵大男孩忍不住發問了。
「是?!啊、那個我…」
「快說yes啊!」
「ye、yes!」

…咦?

(完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