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彭哥列家族的相親相愛日記本ˇ7/7(all綱+R綱)(2/2更新完結ˇ)


-DAY 7-

-綱的和大家相親相愛固然重要,但要小心身邊的色小鬼之日記本-
  ……現在是清晨5:20分,距離十年後的我所說的起床時間6:30還有一段時間,但我實在是睡不著,…應該說嚇到睡不著才對…唉!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呢?我好想回家!我第一次那麼想聽藍波的哭鬧聲!腦袋好亂,心跳好快,我已經無法再接受任何衝擊了~~~里包恩躺在沙發上,不知道入睡了沒有,至於十年後的我…睡衣的扣子被解開了2、3個,頸子到胸部之間有不少淡紅色的圓點(大概4~7個),看他笑的那麼開心,八成是夢到什麼好夢了!唉…都不知自己剛才被做了什麼……我忘了是什麼時候,大概是快4點時吧?我起來上廁所,結果當我洗完手準備離開時,卻看到很誇張的畫面!!里里里里里包恩整個人跨坐在十年後的我身上,那就算了,他們還接接接吻了…唔唔…不會吧?雖然十年後的我有在日記上寫過,但親眼看到還是覺得…而且里包恩親的不只是嘴唇而已,還、還有其他地方,像頸部跟…跟………不行了,我、我寫不下去了~~~總、總之,中途因為我發出聲音打擾到里包恩,所以他回沙發上睡了,但是…上半身以上幾乎都被他碰過,為什麼十年後的我還是睡的那麼沉,完全沒被吵醒!!如…如果我沒有不小心發出聲音,里包恩打算繼續做什麼?不、不會是那種大人間的事吧?唔啊~不要吧…我和里包恩做那種令人臉紅心跳的事…不、不行,這樣我回去時要用什麼臉面對里包恩呢?啊啊~討厭,好煩啊!

…..啊,十年前的我,請原諒我用你的日記本寫日記,我有把你寫的地方用訂書機訂起來,所以即使想偷看也沒辦法,請你放心吧!...啊啊,我在幹嘛?寫這個有用嗎?十年前的我又看不到,畢竟他回去了嘛!嗚唔唔~我要冷靜,可是腦袋一片混亂啊!討厭,昨天明明很開心的啊!為什麼今天發生那麼多事?十年前的我突然回去了,然後里包恩和骸突然打起來,最重要是…唔…日記、我的日記本不見了!啊啊~昨天離開房間前明明還放在床上的,今天回來卻怎麼也找不到,總不會是遭小偷吧?哪有小偷什麼都不偷只偷日記本的呢?如果、它是被丟在不為人知的地方或是被不認識的人看到就算了,可是、可是…如果是被隼人他們看到呢…?又或者是被里里里包恩看到…唔唔、嗚!不要啊!我真的把所有心情寫在裡面啊,要是里包恩看到一定會笑我,一定會的!他會拿裡面的一字一句欺負我!…不會偷日記本的人就是里包恩吧?要要要要要要冷靜,今天還有其他事,我也得記下來才行!骸和里包恩不知道為什麼打起來了…雖然骸平常就會和恭彌さん或隼人有口角,但和里包恩還是第一次呢!兩人間的氣氛詭異的很可怕,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阻止他們的!…到底為什麼而吵呢?不管我怎麼問,他們都不回答我,兩人心情也很不好的樣子……啊、我突然想到那個戒指,好像不是里包恩送我的…唉!這才是最讓人難過的、怎麼說…我今天原本很開心的戴在無名指上給他看,結果里包恩就突然生氣了,什麼也不說硬是將戒指從我手上拿走,之後那戒指被怎樣我也不清楚、嗯?這麼說,今天骸的左手無名指上好像有相同款式的戒指…不、不會吧?難道里包恩是將戒指拿去送給…不、不會有這種事的!唔唔、不要亂想!這樣說來,送戒指的到底是誰?隼人他們的惡作劇嗎?
  ......十年前的我不知道現在在做什麼呢?他突然就回去,嚇了我一跳!…效果是2天嗎?嗯,雖然不能一起玩我覺得可惜,但我覺得有點開心…我知道自己真的很小心眼,我也討厭自己這樣,可是…這兩天來,我老是覺得十年前的我把大家都搶走了,大家都只看著他,我覺得…好討厭!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早上起床時,十年前的我一直臉紅紅的看著里包恩,我還以為他喜歡上里包恩了呢!不過想想,這怎麼可能呢!不行、不能這樣,拋棄自私的佔有欲,不要再有怪想法了!我今天真的怪怪的,自己夢遊解開睡衣釦子就算了,被蚊子叮咬也沒感覺…咦?為什麼里包恩的房間會有蚊子?…哈哈,總不會是里包恩在我身上留下的吻痕吧?說到這裡,十年前的我只有人回去,大家送他的東西都留在這裡沒帶回去呢!好可惜哦!我看東西都挺不錯的啊!像這個aphrodisiac巧克力就很不錯的樣子!呵、雖然我不知道「aphrodisiac」是什麼意思!啊、不過,那條手鍊他有帶回去,呼、太好了!巧克力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等一下來吃吧!…可以吧?反正十年前的我也不會再回來了嘛!哈、那麼等一下要來享用ˇ

