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快樂ˇ
關於部落格
NO happy, NO life.
  • 70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專屬於你‧我的主人ˇ(R綱) 7/7番外更新ˇ

 

先說一下背景設定↓
綱與京子皆為大學生,兩人同校系,然後這是在學校校慶後的下午,兩人在商店街發生的事…

「京京京京京子~~不、不要啦!不要逛街!」
綱雙頰佈滿紅潮,發出求救的哀號聲,希望這個一直拉著他向前走的少女可以回心轉意。

「為什麼?綱你討厭逛街嗎?還是、你討厭和我在一起…?」
京子轉過頭,表情充滿受傷的樣子。

「不是的…!要逛街可以,但先讓我換一下衣服嘛!這種…」
綱不好意思的看向自己身上穿的服裝。

侍女服。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西洋女僕裝,胸部以上毫無遮掩物,只有胸部到肚臍眼間有紺色的布料包著,雙手則是黑色的蕾絲長手套,至於下半身,是一件過短的蕾絲裙配合著吊帶絲襪,白色的布從腰部纏繞到背部繫成了偌大的蝴蝶結,與黑色的衣服和裙子映成了鮮明的對比。而綱的頭部,套上了與自己毛髮同色、長及至腰的假髮,左邊還繫上細長的粉紅色的蝴蝶結。

「很可愛的女僕裝呀!有什麼問題嗎?」京子露出無邪氣的笑容說道。
「大、大有問題啊!我是男孩子耶!」

唉、這都要怪學校沒事辦什麼「角色扮演大賽」啦!害他被京子跟戲劇社的抓去扮什麼侍女,而且…竟然還得到了第一名,嗚──

春光無限曝露的女僕裝,本來在商店街裡,就非常的引人側目,加上綱發紅的雙頰與欲哭無淚的神情,更是引來不少少年少女熱情的目光。

「…唔…!」

感受到異樣目光的綱,臉紅程度不斷上昇,眼淚也似乎快落下一般,雙手揪緊了裙襬。

「我穿這樣果然很奇怪,大家都在看我!」

那是熱情的視線。
看在京子眼裡是這樣,路人都被綱的女僕裝吸引,不過本人似乎沒有那種自覺。
他只覺得好羞恥。

「沒這回事!那是因為綱很可愛呀ˇ」

「才才才才沒有!京子求求你,讓我換個衣服吧!好丟臉!」
像小動物般求救,綱因羞恥心而落下的眼淚讓京子好不忍心。

嘆了口氣,她微笑道:
「好吧…那麼綱你回我的宿舍,我找件衣服讓你換吧!」

「真的?謝謝你ˇ」

-京子宿舍大門前-

再走幾步路,就可以到京子的宿舍房去,換件普通的衣服了。
來這裡的路上,綱已經接受不少奇異的目光,他已經快受不了了,如果有地洞,他真的很想去挖一個躲起來。
還、還好今天都沒有碰到里包恩他們,不然一定會被笑死…

「嗨、京子!」
前方走來了一個很面熟的男子。
「啊、持田學長!」

咦?持田學長?
聽到這個名字,綱下意識的往後退,是那個以前會拿劍追殺他的那個劍道社持田學長嗎?
真是孽緣,國中畢業都那麼久還會碰到他!

「咦?這個人是誰?京子你的朋友嗎?長的真可愛,有沒有男朋友呀?ˇ」

「咦?我我我不是…女生…!」
持田越是向前,綱就越害怕的向後退。

討討討討厭!持田學長你忘我是那個蠢阿綱嗎?

「幹嘛?在害羞…嗎…」調戲到一半就停止。
持田被抵在他太陽穴旁的手槍給嚇到。

「有。」
發言的少年年僅10來歲,卻有著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的相貌。

「他男朋友是我。」

「里包恩!?」
最不想見到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讓綱只能瞪大眼看著眼前的人。

呃、為什麼里包恩…?
他是來救我的嗎?
我是很高興啦…可可可可是為什麼里包恩是我的男朋友?我們都是男人啊!