-恭彌的絕不可能和六道骸相親相愛的!!之和好日記本(≧﹏≦)/-
  〈O月ZZ日,星期@。天空不停下著毛毛雨。〉十年前的綱吉回去了,真可惜,捉弄他很有趣,下次有機會再把他叫來玩吧!比起那個,我比較在意現在的綱吉,我看,明天找時間把他約出去,和他聊聊傳家手鍊的意思吧…我很不安,總覺得綱吉似乎搞錯我們送的禮物了!今天他見到我時,竟然笑嘻嘻地說:「謝謝你送的圍巾!我好驚訝,想不到恭彌さん會織圍巾呀!」而且當時我和他提到手鍊的事時,他竟然只回答一聲:「咦?什麼東西啊?」就走人了。…手鍊我很肯定有送到綱吉手上,可是為什麼他的回答卻是那樣?而且他說「圍巾」…那明明是笨狗送他的禮物,為什麼要向我道謝?…我決定了,待會去和綱吉約時間,明天說清楚吧!我真的覺得綱吉搞錯了!
  六道骸竟然和小朋友打起來了,所以我才說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件糟糕的事!我或笨狗就算了,就連平常總是很冷靜的小朋友也被他擾怒。聽綱吉說當時的氣氛很可怕,真可惜我沒看到!不過,那傢伙也真敢,小朋友可是家族號稱「最不能惹火5人組」的第二名呢!…能讓小朋友那麼生氣,我還挺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不過,那並不重要,我現在最擔心的是綱吉,他今天一直沒什麼精神,雖然總是笑咪咪的樣子,可是看的出他似乎因為什麼事在煩惱著!等一下買草莓蛋糕給他吃吧!順便談明天的事!

-隼人的希望能和十代目相親相愛之戀愛日記本ˇ-
  唔啊啊啊!!十代目我對不起你!!我竟然想偷看你的日記,我實在是個失職的左右手啊!!昨天,我因為怕的睡不著覺,所以原本想去十代目們的房間和他們一起睡的,結果沒想到,沒看到十代目們反而發現了被放置在床上的日記本,一看日記本封面就知道是十代目的…唔唔~其實我本來沒有打算要偷看的啊!可是,只要一想到裡面記錄著十代目的各種心情,我實在忍不住就…!可是、可是,我真的沒有看!!雖然我有打開到第一頁,但一想到十代目知道可能會生氣,我就嚇的馬上闔起日記本,唉唉~現在想想還是覺得很有罪惡感,我竟然想窺視十代目的內心…說起來,十代目今天沒什麼精神呢!是因為小十代目回去的關係嗎?
  還有就是把全家族都嚇到的事─里包恩先生和骸打起來了!是說能讓里包恩先生生氣還真不簡單,平常他總是以看好戲的心態來看骸和我或雲雀的爭吵,像今天這樣還是第一次!聽說十代目去阻止時場面很激烈,我沒有親眼看到真是可惜!還有還有,有件事我真的很感動!!十代目感受到我的心意了!!他今天笑著對我說:「隼人,謝謝你的護身符哦!我會好好珍惜的!」他把我送他的圍巾當護身符看呀!還說會好好珍惜…我實在很感動啊!!唔唔,我決定了!我要向十代目告白,跟他說我喜歡他!嗯,就明天吧!明天不用開會,我去和十代目約時間,那麼、等一下就去找他ˇ

-里包恩的禁不住衝動就是情色了好嗎?你這笨蛋之日記本-
  10年前的蠢綱回去了,真可惜!因為他今早打擾我辦事,所以原本想給他小小懲罰的!算了,反正他一定會再來,懲罰就等下次再進行吧!另外,骸這小子,平常他要對綱做什麼性騷擾的言語舉止,我都可以睜隻眼閉隻眼,反正有人會阻止,但是,像「戒指」這種象徵所有權的東西,我可不能視而不見。綱也是,傻傻地戴起來還一臉高興的樣子,哪天變成「六道綱吉」,我可不管啊,蠢綱!而且,為什麼有壞事發生,他都第一個懷疑我?我就那麼不值得信任,偷日記的人又不是我,再說,用不著偷日記,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想什麼了,連讀心術都免了,笨蛋!
  綱現在已經可以不靠死氣丸就進入小言狀態了,只可惜他這個能力只發揮在家族成員進行爭鬥又不聽他勸阻時。以前我都在一旁看好戲,想不到今天竟然親身體驗…嘖!真的很痛,竟然毫不留情朝我臉上踢下去,這傢伙…真的是「絕不能惹火」的第1名啊…算了,反正戒指已經「交還」給骸了,稍微放了狠話,…雖然骸絕對不會聽進去就是了。嗯,不過他那句話說的沒錯:「你說綱吉是你的人?我可沒聽過唷!你們又沒有公開,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呢!」的確,「真的不知道」我和綱在交往的人還是有那麼一些…嗯,雖然綱不喜歡,可是,我還是決定公開了!有些事情不說清楚、講明白,會很麻煩的!等一下去和綱說吧,明天早上要臨時開會,我要好好地跟某位守護者說清楚,綱的所有權是誰的!

-骸的只想和綱吉在床上相親相愛之27觀察日記本-
  おや?小綱吉回去了呢!本來很期待他可以和綱吉一起吃,然後3人一起玩場遊戲的!嗯,只好讓十年前的我享用了,不過,我忘記叫小綱吉和十年前的我一起吃了,這樣很冒險,要是他吃巧克力時,十年前的我不在身邊怎麼辦?…算了,管他的!他已經回去了,再煩惱也沒用啊!
  クフフフ,因為戒指的事而和阿爾柯巴雷諾吵起來了。不過,看他平常一臉成熟的樣子,竟然因為我的幾句話就生氣,果然是小孩子啊,沉不住氣!不過,其實我們是半斤八兩,我當時也是因為火大,所以才故意說那些話激怒他。結果,戒指不但被退還,還被放了狠話:「綱是我的!不准碰他!不准對他有暇想!」クフフ,真是好笑!吶、為什麼綱吉是你的?他是彭哥列的首領,是大家的,為什麼阿爾柯巴雷諾你可以一個人獨佔綱吉呢?…如果當時綱吉沒有阻止,我一定會狠狠宰了他!
  昨天去幫綱吉關房門時,想說順便去參觀綱吉的房間,結果發現綱吉丟在床上的日記本,好奇之下,我就把它帶回來了ˇクフフ,綱吉實在太可愛了,竟然在煩惱那麼可愛的問題,像是:我和雲雀為什麼感情無法變好,或是阿爾柯巴雷諾每晚都要讓他睡眠不足,竟然還對十年前的自己吃醋呢!クフフ…光是想像他邊寫邊煩惱的樣子,就不由的興奮起來了。不過,該是把日記還回去的時候了,綱吉今天一整天都沒什麼精神我看也是因為找不到日記吧?等一下偷偷拿去還好了!