看著眼前陷入混亂的伊人,里包恩露出邪笑。

「蠢綱你的嗜好還真變態啊!」
「咦咦咦!才才才不是呢!」
經里包恩提醒綱才想起自己穿的是令人羞恥的侍女服。

而持田這才意識到自己調戲的對象是以前那個個子嬌小老是被欺負的學弟。
「你、你是澤田?原來你變性啦?」

「呀─!你在亂說什麼!才沒有…哇啊!」綱驚呼一聲。

里包恩突然將他抱起,而且是用公主式的抱法。

「不好意思,你現在發現已經太慢了。因為他已經是我的了!」

「里里里里里里里…!(←說不出話)」

不顧持田錯愕的神情與懷裡人兒臉紅度百分百的心跳,里包恩抱著綱轉身就走。

「抱歉啦、京子。人我帶走了!」

「咦…?」京子露出失望的神情。

綱就這樣被帶走了…
好可惜!

她本來想讓綱穿巫女服的。



-沒有名字的分隔線-

在一棟棟學生宿舍大樓外邊的道路上,里包恩抱著綱漫無目的的走著。
與其說他在思考著要前往哪裡,還不如說他覺得就這樣抱著綱閒逛也不錯。

「唔唔唔唔唔………!」

好可怕的注目禮。

因為這裡是他們大學女生宿舍的活動範圍,所以有不少的年輕女性都在這條路上經過,然後綱和里包恩很自然就成為焦點目光。
雖然從今早就一直成為眾人注目的對象,但是那些女孩的眼神總讓他覺得很不自在,怎麼說…?她們的眼神不僅透露出訝異,還有內心的異常興奮…

啊啊、為什麼那些女生要興奮啊?
還有里包恩也是!里包恩什麼時候變成我的男朋友了?我既沒有變性也不是里包恩的人呀!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里包恩是我的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

綱的腦袋充滿了里包恩剛才說的「他男朋友是我。」這句話,也似乎變得只認得「男朋友」這三個字一樣,完全無法思考其他事,包括自己為什麼會心跳的那麼快還有會不尋常臉紅的原因。

總總總總之…先叫里包恩把我放下來吧!

「里里里里里包恩!!放放我下…」
「綱,把你的雙手環在我脖子上,不然你會摔傷。」
「啊,好!」

把雙手環住里包恩的頸部,然後只覺得自己的臉和里包恩靠的好近。

等等等等等一下!!澤田綱吉,你在做什麼?你不是要里包恩放你下來的嗎?現在這樣,根本就是完全貼在里包恩身上了嘛!唔唔唔~~

心臟跳的好快,好像下一秒就會跳出來一樣!
臉上的熱度也是,他之前發燒時似乎也沒那麼熱!

「里包恩、放、放我下來…」
「綱,你脖子上的那條項鍊是什麼?」

里包恩眼神飄向綱脖子上戴的金色項鍊。
那是綱得到「角色扮演大賽」第一名的獎品,圓形的金鍊上鑲了一個「萌」字。

「雖然我不清楚萌的意思,但京子告訴我是很棒的讚美詞……啊、不是啦!里包恩!我、我想自己走…」
「綱,你要是再多說一句話,我就宰了你。」
「啊啊!」

唔唔!里包恩你這個卑鄙的人!

被里包恩一句話封嘴的綱,只能無奈的被里包恩抱著。
算了,反正他並不會討厭被里包恩抱著的感覺,只是覺得很不好意思。
就在綱這麼想的時候,路人女A、B的對話流入他的耳裡…

「你看你看,是穿西裝的少爺和女僕耶!」
「對呀!好萌哦ˇ」
「可是你不覺得那個少爺看起來很年輕嗎?」
「可能還是小孩子吧?」
「那就是小少爺囉?」
「嗯嗯,看起來是任性小少爺跟誘人女僕呢!」
「可是那個少爺還是小孩子,在那方面的發育還不完全吧?」
「放心,我相信再過幾年,他就有能力把那個女僕吃的一乾二淨了!」
「可是,他們看起來年紀差很多耶!會在一起嗎?」
「放心啦!我看的出,那個女僕…很喜歡他家少爺呢!」

噗!