-翻外?-

十年前‧澤田家‧綱吉的房間

綱打開窗戶,抬頭仰望天空,縱使沒有耀眼的星星可觀賞,也還是直盯著黑夜的空發著呆,臉上盡是疲累的表情。

終於回來了。

早上刷牙刷到一半就突然回到十年前的世界。奈奈媽媽一臉好奇的看著他並問著:「綱君,你回來啦!咦?怎麼牙齒沒刷乾淨就跑回來了呢?」他沒有回答,只是抱著奈奈媽媽大哭著。

他並不討厭十年後的一切,看到大夥都還在他也十分開心。能和十年後的自己相處也別有一番特別的滋味,只是太多的事情都發生的突然至極,他無暇去享受那種感覺,大腦根本無法接受卻被迫去了解許多他不敢相信的事。

「還有這個…」

綱從口袋中拿出手鍊,那是十年後的他送給他的,還指名要送給京子。其他人送的東西都沒有帶回來,只有這個跟著他一起回來了。那個名字很長、長到他記不住也看不懂的巧克力沒有帶回來其實還蠻可惜的,如果能帶回來,就可以分享給大家一起吃了。

「綱。」
「啊…!」

充滿童稚音的嬰兒聲出現在背後,綱完全不敢回頭。

「媽媽說你可以去洗澡了。」
「知道了……」

拿著衣服轉身便走,綱刻意忽視他的存在讓里包恩非常不能接受。從他從十年後回來後就一直這樣,不是在對上眼時馬上移開視線,不然就是刻意閉開和他的單獨相處,像現在這樣忽視他的情況也是有著。

「你給我站住!!」

快速站到綱的面前,用他雖然稚氣卻充滿迫力的聲音叫喚,果不其然,被他的聲音嚇到,綱立刻停下腳步。

「啊…!」
「你在躲什麼?」
「沒、沒有啊…」
「十年後發生了什麼事?」
「!?」

里包恩的一提醒,讓今天早上發生的事再次在綱的大腦中運轉。

里包恩十年後會長成那個樣子,雖然不想說不過還蠻帥的。
他還和里包恩交往。
兩個人會接吻。
還會和脫光衣服和里包恩做那種大人的事…………………………………

「!?」

他以為綱會露出悲傷的表情,畢竟黑手黨的世界不可能有多歡樂。
但現在,他的學生的反應卻讓他愣住了,害羞的滿臉通紅是怎麼回事?
露出奸笑,里包恩有意無意的隨便開個玩笑:

「怎麼?十年後的我太帥了?你被迷住了?」

再次說明,他真的只是開玩笑而已,但沒想到他的學生真的當真了,而且臉紅程度比之前還高,用成語來說是「佈滿紅潮」吧?而且,他沒想到還因此聽到了有趣的消息。

「我、我才不會喜歡上你!更不會和你交往、也不會和你接吻的!笨蛋!!」

說完轉身跑下樓去,中途還因為腳沒踩好整個人就這樣摔下樓。

綱吉不會看到在房間的里包恩老師笑容多麼燦爛。

-翻外?2-

十年後‧彭哥列本部‧綱吉的房間

「唔…!」

偌大的雙人房上,綱一個人無助地躺著。
怎麼回事?身體好熱…!寫完日記,吃了十年前的自己留下的「aphrodisiac」巧克力後,就變成這樣了…好奇怪的感覺?

「呼、誰、誰來……」

抱我。

綱在不知道「aphrodisiac」是骸送的催情巧克力的情況下,把巧克力給全部吃完。結果就是一個人痛苦地躺在床上。因為全身發熱的關係,下意識地解開睡衣上的鈕扣,雙頰發紅、梨花帶淚的樣子頗有誘惑性。

「好痛苦…!」

翻了個身,全身的異樣感襲向他的感官,綱痛苦的顫抖。

「里包恩、里包恩…!」

口中不斷呢喃戀人的名字。

綱覺得自己好羞恥。平常都罵里包恩多色情每天做不停的…但自己現在呢?
心心念念、希望對方好好的擁抱自己,看來他也沒好到哪裡去,不是一樣的欲求不滿?
「嗚…!」

叩叩。

「十代目,在嗎?」
「…咦?」
門外傳出敲門聲,從那聲音辨識出應該是他的左右手獄寺隼人。
「隼人…!」
「十代目?」
感覺裡面有聲音,不過敲門卻無人回應,讓獄寺覺得很奇怪。
他記得這個時候十代目應該還沒睡吧?唔、還是今天他提早睡了?也許吧、畢竟里包恩先生和骸吵架的事,似乎讓他很困擾呢…唔、可是,這樣他就沒辦法約十代目明天出去了啊…
「十代目,我要進去了哦!」
還是確認一下吧!如果他睡著了,至少留個紙條。
如此想著的獄寺,邊說邊想邊打開了門。接著他就發現,十代首領如他猜想的躺在床上,不過並沒有就寢。而且,不但如此…

「呼…!」
看著他紅著臉、喘著氣,睡衣也解開大半,長及至肩的褐髮披散,雙腿也大開…感覺今天的十代目有著誘惑的危險性…?咦、等等,他是不是在哭?
「十代目,你怎麼了!?」
「隼人、隼人…!」
獄寺擔心他的首領是不是受傷了所以在哭,於是緊張地跑到床邊。
可是對方什麼也沒說,只是喊著他的名字,然後…

突然坐起,撲向他的胸膛,抱住。

「!!!!?」
這這這這是整人遊戲嗎?十十十代目抱住了他?啊啊啊他只是來約十代目明天外出的事而已,不不不可以動搖!要要要要是抱回去你就輸了!這是仙人跳(?)!沒錯是仙人跳!沒錯不可以動搖!千萬不可以因衝動而做傻事啊!!

在內心不斷說著奇怪的話,獄寺希望自己冷靜下來,可是從他講話結結巴巴的情況看來,其實早就已經亂了方寸了。

啊~十代首領在他的懷裡,而且還是主動投懷送抱…不、不對!獄寺隼人你在想什麼!!
「十、十代目,那個…!」
「隼人…」
「是?」

「請你…抱我。」

「…!!?」
獄、獄寺隼人這是仙人跳!這個人其實是大姐不能相信!你是左右手不能動搖不能動搖!不能因為十代目很有誘惑性所以就失控要冷靜不能因為他說請你抱我所以就………啊啊!!

趴唧。

獄寺腦內的自我控制機能斷線,他低頭看著身下人羞紅著臉抱住他,決定順從自己的想法,畢竟,對方都這麼主動地邀請他了。
抬起對方的下巴,獄寺的臉慢慢靠近身下的人兒。

…等等,他在做什麼?為什麼隼人的臉越來越近?不可以…

「呀啊啊啊啊啊─!!」
從門口傳來高分貝的聲音,把混亂中的綱和獄寺的注意力轉離,原本要碰上的唇也因此遠離了。
「你這隻笨狗,想對我的綱吉做什麼!!」
在門口的骸激動地跑過去,將兩人分開。
可惡,他只是來還綱的日記並跟他道歉而已,想不到就看到綱要被這個傢伙做奇怪的事!真是的,還好他趕來了,不然要是獄寺趁機對他這個那個還有那樣的話,該怎麼辦啊!啊、日記因為他剛才太驚訝而在門口被迫撞地自殺了!…算了,等下再去撿好了,要是在回去撿日記的時候,這個變態趁機欺負綱吉還得了!
「我才不是笨狗!」
「我明明就看你因為發情而想對綱吉亂來,你還想騙我!」
「常常對十代目性搔擾的明明就是你這顆鳳梨!」
「綱吉~你有沒有怎麼樣?笨狗有沒有對你出手!」
決定無視獄寺存在的骸,轉身看向坐在床上睜大雙眼的綱。