里包恩突然覺得肩上多了重力,一看才發現綱的額頭靠在他肩上,將自己的臉埋入里包恩的胸懷裡,似乎是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現在的表情。

「…你幹嘛?」
「因為因為因為因為~~」

〝那個女僕…很喜歡他家少爺呢!〞

被發現了被發現了被發現了!
雖然他的內心從來沒有過什麼「喜歡里包恩」的意識,可是剛才聽到那些女孩說的話,感覺就像埋藏很久的秘密被別人發現一樣,總覺得很難為情…

我喜歡…里包恩嗎?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自己眼裡看的永遠只有那個人。
因為從小就在一起,所以已經習慣里包恩待在自己的身邊,也讓自己忽略了那種喜歡的感覺嗎?

喜歡盯著里包恩看、喜歡里包恩說他是他的男朋友、喜歡里包恩抱著自己、喜歡自己和里包恩的臉貼的那麼近、喜歡里包恩的一切一切…!

「里包恩…!」
「!」

好誘人。

這是里包恩下意識的感覺,在綱帶著愛戀的眼神看著他的同時。
就像被強力膠定住一樣,兩人的視線、連同心一起,被對方吸引,感覺到彼此的感情與熱情,想閃躲那令人心動的眼神卻移不開自己的視線,彷彿除了盯著對方看他們已經沒有別的事可以做。

綱和里包恩之間,產生了名為「曖昧」的情愫。

「綱、我…」
「…是…?」

「我們去汽車旅館吧!」
一語畫破剛才曖昧的氣氛。

「啥!?」
「好痛!!你幹嘛咬我肩膀!」
「誰、誰叫你想去那種會發生怪怪又色色事情的地方…」
「我有什麼辦法,我無法按耐自己想吃美食的慾望!」
「我才不要!還有不要用無辜的表情說著奇怪的話!想吃美食你去餐廳就好啦!」

這個人腦袋在想什麼啊!綱很受不了的在内心抱怨著!
這個人會怎麼那麼呆啊!里包恩受不了地在內心抱怨!

「!…不然,我們去…」
里包恩將嘴唇靠近綱的耳邊,低語。
「!!」
「既然你也贊同,那麼我們現在馬上去吧!」
「等、等等!我哪有贊同啊!不不不不不要啊啊!」



-沒有名字的分隔線的雙胞胎姊姊(?)-

-男生宿舍8F之1-
晚上23點50分。

獄寺坐在自己房間的地板上,正在進行新的炸藥研發。
突然聽到門外有開門聲,興奮地他開了門。

「你回來啦ˇ十代…目?」

映入眼簾的是將食指放在唇上示意要獄寺安靜點的里包恩,還有被他抱在懷中的、身上批著大件西裝外套的自家首領,看起來似乎是睡著了。

「十代目?睡著了?」
「嗯,他很累了,讓他好好休息吧!」
「很累?你們出去玩了嗎,里包恩先生?」
「……稍微做了點激烈的運動。」

里包恩邊說邊將綱抱回床上,之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
而在之後進入綱的房間確認自家首領的窗戶是否有關緊的獄寺,蹲在床邊看著綱的睡臉。

十代目真的很累的樣子…到底是做了什麼樣的運動啊?難道是特訓之類嗎?

獄寺很心疼地看著綱,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首領頭髮變長了,而且還繫了個蝴蝶結。

噗通!

好、好可愛!十代目今天怎麼比平常還可愛?
不對不對你在想什麼獄寺隼人,仔細想想,十代目本身的穿著就怪怪的了。
全身只穿件西件外套(而且跟里包恩先生的那件非常像),下面就什麼都沒穿只露出白晢的大腿,看起來格外有誘惑性。

「!!」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啊!他在想什麼?竟然想擁抱十代目!不行啊,他身為左右手怎麼可以對自己的首領做那麼奇怪的事情呢!不行!