「啊…」

他剛才怎麼了?骸什麼時候進來的?
從獄寺進來後,被情慾支配大腦意識的綱,早就忘記剛才說過的話和發生的事,因為骸的尖叫聲,讓他稍微清醒,可是沒多久眼神又開始渙散。

「唔!」
異樣的感覺又襲向他的大腦,綱下意識抓住骸的手臂。
糟糕~大腦又要失去意識了…啊、想起來了,剛才他對隼人說了那種話…好丟臉哦!隼人一定會覺得他是個不檢點的首領…啊!!不行~剛才差點想對骸說同樣的話~不行!絕對不行~雖然對隼人說的出口,但身體下意識就討厭對骸說類似的話~咦?為什麼?可是他不討厭骸啊~

「綱吉?」
看對方突然抓住他的手臂,全身顫抖不停卻什麼話都沒說,骸覺得很奇怪,抬起綱一直低下的頭,看到他眼神裡努力隱藏的情慾,骸頓時了解一切了。
喔…這可有趣了。照理說,巧克力應該是給十年前的小綱吉帶回去了才對,為什麼吃掉它的是綱吉呢?不過他這樣還真是可愛呀~一臉很想要卻又拼命忍耐的樣子,難怪剛才進來時想說今天的綱吉怎麼充滿性感的味道,原來是巧克力被他吃去了啊…

「真是可憐啊,綱吉~」
「咦…?」
「很痛苦吧?我幫你解決吧!」
輕撫對方細膩的臉,骸低下頭就是要吻下去。

雲之守護者,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家族與首領貞操的高傲浮雲。

就在骸與綱的嘴唇要疊在一起時,骸突推開綱並將頭往後移,然後一旁的獄寺就看到拐子穿過兩人中間,往他臉上飛去,「啪─」獄寺中獎昏了過去。
「…晚安啊,雲雀恭彌。」
「你與其有時間在這裡做猥褻的事,還不如陪你家的鳳梨妹!」
「哎呀~庫洛姆她已經睡了!而且誰准你叫她鳳梨妹,要是她因此嫁不出去我就用三叉戟搓死你!」
「在這之前我就先用拐子打死你。」

哼!真令人不快!買了草莓蛋糕要來給綱吉吃,想約他明天出去,一進房就是看到變態要侵犯他家綱吉!害他好不容易買的草莓蛋糕都嚇得掉到地上去了!肯定是摔的亂七八糟了吧?等一下再去撿,現在先解決這傢伙在說。
撿起掉在獄寺臉上的拐子,雲雀說了一句「果然是笨狗。」就撿起它,然後擺出戰鬥姿勢。

「哎呀~你這麼不想活呀?」
「你才是,把遺書寫一寫吧!」

骸輕輕把綱放下,拿出不知道何時出現的三叉戟。
而原本意識又開始矇矓的綱,在即將閉上眼的瞬間看到他家的雲守和霧守手上都拿著武器,想到他可憐的房間又要因此重新整修的情況下,綱被嚇醒,儘管身體內奇怪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舒服,身為首領,綱還是強忍身體的不適,用他的聲音阻止這兩個麻煩的守護者。

「你們…不要打了…唔!」

想當然爾,憑他柔弱的聲音,怎麼傳達到那兩個已經殺紅眼的守護者耳裡呢?
是說,向來綱吉阻止不了的時候,通常有兩個結果,一個是自掏(已經很瘦的)腰包出來附房間整修費,另一個則是…

砰砰!

射擊準確度百分之百的槍法,一人一槍,準確地從雲守跟霧守的臉上擦過去。
「啊…」
「晚安啊,雲雀、骸。」

另一個方法,就是由里包恩來阻止他們繼續打下去,效果通常是百分百的。

「……。」
看到里包恩出現,而且注意到他帽子下藏的可怕笑容,雲雀跟骸都說不出話,手的動作也不知不覺停住。

「想活命的話,就回房間睡覺去,現‧在‧馬‧上‧

黑手黨最強殺手露出了無害的燦爛笑容,可是知道意思的兩人,馬上就乖乖的離開。他們可不想體驗上次住院二星期的生活。
「啊,順便把獄寺帶走,讓他失去意識的人要負責啊。」

趕走麻煩的兩人與一個昏迷病患,里包恩關起房門,轉身看那坐在床上的人兒。看著他用迷濛的眼神叫喚著自己的名字,里包恩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真是的,睡衣也不穿好,鈕扣全解開連肩膀都露出來了,還一臉毫無防備的樣子,根本是在叫別人「請溫柔的品嚐我。」嘛!難怪一隻又一隻的跑進來!不過掉在門口的綱的日記跟草莓蛋糕是怎麼來的?長腳跑來的嗎?算了,那不重要。

走到床上,里包恩馬上就把人壓在身下。
「里包恩…」
「…誰叫你亂吃東西,叫你不要亂拿別人送的東西,現在搞的自己不舒服!蠢綱!」
「…我才沒有…嗚!」
「喂…!」
因為全身的不舒服,原本淚水就不時地在低落了,被里包恩這樣一念,馬上就不爭氣地哭個不停。
「我沒有罵你的意思…」
低下身去,親吻對方眼角的淚水。
「以後不要在別人面前露出毫無防備的樣子了,這個樣子只要我看到就好了。」
「嗯…!」

解開身上的領帶,往床下丟去,看到這樣姿態的綱,里包恩似乎也沒什麼耐心可以磨了。

「告訴我,綱,你想要我嗎?」
「嗯、嗯…我想要…里包恩……」

喔?他難得這麼誠實的回答。之前不都會一臉彆扭的說「才沒有想要!」然後之後還是被他欺負的不得不點頭承認嗎?
雖然不知道綱吃了什麼(反正八成是摧情劑之類的),但他變得這麼誠實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啊……既然如此,以後讓他多吃一點好了?

「遵命,我的公主。」

說完,不讓對方有回話的機會,里包恩低下身去入侵對方的唇內。
夜晚,正要開始。



(END)

-這個人已經壞掉了的freetalk(啥)-
哈哈,大家午安?
翻外2貼出來的話,就表示相親相愛日記本終於結束了ˇ
想想這篇是我寫的第一篇家教同人文耶~
有種「一切都是從這篇開始ˇ」的感覺ˊˇˋ
我也透過這篇小說認識了很多同好ˇ
所以說,這篇拖了快一年半才結束耶XDD
(└2006年暑假開始,寫到2008年寒假結束|||)
(可是實際上,綱吉他們在小說裡只過了7天囧)

呃、可是翻外2寫的亂七八糟的,真是抱歉T3T
跟大家說吧~其實這篇我花了3天才完成,而且邊打文邊做不同的事
一邊打文,一邊又看日劇啊、回留言啊、餵小孩啦、玩PS2、看漫畫之類的…
所以生出了這麼不知所云的東西(汗)
連檢查都不想檢查了說(雖然還是硬著頭皮檢查了=~=)

喔喔、剛剛偷偷算了一下從DAY1到DAY7的總字數
是2萬7千多字耶!27000字!連字數都充滿著27!XDD
然後我來告訴大家,之前大家都很好奇的S小姐的真實身份→京子ˊˇˋ(請反白)
應該是有不少人猜對吧?

那就這樣,謝謝從一開始看到最後的大人們Qˇ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