就在獄寺的內心天人交戰的同時,他的餘光瞄到了一個很怪的畫面。

從綱的大腿間流出迷樣的白色液體。

「?」
雖然獄寺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內心總覺得怪怪的。
不知該怎麼辦的情況下,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請和十代目一起回家的里包恩來看看狀況。

「嗯?這是…」
里包恩看了一眼,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啊、原來是那個啊…看來得先叫綱起來洗澡才行了。」
邊說邊輕拍綱的臉。
「綱,起來了,去洗澡。」
「嗯~?」
翻了個身,綱似乎沒有因起清醒,不過臉上了露出因為被打擾而不開心的表情,嘴上還嘀咕不知道在說什麼。
見到這種情況,里包恩只好加大力道。
「綱─!起來!不然我就叫你把那東西舔乾淨。」

咦─!!
獄寺嚇的往後到退了一步。
舔、舔乾淨?總覺得這句話從里包恩先生的口中說出來,帶了點奇怪的含意。
「唔~~」
似乎還是沒清醒,綱毫不掩飾的說出了夢話。
「里包恩你好討厭哦…我都說會痛了嘛…!不要那麼用力啦…」

!!!??

綱的夢話嚇倒了獄寺。
十代目在說夢話嗎?好、好奇怪的夢話,十代目到底做了什麼夢啊?
同時,在一旁的里包恩也愣了一下。思考了一下,里包恩再度露出詭異的笑容,並將綱抱起。
「里包恩先生?」
「看來是叫不醒他了,我要帶他去浴室洗澡。」
「啊…?好。」

獄寺覺得有點可惜,他也想幫他的十代目洗澡,如果可以順便看看十代目的白皙身體那也…...!!不行!他在想什麼!怎麼可以對十代目有變態的妄想呢─!!

「咦…?里包恩?」
「啊、你終於起來啦?」

從浴室傳出綱和里包恩的聲音,看來綱似乎是清醒了。

「哇啊啊!你幹什麼抱我!放開我!!」
「等…你不要亂動…啊!」

浴室裡面傳出重物落入水裡發出的衝擊聲,還附帶了自家首領的慘叫聲,讓獄寺實在很想衝進去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總覺得這樣不禮貌,只能乖乖待在外面藉由聽對話得知發生了什麼事。

「痛痛痛….!」
「誰叫你要亂動。」
「誰叫你要抱我,可惡!我以後絕對不讓你抱我!!」
「什麼嘛、今天不是被我抱的很開心嗎?」
「才、才沒有!!而且你還帶我去那種地方、對我、對我…!」
綱話講到此就停止了。
「幹嘛?為什麼不繼續說?」
「我我我…可惡!!你這個變態!!竟然對我做那種奇怪的事!你做了跟色情漫畫男主角一樣的色情事!!你是色情王子!你這個色情恩!!」
「不要叫我色情恩!」
裡面傳來讓人想入非非的爭吵聲,綱就算了,連里包恩似乎也不太高興的樣子。

「本來就是!!那樣就算了,你還要我玩奇怪的遊戲!什麼〝主人〞嘛…你頭腦有問題啊!你一定常常看色情漫畫!不然這種變態的遊戲你是哪裡學來的!」
「什麼啊…嘴上一直抱怨,你自己還不是玩的很開心?」
「我我我哪有啊!」
「是嗎?那那句〝啊、再快一點!主人~〞是誰說的唔噗!!」

說到一半就停止,似乎是被誰堵住嘴一樣。
不過,比起那個,更讓獄寺受打擊的是他們剛才的對話。
色情的事?〝主人〞?〝再快一點〞?十代目跟里包恩先生到底去做什麼激烈的運動啊?

「不不不不准你再說任何一句話!我才沒有那麼說!!總總總之你給我滾出去啦~~我要自己洗澡!」

然後就發出了一連串的物體碰撞聲,推測應該是綱拿東西丟里包恩。
里包恩沒有發出叫聲,也沒有任何的反抗,到是傳來了綱的慘叫聲。

「你你你幹嘛解開我的西裝外套啊!!」
「我要封你的嘴,誰叫你太吵了。還有這件外套是我的!」
「你白癡啊!封嘴哪是用這種方法的啊!」
「也對,那我換另一種方式好了。」
「咦?…唔嗯!?唔唔嗯嗯嗯嗯~~」

夜晚就在綱發出一連串奇怪的呻吟聲中渡過了。

而在隔天練完球的回來的山本室友,發現自己的室友綱因為不明原因下不了床,而里包恩則是一臉很滿足的樣子一整天笑容滿面的。至於獄寺,他不知道是受了什麼打擊,整個人縮在牆角,口中還念念有詞的,什麼色情漫畫啊十代目的呻吟啊或是激烈運動的色情王子等有的沒有的,讓山本以為獄寺終於也想看色情漫畫了,所以他好心推薦獄寺今天路過的漫畫店色情漫畫正在打折,聽說3本5塊錢的樣子,不過獄寺完全沉浸在內心的打擊中,讓山本覺得自討沒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今天大家還真奇怪啊…」


番外1

-一個月後-

「…….唔、」

位於宿舍,綱的房間內。
綱和里包恩面對面坐在小桌子邊。

「決定好了嗎,綱?」
「呃、嗯…!」

綱穿著普通的休閒服,相較之下,穿西裝打領帶的里包恩顯得相當體面,戴上眼鏡多了一分吸引力。

不過綱可沒時間去欣賞。

「是B。」
「答─錯─ˇ」

砰!!

「呀啊──」
因為里包恩按下的開關,裝在綱身上的炸彈引爆,痛的綱直發疼。
「里包恩!!很痛耶!!」
「怕痛就不要答錯,這已經是最基本的題目了。」
「不、我不是指這個!」

明明上個月都還在宿舍內裝炸彈的,為什麼這個月直接變成裝在他身上啊?唔、雖然兩種方式引爆後都很痛就是了,但裝在身上會有燒傷、灼傷跟燙傷…等之類的後遺症,而且痛的程度也比較大。

「每天都引爆炸彈會干擾到其他學生的,蠢綱你怎麼連這個都不懂?」
「那你可以不要裝炸彈呀!!」
「綱,黑手黨的老大不會說義大利語是很糟糕的事。」

喔?難得里包恩會說這麼正經的理論?

「所以─你要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學義大利文。」邊說邊拿出手槍對準眼前目標。
「可是你之前沒有那麼積極,為什麼突然…」
「沒辦法,我受老師之托,要負責讓你這學期的義大利文及格。」

咦?什麼?原來是受老師之托啊?
也是啦,教義大利文的老師人很好,不忍心當人,可是他每學期的成績又糟的不當不行…………咦?

「等一下!!你什麼時候人好到答應老師的請求了!?」
「因為我是優等生啊,幫老師忙是很正常的。」
「你人才沒那麼好,這其中一定有陰謀!」
「蠢綱你真笨,和老師打好關係是很重要的。比如說…」

里包恩邊說邊露出詭異的笑容。
「可以請老師把我和某人分在同一間房之類的…呵!」

什麼──!?
他他他他他剛才說了什麼!!?請老師把里包恩跟某人分在同一間?對喔、下學期就要分新宿舍了,聽說新宿舍有那種可以兩人睡同一張床的房間…等一下等一下!!這根本是官商勾結的賄賂行為嘛(不是)而且那個「某人」是誰啊!?啊啊啊…等等、如果不是他自己愛胡思亂想的話,里包恩想同房的人不會是……

緩慢又驚恐地轉身,卻發現對方露出燦爛無比的笑容。
「就是你啊,蠢綱ˇ」

是惡夢是惡夢是惡夢那是惡夢那是惡夢啊啊啊啊!!如果和里包恩同房…那這一個月來每晚的惡夢絕對天天上演…呃、雖然有時中午也會上演,可是…啊不對他在說什麼??反正和里包恩同房絕對是個惡夢!他寧願被子彈打死也不要死在床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等一下…還有那招。

綱是柔弱的草食動物,尤其是在他的家庭教師前面,根本是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不過這一個月下來,意外發現他的家教討厭被人家叫「色情恩」,每次看他皺著眉頭說「我才不是色情恩」或是「我才不色情」之類的話,綱就覺得很有趣,也只有那個時候他才覺得自己佔了上風。

「嗯!色情恩!你這個色情恩!」
「我說你,不要一直那樣叫我……」
「才不要!色情恩色情恩色情恩色情恩色情恩色情恩色情恩色情恩色情恩色情恩」

有一句成語叫「自討苦吃」。

--------------------

獄寺關上宿舍的門,走向綱的房間,手中拿的飲料是剛才他出門前,他的首領拜託他買的冷飲。

這麼熱的天氣還要認真念書,真是辛苦十代目了,不知道現在讀的如何了呢?有里包恩先生在身邊應該沒問題。

獄寺邊想邊走近綱的房間,就在他準備敲門進入時……

「等等里包恩,你把我拖到床上要幹什麼啦!」
「你覺得在床上還能做什麼?」
「不知道啦!!」
「當然是色情恩愛做的色情事囉ˇ」
「你為什麼能這麼不知羞恥!!」
「謝謝誇獎ˇ」
「我才不是誇獎…唔啊….!」

砰。
獄寺手中的麥茶被迫自殺,當然這場景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又、又來了….!

「等…一下、里、包….啊嗯!」
「嗯?」
「哈啊…獄、獄寺…唔嗯…快…回來、了…麥茶…」
「反正他也該習慣了。」
「笨蛋、你在說什麼…唔啊…」
「難不成你要現在喊停?」
「啊嗯嗯、不要…那裡…不行、嗚、」
「才這樣就哭了怎麼行呢?」
「嗚、討厭…」

砰砰砰!!
獄寺三步作兩步衝回他的房間,戴上耳機將音量開到最大。

啊啊啊啊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這到底是第幾次了?不過是去外面買個東西回來就聽到「啊啊嗯嗯」的聲音的情況到底是第幾次了啊?嗚嗚~誰來阻止里包恩先生啊?從一個月前他聽到里包恩先生和十代目在浴室○●之後,就幾乎每天都可以聽到十代目令人害羞的呻吟,拜託難道他們不知道宿舍隔音設備很差嗎嗎嗎~~?

山本因為有夜間練球的習慣所以幾乎沒聽過,他這個每晚待在宿舍的人,根本是每晚聽到每晚失眠,就算真的睡著了也免不了一場惡夢。雖然後來發現了可以戴耳機來隔絕那令人難耐的呻吟,不過他發現有時隔壁房的聲音大到連最大音量的搖滾樂也抵擋不了,那時就是比惡夢還可怕的惡夢。

--------------------

山本拿著球棒回到宿舍,特訓後的疲累讓他想早點躺上軟棉棉的床上。

「哎呀?」
室友綱的房門前,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瓶倒地的麥茶。幸好瓶蓋栓的緊,裡面的飲料並沒有流出來。好心的山本拿起麥茶,想敲門提醒朋友他的麥茶在門外自殺了,不過開門迎接他的卻是另一個人。

「嗨、山本。」
「喔、是小朋友啊,綱呢?」
「他剛運動完,正在睡覺休息呢!」
「這樣啊?那你幫我把這瓶麥茶拿給他吧,掉在門口。」
「嗯。」

山本搔搔頭,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嗯、怎麼說呢~~

為什麼小朋友沒有穿衣服?

還有為什麼他覺得綱最近運動的次數增加了?而且運動的地點都非常奇怪,不是綱的房間就是小朋友的房間,聽說有時還是在浴室?正常來說要運動,應該都去室外吧?

「獄寺,你知道綱最近為什麼運動次數那麼頻繁嗎?」
「…….。」

闖進室友獄寺的房門內提問,不過卻沒得到對方的回應。

「獄寺?」

這不知道是第幾次了。獄寺最近常常戴耳機聽搖滾樂,而且每次都把音量開到最大,雖然他已經勸對方好幾次這麼大聲會導致老年時重聽,不過每次都被獄寺罵「棒球笨蛋你不懂啦」,問他為什麼也不回答。雖然已經知道會被罵,不過山本還是基於朋友的立場,去把獄寺的耳機拿起並對他說那萬年不變的勸言「老了小心重聽」,然後對方只用一臉讓我死了吧的表情告訴他:

「你根本不懂,聽的到吃不到的痛苦。」


-後記-
啊哈哈難得出番外結果又是一篇下品文…囧
呃、對不起下一篇一定會寫的很上品的雖然很難(靠)
算是交代一下綱他們之後的生活。
果然還是R跟綱吵架的劇情打起來最開心,只是中間部分充滿呻吟的對話真的很讓人不好意思啊=ˇ=

是說最近有靈感沒手感啊…
電腦隨時都會當機讓人不管做什麼都提不起勁=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